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期

"外资威胁中国水务安全"是言过其实

水企自负盈亏的背景下,外资并非水价上涨的必然推动力。

 

王蕾

作者

六十秒读懂专题

兰州威立雅水务实际上是国资绝对控股企业,兰州国资委是大股东,并且负责进行监管审批,兰州供水由外国公司控制的说法根本不成立。兰州市供水管网早就老化严重,地方政府投资不足,却寄希望于外资承担改造成本。指责兰州威立雅“光涨价不投入”毫无根据,事实上,兰州威立雅合资至今已投入上亿资金进行城区老化管网改造、建设水质检测系统等工程。而广受争议的“外资操纵水价”的论调也只能说是言过其实,外资水务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只有4%。[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奇葩中石油:国内常污染且拒赔

鲁雪利,《兰州城市供水管网现状浅析》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兰州水污染事件让兰州威立雅这家有外资背景的水务公司备受争议。自流沟年久失修的确有兰州威立雅的责任,但发生污染事故跟水务公司有外资参与并无关联,在中国供水行业早就被要求自负盈亏的背景下,指控"外资要挟政府上涨水价"更是言过其实。

兰州威立雅是国有控股企业,公司财务、项目等由国资委监管审批,"外国人控制说"不成立

不少人质疑供水安全怎么能交给外国公司负责,但发生污染事故跟水务公司有外资背景根本毫无关联,而且兰州威立雅水务实际上是国有控股企业。2007年兰州市政府国资委跟法国威立雅公司签订合资经营合同时,兰州市国资委作为占55%股权的大股东,负责对公司人事、财务、项目等进行监管审批。合资后,根据合同,公司原有员工全部保留,外方只派驻17名高管和执行层,7名董事中4名为中方董事,且董事长和党委书记由兰州国资委委派。根据《兰州市城市供水特许经营协议》,兰州市政府还保留依法收回特许经营权的权力。所谓的"兰州供水命脉由外国人控制"一说根本就不成立。

兰州市供水管网老化严重,政府财政却不保证建设投入,寄希望于外资承担供水运营成本

至于兰州供水系统为什么要引进外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缺资金,而威立雅恰好出价最高。兰州市的自来水网管是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援建的项目之一,早已年久失修,老化严重,但改制后的兰州供水集团依然缺乏资金进行维护。另一方面政府财政却希望水企能自负盈亏,合资前,兰州供水集团已经贷款10亿用于运营建设。2007年威立雅收购兰州供水集团45%的股份时,高达17.1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中,实际上有约10亿是作为后续运营资本分期付款,用途包括偿付合资前的贷款,另外约6亿元的国有股转让款被政府拿走,却并没有用于供水管网建设,因为兰州市要求新的合资公司负责全面对网管系统进行改造。

应该"逐利"的企业却还不得不执行政府对供水公益性的要求,导致政策性亏损

公众担心"外资的逐利本性",但在实际情况中,这家原本自负盈亏、应该"逐利"的企业不得不执行政府对供水公益性的政策性要求。比如,2005年兰州政府要求供水集团贷款修建榆中大学城远程供水工程,大学城位于兰州市供水区域外32公里处,设计日供水能力6万立方米,实际日供水能力0.51万立方米,而2007年国家发改委、教育部下发通知,规定对学校用水降价,由原执行经营服务用水价格改为居民生活用水价格,于是威立雅要求进行成本测算,政府却要求必须无条件保证大学生供水,因此而造成的损失被归为"政策性亏损"。

合资至今,兰州威立雅投入上亿资金用于改造供水工程、引进水质检测设备等项目

2009年兰州水价在合资之后第一次上涨,引发广泛质疑,其中郎咸平在《兰州水价模式:谁来买单?》中称,威立雅公司实际上什么都不干,没有投资建设水管网络,也没有引进技术,只会涨价。这种指控显然不符合事实,除了偿还前期贷款外,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还投入建设成本进行多项供水工程改造,例如城区老化管网改造就已投入1.2亿,还有开发区管线工程建设、高坪边远地区加压站改造、兰州城区给水工程改造等项目累计投入都已过亿,另外投入1200万引进水质检测分析仪器84套,建立城区管网水质检测系统。

威立雅根本无权操纵水价,水价依然由政府控制,所谓"以停水要挟涨价"更无凭证

威立雅对兰州供水集团的高溢价收购至今仍广受争议,被认为是兰州水价上涨的决定因素,例如郎咸平称合资合同里就写明了水价必须上调,否则威立雅可以违约为由控告兰州市政府。但根据特许经营协议,企业根本无权制定价格,水价调整只能依据《城市供水价格管理》,以政府的最终确定为准。而针对"威立雅以停水要挟地方政府"的论调,先不说供水企业根本就没有单方面停水的权力,2009年住建部就曾两次调研兰州水价,认为并无真凭实据表明"要挟论",而且调查结论为兰州水价调整与高溢价引入外资并无直接关系。

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尝试供水市场化之后,水价就一直在上涨。例如兰州在1992年到2006之间水价上涨了7次,从0.25元/吨涨至1.45元/吨,外资进入之后,威立雅的确提出大幅涨价要求,但政府最终在2009年才确定涨价幅度为0.3元。

"外资控制中国水务市场"的论调同样言过其实,外资水务实际供水总能力不足全国总能力的10%

仍有不少人认为近年来的水价上涨原因,外资是罪魁祸首,中国水务市场已经被外资控制了。而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根据调研数据认为,社会企业的进入并不是地方水价上涨的必然原因,例如在社会企业进入的16个城市中有5个没有上涨水价,而20个没有社会企业进入的城市中,有18个调整了供水价格。另外,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认为,外资水务的供水总能力仅占全国总能力的8%,市场份额在4%左右,外资控制中国水务市场的论调值得商榷。

导致污染事故跟水务公司有外资参股没有关联,国资水企同样会造成污染,不等于更靠谱

此次事故中,自流沟年久失修,兰州威立雅公司的确负有责任,但联系威立雅公司此前的水污染案例,认为公共事业引入外资就是引狼入室未免牵强。导致污染事故跟公司有外资参股根本就没直接关联,国企的污染案例同样比比皆是,如去年7月重庆市环保局的处罚公示中,重庆市渝东水务有限公司因违法排污拒不改正而被罚款192万元,而这家公司隶属重庆市水务集团,属国有独资企业。而日前环保部对全国水污染进行调查后,将多个省市的水务公司列入污染榜单,其中也不乏国有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