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期

伊朗空难频发不怪西方制裁

伊朗空难频发的罪魁祸首是其当局在航空管理方面的不负责任,全赖西方制裁属于耍流氓。

六十秒读懂专题

此次失事飞机由乌克兰设计、伊朗组装,和美国毫无关系;2000年以来,伊朗失事客机绝大多是俄罗斯或乌克兰生产的,仅有的一次波音飞机坠毁因伊朗空管失误;美国政府允许伊朗航空公司向美国政府申请购买零件,伊朗也一直有能力通过第三方购买民航客机和零件。大部分伊朗空难和制裁造成机械故障无关,伊朗当局混乱、不负责任的航空管理才是罪魁祸首。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穷国饥馑难赖富国制裁择,网易另一面

关注我们

导语: 8月10日,一家伊朗客机在德黑兰梅赫拉巴德机场附近坠毁。和以往的伊朗空难一样,伊朗官媒一如既往地指责西方制裁导致了这次的悲剧。然而,伊朗空难频发的罪魁祸首是其当局在航空管理方面的不负责任,全赖西方制裁属于耍流氓。

此次失事的运输机是由乌克兰设计并授权伊朗在其国内组装的军民两用运输机,此前在伊朗安全记录非常糟糕,9架中2架已坠毁

此次失事飞机是一架隶属于伊朗国内Sepahan Air公司的IrAn140小型支线客机。这种军民两用的涡轮螺旋桨运输机由乌克兰安东诺夫航空科技联合体设计,并授权伊朗飞机制造公司(HESA)在伊朗境内组装制造。该型客机目前只在独联体国家、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国取得适航证,并没有得到国际民航组织(ICAO)和欧盟、美国航空主管机构的适航证,也就无法在这些地区进行商业飞行。

这种沿袭前苏联时期设计(An24)的运输机在伊朗的安全纪录非常糟糕:伊朗一共曾拥有9架该型运输机,已经有2架坠毁。2002年,一架载着44名乌克兰航空专家的该型客机坠毁于伊朗,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幸存。2006年,另一架该型客机因引擎故障坠毁于伊朗伊斯法罕省,机上5名机组人员全部死亡。

2000年以来,绝大部分失事伊朗客机都是俄罗斯或乌克兰生产的,仅有的一次波音飞机坠机是因伊朗空管机构失误

2000年以来,共有约10架伊朗民航客机坠毁,其中乌克兰和俄罗斯生产的飞机共9架。比如在2002年和2009年分别造成118人和168人死亡的伊朗航空客机都是俄制图-154。

只有2011年坠毁的伊朗航空277航班是美国制造的波音727,造成77人死亡,27人受伤,2人受伤。但据BBC的报道,该航班坠毁的原因是伊朗航空管制机构的失误:事发时坠机地点正处于暴雪之中,能见度极低,积雪已达70厘米深,伊朗航空管制机构却并未停飞该航班,导致飞行员在试图强行降落时坠机。

西方制裁从未以民用航空为目标,美国政府允许伊朗航空公司向美国政府申请购买零件:2006年美国曾允许在第三国检修伊朗客机上的美制部件

尽管美国的《伊朗制裁法》规定,美国公司不能直接向伊朗特定公司出售或租借民用飞机或零件。但为了伊朗普通民众的安全,美国从未对伊朗进口客机部件完全关上大门:美国财政部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规定,只要对伊朗客机的检查和修理在伊朗国外进行,以保证客机部件不被该用于伊朗军用飞机,伊朗航空公司的代理人就可以向美国财政部申请允许美国公司检修。比如, 在2006年,美国国务院经过评估后,允许通用公司在第三国对隶属于伊朗国有航空公司(Iran Air)的空客飞机上的通用发动机进行检修,以保证伊朗公民在内的乘客安全。

另外,美国政府为了进一步表达诚意,决定从今年1月开始暂缓部分民用航空方面的制裁。美国国务院批准了波音和通用向伊朗直接出口特定零件,用以更新伊朗1979年以前购买波音客机上的部件。

在官方渠道以外,伊朗一直有能力通过第三方购买、租赁民航客机:2013年伊朗通过一乌克兰公司购买了德国总理的退役专机

尽管美国和欧盟禁止境内公司直接向伊朗出售民航客机或部件,但伊朗一直有能力通过第三方购买或租赁到民航客机。比如,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 2012年德国政府曾将一架22年机龄的退役空客A310政府专机以31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乌克兰投资公司,这家乌克兰公司又将这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用过的专机转卖给了伊朗的Mahan Air航空公司。因乌克兰尚未加入欧盟,欧盟监管方无力阻止这架客机飞往伊朗。2013年,《悉尼先驱晨报》则爆料伊朗Aban Air曾通过其在阿联酋和冈比亚的“白手套”公司成功购买了原属于澳大利亚Qantas航空公司的三架波音747客机。

伊朗空难频发的根本原因是其当局的不负责任:从不调查空难原因,为讨好政治人物降低安全标准,人工压低机票价格

据2009年《洛杉矶时报》的报道,一位伊朗当局航空管理机构管理人员透露绝大部分空难和机械故障根本无关,伊朗当局的不负责任才是大部分空难的主因。伊朗航空管理机构从不认真调查空难原因,也根本不会将具体调查报告对公众或航空公司公布,更谈不上改进航空管理制度了。如在上述2011年伊朗航空的277航班坠机中,伊朗交通部长贝赫巴哈尼将坠机原因归咎于恶劣天气导致的能见度降低,并称“这类事故很常见”,“伊朗空难并不频繁”,否认空管机构有失误,在伊朗国内引发众怒。

伊朗的航空安全机构还会为了讨政治人物的欢心为某些航空公司降低标准。比如伊朗Aria Air航空CEO Mehdi Dadpei曾借其在伊朗当局中的关系租借了几架老旧的俄制伊尔-62飞机用于客运。伊朗航空管理机构发现这些客机不敷使用后吊销了其运营执照,但很快迫于高层政治压力让其改名后重新运营。结果其中一架伊尔62于2009年7月冲出跑道,造成CEO自己在内19人身亡。

伊朗航空运输企业联合会主席Mehdi Aliyar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伊朗当局为了博得公众欢心,人工地压低机票价格,还强迫航空公司运营飞往小城市的亏本航线。这些运营成本压力都会迫使航空公司减少运行安全的投入,从而导致空难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