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近日,有女歌手在微博发言称“要炸建委和居委会”后,疑似被刑拘。议论中不乏“恐怖分子被抓活该”;“按照美国标准也够进监狱了”之类的观点。但其实,根据中国法律,此女言论虽不当,但还远够不上“犯罪”的标准。“在美国也进监狱”则属想当然的信口开河。 [详细]
       

女歌手的行为不是“犯罪”

 
     

行为人“犯罪意愿”的表露,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受刑法的评价

在中国刑法中,有一个“犯意表示”的概念。即:行为人“犯罪意愿”的表露,在其没有实施犯罪的情况下,没有办法查证其表露的想法、内容是否真实。同时,无论是从行为人的主观意图还是客观表现上看,都不是在为犯罪实施创造条件,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所以,犯意表示的行为非犯罪行为,也不属于犯罪的某一阶段,即不应当受刑法的评价。也有学者认为,犯意表示必须是犯意人真实犯罪意图的反映。因为在“实践中,有许多场合是行为人出于某种心理需要说气话或者逞能话,以抒发或者满足内心感受,其实并无犯罪意图。因此,这类表达不能统统称为犯意表示。”还认为“犯意表示的内容是犯罪意图,非犯罪意图不是犯意表示,虚假的犯罪意图也不是犯意表示。”台湾学者张灏认为,“凡行为人表示其犯罪之意思时,即为犯意表示。”通常,犯意表示的方法有三种:以言语表示;以文字表示;以举动表示。若某人将其犯意存在于内心,则法律不能加以制裁;若仅表示其犯意,但未采取实际之行动时,因其仅为个人表示,亦以不入刑为原则。 [详细]

女歌手并没有为“实施犯罪”进行准备活动,也不涉及威胁他人,更不具有煽动性质,故不构成“犯罪行为”

与犯意表示不同的是犯罪预备。即:行为人已经开始实施犯罪的预备行为,为犯罪的实行和完成创造便利条件的行为。二者的区别在于:犯意表示是指以口头、文字或其他方式对犯罪意图的单纯表露。而犯罪预备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已具备特定的犯罪构成,按中国刑法规定原,则上要作为犯罪处理。但是犯罪预备有其必要的成立条件:行为人主观上具有犯罪的故意。即犯罪预备的目的,是为了顺利地进行犯罪活动,实现犯罪意图,体现了预备犯的主观恶性。并且,行为人必须已经为实施犯罪进行了准备活动。例如为实施犯罪准备工具和物品、寻找同伙为犯罪创造条件等。具体到此次事件,我们姑且以最大恶意揣测女歌手真想实施爆炸,但其微博内容充最多只能算是是“犯意表示”,即将发布微博认定为将其真实犯罪意图表现于外部的行为。但即便如此,犯意表示也只是犯意的单纯流露,不是犯罪预备;再考虑到不涉及威胁他人,更不具有煽动性质,故不构成“犯罪行为”。 [详细]

 

有学者认为,如果言论等行为不是真实犯罪意图的反映,那么此行为甚至不能算作犯意表示。

对行为人处以刑拘没有根据

 
     

扬言实施爆炸者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或者着手进行犯罪的准备,如果警方真的是对其实施行刑事拘留而非行政拘留,那这个做法就并不正确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微博“病毒式”的信息传播效率是难以估量的。任何恐吓言论,自然也都免不了被套上“公共”、“社会”的属性。诚然,政府部门如果对恐吓言论不闻不问,就是对公共安全的漠视,是公共服务提供者的尸位素餐。但是,任何对公共舆情的监管和介入,都应该具有一个人性且量化的限度。说回此案:女歌手在微博上嚷嚷着“要炸建委和居委会”,固然是不当言论。但是她也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或者着手进行犯罪的准备,而只是出于某种自我满足的需要,说了些耸人听闻的大话。那么,如果警方真的是对其实行刑事拘留而非行政拘留,这个做法就并不正确。诸多前例表明,类似行为均为行政拘留。 [详细]

三河市扬言“要炸北京紫禁城”男子被行政拘留

2012年7月15日9时许,河北廊坊三河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接到廊坊市公安局通报:网民“孤单的小男孩”于7月9日21时48分在“微博”发表“要用20公斤TNT去炸北京紫禁城”的言论。接此通报后,三河市公安局责成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刑警大队调查该网民的身份。经调查,民警确定网民“孤单的小男孩”真实身份为李某(男,19岁,重庆市梁平县人),在燕郊开发区某啤酒厂打工。随后,民警赶赴啤酒厂将李某抓获。经询问,犯罪嫌疑人李某对其使用手机登陆QQ,并在QQ个性签名中扬言“谁给我20公斤TNT老子去把北京紫禁城炸了!”并将该言论同步转播到微博、QQ空间内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后被三河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详细]

凤翔县扬言“炸掉北京公安局”男子被行政拘留

2013年7月10日,凤翔县一农村电焊工曾国泰在家中上网,因浏览到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律师将为其作无罪辩护的新闻后“义愤填膺”,在其微博上连发数条评论以宣泄不满。其中一条微博扬言要炸掉北京市公安局。接上级指示后,当地公安部门连夜调查,要求曾国泰删除这条微博。后将其带走调查。最终,曾国泰因扬言实施爆炸,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5天。 [详细]

 

如果单从法律意义上讲,犯意表示完全不同于犯罪预备,并不应该适用刑法。

“在美国”,此类言论并不逾越言论自由范畴

 
     

按照“明显而即刻的危险”的标准,如果需要对类似的恐吓言论定罪,则首先需要证明其言论的背后具有实际而明确可证实的危害,仅仅认为它有“恶劣倾向”是不够的

美国最高法院针对类似的言论恐吓所确立的审查标准是“明显而即刻的危险”。警方可以针对女歌手这样的言论进行调查,但如果需要定罪,则需要证明她的言论达到了明显而即刻的现实标准,即言论的背后具有实际而明确可证实的危害。在舍弗诉合众国案中,霍姆斯和布兰代斯大法官一致认为:“有罪的判决,必须能证明被告的言论,确有导致实际危害的明显而即刻的危险,仅仅认为它是有‘恶劣倾向’是不够的。”1927年的惠特尼诉加利福利亚案(Whitney.v. California)中,布兰代斯大法官又不失时机地阐明了“明显而即刻的危险” 的标准:“虽然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是基本的权利,但它们在性质上不是绝对的。政府为保护政治、经济或道德免遭破坏造成重大损失,对于将造成或意图造成某种实际祸害的明显而迫切的危险得根据宪法予以限制”。他又说“政府要压制言论,就必须有合理的根据,认为所说的危险是紧迫的;必须有可能对国家造成严重危险。只要言论的主张不具有煽动性,也没有迹象表明会按这一主张采取行动,就不能把言论拒之于保护之外。”[详细]

美国联邦政府一直是很多美国民兵组织的假想敌,在其训练手册中,充斥颠覆、爆破、甚至直接攻击联邦政府等内容。但由于其只是抽象的指导原则,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所以没有人能禁止这样的宣传

作为一个有民兵传统的国家,美国的民兵不同于别国民兵——是合法存在的私人武装结社。有些民兵组织认为,一个"世界政府"既将出现,联邦政府和联邦调查局正是爱国者的最大敌人。在一些最具有影响力的民兵团体所散发的训练手册中,可以看到设计周详的攻击行动计划,包括攻击联邦大楼,绑架重要人物,破坏食物供给和处决敌人。在这些计划中,美国联邦政府始终是他们的假想敌。 蒙大拿州民兵是全国三个最重要的民兵组织之一。它散发到各地民兵组织的“M.O.D.训练手册”价值75美元,200页,是该团体公开销售的出版物。包括:实施爆炸,破坏政府建筑;对国家经济、运输、通讯系统甚至联邦军队进行直接攻击;袭击兵工厂夺取武器弹药等内容 。这种看起来让人心惊胆战的宣传册,确是完全合法的。在美国,没有人能够禁止这样的宣传,因为它只算是抽象的指导原则,而不是正在具体实施的一项恐怖行动计划,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所以,就还没有走出这个国家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范围。 [详细]

凤姐曾威胁要“烧了美国移民局”却并未获罪,是因为其没有太大可信性,也没到扰乱公共秩序的程度

2011年8月17,在美国申请绿卡不顺的凤姐发布微博抱怨:“我要一把火烧了美国移民局。”其后,有网友和凤姐发生争执,随即向美国警察举报凤姐的言论,并且声称很有把握把凤姐“送进美国的监狱”。但是两年过去了,凤姐似乎并没有经历什么牢狱之灾。其实,按照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来看,道理很简单:以凤姐的职业、心理、行动方式、主观动力、实施能力来看,其在微博上哗众取宠地喊两声“要火烧移民局”,并不会对美国移民局造成什么明显而即刻的威胁,故而也就没有触及言论的边界。首先,凤姐的虚妄言论更多是被当做笑谈,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使人相信她真的会去纵火。其次,她的言论也并没有到扰乱正常公共秩序的程度。[详细]

但如果凤姐要“烧”的是医院或学校,恐怕就免不了牢狱之灾。美国德州青年曾威胁枪杀学童被逮捕,是因为其威胁直接且现实,并且造成了恐慌

但是如果她声称要烧掉的不是移民局,而是学校、医院、运动场馆等面临着现实危险的易受袭公共设施,恐怕免不了会有牢狱之灾。2013年初,美国得克萨斯州青年贾斯汀·卡特(Justin Carter)因在Facebook上戏言要在校园制造枪击事件被逮捕。卡特在Facebook上谈论网游时与人发生争论,有人骂他是“脑子里一团糟的疯子”,卡特于是开玩笑说:“我就是脑子里一团糟,我还要去满是孩子学校开枪,吃掉他们跳动的心脏。”一名加拿大女子信以为真,通过谷歌搜索到卡特的地址,发现其家住得州奥斯汀市一所小学附近后报警。卡特被捕,是因为他直接触犯了德克萨斯州刑法Code 22.07 (a) (4-6)中“以言论威胁制造暴力事件引起公众恐慌”的条文——对于校园枪击案频发的美国来说,这种对于学童的直接而现实的威胁是难以容忍的。[详细]

 

在美国,若要为恐吓行为定罪,则必须证明其有“明显而即刻的危险”。

 

警察有查清状况并排除潜在威胁的责任,但并不等于仅因这些言论就该被草草定罪。任何监管都须有度——把“犯罪意愿的表露”当做“犯罪准备”处理,是小题大做。把行政拘留升格为刑事拘留,也未免用刑过峻。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席骁儒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