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期

中国法规存缺陷给了东芝不召回的自由

驯服跨国巨头的不是"道德评价",而是自身的制度设计

六十秒读懂专题

产品召回制度在很多国家已非常成熟,但目前中国的召回制度仅限于汽车、儿童玩具、食品、药品等领域,其他商品的相关法律依据几乎"一片空白"。现有的产品国家标准也严重滞后于国际标准,直接导致外企召回产品时轻松绕过中国市场。中国的缺陷产品召回条例从09年送审到今天,彼届政府任期已结束,也未能正式公布。自身法律制度不完善,却抱怨外国公司不够道德,无异于缘木求鱼。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各国产品召回制度初探,邵逸超

中国为何对外企开刀?金融时报

关注我们

导语:因其洗衣干燥机存自燃隐患,日本东芝家用电器公司近日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对问题产品实施召回,但并不涉及中国市场。事实上,跨国企业在进行问题产品召回时都往往"忽略"中国。党报认为该现象"暴露出跨国巨头的傲慢与偏见",其实,中国的召回制度和质量体系建设更值得被质疑。

缺陷产品不可避免,少数产品的偶然性缺陷可由个案处理,而批次的产品系统性缺陷只能依靠产品召回制度

商品种类和数量日益丰富,缺陷产品产生和存在不可避免。针对几个或少数产品的偶然性缺陷,产品质量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即可保护消费者权益。而系统性缺陷则不同,往往产品的某批次或型号都普遍存在的相同和相似缺陷,无法通过个案处理进行解决,而产品召回制度可解决这种情况。生产商将已经送到批发商、零售商或最终用户手上的缺陷产品收回,为消费者提供切实有效的保障。

中国《产品质量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虽予消费者退换货权利,但属司法程序索赔的被动保护,非防患于未然的缺陷产品召回

从中国现行法律来看,对缺陷产品的消费者进行救济和规范的法律主要是《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上述法律确赋予消费者退货、更换的权利,但这与召回制度还是存在区别的。例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只是从消费者的角度规定了产品质量存在问题时的救济手段属伤害造成后司法程序索赔的被动保护,并没有强调经营者主动召回的义务,而产品召回制度是法律层面迫使生产商、进口商、经销商等采取主动,防患于未然的主动补救。

官方在2001年表示"对缺陷产品的管理制度在一两年内将要建立",而目前中国仅汽车、药品等四领域有缺陷产品召回的立法

2001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召集"建立缺陷产品管理制度研讨会",会议表明中国开始对“缺陷产品”说“不”,针对缺陷产品的管理制度在一两年内将要建立。2008年,国家质检总局完成缺陷产品召回条例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稿还经过了立法听证等形式公开征求意见,但此条例至今尚未出台。目前中国只有汽车、儿童玩具、药品、食品四个领域有缺陷产品召回的法律依据。其他与群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商品,相缺陷产品的管理制度关法律依据几乎是"一片空白",更别谈产品召回制度的建立。

汽车、药品等领域虽有缺陷产品召回制,但其法律依据的约束力不足。2009年中国汽车销量达1364万辆,召回136万辆、56次;美国销量1043万辆,召回1784万辆、571次

《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儿童玩具召回管理规定》、《药品召回管理办法》《食品召回管理规定》等法规和规章虽已确认了某些产品召回制。但这些"规定"、"办法"法律效力低,权威性和约束力不足。以《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为例,自该规定颁布,中国开始实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制度,但这个管理规定作为部门规章,受立法层级低的限制,对隐瞒汽车产品缺陷、不实施召回等违法行为的处罚过低(最高为3万元罚款),威慑力明显不足。新华社此前援引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官员提供的数据,2009年美国新车销量1043万辆,召回1784万辆、571次;日本新车销售460万辆,召回311万辆、291次;而当年中国新车销量虽然高达1364万辆、居全球第一,召回却仅136万辆、56次

发达国家产品缺陷召回标准细致,以法律形式存在,且运用于各商品领域,美国仅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PSC)就管辖5000多种的消费品的缺陷产品召回

1966 年,美国颁布了《国家交通与机动车安全法》,明确规定了汽车制造商有义务对缺陷产品实施召回。产品召回制度自此确定,制度设计上的先进性使其获得了全球多数国家的广泛认可。在很多西方国家,产品缺陷召回有非常细致的标准,并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存在。以汽车为例,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安全气囊、轮胎、刹车等部件都有细致、可操作的标准。并广泛运用于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各商品领域。在美国,仅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PSC)就管辖多达15000 种用于家庭、体育、娱乐及学校的消费品的缺陷产品召回。

跨国公司召回采用"双重标准"合乎法规。根据WTO平等政策,跨国企业商品质量只须达当地强制性标准。为"照顾"国内厂商能力,中国标准确实比国外低

麦当劳、欧莱雅、强生、宜家、索尼、丰田……从食品到化妆品,从家具到汽车,跨国公司近年在中国屡屡被指采用"双重标准"。而其实,根据WTO的平等政策,相关部门在制定标准的时候,要对国内外厂家一视同仁。考虑到国内企业的"能力"(如果定得太高,国内企业会被扼杀),某些领域中国的法律法规标准确实比国外低,以原料奶为例,中国标准规定每毫升细菌含量不得超过200万个,但这一标准在国际上得不到承认;再如,国际标准中有奶牛"体细胞"的检测项目,这是判断牛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准,而中国却没有相关规定。对于一个跨国企业,只要它不违反本土国家的法规,就是合法的厂商,达到当地的强制性标准即可,没有法律规定他必须执行在本国或发达国家的的所设定的标准。东芝存在质量隐患的同类产品在国内市场虽有销售,但其符合中国的国家标准,"忽略"中国市场并未违法。

中国本土企业出口产品的质量比国内销售的产品质量要高很多,却在其他国家被频频召回,而在中国很少有产品因质量问题被下架、禁止销售

国人抱怨跨国公司对中国消费者实行"双重标准",其实中国本土企业在对国外和国内消费者时也是"内外有别",出口产品的质量比国内销售的产品质量要高出很多。据新华社报道,多年以来中国食品出口合格率均保持在99.8%以上,而内销食品的合格率却只有90%左右。即便如此,中国产品在其他国家被频频召回,但在中国却很少有产品因质量问题而被下架、禁止销售。皆因中国产品的安全标准往往低于国际标准。欧美国家轮胎安全标准复杂细致,而中国轮胎标准则始定于上世纪90年代初,其标准比欧美发达国家落后,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权威的独立检测机构,对轮胎质量进行严格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