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2012年9月4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受到舆论关注。“第一夫人”这个称谓和外延在美国出现后,国家元首的妻子渐渐不必像古代王后一样只在必要之时履行社交礼仪的职责。这一特殊群体的风貌折射了她们所代表的国家概况。 [详细]
       

元首配偶状况与国家形象相关

 
     

阿明和萨达姆这种多妻独裁者不用顾虑没有个“第一夫人”是否丢人

“第一夫人”这个词最先是美国人造出来用于称呼玛萨•华盛顿这位开国总统的夫人。如今,第一夫人这个词则被广泛用于非正式地称呼世界各国元首的妻子,她们作为一国领导人的妻子和第一家庭的女主人,首先是一种礼仪的存在。但有的国家元首公开实行多妻制,他们不是国王、皇帝,就是和国王、皇帝并无多少区别的独裁寡头,对于多妻是否会带来礼仪问题本就不太在意。前乌干达独裁者阿明同时最多拥有过4妻、一生累计拥有13妻54子女。伊拉克前独裁者萨达姆在和第一任妻子离婚前就再娶了第二任正妻,在和首任妻子离婚后同时拥有三位妻子,其中第二位和第三位正妻都是有夫之妇,两人的丈夫是被迫离婚。这种政要对国家声望是否受损害完全不放在心上。 [详细]

正常国家民众认为有无“第一夫人”有关国格,德国人呼吁婚变总统快再娶,以免带“小三”出席国事活动

3月18日,德国联邦大会选出了新任总统,无党派的高克众望所归,成为历届选举得票率最高的总统。然而第一夫人的身份问题却仍然悬而未决。现年72岁的高克早已与妻子感情破裂,二人已经分居20年。高克12年前开始与记者夏迪特同居,但一直没有与原配离婚。如今高克荣登总统之位,原配夫人公开表示无意离婚,而夏迪特更不可能退让。当一桩婚外情涉及到第一夫人的归属,就成了全国关注的政治问题。不少人担忧,如果总统携带没有名分的情妇出国访问将“有辱国格”,德国媒体和民众对此事的态度令人寻味。从法律意义上说,原配妻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第一夫人,但德国人显然不支持有名无实的婚姻,舆论纷纷建议高克尽快与发妻离婚,然后名正言顺的扶正女友夏迪特。[详细]

 

据称吃过人肉的乌干达前总统阿明曾将自己的一位妻子杀害并分尸。

社会观念怎样,第一夫人的风格就怎样

 
     

在趋保守的美国,第一夫人要表现得重视家庭价值

在美国,“第一夫人”很大程度上是本届政府是否重视家庭价值的核心象征。而回归家庭,更是近二十年美国保守主义复兴的主旋律。在过去四届美国总统大选中,但凡在由《家庭杂志》(Family Circle)举办的“准第一夫人曲奇饼干比赛”中得胜的一方,最后大都能当上第一夫人。尽管是巧合,但也反映了民众心目中对第一夫人的期望,母性强与有亲和力的更易获得好感。反之,刚硬女权主义者式的第一夫人则不得人心。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刚结婚时,希拉里拒绝按习惯从夫姓,坚持自称“希拉里•罗德姆”。在保守的阿肯色州,此举被认为是缺乏传统家庭观念的表现,也对比尔•克林顿的政治前途产生了负面影响。权衡利弊之后,希拉里最终让步。[详细]

在女权发源地法国,第一夫人形象强悍,密特朗夫人甚至反对丈夫领导的政府政策

法国是世界女权主义的发源地。因此法国总统的第一夫人们常常扮演着独立强悍的现代女性角色。一般上,大多数国家政治人物的妻子都会选择支持丈夫。在法国,她们却往往独树一帜,拒绝放弃独立的行动。在密特朗担任总统期间(1981-1995),他激进和左倾的夫人丹尼尔(Danielle)在捍卫人权上不遗余力,只要她认为是正确的,她在言行上都毫无保留,即使是必须反对丈夫的政策也在所不惜。因此,她在多起外交和政治事件上让密特朗的政府陷入尴尬局面。她甚至无视政府的外交立场,公开表示欣赏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

现任法国总统是社会党领导人奥朗德,他与女友瓦莱丽•特里埃维勒至今未婚。瓦莱丽是一位资深时政记者,离过两次婚,与前夫有3个孩子,并且都由她独自抚养。奥朗德当选后,瓦莱丽公开表示不愿因社会规范压力而“被迫结婚”,并强调即便当上第一夫人,也不会放弃记者职业,她仍要自己赚钱照顾与前夫所生的3个孩子。[详细]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一直是有名的强硬女权主义者。

     

国家文明程度不同,第一夫人参政方式也不同

 
     

美国的第一夫人们自独立时代就积极参与公共和政治事务

美国虽然没有法国那么强的女权氛围,但第一夫人在历史进程中从不只是限于“贤妻良母”的框子,也不仅是随夫出访的“花瓶”,她们的角色一直都具有更多的公共和政治意义。从独立时代开始,阿比盖尔•亚当斯是第一个住进白宫的美国第一夫人,也是她丈夫、美国第2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最重要的政治参谋。萨拉•波尔克不仅为丈夫(第11位总统)出谋划策,还帮助他修改演讲稿。多莉•麦迪逊(第4位总统的夫人)从英军手中救出国宝《独立宣言》原稿和华盛顿画像。朱丽叶•泰勒(第10位总统的夫人)为白宫聚会活动专门安排了一位报道员,这个报道员的职位就是今天白宫新闻发言人的源起。卡洛琳•哈里逊(第9位总统的夫人)为地方大学募款,条件是必须也招收女生。露•胡佛(第31位总统的夫人)是第一位从白宫发表电台讲话的第一夫人。1931年,她发动无数的妇女为贫困家庭捐助食品和衣物。里根夫人南希常邀请三教九流的人到白宫闲聊、游说、收风、安抚,做了不少总统和幕僚都不方便做的幕后工作,起到极大的“公共关系润滑剂”作用。[详细]

自埃莉诺•罗斯福以来,美国第一夫人经常扮演不在编的总统特使

在美国,第一夫人可以根据她的个性、能力和政治目标来设计第一夫人的职能。她在开拓第一夫人新职能的时候也就不必严格向立法机构负责,而不用像在编公务员那样只能局限在行政机构的权限内。所以,埃莉诺可以利用她的才能为自己确定各种工作,包括政治性非常强的工作。

埃莉诺在二战时期曾代替丈夫出国访问,发挥了重要的外交作用,不仅推动了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而且她给人们留下的完美形象被广泛传诵。这为她的后任们开创了先例,美国第一夫人成了不在编的总统特使。其在外交方面的作用不断增强。比如帕特西利亚•尼克松(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妻子),除了随同丈夫访苏和访华,她还曾以临时“总统特使”的身份做过好几次出访。1972年2月,她单独访问了3个非洲国家——加纳、象牙海岸和利比里亚。在这三个国家里,她与国家领导人讨论美国关于罗德西亚和南非的政策问题。1974年,她率领美国代表团出席委内瑞拉总统和巴西总统的就职典礼。在越南战争期间,她去越南旅行,因此成了自埃莉诺以来第一个去过战区的第一夫人。

再例如罗莎琳•卡特(杰米•卡特总统的妻子),她于1977年6月作为卡特总统和美国政府特使的身份访问了10个拉美国家,这种身份使她在每个被访问国家中都受到了国家元首的会见。拉美之行是非常成功的,而且第一夫人以这种政治方式发挥的作用产生了许多积极的反响。阿根廷的《环球报》对她的评价道:“罗莎琳作为一个非内阁成员,成功推广了她丈夫所维护的关于制度、经济、军备和人权等问题的观点。”《芝加哥太阳时报》则报道说:“第一夫人罗莎琳正在使美国自豪,她在拉美之行中缔结的亲密友谊在改善美国与拉美关系的进程中是弥足珍贵的。” [详细]

埃及前第一夫人是坐拥数十亿英镑的“女法老”,掌握国内四成经济的突尼斯前第一夫人要仆人按手入油锅

在评价阿拉伯世界的第一夫人时,一位中东问题专家如此说道:“每一场革命的背后都有一位麦克白夫人。”实际上这些第一夫人远比莎翁笔下那位教唆罪恶血腥的王后要过分得多。

在这些人中,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的妻子莱拉•特拉贝尔西可能是最遭人恨的。善用裙带关系的她,挪用国家财富,被称做“迦太基的摄政女王”。特拉贝尔西与丈夫掌控着突尼斯30%至40%的国家经济,其家族成员控制着从海关、汽车经销到连锁超市甚至香蕉进口,并将这些财富中饱私囊。莱拉的娘家在本•阿里统治期间变成有权有势的企业王国。她的哥哥拥有国内垄断的航空公司、好几家饭店、两家广播电台和一家汽车组装厂。曾服侍过特拉贝尔西的一位男管家,在近期出版的书中描述了这位总统夫人的古怪与残忍。比如特拉贝尔西为了惩罚一位厨师,将其双手按入滚烫的油锅中。

与特拉贝尔西相比,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妻子苏珊也不逊色。与其说她是躲在“邪恶巨人”穆巴拉克背后的谨慎妻子,不如说她才是让埃及滑向崩溃边缘的“女法老”。当40%的埃及人每天的收入还不到1.2英镑时,她已经坐拥数十亿英镑资产。在当总统的最后5年里,耳背的穆巴拉克一直隐居在沙姆沙伊赫的度假村,整天神思恍惚,昏昏沉沉,不理政事。尤其是2009年孙子病死后,穆巴拉克更是一病不起,在这几年里埃及的实际独裁者是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美国一名前官员称:“多年间,美国曾多次与穆巴拉克进行对话,鼓励他进行政府民主化改革。但反对者其实并非穆巴拉克本人,而是他的妻子苏珊娜。” [详细]

 

埃莉诺在二战时期发挥了重要的外交作用,这为后任们开创了先例。

第一夫人不是花钱就能当好的“花瓶”

 
     

独裁者之妻再挥霍也无法买回良好形象,津巴布韦第一夫人曾经带着巨钻戒击伤记者面部

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曾说出了独裁者的妻子们热爱在奢侈品上挥霍的原因:“第一夫人必须成为所有女人的表率——既要聪明美丽,又要富裕慷慨。”她身体力行,衣橱中挂着5000条裙子,一天得换7次裙子,有时候甚至10次。拥有的珠宝重达100公斤。去纽约购物一个晚上就花了500万美元,还称是小事。

在去年3月,叙利亚开始面临制裁和内战的时候,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非常淡定,斥资27万英镑,从伦敦高档家具店网购了约130件高档家具,有吊灯、地毯、沙发、餐桌等等。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第二任妻子葛蕾丝•穆加贝被形容为这个全世界通胀最快的国家的“第一购物狂”,于2009年一月十五日在香港五星级饭店外,殴打试图拍照的英国记者钟理察(Richard Jones)。当时葛蕾丝入住的海景套房每晚收费近七千港元,手持价值超过两万港元的手袋。拍照的英国记者被葛蕾丝怒击十拳以上,她更用手上的巨钻在摄影师面颊划了九道伤痕。[详细]

 

2009年一月十五日的香港之旅中,葛蕾丝•穆加贝挥霍了6.5万美金,由世界上最穷的津巴布韦央行付账。

一个国家会有一位怎样的第一夫人,不只是国家元首的私事,它很大程度上还反映着国民意愿和社会观念。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李熙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