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期

“诚信老爹”的子债父偿不宜推崇

从法律角度来说,父子各自承担个人债务,并不“连坐”。

六十秒读懂专题

父母和子女对彼此的债务并无"必须偿还"的义务。即使父母和子女之间存在遗产继承关系,继承人只以继承的财产为限对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负偿还责任,并且,如果被继承人遗留的债务超过了财产,继承人完全可以放弃继承遗产而不替被继承人偿还债务。作为前现代社会衍生出来的债务保障机制,子债父偿或父债子还在民间人际范畴内有其合理性,但在银行范畴内无意义。诚信老爹吴乃宜八旬高龄仍劳作不休,攒钱为子还债,这种高道德标准的行为应获赞扬,但不宜推崇。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评民间继承习惯之"父债子还",张书颖

人道先于诚信,刘洪波

关注我们

导语:19日凌晨,温州"诚信老爹"吴乃宜去世。其在八旬高龄背负亡子留下来的80多万元债务,替子还债6年,感人事迹引发关注。老人践行诚信,自愿子债父偿固然感人,但老人并没有偿还义务,所谓"子债父偿"在法律文本中没有依据。

公民是独立的民事主体,只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通常情况下,父母或子女对于对方债务并无"必须偿还"的义务

债务人死亡,债务不能消灭,这一点在法律上是明确的。但"父债子还"、"子债父偿"等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观念在法律上并没有依据。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是独立的个体,只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父母和子女对彼此的债务并无法律上偿还的义务,同样,子女的债务自子女成年后父母通常也无法律上的义务。有两种情况除外:其一、父母与子女一同生活,父母或者子女的债务系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则可以要求以家庭共同财产清偿;其二、父母和子女之间存在遗产继承关系,继承人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应当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

继承财产情况下,父母或子女偿还债务也只有限定义务,继承人只以继承的财产为限对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负偿还责任

当父母和子女之间存在遗产继承关系,子债父偿或父债子还也是有条件。《继承法》第33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换言之,继承人只以继承的财产为限对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负偿还责任,这就是《继承法》实行的"限定继承"。在继承人以被继承人遗留的全部财产抵偿债务后,无论债务是否已清偿完毕,继承人都没有义务以自己所有的财产继续清偿,除非继承人本身自愿。

《继承法》还规定了自愿继承原则,如果被继承人遗留的债务超过了财产,继承人完全可以放弃继承遗产而不替被继承人偿还债务

除了限定继承,从保护继承人的角度出发,《继承法》第33条还规定了自愿继承原则,"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根据这一规定,继承人如果放弃继承,则意味着继承人可依法不承担被继承人应承担的义务。即,面对被继承人留下的债务时,继承人可以依自己的意愿自主地决定接受继承还是放弃继承,如果被继承人遗留的债务超过了财产,继承人完全可以选择放弃继承遗产从而不必替被继承人偿还债务。

继承人中有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即使遗产不足清偿债务,也应为其保留适当遗产

继承制度体现着养老育幼的精神,不论是法定继承还是遗嘱继承中,法律都要求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给予照顾,并不得取消他们必要的遗产分额。与此相一致,在清偿税款和债务方面也应保护他们的权益。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1条强调:继承人中有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即使遗产不足清偿债务,也应为其保留适当遗产。

吴乃宜没有"子债父偿"的义务,法律甚至应为其保留适当遗产以保障生活。老人践行诚信值得赞扬,但不宜过度推崇

吴乃宜老人三个儿子遗留的财产,远不足以偿还债务。(保险赔款和渔船变卖后仍剩下26万元债务。)根据自愿继承和限定继承的原则,吴乃宜可以无须承担"子债父还"的义务,法律甚至应为其保留适当遗产以保障生活。但年近八旬的老人却在丧子痛苦中担当了本不属于他的巨额债务,种菜、养鸭、拾荒、织渔网……用六年多时间攒钱还债。老人践行诚信,自愿子债父偿,从个体角度来说是高道德标准的行为,值得赞扬。但这并不宜过度推崇,尤其不宜强制。

对于银行借贷等部分,他完全无需有道德压力,银行要债可据《担保法》《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等法律文本规定,规则明确

关于银行私人贷款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贷款通则》等法律文本规定,银行与借款人须签订法律合同,必须有担保人和抵押物,当借款人遇意外身亡未偿还贷款,银行可以拍卖借款人抵押物及遗产;可以把个人贷款发放到社会,通过社会上的讨债公司来要债;或者将担保人或遗产继承人诉诸法庭,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总之,有多条法律文本保障银行要债追偿,且规则明确。

对于民间人际之间的借贷,他的行为有一定的合理性。子债父偿或父债子还的债务保障机制,在现有民间借贷环境下仍有一定作用

旧中国农业社会,家庭成员共同劳作、共同消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个人财产,债务不仅仅包括了个人债务,事实上还包括了家庭债务。为给债务人提供充分的保证,"父债子还"、"子债父偿"等作为债务保障的一种机制出现。 到了现代社会,虽然家庭债务和个人债务根据债务的实质用途区分已可清楚。但在现有的民间借贷纠纷不断的环境下(根据《中国证券报》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全国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443631件,同比增长25.09%),以亲缘、地缘为中心的人际关系网络仍是民间经济活动最根本的信用基础。子债父偿或父债子还,对于规范借贷纠纷、控制风险和降低交易成本仍有一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