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教育部22日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在这个被媒体喻为“史上最严”的减负新规中,“不留作业”、“不举行考试”、“取消百分制”……等直指中国传统基础教育重书本轻实践、重知识轻能力等弊端。但是却换来家长忧、学校怨、孩子不以为然的尴尬反响。 [详细]
       

虽广受诟病,但中国传统基础教育并非乏善可陈

 
     

中国学生的“双基”水平高为世界公认,是中国基础教育的重要特色

重视基础知识和基础技能是中国基础教育的重要特色。而“双基”成就非一日之功,它是中国基础教育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的结果。具体表现为通过富于严密逻辑的教材、良好教学节奏以及科学的教学方法来对学生进行系统的学科知识传授,并重视对学生在学业领域中问题解决技能的培训。从而以最短的时间和最高的效率,使学生的基础知识和基础技能达到较高的水平。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举行的PISA项目统筹的一项权威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主要对全球范围内接近完成基础教育的15岁学生进行评估,测试学生们能否掌握参与社会所需要的知识与技能,每三年一次。据其2010年的调查结果,首次参加PISA的上海15岁在校生,在阅读素养、数学素养和科学素养全部三项评价中,均排首位。欧美多家媒体惊呼“意外”,并追踪分析上海及亚洲教育的成功经验。对比本国学生在测评中的表现,美国联邦教育部部长阿尔尼·邓肯表示,这是一个“警醒”。 [详细]

中国学生以逻辑思辨强闻名,也归功于基础教育阶段的良好训练

中国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之强,多处得以体现。国际学科奥林匹克竞赛中,频频夺冠、获奖;高科技领域中,占有计算机垄断地位的美国微软、苹果等公司的程序编写员,有相当比例是中国人,并在这一领域的地位举足轻重……中国人的理性逻辑思维能力与中国基础教育阶段的良好训练是分不开的。中国基础教育注重知识选择上的基础性、基本性和范例性,注重知识组织上的逻辑性与教育过程上的系统性,遵循人的认知特点,使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就得到良好的思维训练,从小就锤炼了中国学生良好的逻辑思维习惯和能力。 [详细]

 

中国学生逻辑思维能力强,常在国际学科奥林匹克竞赛中获奖。

不顾本土特色,学习西方“放羊”,只会使基础教育局面更加尴尬

 
     

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照抄西方“放羊”教育,培养出一大批不会读、不会写、不会算的学生

 日本和中国一样,同属偏重智育国家,加之两国相近的东方文化传统,日本的基础教育改革经历对我国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日本文部省曾在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基础教育改革中,模仿西方“放羊”教育,提出“宽松”学习(具体的措施与中国如今的“减负令”大同小异),以期提高学生创新能力。

  然而,这些“减负”措施在实施初期效果并不明显。甚至产生了负面效应,造成日本中小学生的“学力低下”,教育质量下降。据当时的民间机构调查显示,日本三分之一的大学都必须对经历“宽松”学习的大学新生进行高中数学、理科的补习。另据日本文部省称,日本因不能正常进行授课而需进行补习或个别补习的大学几乎占半数。创新能力是建立在现有所积累的基础知识和思考方法之上的。二战战败后,日本百废待兴,正是需要扎实的基础教育来提高学生来培养学生的基础知识和基础技能,从而为各行业输送更多基础人才。“宽松”学习却将日本学生的学习时间(课内和课外)减少到只是新加坡、韩国的一半,还不如美国,在38个国家中倒数第9位,同时又严重削减教学科目,培养出的不会读、不会写、不会算的学生,又何谈“创新”能力? [详细]

 

日本和中国一样,同属偏重智育国家,加之两国相近的东方文化传统,日本的基础教育改革经历对我国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减负”教改更打破基础教育平衡社会阶层差距作用,引发马太效应

 
     

基础教育设置是为了改善社会不公,但资源配置却严重失衡

教育肩负着多重任务。它不仅关系到学生的成长成才,还关系到社会的长远发展。如果任由以财富为基础的教育资源分配方式继续发展,必然会加剧社会阶层固化,社会上升空间亦会被严重压缩。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接受基础教育来进入高等学府,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失为一条有效的途径。自古以来,教育都是加大社会流动性的重要手段,为普通人实现社会上升提供了可能。很多历史故事讲的也是,穷人家的孩子通过基础教育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光耀门楣。

而事实上,现代社会的发展趋势却似乎对这种经验之谈发起了挑战。无论与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公共基础教育资源投入都处于比较低的水平。据测算,发达国家公共财政支出占全社会教育支出的比例为86%,全世界平均在80%左右,2005年我国仅为46%。本来就资源稀缺,配置还不均衡,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差距越来越大。我国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地方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责任,但总体而言,地方政府推进均衡的举措,主要为“盘活”现有资源,包括建名校集团、名校帮扶薄弱校,以及中考名额分配等,导致我国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状况改观不大。 [详细]

堤内损失堤外补,家庭经济优渥的学生甚至获得更优质教育资源

“减负令”作为教育部颁布的行政命令,规范的是学校行为,比如要求学校限制学生的在校时间,减少家庭作业,规定学校不得强迫学生参加假期补习等等。这让学校的教育大纲变得容易了,但升学的门槛没有变,导致原来的校内竞争变成了校园外的竞争。减负只减了学校负担,却增加了孩子和家长的负担。

因为减负政策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公共基础教育资源的提供减少了,孩子享受到的教育就越来越同家庭财富挂钩。孩子的课余时间越多,对家长的财力要求也就越高。对于处于社会上层,家庭经济状况优渥的小孩,堤内损失堤外补 。当一部分同学们从学校提供的公共基础教育资源减少却无能为力,他们可以通过培优教育(相对于公共基础教育,含金量更高)来弥补,还可以进行一些培养兴趣和特长的课程学习,从而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更加有利的形势。 据媒体报道北京初中生“一对一”教学的价码已经飙升至每小时250元,这样的价格是普通工薪家庭难以承担的。 [详细]

而家庭处于社会下层的学生逆袭人生的机会更加渺茫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的调查显示,我国城市家庭平均每年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家庭子女总支出的76.1%,占家庭总支出的35.1%,占家庭总收入的30.1%。可见,子女教育费用已成为中国普通家庭的重要负担。在一些地方,城市家庭的教育支出压力已经不亚于买房,教育、医疗和住房消费,对于成为居民生活的“三座大山”。对于处于社会下层、经济环境较差的家庭,压力更大。中华民族有着重教重学的优良传统、“遗子千金不如遗子一经”的文化内核、“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态却在这些经济状况不佳的父母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他们怀着“小孩可以通过教育改变命运,走向上层”的朴素愿望,什么都可以缓一缓,教育却不行。而当“减负令”导致公共教育资源投入越来越少时,小孩通过接受教育来改变社会阶层固化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2011年6月,武汉一位妈妈发出了名为《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的帖子,讲述自己节衣缩食,却给孩子花很多钱报各种培训班,控诉“变态的培优市场”和不公平的升学门槛,引来众多家长共鸣。 [详细]

 

“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家长和学生主动“增负”。

 

中国传统的基础教育虽然在培养创造力上可能乏善可陈,但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盲目学习西方,东施效颦,既没法赶上人家的优势之处,还把自己原来就不多的一点可取之处给丢掉了。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罗雯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