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日前,江苏盐城市红十字会通过了“捐薪会员管理办法”,率先建立捐薪回馈激励机制,其中规定累计捐款1000元以上就可在遭遇困难时优先得到捐款救助,此举被网友称为“用生命做交易”。从未有国家或组织将慈善激励机制直接演变为“保险类投资”,这本身就是对慈善行为的扭曲与异化。 [详细]
       

优先救助违背慈善行为的初衷

 
     

红十字会立法章程中仅有税收减免和精神奖励政策,从未涉及到与“优先救助”相关的表彰激励条款

在盐城红十字会的《捐薪会员管理办法》中,公民累计捐款1000元以上(含1000元),本人及其配偶和直系亲属在该地区遭遇突发灾难和患重大疾病时,可凭身份证和捐款证明向红十字会申请得到不少于其累计捐款金额的救助。各大官媒则转发评论称:“《中国红十字会章程》、《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者表彰奖励办法》等规范中都有表彰激励捐赠人的规定……符合慈善宗旨的,并不会颠覆慈善的伦理,并不会伤害慈善的本质,并不会影响慈善的公平。”

事实上,上述两部文件中,除《中国红十字会章程》提到“红十字会兴办的社会福利事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税收减免政策。”而关于表彰奖励标准中捐赠数额最小的一项也是:“一年内捐赠财产折合人民币10万元以下不足10万元的,颁发中国红十字会感谢状(或感谢信)。” [详细]

慈善机构救助本该以是否需要以及需要的紧急程度的为标准,而非以是否捐款为标准

《中国红十字法》第四条明文要求:“中国红十字会遵守宪法和法律,遵循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确立的基本原则。”即人道性、公正性、中立性、独立性、志愿服务、统一性和普遍性七项基本原则。

其中对于公正性的解释则是:“致力于解除个人之痛苦时,全系根据他们的需要行事,并优先考虑特别急迫的苦难个案。”在这个背景下,捐款者优先救助显然违背了红会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在大的突发灾害等紧急状况面前,救助本应人人平等。 [详细]

 

慈善机构救助本该以是否需要以及需要的紧急程度的为标准

实施优先救助只会恶化现有救助机制

 
     

中国公益基金会信息透明度水平极低,以红十字会为例的官方慈善机构更无第三方机构监管

2012年8月29日,由研究性公益机构基金会中心网研发、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提供学术支持的“中国公益基金会透明指数”发布,其中参与测评的全国1833家基金会的透明度水平,满分为129.4分,但行业平均得分仅仅为52.36分。不仅不及格,连一半都不到。这就意味着中国基金会行业整体平均得分为不及格。

除此以外,类似红十字会这类虽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公益机构,却多是由各省市卫生局(厅)的副职兼任当地红十字会的会长,并在卫生局(厅)的办公地点办公。使得“参照公务员管理”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实际上属于公务员的编制,本身的资金运作在来源、使用上均没有引入第三方监管机制。 [详细]

红十字会救助申请流程本已过于冗长:“大肚女孩”苏田田逝世35天后,红十字会才将社会捐款交予其家人

根据红十字会目前的接受救助申请流程:“救助个人向基层红会申请→基层红会上报区红会审批→区红会根据上报材料确定救助对象→执委会讨论确定救助标准→区红会与基层红会共同实施救助→救助情况在媒体公示”,整个时间平均持续1个月以上,多数家庭均因申请流程时间过长而不得不放弃。

2011年6月4日,福建永定县红十字会为“大肚女孩”苏田田开通捐款账号,社会各界共捐助5万元。然而直到8月15日,苏田田已辞世35天后,红十字会才通知其母签收善款。对此红十字会解释称:“捐款要由县会计核算中心核算,并由县卫生局局长签字后才能转存。”而截至到账前,这5万元已历经3次核算。 [详细]

 

除定向救助外,中国红十字会资助对象最高限额均不超过5万元,审批时间则最少为一个月

相比而言,免税政策鼓励捐赠则利人利己

 
     

美国1917即出台免税政策鼓励慈善捐赠,激励制度赋予非营利组织超过1.7万亿的年捐款收入

在中国目前的慈善捐赠领域中,募捐来源主要依靠政府、企事业单位内部动员,甚至“逼捐、劝捐”,具有极大的行政化色彩,而慈善机构本身也局限于“等、靠、要”的被动思维。

相比而言,2007年美国民间慈善捐赠总额为3070亿美元,占到当年GDP的2.2%。至2010年的统计,美国非营利组织超过151万个,以每个董事会10人计算,就有超过1500万公民直接参与到一个庞大的代议民主机制之中。这些非营利组织拥有超过3.8万亿的资产,年捐款收入近1.7万亿,它们有权支配数以万亿计的美元。

而这完全与美国政府1917年出台的免税政策鼓励捐赠息息相关。每年,美国纳税人因为捐赠而少交的税款,已经成为所有“政府奖励计划”中最大的一笔数目:2002年,美国政府因捐助或其他慈善活动免去了1400亿的税款。[详细]

公民个人可以自主选择将钱交给社会还是政府;政府则以严格监管保障非公益组织的运行及公开,保障慈善捐款抵税良性发展

从另一方面来说,政府允许并鼓励公民个人为增进社会福祉而发挥积极能动的作用,使得公民不必只是被动听从政府的计划和安排,他们自由选择把钱多付出给社会时,可以把钱少交给政府。具体方式仅仅是在年底报税单上附上慈善机构的抵税发票,即可坐等税务局寄来的退税支票。

而政府则负责对这一过程的严格监管:任何一家慈善机构都须提供年度报表,包括年度收支明细账,其付给董事、执行官、骨干雇员和五个收入最高员工的薪酬等;同时必须通过专门机构对慈善机构的财务和经营状况的审计。

与此同时,在美国最权威的慈善机构评级网站“慈善导航家”(Charity Navigator)中,可以清晰的看到美国所有的慈善机构过去一年的财务状况、机构设置以及经营(赤字或盈余)状况,包括收入来源和支出状况,以及过去五年的具体报表。[详细]

 
 

慈善本身是强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是公民作为独立个体对社会自主、社会责任和社会独立的认可。而为了鼓励慈善行为,简单的将其作为组织与个人之间的一门生意或一项投资,则是对慈善的亵渎。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沈燕妮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