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期

两面三刀的“中国人民老朋友”

“中国人民老朋友”大都是官方在外交上谬托知己

六十秒读懂专题

官方称颂的“中国人民老朋友”形象都不怎么正面。因为这些“老朋友”要么是皮里阳秋、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者,用中国人爱听的修辞说中国人不爱听的话;要么是反复无常的独裁者,被中国官方因观念偏好而认作知己。[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China’s dictator complex,The Diplomat,2011

China’s Dictatorship Diplomacy Implodes, The Diplomat,2014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新加坡政要李光耀发表文章《中国摆脱束缚:重新界定海洋规则》,中文网络上有人为其中“中国基于历史声索领土,可用郑和当证据”的说法欢欣,有人指责这是变相的“中国威胁论”。李光耀的言论常常这般可以多向解读,但中国官方总是一厢情愿地称这种政要为“老朋友”。

“中国人民老朋友”体现了中国外交在现实主义和价值观两种取向上都在满世界谬托知己

全世界有关国际关系的学说、舆论与实践,大体不出两类。一类是中国人最津津乐道的“盟友无永久、利益有永久”、推崇马基雅维利式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取向。一类是中国人最看不起的、为了共同价值观宁愿牺牲利益的理想主义取向。甚具讽刺意味的是,从哪些外国政要能有幸被中国官方授予“老朋友”、“兄弟/同志”的尊号,可以看出中国的官方外交取向和民间爱国舆论,在现实主义层面上并不一定高人一筹,但在价值观外交层面上却有突出但尴尬的成就。“中国人民老朋友”体现了中国外交在两种取向上都在谬托知己。

李光耀、基辛格等“老朋友”深谙华人性格,发表对华言论时多暗藏潜台词

李光耀、基辛格这些被中国官方称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政要们,与同列入过“老朋友”清单的卡斯特罗、霍查这些独裁者大不相同。李光耀们都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信奉者,深谙华人性格,发表言论时也是皮里阳秋、内蕴深藏的。他们精通“怎样用中国人既能听懂、又喜欢听的修辞表达敏感问题”这种高深艺术,因为他们知道,在涉及中西文明和交涉的问题上,直言不讳的结果多半是:中国人会感到外国肆无忌惮的侮辱和伤害,外国人会感到中国深不可测的怨愤和偏狭。

李光耀反“中国威胁论”的言论,实际上在说中国没有机会和实力改变国际体系

2013年,李光耀出版著作《李光耀观天下》,称“中国发展对该地区没有威胁只会带来机会”的:中国的崛起将对邻国和整个世界产生有利的影响,一个安定的、发展的中国有助于地区和世界和平、繁荣和稳定。但他2011年的书《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中,其中“目前以美国主导的世界格局对新加坡来说,是最好的局面”、“他们(中国)说‘不称霸’。如果你不准备称霸,为什么老告诉全世界自己不要成为霸权?”等更直白的表述,比“中国威胁论”更能刺激到中国爱国者的神经。“中国威胁论”实际上是在说:中国复兴并改变世界格局是可能的,美国无法维持优势,国际体系将发生对所有成员不利的动荡。而2011年李光耀在书里表达的意思其实是:中国复兴并改变世界格局是不大可能的,美国大概能维持优势,国际体系将维持对所有成员有利的稳定。

基辛格反“中国威胁论”的言论,实际上在说中国无法克服自身弱点,终将返回在国际体系中的原有地位

与之相似的,是一直驳斥“中国威胁论”、在国际上扮演“中国之友”角色的基辛格。他的新书《论中国》强调了德国在一战前的崛起是如何导致世界大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以及同样的故事不会发生在今日的中国身上。如果泛泛读过,就会以为基辛格的意思是:历史不一定重演,因为世界比十九世纪的欧洲更进步,政治家比十九世纪的前辈更明智。这符合中国官方宣传的“老朋友形象”。然而,如果戴上双重修辞法的立体眼镜,就会从《论中国》中看出不同的涵义:十九世纪的德国有能力,因而构成国际体系的威胁。同样的事不会发生在中国身上,是因为她无法克服自身的弱点。中国将继续发现自己的软弱,返回原有的地位。美国要维护现实利益,只需要放弃她的价值观偏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挑战)就可以保持现有的有利力量对比。

卡斯特罗、霍查等“老朋友”“兄弟同志”,是中国从意识形态偏好出发谬托知己,为此宁愿承受损失、容忍叛卖

而中国官方称卡斯特罗这种独裁者为“老朋友”,和皮里阳秋的李光耀们做“中国之友”姿态的动机大不相同。《外交学者》杂志2011年秋刊文指出,中国在外交上和全世界最恶劣的一些专制国家互托知己,说明中国官方的外交方针其实是极强烈地从价值观出发,远非注重实利的现实主义取向,为此宁愿承受损失、容忍叛卖。“北京选择与国际无赖为伍,正因为对一党制国家的意识形态偏好,为此甚至不惜牺牲外交利益。中国的执政者们始终认为西方政体是最大的意识形态威胁。”而且国内政制和外交习惯存在天然和本能的配合默契。西方疏远专制国家,是因为独裁者们的作为欠理性且不稳定,但“以中国的观点看,独裁者们反而更容易打交道,因为北京自认为更懂得怎么和没有公民社会、独立司法这些束缚的统治者们来往。”

卡斯特罗既称“革命使中古两国人民结成兄弟”,也说过中国用“最恶劣的海盗和土匪行径”压迫古巴

此中典型就是中国与古巴的关系。中国官方屡称卡斯特罗为“老朋友”。1960年代的中国因为对赫鲁晓夫的共同不满、对世界革命理论的赞同鼎力援助古巴。著名的格瓦拉也曾说“中国的人民公社为古巴和第三世界树立了榜样”。2008年3月,菲德尔•卡斯特罗中文版自传出版,他为中文版撰写的序中也称:“革命使两国人民结成兄弟,肩并肩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但1965年同一个卡斯特罗称中国撕毁大米贸易合同,做法“连美帝国主义都不如”。卡斯特罗还签署了古巴政府的声明,说中国正用“所有自阶级社会产生以来由奴隶主、封建主、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所采用的最恶劣的海盗和土匪行径”压迫古巴这个小国。古巴党报连续发表文章,说中共加入了美国对古巴的封锁。按现实主义的外交观点,中国在1960年代和现在都应该疏远古巴。60年代的中国无法与苏联比拼援助的力度,古巴注定会倒向敌国苏联。而现在的中国也没有必要仅因反美、反资本主义、同为“真社会主义国家”的相同官方意识形态,忽视60年代被古巴背弃的教训,逆文明世界疏远古巴的潮流而动。

阿尔巴尼亚的独裁者霍查一面在联合国内支持中国大陆,一面在日记中称“中国是最危险的敌人”

1970年代的中国与阿尔巴尼亚关系,也是与独裁者进行价值观外交而非现实主义外交的典例。从1960年代开始,中国倾注大量资源,维持了与阿尔巴尼亚等几个意识形态一致的盟邦的关系。但以马基雅维利式视角来看,1971、1972年中国与美国关系恢复升温、1971年阿尔巴尼亚在联合国大会提交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入联的关键议案后,中国就没有必要补贴阿尔巴尼亚一直到1978年。而事实是,1970年阿尔巴尼亚从中国获得19.5亿元人民币的长期低息贷款。1974年,阿尔巴尼亚从中国获得贷款10亿元人民币。1975年,两国又签订一批长期无息贷款议定书。

在此同时,阿尔巴尼亚的独裁者霍查白天对中国政要谈友好,夜间写日记时骂中国。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霍查在后来出版的日记中说“中国是最危险的敌人,比苏联更危险,因为中国打着反修的旗帜,而实际上是真正的修正主义”。1974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内清洗,处决第一副总理巴卢库罪名之一是“…在周恩来的修正主义路线面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