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期

洗衣机绞杀女童,海尔无辜受累吗?

小女孩误用香水不小心被烧伤,行车时离开驾驶座煮咖啡出车祸,商家都须赔偿。

六十秒读懂专题

消费者对由于他们购买的产品中的缺陷给他们带来的严重伤害所承担的风险,往往是无能为力的。生产者有义务对产品的危险性做出警示,避免对消费者构成的不合理危险,警示还必须充分,但凡可预见的使用危险都不能放过。不过对于可能负有责任的中间人的警示可能解除生产商的责任。至于设计缺陷,生产者的责任则视乎它在制造时是否可预见并有所作为,若吝钱财不改已知隐患,极可能面对天价罚单。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史特拉奖":一网打尽荒诞诉讼,法治周末,2011

海维特著、陈丽洁译,产品责任法概述[M],中国标 准出版社,1991

关注我们

导语:"南昌两女童被指绞死于洗衣机案"昨日告破。南昌警方确认2名女童系被高速旋转洗衣机绞死。悲剧发生,家长保护监管不力难辞其咎。但海尔洗衣机作为家庭电器设备,未针对可能发生的小孩子在洗衣机内躲猫猫等危险情况做出"禁止儿童进入"的警示标志,在产品设计时也未考虑到儿童进入桶内的隐患而做出安全设置。产品伤害使用者人身安全甚至致死,海尔是否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诉讼实务中有很多判例可以参考。

潘瑟石油脂油联合公司诉西格斯雏姆案:生产者须对产品的危险性做出明确警示,说明仅是一个指示

1955年,美国潘瑟石油脂油联合公司遭受了火灾的损失,火灾是由于一些技术不良的工人加热初给器的顶部的罐子造成的。初给器的使用手册上并不是没有指示:"勿加热或压缩……当加热或压缩时,防水性就被破坏了。"生产商仍被告上法庭并败诉。法庭认为使用手册的"说明"仅是一个指示,以此来保证产品的正确使用,违反指示可能会导致产品性能的发挥或损坏,但本身不会直接导致危险。因此,被告有责任提供加热会导致火灾的警示。

马尔夫离开驾驶座导致车祸诉汽车厂案:应给予消费者更多保护自己对抗缺陷的机会

"未提出警示"与设计缺陷一样,有两种归责标准:只需证明生产商没有对危险做出警示的严格责任和还需证明生产商对危险负有过失的过失责任(如生产商明知危险存在而未警示)。2002年,美国俄克拉荷马的马尔夫在驾驶旅行车时,离开驾驶座到后面去煮咖啡而导致车祸。他将该车制造厂告上法庭,理由是车子的说明书上没有说"不可以离开驾驶座到后面去煮咖啡"。最终判决,制造厂赔偿他175万美元外加全新旅行车一辆。法院认为,在当今世界,消费者对由于他们购买的产品中的缺陷给他们带来的严重伤害所承担的风险,往往是无能为力的。产品越复杂,消费者保护自己对抗缺陷的机会就越小。此案若归于过失责任不能为受到伤害的消费者提供充分的侵权救济。

瓦克韦尔工程有限公司诉B. D. H 化学制品有限公司案:“有害蒸汽”不是“在产品与水接触时具有爆炸特性”的充分警示

在警示的程度方面,要使消费者对产品的危险性有足够的注意。越是危险的产品,越要注意警示是否充分。1984 年的 "瓦克韦尔工程有限公司诉B. D. H 化学制品有限公司"案中,被告向原告提供了一种装在玻璃安瓿里标有"有害蒸汽"的化学药剂。一位科学家意外的将安瓿掉进放有其他安瓿的水池而引发的爆炸使该科学家丧命,并给工厂造成巨大损失。法院认为,"有害蒸汽"一词并未提供"在产品与水接触时具有爆炸特性"的充分警告,就是说制造商未能提供有关化学药剂的危险特性的充分警告,法院以此为由,判定制造商承担产品责任。

霍尔姆斯诉阿什福特案:对理发师适当警示可解除厂商对染发消费者的责任

1950 年的"霍尔姆斯诉阿什福特"案中,一个理发师用染发水给一个妇女染发,结果该妇女患了皮炎。制造商所提供的瓶装染发剂的瓶子上和伴随染发剂的小册子上都有"该染发剂对皮肤有害"的字样,并建议在使用该产品前进行一下试验。理发师看懂警示却忽视了,并没有进行试验,也没有警告该妇女注意。法院判决制造商没有责任。"理发师看了该说明足以认识到他那样将有重大的潜在危险就可以了。要求制造商发出警告通知时必须让每个去理发店染发的特定消费者知道警示的内容,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莫伦诉法博吉公司案:小孩穿易燃香水喷洒过的衣服玩火是可预知的误用,香水厂家负警示责任

在1982 年的"莫伦诉法博吉公司"案中,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为使蜡烛变香,拿一瓶"雌虎"香水倾倒在蜡烛上。瓶内喷发出火焰烧伤了旁边的女孩。法院以多数票裁定,判定这样的误用产品是可预知的,因此,制造商应提供香水的易燃性警告。法院还认为,椅子除用于坐之外亦有可能用于立其上,孩子有可能用易燃的香水喷洒自己的头发及衣服,身穿易燃夹克的五岁男孩有可能玩火或在火边玩耍,这些情况都是可以预知的。因此,生产商应该负提供警示的责任。

巴克诉勒尔工程公司案:厂家对提升机设计上存在的安全隐患,与提升机质量缺陷一样负有责任

1978年的"巴克诉勒尔工程公司"案中,原告在使用提升装货机时,感到货物将使提升机倾覆而试图跳开时,因木料落下而受伤。原告即以该提升机有设计缺陷为由起诉。一审法院对该提升机如何能设计得更安全提出了几种假设,但驳回了原告的指控,判决被告胜诉。加州最高法院改判原告胜诉,认为缺陷的含义并非一成不变,生产者按设计生产,但产品仍不合理地具有使用危险,与产品质量缺陷一样负有责任。

布鲁克斯诉彼赤飞机公司案:飞机未安装肩部固定设置属可预见的设计缺陷,厂商担责

1995年,布鲁克斯为一私人飞机的驾驶员,在一次飞机事故中不幸丧生。布鲁克斯的家人认为,飞机的设计是有缺陷的,因为它没有安装一个肩部的固定设置,这增加了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并导致了原告的死亡。法院认为,引起损害结果的,"不是设计者或者生产商的行为,而是产品的缺陷状态的结果,产品的状态是关键。"考虑到飞机公司在制造该飞机时就可以料想到该飞机的致损可能性,而预防损害技术是具备可行性的,裁定原告胜诉。

米勒诉哈内沃勒国际公司案:飞机螺旋桨设计无可预见的风险,厂商不存过失

而在米勒诉哈内沃勒国际公司案中,原告也是一起飞机爆炸的受害者,飞机螺旋桨的过失设计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在此案中,原告要求对第一生产商适用过失责任原则,但是他并没有能够证明生产商在履行责任的时候存在过失——该飞机螺旋桨的设计有可预见的风险。故申诉被没有被法庭采纳。

通用汽车公司天价罚单案:若吝钱财不改已知隐患,则适用惩罚性赔偿加重惩罚

当生产商明知产品隐患存在仍然将产品投入市场的,适用惩罚性赔偿——不仅是对原告的补偿,而且也是对故意加害人的惩罚。1999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法院对1993年一起撞车失火事故作出判决,判处通用汽车公司10.9亿美元处罚性赔款是美国历史上因产品设计不合理而造成人身伤害所赔偿的最高额。法官威廉斯指出,肇事车油箱和保险杠间距过近的疏漏造成该事故,而有证据显示被告明知该型号汽车缺陷但由于改变油箱设计比向顾客进行赔偿更昂贵,而宁愿维持这种不合理的设计。"他们没将用户的生命放在心上,他们必须为此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