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期

六大障碍让马航事件调查更复杂

司法管辖权、经费、调查制度等因素让事件调查复杂化。

王蕾

作者

六十秒读懂专题

海上空难搜救本就困难重重,此次事件更因失踪地点不明确,搜寻难度更大。而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对于调查主导权的规定,如果一直找不到飞机残骸,就无法确定司法管辖权,即确定谁是调查主导国,那么也难以全面展开事故调查。另一方面,虽然越、马两国的独立调查能力遭受质疑,但也可能会因经费问题而将主导权移交给他国,不过最终调查结论是人为因素还是技术故障也可能引发争议而导致两种结果。另外,国际公约明确空难调查并非为追究责任,安全调查的得出的报告书不能直接拿去指控某个机构,因此对马航失职的指控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能成立。[阅读全文]

想知道更多

网易另一面,《韩亚空难:对事故原因不应妄下论断

国际民用航空公约

关注我们

导语:马航MH370客机失踪至今,焦急等待的家属们不断要求马航给说法,但空难事故调查本就繁琐,此次事件不仅搜索难度大,又因涉及司法管辖权、经费、调查制度等因素,调查工作目前难以全面展开,加上国际公约明确空难调查并非为追究责任,要马航短期内能给个确定说法恐怕比想象中更难。

海上搜索本就困难,此次事件更因飞机失踪地点不明,搜寻范围难确定,搜救难度更大

所有人都想知道飞机到底去哪儿了,但尽管多国救援力量参与到搜救行动中,目前仍一无所获。根据海上空难搜救经验,在大海里找一架飞机本来就像大海捞针一样难,更重要的是此次马航飞机失踪前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难以确定失踪地点,调查组成员称飞机很可能在空中解体,若残骸坠入海中,再加上时间的推移,风向、海流等会使搜索范围不断扩大,更加大搜索难度。2009年法航447航班突然失联,6天后法国军方才确认发现客机残骸,而主体残骸在两年后才被成功定位。

飞机残骸定位之前,不能确定司法管辖权,则调查负责方也难确定,全面调查恐难推进

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中的规定,飞机的失事地点决定事故调查负责方,如早前韩亚空难由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主导调查。而此次事件因飞机残骸仍未发现,难以确定失踪地点,若飞机在公海坠落,则由飞机登记国马来西亚主导调查。而在正式确定由越南还是马来西亚牵头调查之前,展开全面调查几乎是不可能的。据《华尔街日报》报道,1组国际空难调查员仍在待命,司法管辖权的不确定性会导致调查行动推迟或复杂化。越南和马来西亚政府都小心避免主张相关权利,也不愿公开讨论调查方向问题。

空难事故调查取证繁琐,越、马两国专业调查能力受质疑,调查全面展开或因程序阻碍更复杂

空难事故调查取证相当繁琐,特别是海上空难,飞机坠入海水对事故现场保护和取证极为不利,不仅飞机残骸等大量证据难搜寻,飞机零部件也极易受海水侵蚀。调查人员1998年瑞士航空111班机在加拿大附近海域坠落,美国调查人员历时数年,在上百万飞机碎片中找到事故线索。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有批评称越南和马来西亚都不具备独立开展调查的专业人员或制度,如由这两国主导调查,一旦调查全面展开,必将面临一些棘手的程序上的挑战,这可能是近期最为复杂的商业空难调查。

空难调查通常耗费巨大,越、马两国会不会因此考虑将调查主导权移交他国也是未知数

根据《公约》,本应是调查主导方的国家还可将调查主导权移交给另一国,如1999年,埃及航空公司990号航班坠入大西洋,因事发公海且自身缺少资源,埃及主动将调查主导权移交给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而空难调查本身耗费巨大,很可能持续数年,如法航447航班坠海后,调查方耗费2000万欧元历时两年才找到黑匣子,而据专家推测此次马航事件调查可能将花费5000万美元甚至更多,因此司法管辖权确定后,当事国是否会因经费问题而将调查主导权移交其他国家也是未知数。

但移交主导权后,授权国和调查主导国之间对调查结论是人为导致还是技术故障可能仍有争议

因为事故调查信息和结果披露将受调查主导方控制,因此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称,美方调查人员可能无法披露事实信息,因为事件不是发生在美国国内,美国只能是协助调查主导方进行。而1999年的埃及990航班事故中,虽然埃及主动授权给美国调查,但后来NTSB认定事故起因涉及人为犯罪,决定将案件转交给FBI之后,埃及民航管理当局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决定撤回授权,自行调查。最终埃及方面认定是飞机自身故障,而美方依然认定是副驾驶决意自杀,导致飞机坠海。可见,就算移交调查主导权,对于空难事故的调查结果依然会有争议。

国际公约明确空难调查并非为追究责任,指控马航失职要成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中明确称"空难调查的根本目的在于预防失事或意外事件再次发生,而不在于追究过失和责任。依据本附件规定进行的任何调查必须与任何分摊过失和责任的司法或行政程序分开。"因为"如果调查是为了追究某个国家的责任,那么从一开始,参与调查的国家就不会合作,知情人员可能就不会说出实情。"也就是说,依据附件13调查得出的报告书不能直接拿去指控某个机构或个人,安全调查和司法调查必须分开进行。因此部分家属对马航延误救援、隐瞒黑幕等指控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能成立。

根据《纽约时报》2011年对法航447航班事故的报道,法国当局花了两年发布的报告第一页就明确了"这个调查并非是为了追究责任"。但是与美国不同,法国空难调查并非由两个独立的机构进行,法航447航班空难的司法调查拖了22个月才开始。而记者事后采访法航高管,问及法航从这次事故中得到的教训是什么时,高管都拒绝回答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