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期

宇航员在航天发达国家不要求奉献终身

航天发达国家的官方宇航员就是普通公务员,跳槽转岗也不会被大众耻笑

六十秒读懂专题

航天业成熟发达的国家,其实并不把载人航天项目赋予过多的集体主义色彩。在这些国家,政府招募裁撤宇航员就和招募裁撤普通的正式公务员没有两样,不会要求宇航员做“将生命一切投入航天事业”的宣誓,宇航员跳槽转岗也不会被大众舆论斥之为“不懂得奉献、没有专业精神、辜负国家投资栽培”。[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如何成为一名NASA宇航员》,网易数读

《国际空间站,从辉煌到陨落》,网易发现者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韩国唯一的宇航员李炤燕突然宣布辞去航天工作。中国网络上对此消息多是充溢着集体主义的嘲笑与自得:“韩国女人不专业,辜负国家辛苦培养临阵脱逃,一点都没有将自己的一切投入祖国航天事业的无私情操”。对着国际空间站项目的参与者炫耀集体主义已经是贻笑大方了,更何况成熟的航天大国其实鼓励宇航员自由择业。

李炤燕作为专业宇航员已经完成韩国官方聘用她的合同内容,不要求续聘并无损职业人精神。NASA他国官方专业宇航员称为“太空飞行参与者”没有实质意义,也无法贬损他国宇航员的专业性质和程度

中国媒体有个通行说法,称李炤燕是“NASA将李炤燕这种签订‘商业合同’,不参与官方太空任务的人称为‘太空飞行参与者’,而非‘太空宇航员’”。但正常国家的官方宇航员由国家招募、官方专业航天机构培训、负有政府交付的科研项目,怎能不签聘用人力的劳动合同?而李炤燕和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签约条件是,项目结束后在研究院义务工作两年,李炤燕完成的太空科研实验项目数据现在还在被使用。劳资雇佣关系中,雇员的合同义务已经完成、合同已经到期,不要求续聘有何可嘲笑处?并且美国《联邦行政规范法典》收录了NASA在1984年对“太空飞行参与者”的最初定义:“航天飞机中除了NASA官方的‘航天员及载荷操纵者’职业门录中的成员”。这一古板的定义始终没有大改动,顶多是后来把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的16个国家和地区的宇航员列入了官方“航天员及载荷操纵者”职业门录。而其他国家即使与NASA有航天项目合作,专业宇航员要登上国际空间站的话,NASA仍是会将这些专业航天员和“给钱就能上”的“太空游客”们同样当做“太空飞行参与者”,而非“宇航员”。

世界各国经营航天业的政府中,少有鼓励宇航员“将生命的一切投入航天事业”的。业界景气不佳时,NASA还会主动鼓励受雇太久而未有实际太空经验的宇航员辞职改行

在航天业成熟的国家,现在的宇航员最大雇主仍是政府的太空总署。不过这个雇主在形势有变动时会主动裁员、鼓励宇航员另谋出路,对“将生命一切投入航天事业”的狂热可是敬谢不敏。比如美国太空总署(NASA)在“挑战者”号事故后美国航天飞机停飞、预算连年递减后,主动减少了宇航员招募数目。2009年招募了14名宇航员,2013年就只招募了8名。以前航天飞机在役时,每年参加NASA载人航天任务的人数最高曾达到30-35,而现在航天飞机停用、美国载人航天任务常租用低负荷的俄国飞船。所以NASA要保留的现役宇航员人数没有必要维持高峰期的149人,只需要下降到现在的48人即可。即使成为现役宇航员后也不能保证他们真的能有一天升入太空,其中有很多人的航天职业生涯一直都在等待。所以NASA鼓励受雇太久而未有实际太空经验的宇航员辞职改行。与官方人士关系紧密的“NASA观察”网站甚至不客气地问到:“你们有多少人认为自己真能有机会?”

不同于将航天项目渲染上浓重身份认同的国家,“国际空间站”项目强调国际合作。参与的“欧洲空间局”成员国甚至放弃了各国本身的宇航员大队,合作组建了统一的“欧洲宇航员大队”

国际空间站项目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现存的长期在近地轨道上运行的载人空间探索设施。在这个项目主流氛围是国际合作的背景下,渲染此项目参与者的国族身份实在是不识好歹之至。国际空间站目前由六个国家和地区的航天机构合作运转,其中“欧洲空间局”最体现此项目的国际合作氛围。1998年3月25日,为了改善欧洲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的组织管理,并且进一步优化宇航员资源,“欧洲空间局”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的成员国作出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将各自的现役宇航员统一起来,成立一个独具特色的国际性“欧洲宇航员大队”,共有7名宇航员成为欧洲航天员大队成员。2006年底成员国自身的宇航员大队逐渐解散,成员国可以在国家级航天任务中使用1名“欧洲宇航员大队”宇航员。

美国公务员转岗、跳槽私企的宇航员为数甚多,不管是旧雇主还是公众舆论都不认为他们是辜负国家投资栽培

宇航员在航天业成熟的国家虽然荣耀不减,但也就是一份公众形象更好、粉丝更多的职业选择,最大的特色不过来自雇主是政府、自己算个特殊公务员。既是普通职业选择,那么从业者辞职转行也是常事。就像很多NASA的宇航员发觉职业前景不景气时,要么谋求内调其他公务员岗位、要么跳槽私营企业,不管是旧雇主还是公众舆论都不认为他们是辜负国家、没有专业精神的脱逃者。例如美国非裔宇航员利兰•梅尔文2011年被内调任命为NASA负责教育方面的副署长,职务内容是到美国各地去宣传NASA和航天事业,引导美国学童对科学的兴趣。梅尔文调任公关官员后并没有被美国学生们耻笑成“宇航员逃兵”。跳槽私企的前宇航员在转行后经常和政府的天空总署这一老东家有业务往来,合作上并无不融洽。比如有4次太空航行经验的原NASA宇航员斯科特•阿尔特曼供职于马里兰州“asrc研究与技术解决方案公司”,仍向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提供工程技术咨询服务。又如原NASA宇航员加雷特•赖斯曼在“宇宙探索技术公司”为太空机器人设计手臂。这些宇航员重操工程师与技师本行,也从未被公众舆论嘲笑成“辜负国家投资栽培”。

航天业成熟国家的官方宇航员,实质上是一份平常的公务员工作。NASA宇航员从申请渠道到薪酬评级,都和其他美国联邦行政部门的公务员招聘任用并无不同,唯一的特色是宇航员上天算是出差可以申请补助

航天业成熟国家的官方宇航员,其实既不受特殊的服务要求,也没有的特别享受待遇,实质上和平常的公务员职位并没两样。所以就算突然辞职,也是普通的职业生涯变更,不可能有大众舆论耻笑。比如NASA宇航员分为来自平民的和来自现役军人的两种,而不管哪种宇航员,都要应聘者自己先在www.usajobs.gov政府网站上填妥相关的“政府就业申请”表格。其中非军人宇航员属于“联邦政府固定岗位正式雇员”(permanent federal employee),薪酬评级、福利待遇、休假长短都与政府其他部门人员没区别,具体每名宇航员薪金的多少,取决于他为政府工作的年限和他的学历与经验。一名新招募进来的宇航员工资年薪约为65104美元,而一名拥有博士学位,为政府工作20年的宇航员工资年薪最多可达到141715美元。这在美国算是很普通的工资水平。而如果宇航员是现役军人,他们的福利待遇、薪酬和休假则完全按照美国普通现役军人的标准来执行,按照军衔的高低来领取工资、在NASA供职宇航员的时间当做服役期。唯一的特色,只是NASA宇航员执行太空航行任务属于出差,要填统一格式的“出差费用补助表”申请补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