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期

中国雾霾预警:不管健康只顾数字

新版空气国标在关键方面比所抄袭的美国样本缩水太多

六十秒读懂专题

中国2012年版《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看似全盘照搬美国的同类标准,但在PM2.5浓度、氮氧化物浓度、对风景区和居民环境空气质量取舍等方面,完全沿袭了1996年旧版国标漠视公众健康的旧思路。[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国内外环境空气质量指数分析和比较》,王帅

《典型国家和国际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对比研究 》,钱一晨

关注我们

导语:近日中国北方恶劣的空气状况再次成为国内一年一度的热门话题。中国官方在2012年推出新版《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代替过时且恶劣的1996年旧标准,但新的空气质量指数体系,并没有摆脱漠视公众健康的旧思路。

空气预警系统上,中国不存在“应急机制”,PM2.5指数只有24小时平均值。相比之下,英国官方有连续两小时PM2.5浓度超标就启动公众预警的应急机制

依据中国2012版《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和《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技术规范(试行)》,在空气质量指数的发布和评测上,比其摹仿的国外样本有不容忽视的缺陷。例如悬浮颗粒物的浓度警示机制:美国官方的每日PM2.5浓度统计实际是按照最近12小时实测值及未来4小时预测值计算滑动平均值;2012年英国在空气质量实时播报中增加了突发污染应急机制,当连续两个小时的悬浮颗粒物或臭氧浓度均值超过某一特定限值时,启用特定的公众预警和健康提示;日本在实时空气质量信息发布中,直接使用当前小时的浓度进行颗粒物和臭氧空气质量级别划分,不进行滑动平均统计。而中国官方的空气质量指数发布现在只有最近24小时PM2.5浓度平均值。

中国的空气标准适用上,重视社会财富而忽视公众健康,严于“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而居民居住区却反而宽松

根据美国《清洁空气法》的要求,美国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分为两级:较严格的“首要标准”是用来保护公众健康,特别是保护哮喘患者、儿童和老人等敏感人群的健康;较宽松的“次要标准”是用来保护社会物质财富,包括对能见度以及动物、作物、植被和建筑物等保护。而中国正好反之,较严格的“一类浓度限值”适用于“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和其他特殊区域”,较宽松“二类浓度限值”适用于“居住区、商业交通居民混合区、农村地区”。

易诱发心血管与呼吸系统疾病的中低浓度空气污染指标中,中国国标的PM2.5浓度要比所模仿的美国标准宽松近一倍

中国官方在确定空气质量的指数体系分级时,实际是基本直接引用了美国同类国标的体系。中国2012版《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中日均二氧化硫、日均二氧化氮、日均PM10颗粒物、每小时二氧化氮、每小时臭氧等指标的浓度分级体系与美国的分级方案基本相同。但在“适中”、“对敏感人群健康有影响”的空气污染中低浓度超标区间中,美国目前的PM2.5指标比中国版本要严格将近一倍:美国的51-100“适中”污染指标中日均PM2.5浓度是12.1-35.4,而中国的相对应指标是35-75;美国的101-150“对敏感人群有影响”污染指标中日均PM2.5浓度是35.5-55.4,中国的相对应指标是75-115。国外的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即使是在中低浓度污染环境下,大气中PM10和PM2.5浓度上升与易感人群总死亡数、心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的死亡数也存在密切关联。概言之,就是中国官方在抄袭美国空气污染评价体系时,沿袭了大部分高浓度、高毒性、高危险污染状况的取值,但易损害公众健康的习见生活环境部分却放宽标准。

在雾霾与酸雨主催生物的浓度指标上,中国国标的“轻度污染”已经超出英国的“非常差”、中国国标的“中度污染”等同于美国的“极危险”。

除了中低浓度的颗粒物污染标准刻意宽松以外,中国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中氮氧化物的标准也并未完全效仿国外的样板。氮氧化物因其浓度增加易引起其它二次污染物的形成,催生雾霾和光化学烟雾等。环保部在《2009—2010年全国污染防治工作要点》也已经明确承认了二氧化氮是造成中国PM2.5污染严重和降水酸度增加等问题的重要污染物之一。但对照中国与外国空气国标之间的二氧化氮浓度限值,可以发现中国的限值普遍比国外要高,不仅中低浓度部分,连最高浓度的“严重污染”区间也是如此:美国六级制空气质量国标中“极危”区间的每小时二氧化氮浓度是1645-2044,英国十级制空气质量国标中“非常差”区间的每小时二氧化氮浓度是大于600,而中国六级制空气质量国标中“严重污染”区间是3090-3840,分别是英国的六倍和美国的一倍有余。在氮氧化物这一酸雨与雾霾主催生物的浓度指标上,中国的“轻度污染”已经超出英国的“非常差”、中国的“中度污染”等同于美国的“极危险”。

世界上多数的雾霾预报模式拿到中国来用,测算出的数据最终都比实际偏低。根本原因是中国空气污染属于复合型污染

外国在确定其空气污染分级浓度限值时主要根据其空气普遍质量和污染物急性健康危害的研究成果。空气质量指数的指标及其取值时间一般与其普遍环境相匹配。但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专项研究论文称,中国在确定空气质量指数的分级时,并没有像国外那样基于健康风险评价研究成果而制定,而是直接引用了国外的取值。2014年财新网在采访多位空气学者时,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指出,当前有一个尴尬的事实是,世界上多数的雾霾预报模式拿到中国来用,测算出的数据最终都比实际偏低。根本原因是中国空气污染属于复合型污染,比西方国家空气污染情形复杂得多,照搬来的预报模式在中国有些“水土不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