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期

全球直观税负指标:中国征敛远超欧美

直观体现税负程度的统计指标,中国远比发达国家差。

六十秒读懂专题

直观体现税负程度的指标不少,不必生造“人均公共财政收入”这种统计方法不明口径模糊的指标敷衍公众。无论是直观体现政府直接搜刮劳动者收入程度的“税收楔子”,还是直观体现政府直接搜刮企业毛利润比例的“总税率”,中国政府的记录都远比发达国家糟糕得多。[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Modelling the Tax Burden on Labour Income in Brazil, China, India, Indonesia and South Africa》,OECD,2012

《Doing Business 2013: Comparing Business Regulations for Domestic Firms in 189 Economies》,World Bank,2014

关注我们

导语:2月14日,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报告后,党报将“人均宏观税负”等同于“人均财政收入”,并以此称中国人均宏观税负绝对数远不及发达国家。但直观体现国民税负痛苦程度的指数并不少,此类横向跨国比较也不能采用绝对平均数额,而应采用相对统计比例。

“税收楔子”是政府用直接税收、强制派款等手段直接夺走国内职工收入的比例,能最直观体现国民的直接税负痛苦程度

直观体现国民税负痛苦程度的指数并不少,并不需要在“公共财政收入”等概念和字眼上耍花招。其中最直接体现政府在每个人劳动收入中敛财程度的指标当属“税收楔子”。“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的成员国包括世界上大部分发达国家,在它们的相关研究报告中,“税收楔子”(tax wedge)的定义是政府利用直接税收、强制派款等手段直接占有国内职工收入的份额,计算方法为(各种个人所得税收+各种福利名义的政府强制派款)/(雇主向职工提供的现金支出),体现为雇主实际负担的劳动力成本和职工实际税后工薪所得之间的差额。

经合组织最新公开研究表明,中国政府直接从挣平均工资的单身汉手里夺走的钱比美国、日本政府多六分之一

而按“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2012年底对“金砖国家”的研究报告,中国的各种“税收楔子”均超过很多发达国家。据该报告,2010年中国收入符合国内平均工资水平的单身无子女职工要负担的“税收楔子”是35.4%,而经合组织国家此项“税楔”是34.9%。换言之,就是中国政府会直接从这种职工的劳动收入中夺走35.4%,但经合组织中的发达国家此项敛财比例要少于中国近两个百分点。按经合组织的另一统计,同年度美国此项“税楔”是30.4%,日本是30.4%,也就是说,中国政府直接从挣平均工资的单身汉手里夺走的钱比美、日政府多六分之一。

经合组织统计显示,中国政府对夫妻中有人收入不到国内平均线的家庭,直接敛财的力度远高于美国、日本

对于夫妻都有劳动收入的双职工家庭而言,在大多发达国家都以家庭单位计征所得类税收,并且对夫妻中有收入低于国内平均收入线者还实行一定的“配偶减税”宽免。所以在经合组织的统计中,2010年日本无子女、夫妻中有一人收入符合国内平均工资水平、另一人收入只有国内平均工资水平三分之一的家庭要负担的“税楔”是29.3%,美国的是28.4%,均低于单身职工的负担。但中国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按前述经合组织对“金砖国家”的研究报告所载,2010年中国的此类“税楔”是35.9%,反而比单身职工要高。简而言之,中国政府对夫妻中有人收入不到国内平均线的家庭,直接征敛的力度远高于美国、日本。

世界银行的各国“总税率”统计指标能直观体现间接税加于国内企业的负担

中国财税体制的一大特点,就是目前各种流转税、间接税的比重占税负的大部分,直接从个人、企业所得上征敛的税收并不占太大比例。这意味着,纳税人承担的税负,大部分是不直接反映在个人税单上的间接税。由于征缴方式相对隐蔽,间接税带给公民的税负痛苦往往不被察觉,但这种税收给国民经济带来的负担影响极大。“世界银行”统计的各国“总税率”能直观体现间接税加于国民经济的负担,这一指标旨在对企业负担的所有的纳税成本进行全面测量。其统计方法借鉴了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的类似方法,是将不可抵扣的、直接减少企业账面收入的各种税费,除以企业账面毛利润。包括在此指标统计范围内的税可分为5类:利润税或企业所得税;雇主缴纳给政府的各类劳务税和强制性社会派款;财产税;不可抵扣的周转税;其他税(如市政设施费以及车辆税)。

世界银行近两年《营商环境报告》表明,中国的税负恶劣程度在全球189到19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行第120名左右。政府从企业直接搜刮的款项占企业毛利的比例,至少比大多发达国家高出三成

而按世界银行近年来《营商环境报告》统计,中国企业负担的“总税率”之重在全世界也算得上突出。在世界银行2012-2013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的税负恶劣程度在全球189个国家和地区中排行第122,“总税率”是63.7%。2013-2014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的税负恶劣程度在全球19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行第122,“总税率”仍是63.7%。而2012-2013年度同一统计中,英国“总税率”是35%、美国“总税率”是46.4%、德国“总税率”是45.9%、日本“总税率”是49.4%。2013-2014年度同一统计中,英国“总税率”是34%、美国“总税率”是46.3%、德国“总税率”是49.4%、日本“总税率”是49.7%,“经合组织”发达国家组的“总税率”是41.3%。简而言之,近两年内,中国政府从企业直接搜刮的款项占企业毛利的比例,至少比大多发达国家高出三成左右。

《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对中国公共财政收入的统计口径尚未公布,官媒澄清是否可信尚需等待

《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是社科院每年出版的《中国财政政策报告》中的最新一本,但不论是实体书市场还是网络上都没有此报告全文。因此官方媒体所说的公共财政收入,究竟在报告中是以何种方法和口径统计的,现在还不明确。中国的财政收入有大小口径之分,如果采用的是只算税收、征收的小口径统计方法,自然会得出税负不高的结论。但是,非税收入在中国财政中绝非无足轻重的。非税收入包括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在政府性基金收入这块,就包含了土地出让金收入这一大政府财源。12.9万亿元的公共财政收入口径有没有将土地财政包含在内,直接影响了官媒澄清的置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