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近日,电影《小时代》的上映及其高票房引发诸多争议,对其作品呈现的价值观过于"物质"的批评不断见诸主流媒体。但其实,郭敬明不过是迎合了市场,喜欢其作品也不过是审美需求,上纲上线到影响民族未来更是杞人忧天。 [详细]
       

只是审美不同,没必要上纲上线

 
     

郭敬明只是多元文化的一种,各人审美有别,不必要因此去否定群体喜好

对于文艺作品而言,低俗和高雅本就是主观性极强的价值判断,衡量尺度并没有统一标准,也不可能用科学、法律去对其进行详细定义。而对个人来说,喜好也是非常个性化的选择,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是个人审美的表现。有人喜欢重口味,有人喜欢文艺小清新,有人喜欢韩寒,也有人喜欢郭敬明。大家审美不同,选择有异,不存在某一种审美是唯一标准,其他人的审美就不是审美,就像有人爱好古典音乐,但不能说喜欢通俗流行就低人一等。

批评郭敬明的人通常也对其粉丝嗤之以鼻,鄙视地称其为"脑残粉"。然而在现代文明社会,多元化的趋势使不同价值取向都得以包容,郭敬明也只是多元文化的一种而已,无论其价值取向多么"幼稚浅薄",多么不符合主流文化要求,也不妨碍有人自发去喜欢他的作品,这是他们的权利。参差百态是社会的现状,不同喜好都是合理的存在,没有必要以主流文化的标准去否定掉这一个群体。 [详细]

 

小时代所表现的物质追求也是多元文化的一种体现。

指责郭敬明教坏粉丝是本末倒置

 
     

粉丝不是教坏的,而是需求客观存在,因此不是作品改变了群体喜好,而是需求指导了内容风格

郭敬明在青少年群体中有巨大影响力,有人因此要求其作品应承担正确引导青少年价值观的责任,但郭敬明的手中并没有能改变人三观的神器,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就像李敖曾经在《康熙来了》节目中提出期望,这个节目拥有那么高的关注度,主持人应该考虑利用这个平台去发挥社会责任感,而不是仅仅是肤浅的娱乐化,误人子弟。但是,要知道康熙这个节目之所以能有那么好的平台,就是因为其用优质的娱乐节目满足了市场中观众肤浅的那部分需求,如果让一个娱乐节目去承担说教责任,恐怕观众就会用遥控器投票,李敖也不可能有机会借用这个受欢迎的平台宣扬其思想。

同样的,郭敬明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其实也是因为他的写作风格和内容让受众很受用,满足了审美需求,他们就喜欢看这样的作品风格,才因此喜欢郭敬明。而郭敬明抓住这一点,保持一贯的作品风格也吸引了一大批稳定的粉丝群体。因此未必是因为郭敬明写了这种作品之后,粉丝才喜欢上了这种风格,包括其作品展现的所谓物质化的价值观。 [详细]

 

《康熙来了》本就是娱乐节目定位,迎合观众肤浅的那部分需求。

意淫有市场,迎合也是必然

 
     

受众就爱臆想症,就算没有郭敬明,也会有其他人迎合市场, 照样有人爱

十年前,小说《幻城》的畅销让郭敬明察觉到青春文学这一潜在的市场需求,填补这一空白领域便成了他的选择,其后多部作品的持续畅销也证明了他判断的正确性,因此,是准确的市场定位成就了郭敬明。

在这样一个庞大的青少年文化消费市场中,远离枯燥乏味的现实生活,窥视神秘的上流社会物质生活是群体需求的一部分,就算郭敬明放弃这一很有市场的价值观领域,也会有其他人来抢占市场,受众也会因为其满足了臆想需要而追捧左右。因此,郭敬明选择去迎合满足这种需求,作为其自称的商人定位来说,本身也是无可厚非。 [详细]

 

《幻城》大获成功,让郭敬明看到了市场的潜在可能。

不必过分紧张价值取向,市场会决定作品命运

 
     

作品受捧与否取决于市场需求,美剧《绯闻女孩》展现上流社会极致奢华与糜烂的生活而广受青少年追捧,但最终也因后期剧情老套草草收场

电影《小时代》的上映再次引发人们对郭敬明及其作品的诸多争议,有影评人评价其电影本身质量不佳,也有批评其电影呈现的"三观不正",更有忧心忡忡之士疾呼要挽救青少年的价值观堕落,称其为 "大时代的不幸"、"民族的悲哀"。

其实,要比"三观堕落",《小时代》哪里比得上横扫全球的美剧《绯闻女孩》,后者所展现的曼哈顿上流社会里年轻人糜烂的生活、奢华的物质追求以及混乱的情感关系令人叹为观止,但也丝毫不影响该剧在全球走红,屡屡拿奖,成为青少年们的最爱。即便如此,在国外媒体上也并没有见到像国内这般担忧青少年堕落腐化的批评浪潮,而该剧最终也因剧情老套不再满足观众的需求,收视率跌入低谷,草草收场。 [详细]

 

美剧《绯闻女孩》展现了上流社会学生糜烂、物欲又乱交的生活,却在全球大受追捧。

担忧民族未来是多余,警惕郭敬明是个伪命题

 
     

受众在成长,审美也会发生变化,回归主流价值观依然是趋势,担忧郭敬明会影响民族未来是高看了他的影响力

郭敬明的作品本身就定位于15-25岁的女性群体,其成功也只能说明市场定位准确。目前争议中的对峙群体划分其实也体现出这一点,每一代青少年都有其独特的品味需求和叛逆性,而每一个时代都有出现年长者对下一代偏离主流的担忧。然而事实总是证明,这种担忧是多虑了。因为当叛逆的少年度过了青春期,在社会化的过程中,经过思考和取舍,他们也会逐渐成为主流群体中的一员,比如曾经饱受争议的80后,如今却成为批判郭敬明的主力。

因此,讨论其电影品质,争议其作品价值取向,甚至质疑其人品等,这些无论赞美或者贬低都属于正常的范围,只要批评合理,也无需特意去袒护郭敬明。但是如果抛开这些就事论事的讨论,去过分担忧他和他的作品会危害民族的未来,则是太把他当回事,也高看了他的影响力。 [详细]

 

《小时代》不过是针对受众深度定制的作品罢了,过度担忧是杞人忧天。

 

喜欢郭敬明没有问题,大家只是审美不同,没有高下之分。而无论其作品展现的价值观是否有问题,都没有必要过分忧虑其对青少年的影响,所谓警惕郭敬明也只是个伪命题。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王蕾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