第1194期

指标治国:所有人骗所有人的治国法

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层层加码;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级级浮夸。

六十秒读懂专题

指标管理遍布中国各地,存在于政府和几乎所有"类政府"的国有单位,近年来,奇葩指标层出不穷,甚至出现强制规定火化人数的火化指标,下级为完成上级的压力指标,会以造假实现"达标",甚至常常"共谋"应付上级检查,造成"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级级浮夸"的状况。"指标治国"也变成居高临下的形式主义,搞好社会治安就变成要拼命降低刑事案件发案率。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官员政绩考核指标化的困境与出路探析》

《指标管理的失败:"大跃进"时期官员造假行为》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广东基层民政干部为完成火化指标盗窃尸体被起诉"一事引发公众关注。火化指标十分荒唐,类似的奇葩指标也并不鲜见,比如交通事故死亡指标、精神病指标等。在这些考核指标之下,造假成为官场的游戏规则,下级为完成上级的指标考核只能不择手段。

指标治国始于1950年土改,在"大跃进"时发挥到极致,用比例划分地主富农式的强制摊派成为政府考核官员、治理社会的主要手段

从1950年土地改革开始,中国就开始了指标管理的模式,不分各地具体情况,用比例划分地主富农人数,强制摊派指标。建国后采取了高度依赖指标进行管理的计划经济模式,在对待各级官员方面,除了要求他们政治上过硬外,指标考核成为一个重要的方式。用指标管理社会,用指标考核官员,在"大跃进"时期被广泛应用并被继承下来。

1993年,以GDP为核心的数量指标考核被引入中国,成为地方官员考核的主导性指标,与官员的晋升存在着普遍的正相关关系。此外,政绩考核的指标化管理并非仅是对于政府机构内部,在几乎所有的"类政府"国有单位,比如对于高等学校、医院、国有企业等,也同样实行指标管理的方式。

指标考核催生了各种奇葩指标:湖北公安县摊派卷烟销售指标,相当于让每人每年抽60包烟;广东则强行向下摊派火化指标,在"人还没死先定死多少"

"指标管理社会"成为遍布中国各地十分独特的政治现象,而对官员进行量化考核最是简便易行,尤其是在殡葬改革、计划生育等方面,也因此导致各种"奇葩指标"频出,例如,卷烟销售指标、火化指标、精神病指标等等。

2009年,湖北省公安县发文下达"公务用烟"任务,用"查烟头"的办法检查指标落实情况。2013年,公安县卷烟市场整顿领导小组又下发文件,明确提出全县卷烟销售必须达到25100箱,这些任务被下分到各乡镇,相当于每人每年要抽60包烟。

早在2004年前,广东个别地方在统计遗体火化率时存在"摊派"火化任务现象,即按上年度年底当地总人口的千分之五(死亡率),在年初将本年度火化遗体数量任务下达到各县(市、区)、镇、村,这种统计方法往往"人还没死先定要死多少人",容易造成虚报遗体火化率甚至卖火化指标等腐败行为。

将指标考核上升为特定管理方法时,"指标治国"就变成居高临下的形式主义,搞好社会治安就变成要拼命降低刑事案件发案率、提高破案率,间接导致冤假错案

根据西方经济学家杰恩·特罗里(Jean Tirole)的研究,政府职能的多任务特征,会使得指标化的政绩考核方式会产生激励偏差,即政府官员会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显性的"、"易量化的"指标上,忽视那些不易进行评价的指标。对官员来说,指标考核是没有多少实际作用的,搞好社会治安就只要拼命降低刑事案件发案率、提高破案率。将指标上升为一种特定的管理方法时,"指标治国"就变成形而上学、以偏概全的方法,成为居高临下的形式主义,更会让官员牺牲民众的利益去追求漂亮的指标。

由于信息不对称,下级为完成上级的压力指标,会以造假实现"达标",甚至常常"共谋"应付上级检查,造成"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级级浮夸"

由于指标考核本身的科学性及上下级政府的信息不对称,在实践中,下级政府官员为了完成上级的压力指标,很可能利用信息不对称的原理,进行各种造假行为以实现任务"达标"。而且,中国地方政府组织上、下级之间具有"政绩共同体"特征,为了完成上级政府的任务,上、下级政府常常"共谋"应付上级的检查以及社会力量的挑战。大跃进时有民谣唱到,"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层层加码","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级级浮夸"。这也反映了官场上大家心知肚明,而又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

底层官员为应付荒唐指标甚至不择手段:为完成火化指标,广东省高州市两名镇政府工作人员只能通过购买尸体去完成"任务",顶替已经死亡的当地居民火化

为了应付荒唐的考核指标,造假几乎成为潜规则。2004年12月中旬,吉林市公安局清河派出所所长为了完成当年年度办案指标,让"线人"花钱从市场上"雇"来13名民工充当"犯罪嫌疑人"。

广东高州市为推行火葬,按照千分之五的自然死亡率强制摊派火化指标,要求火化率要达到死亡人数的一半以上,并将火化率与干部政绩考核挂钩,每月排在最后三位的"落后单位"会被黄牌警告。在年终考核时,全年最后三位将一票否决,评优、评先、升迁提拔都"没份儿"。为了完成今年镇里的火化任务,广东省高州市荷花镇政府社会事务部主任何某,和化州市那务镇政府综治办副主任董某,只能通过购买尸体去完成"任务",顶替已经死亡的当地居民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