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期

开放如美国,性学亦被恨之入骨

民众强烈抵制,国会也拒绝给予资金支持。

六十秒读懂专题

即便在美国,研究性学被抵制也是家常便饭。除了政府的资助压制,还有民众的责难。美国性学家金赛和马斯特斯的性学研究虽然对后世影响深远,但最初仍被抨击为变态、危险分子、下流等等,甚至是在性学报告发表的50年后,仍被美国的保守团体恨之入骨,甚至超过萨达姆和本拉登,被认为是美国上世纪最坏的人。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金赛性学报告》,阿尔弗雷德·金赛

http://www.sex-study.org

关注我们

《金赛性学报告》催生美国性革命,作者阿尔弗雷德·金赛则被抨击为"变态、危险分子、共产主义者",洛克菲勒基金会也停止提供研究经费

20世纪40年代中期,美国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在大学任教期间,接受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的研究经费在印第安纳大学成立了性研究学会。1948年,出版了《男性性行为》,5年后,金赛出版了《女性性行为》(合称《金赛性学报告》),催生了美国的性革命,但也因此饱受抨击,甚至称为一位变态者、危险分子、共产主义者。其中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葛培理牧师认为金赛有损道德纯洁;国会议员麦卡锡称金赛是深受共产主义影响,图谋削弱美国人的价值观。美国众议院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来调查金赛和他的研究,洛克菲勒基金会也停止提供研究经费。

1959年,威廉·马斯特斯的研究成果被泄露出去后政府资助便被取消,被迫自己筹集研究经费并在妓院中完成研究,其种种研究被指责为"下流"、"窥私癖"

20世纪50年代,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医学院妇产科教授威廉·马斯特斯和助手弗吉尼娅·约翰逊冒着毁掉职业前景的风险开展性研究。虽然马斯特斯最开始得到了美国健康研究所的资助, 但1959年,研究成果被泄露出去资助便被取消,最终智能将研究仪器搬到附近的妓院中自己筹措资金继续研究。

经过10年的研究之后,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出版了《人类性反应》,出版之后,许多同僚都对威廉·马斯特斯的研究抱有偏见,指责其种种研究为"下流"、"窥私癖"。华盛顿精神病学家莱斯利·法布尔博士,就写过题为"对不起,亲爱的"的文章来攻击马斯特斯将性的"科学化"。

20世纪80年代,性学研究带来的性解放被认为是导致艾滋病的主因,以往性学研究的几乎所有研究成果都被攻击

20世纪80年代,性别研究大师约翰 · 莫尼出版《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等一系列著作,研究以往的性学概念和性学研究过程,是如何被社会文化所限定和影响的,标志着经典性学开始成为综合学科。但当80年代后期美国性文化进入所谓"艾滋病时代"以后,很多民众认为艾滋病是由性学研究导致的性解放运动带来的。大批非学术的、非专业的,甚至非研究的人物开始闯入性学界,攻击以往的性学是把活生生的人当作石头来研究,其结果必然荒谬。

20世纪90年代,美国人对性的科学研究态度依然十分矛盾,1994年,芝加哥大学名为"国民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的研究未能获得政府资助,只能在私人基金会的赞助下完成

20世纪90年代,美国性学研究状况已发生重大变化,但与金赛生活的20世纪40到50年代相比,美国人对性的科学研究态度仍然十分矛盾。

1994年,芝加哥大学的研究者们出版了一个他们自称为"全美唯一一个针对性行为与性观念的全面而方法科学的调查",其研究发现写成的两本书包括一本坊间行销的通俗作品《美国之性:一份权威的调查》和一本更为详细的学术著作《性象的社会组织》。然而,这项命名为"国民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的研究,由于政治势力的反对未能获得政府的资助,最终在私人基金会的赞助下完成。

美国部分国会议员否定性学研究课题价值,2003年,美国国会威胁称停止包括情绪与性唤醒和妓院性工作者调查等性学研究项目,同年,印第安纳州立法机构拒绝给金赛性学研究中心拨款

美国的许多国会议员与保守组织会否定某些性学研究课题的价值,甚至连与预防HIV感染有关的研究也不放过,使性学研究深受打击。对性学研究的经费赞助更少,向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申请并获同行评议通过的性学研究项目遭到质疑。最明显的例子有:2003年7月,美国国会威胁称,他们将停止几项倍受人们关注的性学研究项目,包括情绪与性唤醒和妓院性工作者调查等。2003年9月,在五年内资助金赛性学研究中心263038美元后,印第安纳州立法机构拒绝给金赛性学研究中心拨款。

除政府压制外,还会受到美国公众的责难,自从2002年美国天主教恋童丑闻出现后,美国民众对性学研究采取了更加激烈的抵触态度

美国性研究所受到的另外一个阻力,就是人们对于自己隐私的担心。1994年,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社会学家爱德华·劳曼博士和他的研究小组,继金赛之后出版了《性的社会组织》,该书指出,在他们调查的人当中,75%的人同意回答与性有关的详细问题,但许多人提出了一个前提条件:研究人员不可以公开他们的真实姓名。而且自从2002年美国天主教大教堂恋童丑闻出现之后,美国民众对主要用于治疗甚至纯粹研究的性学调查,采取了比以往更加激烈的抵触态度。

《金赛性学报告》问世五十年后,美国保守团体仍对其恨之入骨,认为金赛是"罪犯而非英雄",迫于压力,福克斯甚至一度考虑放弃金赛传记片的发行

《金赛性学报告》问世后过去五十年,美国保守团体仍对他恨之入骨。2004年11月,从金赛传记片即将面世的消息传出开始,抗议就不绝于耳。美国"忧国妇女同盟"(Concerned Women for America)就指责该片"把一个应与约瑟夫·门格尔(鼓吹'雅利安至上论'的纳粹科学家)相提并论的人物"吹捧成英雄。声明还指责金赛是"同性恋运动的教父,推广色情出版物和堕胎合法化的冠军"。"世代生活"(Generation Life)组织和"处女与再造处女"组织也联合发表声明,宣布他们将封杀所有放映《性学大师:金赛教授》的电影院,打出"罪犯而非英雄"的标语示威。由于众多反对呼声造成的巨大压力,福克斯公司甚至一度考虑放弃影片的发行工作。

在金赛传记片上映前,美国《揭发者》杂志抨击金赛为"科学巨骗、性精神病患者",上世纪美国最坏的人,对美国的伤害超过萨达姆和本拉登

就在电影《性学大师:金赛教授》即将公映之前,《揭发者(Whistleblower)》杂志抨击金赛,认为金赛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学巨骗、性精神病患者,是上世纪最坏的人物之一,他把美国拖入了"性放荡时代",对美国造成的伤害可能超过萨达姆和本·拉登。保守媒体《世界网络文摘》也在2014年11月的月刊上批评金赛把美国"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纯真年代'变成今天这个放荡的、'爱谁谁'的、'性爱无政府主义'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