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期

伏特加与俄罗斯政治的百年纠葛

没有伏特加,就没有俄罗斯。

六十秒读懂专题

在俄罗斯,不论是从宫廷阴谋不断的沙皇 ,还是到苏联的嗜酒领袖,抑或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领导者,处处浮现着伏特加的身影。例如,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一战"中把持着伏特加专卖权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十月革命;还有斯大林用伏特加来套话和保证国防;赫鲁晓夫要求研制喝不醉的伏特加等等。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马克·劳伦斯·斯科拉德:《伏特加政治:酒精、专制和俄罗斯民族的秘史》

龙隐:伏特加政治

关注我们

导语:12月25日,俄罗斯塔斯社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对攀升的伏特加价格进行限制。伏特加自14世纪传入,无论从战争到和平,繁荣到萧条,伏特加都同俄罗斯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没有伏特加,就没有俄罗斯。

伏特加传入俄国后,成为增税的理想来源,1478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对伏特加生产销售实行垄断,卖酒收入上缴国库;1555年,为了让国营酒馆减少竞争,沙皇政府强制关闭私营酒馆

俄罗斯伏特加酒起源于14世纪,其原始酿造工艺是由意大利的热那亚人传入。由于不断的对外战争和领土扩张,俄国国库常入不敷出,伏特加正好成为增加税收的理想来源。1478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下令对伏特加的生产和销售实行国家垄断。只有修道院不受国家的限制可以自由酿酒,普通百姓则只允许在节日期间为自己酿造一些含酒精饮料,而且还要为此纳税。1533年,伊凡四世统治时期,沙皇政府在巴尔丘格开办了第一家沙皇酒馆,专供特辖军饮酒,以获取丰厚的收入。

1555年,俄国开始指派全权代理在全国各地开设沙皇酒馆,所得收入全部上缴国库。与此同时,为了减少竞争,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民间酒馆则统统被强行关闭。此外,为了招引顾客,沙皇酒馆还出台一系列鼓励措施,比如允许顾客在酒馆里玩扑克和骨牌,聘用美女来卖酒等等。

18世纪,彼得一世接管伏特加成为国营事业,而后凯瑟琳二世开放酒类私人酿造及贩卖,伏特加逐渐打败啤酒和蜜酒,在民间普及

由于长期的北方战争和彼得大刀阔斧的改革都需要大量经费,彼得一世时期,俄国延续了先前的酒类垄断政策。彼得一世本人就十分喜欢饮酒,曾颁布法令,士兵每天能得到两大杯伏特加酒。彼得在1704年用一瓶伏特加换来一个七岁的小黑奴(埃塞俄比亚人)收为教子,让他成为贵族。而这个小黑奴的曾孙,就是俄国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

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为了从酒类贸易中获得更大利润,以及提前将税收统一缴纳,沙皇政府颁布了采用包销制代替国家垄断的酒类法令,将伏特加的出售权承包给个人。与此同时,为了压制啤酒和蜜酒的竞争,国家对啤酒和蜜酒的生产和销售征收高额税率,啤酒厂因此纷纷倒闭。低度的、危险性较低的啤酒、蜜酒和葡萄酒等被彻底边缘化,而高度的、危险性较高的伏特加开始占据绝对统治地位。

1914年,沙皇尼古拉斯二世认为日俄战争失败源于酒精伤害便实行禁酒令,这直接导致十月革命爆发,托洛茨基就表示,革命的首要目标是解决八小时工作制和伏特加专卖权

征收酒类生产税的消费制度条例在1860年得到批准。在推行酒类消费税之后,销售酒类产品的收入占俄国税收总收入的30%到36% 之多,经营酒馆的数量不再受到限制,民间酗酒成风。沙皇尼古拉二世警觉到日俄战争的失败导源于酒精的伤害,1914年7月31日,根据沙皇命令,俄罗斯开始禁止销售和生产酒精类产品。

十月革命的爆发,也与伏特加直接关联。布尔什维克号召工人阶级不要造酒、喝酒、卖酒而起来革命。托洛茨基在《伏特加,教堂和电影院》一文中说,革命的首要目标是解决工人的八小时工作制和伏特加专卖权,号召工人在酒瘾上来后到电影院解除烦躁。

十月革命后,列宁号召建立最严格的革命程序,"粉碎酒鬼";但为解决财政问题,禁酒政策最终放宽

列宁认为,伏特加和其他流毒会把俄国领回到资本主义时代。在十月革命后,列宁曾实行禁酒政策,将所有的酒精生产国有化。1917年11月5日,列宁在《告人民书》中号召革命者和广大群众建立起最严格的革命秩序,粉碎酒鬼。后来,政府发布禁令"一律禁止生产酒精和富有酒精的饮料"、"分发、出售或购买任何含有酒精饮料者,即以逮捕"。1923年间,列昂·托洛茨基(Leontrotsky)宣布,苏联共产党禁除伏特加酒乃是"作为工人阶级生活新表征的两大事实"之一。

禁酒法令让每年俄国每年要损失4.5亿一5亿卢布的收入。为了解决财政问题,在新经济政策时期,苏维埃政府放宽了禁酒政策,酗酒之风死灰复燃并呈蔓延之势。

斯大林时代,禁酒令取消,增加伏特加产量被认为能让"国防得到真正和认真的保证",而伏特加还被当做政治斗争中的"套话"工具和苏联卫国战争中的"秘密武器"

上世纪30年代,为加强备战,斯大林下令取消禁酒令,国有化生产伏特加酒,又使其成为国家重要的经济工具,为苏联挣回15%以上的财政收入。到了70年代,伏特加为国家财政贡献30%的收入。

斯大林时代,伏特加还是政治斗争工具,斯大林多次强迫他的工作人员和同伙喝酒,直到他们昏昏欲睡,然后好从这些家伙的口中套话。此外,伏特加甚至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必不可少的国家资源和与资本主义斗争的工具。1930年9月1日,斯大林在给莫洛托夫的信中就曾明确指示:"我认为需要尽可能地增加伏特加酒的生产,以使我国的国防得到真正和认真的保证,为生产伏特加酒储存相当数量的原料并将其正式列入1930-1931年度国家预算。"

1941年法西斯德国的军队入侵苏联后, 苏联政府为了使红军战士能够在冰天雪地的战壕里借酒驱寒,下令必须保证前线战士每天至少喝到100克伏特加酒,实际上,很多士兵每天喝200克或300克,养成了酗酒习惯。

赫鲁晓夫时代,赫鲁晓夫下令研制专供中央领导人享用的喝不醉的"特供伏特加",让党内高层既能享受伏特加,又不误工作

曾担任过苏联部长会议事务局局长的米哈伊尔-斯米尔秋科夫回忆说:"在赫鲁晓夫时代,喝酒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赫鲁晓夫本人也能喝很多,但是他的身体非常强壮,因此从来没有喝醉过。"当时克里姆林宫里有专供中央领导人享用的喝不醉的"特供伏特加",根据赫鲁晓夫的命令而研制,目标很简单:希望党内高层们能够在头天晚宴喝个痛快以后,第二天仍然精神抖擞地参加会议。

为此,在莫斯科和基辅分别建立了两所酒精研究院,为了达到完美的标准,科学家们进行了无数次的试验,甚至和国防工业乃至克格勃都进行了合作。克里姆林宫特供伏特加在数个特制的高温室里的同样的温度下酿造而成,再以"伏特加之父"门捷列夫所发现的"酒4水6"的最佳比例将两者融合即可。

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政府成为名副其实的"酒鬼有,酒鬼治,酒鬼享";1976年,苏联人均年消费伏特加28瓶;1977年,美苏冷战期间,除了军备竞赛外,还对伏特加酒的品牌合法性进行争夺

勃列日涅夫当政时期,苏联就已经成为了白酒消费的"超级大国":1972年苏联人均年消费伏特加酒23瓶,1976年更是达到了28瓶。1985年间,苏联科学家将酗酒损耗的各种社会成本加起来,达到每年1800亿卢布,大约是酒类销售所得总额的4倍。

1977年秋季,美国突然质疑苏联伏特加酒的品牌合法性,提出苏联并非最先开始酿造伏特加的国家,并对国际市场上销售的苏联一系列伏特加产品提出产权异议。美国认为,从时间上看,美国早于苏联生产伏特加,所以,伏特加产权应归美国。苏联政府责令著名烹饪、酒类历史专家波赫列博金(Вильям Похлебкин),撰写了一本专著《伏特加史话》(История водки),试图以此证明伏特加是俄国发明的,反击美国的挑战。遗憾的是,波赫列博金的观点站不住脚,没能向世界证明伏特加原产地是俄罗斯。

1985年,戈尔巴乔夫采取极端措施消除酗酒,结果私酒泛滥导致酒精中毒死亡人数超过禁酒前,1988年禁酒令被迫取消后,戈尔巴乔夫笑称"排队杀他的人比买酒的还多"

在上世纪80年代.苏联政府的一项秘密报告显示.喝酒已 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1985年5月,戈尔巴乔夫成为苏共总书记刚两个月,便颁布了《关于消除酗酒的措施》,包括降低产量、缩短供应时间、减少零售店,并以搞运动的方式禁止生产和销售酒类。但除了怨声载道,禁酒导致全国性的食糖短缺,人们纷纷抢购食糖用于私酿白酒,导致私酒泛滥。

1984年财政通过酒业活动的收入为540亿卢布,到了1985年一下子锐减到了110亿卢布。在"反酗酒运动"前,苏联每年因酒精中毒死亡的人数约为1万,而运动期间,却有1.3万~2.5万人因饮用私酒中毒身亡,整个"反酗酒运动"在1988年被迫取消。戈尔巴乔夫曾在电视上讲过一个笑话:"人们排起长队买伏特加,有一个人实在忍受不了了,便说:'我要去克里姆林宫杀了戈尔巴乔夫。'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仍在排着长队的人们问他:'你杀他了?'他回答说:'杀他?那边排的队比这儿还长!'

叶利钦入驻克里姆林宫后,为展示"平民总统"形象,炫耀自己喝醉勾引女人,在访问瑞典时,在醉酒情况下命令已婚的副总理涅姆佐夫娶瑞典公主

叶利钦入主克里姆林宫后,大开酒戒。1992年6月7日,叶利钦颁布法令,废除国家垄断伏特加生产销售,得到国民欢呼。结果导致假酒遍地四起,令当年国家财政收入大幅下降。一年之后叶氏只好颁布新法令,重新对生产、储藏、批发和零售伏特加实行国家垄断。为展示"平民总统"形象,叶利钦甚至用炫耀自己喝醉过,来勾引女人。叶利钦每逢出访,卫兵总要往专机上整箱整箱地装伏特加。访问瑞典时,叶利钦在醉酒的情况下命令已婚的副总理涅姆佐夫将瑞典公主娶回家。

1996年,叶利钦再次当选俄联邦总统,伏特加酒商们直接在酒瓶标签上印上了叶利钦的头像,并附文"叶利钦大帝",头像和文字中间是俄罗斯民族象征的标志图案———双头鹰。

普京时代,伏特加甚至成为俄罗斯人捍卫国家荣誉的标志,2014年,在美国宣布制裁俄罗斯后,俄罗斯网民发起"反制裁",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禁止饮用伏特加

2000年,普京宣布要成立一个由克里姆林宫管理的酿酒集团,从盈利可观的伏特加行业着手,最大限度地扩大国家的收入。然而,令普京当局头痛的是,在政府的禁放之间,却让啤酒攻陷了伏特加,于是俄罗斯人喝起了啤酒,并已"成为横扫全国的致命嗜好"。 伏特加除了是俄罗斯人最喜欢的酒以外,还成为俄罗斯人捍卫国家荣誉的标志。今年自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因克里米亚局势对峙以来,美国便开始制裁俄罗斯,然而,俄罗斯社交媒体用户在网络上发起名为"制裁俄罗斯即是制裁我"活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实施一系列"制裁",其中就包括禁止饮用伏特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