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8月18日,对于黑龙江流域的洪涝局势,中国官方媒体归咎于俄国“上游水库开闸放水”,而俄罗斯官员也称“当前最大威胁来自中国”。国际河流的洪水流量管理有普遍适用的国际法原则和既定条约约束,“互相指责”是否站得住脚也要从条约义务和法律原则着眼才能看出。 [详细]
       

国际防洪遵循“公平”、“无害”利用水道原则

 
     

国际河流管理尚无普遍适用的成文法,但已有各国遵循的一般性法律原则

现行的河流流量管理方面国际法倾向,是强调国际河流的特殊性,认为国际条约是国家间进行国际河流合作的最有效方式;不承认国际河流法有普遍适用的完备成文法,但承认国际河流法领域已有一般法律原则。1966年国际法协会通过《国际河流利用规则》,即《赫尔辛基规则》。其中的一些规范得到各国的普遍认可,各国在各种国际大会的宣言、国际声明、国际缔约行为中,有时也在国内立法中,不断使用或重申《赫尔辛基规则》中提到的原则、规则。国际河流的一般法律原则已经确立。1997年,联合国以《赫尔辛基规则》和众多国家实践为基础编撰的《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至今尚未生效,所以国际河流法的普遍适用成文法底本尚未出现,但其中某些条款也已经具有国际习惯法的性质。 [详细]

“公平利用水道”与“无害利用水道”是国际河流非航运利用的一般法律原则

《赫尔辛基规则》虽然不具有法律拘束力,但其中提出的“公平利用水道”与“无害利用水道”规则具有里程碑意义,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后来在许多国际河流条约、协定中被作为一项基本原则直接引用。至今未生效的《国际水道法公约》的订立和通过也体现了这两条国际法中的国际河流利用的一般原则和规则。该公约将“公平合理利用”列为国际水道非航行利用的首要一般性原则(公约第五条、第六条),规定水道国应在各自领土内公平合理地利用国际水道。公约对“公平合理利用”原则进行了规范化的定义,规定为公平合理地利用国际水道,应同时考虑包括水道自然性质(地理、水文等)、水道国的社会和经济需要、依赖水道的人口、对水道的现有和潜在利用、对其他水道国的影响等所有有关因素。第七条中一般性原则下对“无害利用水道”规则具体规定为:“水道国在自己的领土内利用国际水道时,应采取一切适当措施,防止对其他水道国造成重大损害”;“如对另一个水道国造成重大损害,而又没有关于这种利用的协定,其利用造成损害的国家应同受到影响的国家协商,适当顾及第五条和第六条规定,采取一切适当措施,消除或减轻这种损害”。 [详细]

1820年至今的四百多个国际河流水资源条约,大都遵循了“公平利用水道”与“无害利用水道”原则

因为全世界只有140 多个国家有国际河流,而且国际河流并非指对所有国家都自由航行的河流,所以世界性普遍国际河流法现在仍然付之阙如。不过只对两个或少数国家有拘束力的国际条约和制度也是国际法,是特殊国际法。在国际河流法领域,双边或几个国家关于某条国际河流的条约是特殊国际河流法,用以规范具体国家利用和保护某条特定国际河流的行为。根据世界粮农组织统计,随着社会发展,关于水资源管理的条约,如水力发电或国际河流水资源分配等条约在持续增加。从1820年起,就陆续出现了四百多个水条约,其中一半以上是近50年间签署的。这些特殊国际河流法只对当事国有拘束力,但这些条约大都符合“公平利用水道”与“无害利用水道”的一般规则,其中某些规则经过国际社会实践也成为国际习惯法。 [详细]

 

此次黑龙江全流域洪灾在中俄两国都造成极严重灾情。

“事前知会”“共享数据”是国际洪水管理通例

 
     

全球140多个国际河流协定中,一半以上都有关于国际河流监测、信息数据的收集与共享的详细规定,“共享数据”已成国际河流洪水管理实践中的习惯法

关于国际河流的条约虽多,但专论泄洪的条文却少。国际河流条约中的洪水管理通常是附从于“防洪与水资源分配”等流量管理条款中的。在这些条款中,“事前知会行动”与“共享数据资料”是习以为常进而成为国际法通例的两大规则。国外研究者在对全球140多个国际河流协定分析中发现,有一半以上的协定都有关于国际河流监测、信息数据的收集与共享的详细规定。如1994年《多瑙河可持续利用和保护公约》中就有关于信息交流与公开的详细规定。1995年《湄公河流域可持续发展合作协定》规定,沿岸国家应定期交换实施协定必要的数据和资料,为此湄公河委员会专门制定了《数据和资料交换及共享程序》,用于成员国之间实施数据和资料交换。《国际水道法公约》将经常交换数据与资料作为一般国际合作义务,规定水道国应经常地交换关于水道状况,特别是属于水文、气象、水文地质和生态性质的和与水质有关的便捷可得的数据和资料以及有关的预报。

缔约国间相互交换数据与资料是其开展国际河流合作与解决矛盾冲突的基本条件,交换的数据可以为协商谈判提供坚实的基础。如印度和孟加拉在恒河法拉卡分水谈判中,刚开始相互都不承认对方水文监测数据的准确性,但最终在1977年就恒河流量数据达成一致,并在此基础上达成分水协定。 [详细]

《赫尔辛基规则》与《国际水道法公约》公约都规定,对于可能对其他水道国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措施,一个水道国在执行前应及时向那些国家发出通知

《赫尔辛基规则》在“争端的防止和解决方法”中规定,不管一个国家在流域中的位置如何,对于可能会改变流域水情、引起争端的任何计划、工程或设施,该国应特别向其利益可能会受到实质性影响的其他流域国通知情况。《国际水道法公约》在“计划采取的措施”中将事前通知作为一项重要秩序规则,并加以详细规定:对于计划采取的可能对其他水道国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措施,一个水道国在予以执行或允许执行之前,应及时向那些国家发出有关通知。这种通知应附有可以得到的技术数据和资料,包括任何环境影响评估的结果,以便被通知国能够评价计划采取的措施可能造成的影响。1960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签定的《关于印度河的水条约》、1995年《湄公河流域可持续发展合作协定》都规定沿岸国家进行流域内的用水或流域间引水,应按照相关规定给缔约国及时通知和提供补充数据与信息。 [详细]

中俄两国间2008年签订《关于合理利用和保护跨界水的协定》,也明文规定有限度共享数据和突发事件时立即相互通报

中国与俄罗斯政府于2008年1月29日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合理利用和保护跨界水的协定》,其中第五条“信息交换”规定:双方通过协商确定有关跨界水信息交流的内容、数量和时间。一方提出交换非商定的资料或数据时,另一方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给予满足。第六条“突发事件处理”规定:在发生突发事件时,双方应根据本协定以及2006年3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预防和消除紧急情况合作协定》,立即相互通报和交换有关信息,并采取必要和合理措施,消除或减轻突发事件引起的后果。 [详细]

 

丰水期泄洪,枯水期截流,对于跨国界河流所经国家来说,都属于同一件国际交涉要务——河流流量管理的难题。

国际河流洪水管理中合作为主,单边行为违规

 
     

1950年确立的“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整合了莱茵河流域签约各国的防洪数据搜集和决策通知

对于国际合作机制完备的国家来说,洪水管理已经不止是“事前知照”和“共享数据”,而是从数据搜集到抗洪决策都合作进行。例如1950年7月,由荷兰提议,瑞士、法国、卢森堡和德国等参与,在瑞士巴塞尔成立了旨在全面处理莱茵河流域保护问题并寻求解决方案的“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ICPR)。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下设许多技术和专业协调工作组,防洪工作组就是其中重点之一。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的合作内容首要重心就是洪水预警。莱茵河流域目前共有二十几个洪水预警中心,预警中心与水文站、气象站均已实现网络互联,因此预警中心能够自动采集数据。莱茵河流域内预警中心虽由成员国独自管理,但发生地所在的国际监测与预警中心要其他各中心传递预警信息,各中心接收到信息后逐次向其他网站传递,并详细记录预警信息接收与传递过程,形成具体的建议报告,提交至“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秘书处。[详细]

1993年,斯洛伐克单方面在多瑙河流域筑坝,与匈牙利产生条约争执,被国际法院判处违规

在国际河流的流量管理上,单边行为一般都会受批评和制裁。1977年,匈牙利与捷克斯洛伐克达成《关于盖巴斯科夫-拉基玛洛堰坝系统建设和运营的条约》,规定作为“联合投资”,由两国以各自的成本在本国领土内开展大坝建设项目,并且平等地分享水电、航行、防洪等收益。1978年,条约生效,双方开始履行条约,在各自领土内建设大坝,但是由于匈牙利认为该工程将导致在条约达成当时不能预见的损害,1992年中止执行条约,斯洛伐克于1993年执行临时解决方案,双方为此发生争端,将争端提交国际法院解决。法院在判决中认为斯洛伐克单方面分流多瑙河水的行为剥夺了匈牙利公平和合理利用多瑙河水的权利,并将该原则作为国际水法的基本原则。[详细]

 

莱茵河流域诸国的合作防洪是国际间河流流量管理的典范。

 

如果国际河流的流经国家没有违反流量管理的一般国际法原则和相互间既定条约,那么相互指责就是无谓推搪,无益于国家间合作缓解洪涝灾害。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李熙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