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期

海外高校招生:无论疾病人人平等

发达地区无论是学生有身心残疾、慢性病乃至艾滋病,都不会在招生和教学方面受到歧视。相反,不少国家还不遗余力地为这些学生提供帮助。

六十秒读懂专题

国际法规定任何身心缺陷人士都应平等地拥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美国和英国大学招生都不体检,平等对待各类身心缺陷人士和慢性病患者,政府还会为其提供财政补助或便利帮助其正常学习;香港大学招生无需体检,法律明文规定禁止歧视包括慢性病和艾滋病患者在内的残疾人士:2014年香港大学共有140名有身心障碍的学生;台湾贯彻“零拒绝”的教育理念,为身心障碍学生减免学费:台湾血友病人一直读到博士。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入职体检,美国怎么做?,网易另一面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一患有血友病的学生因在高考体检表中隐瞒病史而被所在高校开除学籍。而发达地区无论是学生有身心残疾、慢性病乃至艾滋病,都不会在招生和教学方面受到歧视。相反,不少国家还不遗余力地为这些学生提供帮助,让他们可以和健全人一样平等地接受高等教育。

拒绝血友病者入学并不是高校可以自主规定的“特权”,国际法框架下,残障人士、罕见病患者及任何身心缺陷人士都应平等拥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三条规定:“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二十四条规定:“缔约国应当确保,残疾人能够在不受歧视和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获得普通高等教育、职业培训、成人教育和终生学习。为此目的,缔约国应当确保向残疾人提供合理便利”。根据这两项国际公约的精神,残疾人、慢性病和罕见病患者都应平等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中国分别于2001年和2008年批准了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

甚至国人习以为常的“入学体检”,在发达国家都并非必要:美国高校招生不体检,申请表上也不得询问申请者病史

美国《1973年康复法案》(Rehabilitation Act of 1973)第504条规定,任何接受联邦财政资助的公立机构都禁止歧视“有资质的残障人士”(qualified individual with a disab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1990年美国残障人士法案》(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of 1990)进一步地特别地规定,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实体,任何教育机构,包括幼儿园、中小学、大专院校、职业学校和公立图书馆都不得歧视残障人士。该法案同时对“残障人士”一词进行了定义:“残障人士是指有身体或心理上的、能够实质上影响其生活能力的缺陷”。按照这一定义,艾滋病患、血友病患者等显然属于美国法律定义内的“残障人士”。美国残疾人高等教育协会(AHEAD)也明确将慢性病患者列入残障人士的范围。

根据联邦政府教育部民权办公室,这些民权法对大多数教育机构都具有法律效力,包括4,100所大专院校。按照这两个法案的规定,任何教育机构都不得将身体和心理健康条件作为录取条件,申请表上也不得询问申请者的身体或心理病史。相较之下,中国不仅要求高考前体检,入学之后还要求进行复检。按照教育部推卸责任式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学校对严重心脏病、癌症、慢性肾炎、神经系统疾病甚至风湿患者都“可以不予录取”,歧视与否昭然若揭。

不但不歧视,美国还会为有身心缺陷大学生的正常学习提供必要帮助,血友病患者也属于帮助对象

不仅如此,教育机构还必须为身心缺陷人士接受教育和课外活动创造合理便利。比如,大学必须为有慢性病患者制定特殊教育计划,为需要轮椅出行的人士改造电梯、提供同等价格且经改造的寝室,为听障人士提供助听系统,为视觉障碍人士提供大字体或盲文教材等。仅2014到2015财年,联邦就将为这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提供总计125亿美元的财政拨款。

英国高校不仅招生无需体检,还为身心缺陷人士和慢性病患者提供特殊补贴:霍金患有渐冻症,牛津和剑桥大学都未将其逐出门外

英国《2010年平等法案》(Equality Act 2010)规定,无论私立公立教育机构,都不得在招生中歧视残障人士、慢性病或艾滋病患者,也就意味着英国大学招生无需体检。录取学生之后必须平等地提供教育服务,且有法律义务为残障人士的学习便利提供合理调整(reasonable adjustment)。另外,英国还为本国身心缺陷人士的高等教育提供残障学生补贴(Disabled Students’ Allowance)。该补贴覆盖日常学习所需的特殊设备(如盲文阅读器)、人工帮助(如雇佣手语翻译)等。

以牛津大学为例,牛津大学明确表示其欢迎拥有身体缺陷的申请者,会以与健全人一样的、纯学术的公开标准评价身体缺陷申请者。牛津大学还成立的专门的残障学生咨询中心(Disability Advisory Service),欢迎学生与校方沟通其疾病,从而更好地为这些学生提供各种个性化协助,并承诺为学生保密。除此之外,尽管英国并不为外国公民提供特殊学生补贴,牛津大学主动为非英国籍的残障学生提供最高10,000英镑的特殊补贴,以资助其特殊教育需要。物理学家霍金在其21岁时就被诊断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渐冻症”),但霍金本科就读的牛津大学和研究生就读的剑桥大学都没有将其逐出校门。如果霍金不幸生在中国,教育部高校对神经系统疾病可以不予录取的规定很可能就会抹杀一个物理学天才。

香港高校招生无需体检,2014年香港大学共有140名有身心障碍的学生,其中包含一名大陆视障学生,港大邀请17名学生义工帮其适应校园并翻译盲文课本

香港1995年《歧视残疾条例》规定,任何教育机构不得以“拒绝或没有接受(残障人士)申请”或在“入学条款或条件”方面歧视残障人士,不得“限制该学生接触该教育机构提供的利益、服务或设施”,不得“开除该学生的学籍”或“使该学生遭受任何其他不利”。香港教育局在《残疾歧视条例教育服务守则》中进一步明确,“《条例》所保障的残疾人士类别极其广泛,包括智障或弱智、自闭症、特殊学习障碍、听障、视障、肢体伤残、精神病人士及各种长期病患者,以及艾滋病患者等”。

以香港大学为例,港大在其官网上明确指出港大新生无需体检,仅需于注册时填写健康申报表格作为学校提供医疗服务和协助的依据。若有特殊病患者,应“请注册西医开列病症、药品、饮食宜忌清单等,以供大学医疗保健处医生作参考”。据港媒报道,2014年香港大学即有140名残障学生,其中还有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视障同学修读法律硕士课程。港大将其列入“配对资援项目计划”,邀请17名学生义工协助其适应校园、并翻译法律书本到盲文版本。

台湾贯彻“零拒绝”的教育理念,台湾血友病患者胡忠铭就曾先后就读台大和台湾清华大学,之后还由政府资助前往纽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台湾《特殊教育法》第22条规定:“各级学校不得以身心障碍为由,拒绝学生入学或应试。”该法案第31条还规定高等教育机构必须为身心障碍者指定特殊教育方案,设置专门单位和人员,保障身心障碍者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也就是说,台湾高校不但不能事前体检,也不能以身心障碍拒绝学生。进一步的,《身心障碍者权益保护法》第32条规定,“身心障碍者继续接受高中以上学校之教育,各级主管部门应予奖助”。具体来说,重度和低收入身心障碍者及其子女学杂费全免,中度减免70%,轻度减免40%。

在台湾,血友病人和需要长期透析的病人也有资格领取终身“身心残障证书”,同样能享受高等教育学杂费减免。例如,台湾血友病患者胡忠铭就曾先后在台湾大学和台湾清华大学研究所就读,之后还由政府资助,前往纽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另一位患者卢书楷也在台湾一直读到国立交通大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