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期

中国H7N9疫情不存在公开过度

相比传统疾病而言的超常规待遇,对于H7N9来说只是常规应对。

六十秒读懂专题

H7N9禽流感病毒病毒来源不明、传播途径不清,目前对其毒性和传染力资料相当有限,而且无法预防,人感染后致死率高,对其采取超常规的措施没有问题,也不存在过度公开疫情一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卫生计生委的有关规定,对H7N9禽流感疫情就应该逐例通报。由于H7N9禽流感疫情多为散发,逐例通报可及时警示公众。公共卫生防疫也不能让位于产业利益,为局部利益而忽视公共利益。 [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数读:《多亚型、会变异——难缠的老对手禽流感

谢宝富:H7N9疫情十年轮回深层反思

谈乐炎:H7N9新型病毒与人类的未知战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广东、广西等地家禽行业协会认为对H7N9采用超常规的措施,对涉及的从业人员和行业不公平,纷纷向政府递交公开信,明确请求"停止实行H7N9的每例通报,避免对疫情超密度的报道"。事实上,H7N9流感是新出现疫症,虽然目前评估仍为禽传人感染,现阶段也尚无证据显示有持续性人传人现象,但未来H7N9病毒是否会持续演变,仍需密切观察,更需要透过公开疫情去提醒大家加强防范。

H7N9有造成流感大流行引发公共卫生危机的可能性,不存在疫情公开过度一说

流行性感冒是人类健康和生命的一大威胁,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过这种疾病的大爆发。而不断变异的新亚型流感病毒的传染病则意味着公共卫生危机的巨大可能,且可能医学束手无策,必须以很高的紧张度应对。距今最近的一次流感大爆发也是H1N1甲型流感,2009年,持续一年多的疫情在全球造成了约1.5万人死亡。此次甲型H1N1流感是登记在册的疫情祸首,诊断有据可查,虽是最为常见的季节性流感病毒,但病毒大爆发的威胁已大不如前,不会造成1918-1919年大规模爆发的"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数至少2000万之巨。

一般来说,一个新亚型流感病毒首次被人类感染时,总是有很高的病死率,例如1997年在香港出现的人感染H5N1禽流感也有约56.7%的病死率。家禽业协会、企业认为,H7N9降格为乙类传染病后,不应过度公布疫情,带动媒体过度报道。而H7N9禽流感就是2013年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且病毒来源不明、传播途径不清,病毒基因分析更显示出可适应在哺乳动物中生长的迹象

由于目前人类感染H7N9流感确定病例数有限,对于毒性或传染力的资料相当有限,准确判断疫情还需进一步研究。而理论上,任何具备感染人类能力的动物流感病毒,都有可能造成流感大流行。因此,透过及时公开疫情去提醒大家加强防范、警示,并不存在公开"过度"一说。

常见传染病预防、救治有特定程序,而H7N9等新型流感无法预防,对其采取"超常规"措施也属于常规应对

针对此次家禽业协会和企业的公开诉求,广东最大农业企业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董事长温鹏程表示,2013年12月全国法定传染病中,22种传染病共报告发病283312例,死亡1743人,其中病毒性肝炎、肺结核的传染性和死亡率都比H7N9流感病毒高,唯独对H7N9采用超常规的措施,对家禽业是不公平的。

这个说法好像颇有道理。但这些病毒性肝炎、肺结核等传染病已存在多年,医学界及公众对其认识已很充分,预防、救治等亦有特定程序,无须透过及时公布疫情去教育、警示公众。而且降低这些惯常传染病的发生率和病死率都是医学长期在进行的工作,除非这些突然升高,否则不会引发公共危机。(@小白兔爱吃猫饼干)虽然病毒性肝炎等常见传染病致死率要高但是关注度远不如H7N9等新兴病,并不是媒体喜新厌旧或者过度报道,相比传统疾病而言的超常规待遇,对于新兴疾病而言只属于常规应对。

世卫组织明确规定,对甲型H7N9禽流感等新亚型病毒引发的人患流感每一例都要进行通报

在2013年,中国首次爆发H7N9甲型流感之后,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在10月28日关于调整部分法定传染病病种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将人感染H7N9禽流感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解除对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采取的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然而,虽然H7N9甲型流感在中国被纳入乙类传染病管理,但世界卫生组织(WHO)有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中明确规定,对于新亚型病毒引发的人患流感等传染病每一例都要进行通报,H7N9禽流感病毒就包含其中。

除了世卫组织要求外,中国卫计委也明确要求各省及时发布行政区域内的个案信息

在2014年2月4日,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向世卫组织通报,新增八起人感染甲型H7N9禽流感病毒实验室确诊病例后,世卫组织鼓励各国继续加强流感监测,确保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通报人感染病例, 及时向公众通报风险并发布信息。

除了WHO国际平台要求的信息公开外,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也在1月29日公布了第三版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方案,提出国家卫生计生委每月定期公布全国人感染H7N9禽流感发病数和死亡数,各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及时发布本行政区域的个案信息

目前H7N9禽流感虽然“人传人的可能性不大”,但多是散发、多发,疫情逐例通报仍有必要以警示公众

万幸的是,变异病毒突破种属屏障从原动物宿主感染到人,与该病毒具备人际传播能力,并不是一回事。目前发生过的所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事件里,都没有出现过可靠证据显示出人与人之间的传染已经发生。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袁国勇院士表示,这次的H7N9没有与之前人和猪身上的禽流感病毒发生重组,因而“人传人的可能性会非常低”。没有人际传播能力的流感病毒很难形成大范围流行,那些没有机会与禽类进行大量接触的人就更没有必要对H7N9感到恐慌了。

然而,卫生部门统计显示,从今年1月1日到28日,中国已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110例,其中死亡20例,主要分布在浙江、广东和上海等地区。目前中国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的研判仍是病例散发、多发,但是冬春季气温低,利于H7N9禽流感病毒生存,这段时间内对于H7N9禽流感疫情的及时通报仍旧有必要,提醒公众注意减少在疫情发生地与禽类接触。

公共卫生防疫不应向产业利益让位,不能为减少行业损失,置公共卫生安全于不顾

2013年,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湖南省、河南省和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组成团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表论文,论文对截至2013年4月17日中国8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的分析,近八成确诊病例有鸡的接触史。而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流感病毒研究中心主任田代正人表示,H7N9病毒相对于其他禽流感病毒(如H5N1)较难追查,病毒在禽鸟间传播而不能被饲养者以至卫生部门及时发觉

政府职能越来越强调公共服务,更应该让公共利益得到可靠的保障。公共卫生防疫不应向产业利益让位,已是常识。如果迁就家禽业的"委屈",不再对H7N9疫情进行案例通报,固然可以淡化舆情曝光度,减轻"谈禽色变"的社会心理,从而减少行业和企业损失;却不免走入另一个极端:本就不高的公众疫病防控自觉被稀释,如果"恰巧"遇到病毒加速变异而提高了传染性和发病烈度,甚至可能引发非典事件那样的疫病灾难。

为局部利益而忽视公共利益有违社会伦理,打消公众顾虑,不能采取隐瞒疫情信息的方式

凡属传染病疫情,疫情公布自是越快越好。现代社会具有人群聚集、流动性大的特征,高度契合传染病疫情的人际传播。越是不明新疫情,其不确定性越大,政府越要早公布疫情,让各方面早作准备。家禽业与其寄希望于减少疫情曝光度,不如进行一些理念更新,例如推广"集中饲养、集中屠宰、冰鲜上市"的模式,减少公众直接接触活禽的机会,打消公众顾虑,而不是采取隐瞒疫情信息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为局部利益而忽视公共利益也有违社会伦理。相比于家禽行业的收入与效益而言,公众的健康与生命更加重要。若是讳莫如深,隐瞒内情,其结果必然引发恐慌。在这方面,中国已有过"非典"这样深刻的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