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期

萨达姆若在,伊拉克就无“圣战者”肆虐?

“世俗极权专制维持了旧伊拉克安宁”是个彻底的谎言。

六十秒读懂专题

最近伊拉克局势恶化,中文网络上很多人称“世俗特色明显的萨达姆集团掌权时压制了境内极端宗教势力”、“伊战毁灭了世俗的萨达姆政权,结果给恐怖分子留下了空间”、“没有伊战,伊拉克就不会有恐怖分子猖獗”。这些说法荒天下之大唐。就算没有毁灭萨达姆极权政府的伊战,伊拉克也会是极端伊斯兰教“圣战者”的温床。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Iraqi Perspectives Project: Saddam and Terrorism: Emerging Insights from Captured Iraqi Documents,2007

Iraqi Perspective Project:A View of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from Saddam's Senior Leadership,2006

关注我们

导语:只要一有来自伊拉克的负面新闻,中文网络上就会出现大量“都怪美帝国主义杀掉了能保持安定祥和局面、与极端宗教狂们不共戴天的萨达姆总书记”的声音。自2004年至2014年,十年来谬种流传。

萨达姆若在,誓与极端组织不共戴天?现在伊拉克四处攻掠的“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武装,其最紧密的盟友就是萨达姆集团残余骨干组成的“纳克什班迪教团军”

最近在伊拉克四处攻掠的“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武装,其前身是恐怖分子扎卡维组建的“伊拉克基地组织”(AQI)。按中文网络上的通行观点,这种资深的“伊斯兰教极端恐怖组织”是“世俗的萨达姆集团”的仇敌。不过自2014年初的安巴尔省危机至6月的摩苏尔战事中,ISIS最配合的盟军,却是基本上由萨达姆政权残余死忠骨干组成的“纳克什班迪教团军”(JRTN)。JRTN的组建者是萨达姆的副手易普拉欣、正式成立的由头是“纪念伊拉克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先总书记萨达姆同志殉国”、中坚成员大都来自“特别共和国卫队”与“萨达姆敢死队”等前政权的特种军事单位、甚至吸收新成员的流程和渠道也沿袭自萨达姆时代。一月份ISIS袭击费卢杰时,JRTN就助攻费卢杰水坝;六月份ISIS袭击摩苏尔城区时,JRTN就配合袭击摩苏尔东西的5座桥梁。萨达姆的死党与基地组织的衍生派系如此合作默契,又何来“世俗专制政党与恐怖分子宗教狂是敌人”之说?

萨达姆若在,便无无处不在的“圣战者”?所谓“萨达姆压制圣战者”全不属实,萨达姆政权本身就是“圣战者”的培训师、“基地”组织诸支派的合作人

中文网络上现在纷传的“萨达姆在位时大力打压圣战者,若现在还在断不容恐怖分子猖獗”,完全是不切实际。伊战后,美国军方披露的缴获文件详细记载了萨达姆政权是世界范围内的“恐怖分子风投资本家”,对国外“圣战者”大力资助。例如“总统办公室”向“萨达姆敢死队总书记处”的行文就明说了“自1998年开始,萨达姆敢死队每年毕业7200人的军事训练营系统大量接纳从埃及、约旦、叙利亚、波斯湾国家前来的‘志愿者’,2002年夏天前所有‘志愿者’都是每期训练结束后即返回母国”。1993年3月“情报局向总统例行汇报”里提到“情报局已和‘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代表会晤,同意了联合对埃及政府进行袭击的计划”。而“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就是之后组成“基地”组织的诸恐怖组织中最为核心的一支。自1991年接任“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领袖的扎瓦赫里,就是本拉登的副手、现任“基地”组织最高领袖。2001年7月伊拉克情报局的备忘录里,也显示了在得知巴林的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是本拉登属下后,伊拉克情报局仍然要求海外成员与这些与“基地”组织“名异实同”的恐怖分子积极合作。

萨达姆若在,伊拉克仍会平静祥和?所谓“伊拉克战前安定祥和无恐怖活动”与事实完全不符,萨达姆政权十余年在本国不断制造“汽车炸弹”袭击外国人道主义者

中文网络上一向风行“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平静祥和,没有不断的爆炸声”。事实上,萨达姆政府自1992年至2002年间,对境内的外国医护人员、外国记者、联合国人道工作者、人道主义援助团体的袭击从未间断。例如在已披露的当时伊拉克政府文件中,1993年5月“军情局”向“国防部”的工作报告里,把这种恐怖袭击当成一大优秀业绩呈报:“自1992年6月至此月,北部地区向外国人执行的袭击共有45起……恶化的情势已迫使‘医生无国界’组织成员上个月撤离北部……这对胆敢前来救治当地刁民的外国人传递了明确信息……最近已遵照极峰英明指示,杀除一名比利时医生、一名澳大利亚人,向北部运载医疗物资的拖车已炸毁,执行任务的‘顾问’名录与细节报告已于前呈递……”。又如2001年九月,萨达姆的长子乌代给他呈文报告“一名‘顾问’与三名助手已奉命炸毁一辆带联合国标志的越野车,车内四名平民三伤一死”。

萨达姆若在,便无“人弹”?萨达姆政权制造国内自杀式袭击太过频繁,招募、抚恤“人弹”成了惯常的政府行政流程

自伊战以至今日,中国官方媒体总是渲染发生在伊拉克的每次“人弹”爆炸,恍若自杀式袭击是战后才在伊拉克出现的新事。其实自杀式袭击在萨达姆政权的长期运作下,都已经成了一种惯常的官僚工作。对“人弹”的招募和抚恤形成了固定的行政流程,复兴党地区党部有登记“人弹”备选者生日、教育水平、党内活跃程度的固定格式表格。“萨达姆敢死队”专门设立了招募“人肉炸弹”的“烈士项目组”,“安全主管”还要向乌代提交“关于招募外国籍人弹的官方政策”备忘录。2000年“萨达姆敢死队司令部”与“伊拉克奥委会”之间的往来文件里还提到一名寡妇向“萨达姆敢死队”申报抚恤金,因为她丈夫2000年7月19日奉命做“人弹”在北方的一家旅馆执行了自杀式爆炸袭击,为拿到抚恤金,这名寡妇还要仔细开列她丈夫自1992年起在国内各地埋设汽车炸弹、下毒等事的“任务清单”。

萨达姆若在,便无极端宗教势力?萨达姆政权在伊战前已以“极端伊斯兰教政权”自诩,所谓“世俗专制者”萨达姆1990年代中期开始厉行“伊斯兰信仰强化运动”,三年内抽了自己体内二十七升的血抄古兰经

所谓“世俗特色明显的萨达姆集团掌权时压制了境内极端宗教势力”,也是虚话。1990年代以来萨达姆政权自身早就以“极端伊斯兰教势力”自诩,谈何“压制”?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当时的伊拉克政府就开始全力推行“伊斯兰信仰强化运动”境内的逊尼派清真寺开工动土,政府资助一半的资金与物料;所有“社会主义复兴党”党员、学校教师、学生都必须强制接受《古兰经》教育课程; 无讲经课的学校必须关闭;所有官方媒体(也就是所有合法媒体)必须播放《古兰经》推广节目。萨达姆本人也标榜“一天五次礼拜一次没缺过”,并在1998年—2000年内抽了自己体内二十七升的血液做墨水抄写《古兰经》。

萨达姆若在,便不行“伊斯兰教法”?萨达姆政权在治下大力推行“沙里亚”教法,砍手、对妇女的“荣誉谋杀”是经总统令与“革命指挥委员会令”载入刑法的合法行为

2006年“伊拉克基地组织”在伊拉克活动区、近两年“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占领区内厉行最严苛的伊斯兰教法——“沙里亚法”,诸如石刑、剁手、欺凌妇女等刑罚措置,为世人目为“原教旨分子的暴行”。但所谓的“世俗独裁者”萨达姆推行“沙里亚法”的热情,较宗教狂们也不遑多让。单以“沙里亚”教法中最为人诟病的“砍手刑”与“压制女性地位”为例,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就见效卓著。1994年“革命指挥委员会”总书记萨达姆接连签署“即刻列入刑法”的“革命指挥委员会”第59号、92号、109号、117号等令,规定第一次偷盗砍右手、再犯剁左脚,并规定日常贸易中使用外国货币也算偷盗、要砍手;伪造政府文件者砍手或终身监禁;被砍手砍脚者要在额门上被烙印;向被官方砍手烙印者提供整形、假肢复健等医护服务的人,要被割耳。在欺凌女性方面,1990年萨达姆颁布成为刑法典第111款的总统令,宣布对家族内“失贞”女性进行“荣誉谋杀”的伊拉克男子无罪。在伊拉克随后的“伊斯兰信仰强化运动”中,一夫多妻制被合法化,女性在婚姻、子女监护、财产继承方面的权利被急剧削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