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惨到,连印钞的钱都出不起了

委内瑞拉可能是地球上最失败、也是最滑稽的国家。这个国家因为缺电,呼吁女性不要使用电吹风;因为缺钱,连印钞的钱都付不起;因为缺食物,怪罪国民吃得太多。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执政17年,精准地应验了撒切尔夫人的名言,“他们总是把别人的钱花光。”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黄童超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对于一个正常国家来说,如果该国陷入电荒,它一般会想方设法生产电力。但是南美洲的委内瑞拉想出的办法是:把插头拔了。委内瑞拉近日宣布,为了节约电力,全国公务员一周工作两天,休息五天,持续到5月底。在此之前,委内瑞拉已经将周五设为假期,全国每周工作四天。至少在今年6月前,委内瑞拉人民将经历每天4小时的停电。

委内瑞拉想出的奇思妙想不仅限于此。总统马杜罗已经呼吁委内瑞拉女性不要使用电吹风,因为自然干的头发更好看。从5月1日开始,委内瑞拉还把该国的时区调快了半小时,这样委内瑞拉人民就能享受到更长的白日时光。总统马杜罗把严重的电荒怪罪在老天爷身上,他认为持续的干旱让水电站发不了电。

当然,除了缺电,委内瑞拉还缺钱。作为地球上最失败的国家,委内瑞拉正面临着万劫不复般的经济衰退,最近它刚刚宣布将该国经济紧急状态延长60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2015年委内瑞拉的GDP缩水了10%,2016年还会再缩水8%。2015年委内瑞拉恶性通货膨胀率已高达275%,2016年这一数据可能将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720%。《纽约时报》一位记者自嘲,背着10万玻利瓦尔(委内瑞拉货币)出门,不是刚抢完银行,而是去买点咖啡和食物。要知道,随便买一斤肉可能就要花掉数万玻利瓦尔

2015年10月1日,委内瑞拉人取大把现金购物很常见。/REUTERS

这一切都是委内瑞拉政府昼夜不停下令开动印钞机导致的,但是更具魔幻现实主义的是,委内瑞拉因为缺钱,现在就连印钞都印不起了。彭博社报道,委内瑞拉政府在2015年因为缺纸、缺金属,已经把印钞任务外包给了外国公司,而且只印100和50面值的钞票。2016年3月,全球最大的货币制造商英国德纳罗公司(De La Rue)抱怨称,委内瑞拉央行欠了他们7100万美元印钞的钱。对了,委内瑞拉一共欠别国1250亿美元,光是2016年就有100亿美元的外债要还。许多专家预计,委内瑞拉毫无疑问会违约,问题是违约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为了应对干旱和电荒,前任总统查韦斯呼吁国民洗澡不要唱歌,只洗3分钟。

大约30年前,委内瑞拉有着拉丁美洲最高的生活水平。委内瑞拉还拥有着全世界最丰富的石油储量——比沙特阿拉伯还多。为什么委内瑞拉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支持率已经下滑到20%以下,但是这个锅不能都让马杜罗来背。我们得看看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的前任总统查韦斯,都做了些什么。

如果不是2013年因癌症去世,查韦斯这个总统也许可以一直做下去。1999年上台以来,查韦斯和他的社会主义统一党说服委内瑞拉人民进行公投,如愿以偿地废除了两院制议会,建立了一院制议会。委内瑞拉不仅拥有了新宪法,总统的任期也被延长(5年变为6年)、连任限制被取消——2012年是查韦斯连续第四次当选为总统。这些政治改革,都为查韦斯施展自己的“抱负”铺平了道路。

2001年,查韦斯开始对私营部门动手。光是2001年,查韦斯利用“委任立法权”,一下子通过了49项为难私营部门的法律,包括将私人企业淘汰出石油产业之外;允许没收闲置的私人土地,将土地分配给无地农民;暂停对私人企业主的宪法保护……委内瑞拉先后对石油、天然气、电力、通讯、钢铁、水泥、银行等部门实施国有化。

拿上文提到的电力部门来说,查韦斯上台后,不再上涨电价,并且对电价进行补贴。特别是2007年委内瑞拉将电网彻底国有化,越来越多的人买了空调、电视,但是相应的电力投资却几近枯竭。2003-2012年,委内瑞拉用电量增加了49%,但是装机容量只扩展了28%。而且委内瑞拉依赖水力发电,无视火力发电,结果就是一到干旱天气,全国民众跟着一起倒霉,停电成了家常便饭。

2009年10月29日,委内瑞拉一名反对者手持电插头和蜡烛抗议。/REUTERS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报道,2009年委内瑞拉遭受电荒,查韦斯一方面指责厄尔尼诺现象导致了干旱(是的,2016年马杜罗也是这样说),另外一方面把缺电怪到委内瑞拉人头上,“有些人在洗澡时唱歌就唱了半个小时……那不成共产主义了?洗澡花三分钟绰绰有余了!”

面对商品短缺,委内瑞拉人即使辛辛苦苦排队买到了商品,还要祈祷自己不会被抢劫。

查韦斯嫌国有化程度不够,还想控制委内瑞拉人的吃和穿。早在2002年,查韦斯就想收编超市为国有,不过遭到了强烈的反对,大型私人食品生产商和经销商进行了长达2个月的罢工,差点让该国经济停摆。查韦斯一怒之下,下令开设一个国有杂货连锁网络,来对抗私人超市。到了2010年,一个新的消费者保护法,终于让查韦斯能够没收那些被认为涉及国家利益的公司。2010年1月,查韦斯没收了6家法国人开的超市,理由是“哄抬物价”。

查韦斯的梦想是委内瑞拉的国营超市商品物美价廉、应有尽有。在2010年,委内瑞拉最大的国营超市梅卡尔(Mercal)有16600家网点,它们雇佣了85000名员工销售基本商品,例如大米、糖、大豆,并且规定其价格不能超过政府给私人超市设的价格的40%。不过,维持这份梦想可不便宜,查韦斯政府每年要花6.05亿美元用于食物补贴,还要投18亿美元维持梅卡尔连锁超市的运转。即便如此,超市经理称,他们从受到价格管制的商品上根本赚不到钱,只能抬高别的商品的价格来弥补。

任何一个经济学在读的大一学生,都明白价格管制会造成短缺或过剩,可惜查韦斯和他的社会主义统一党好像就是不明白。查韦斯为若干种基本商品制定了价格上限,而2013年上台的马杜罗,也是颇得查韦斯的真传,管制了更多商品的价格。这一干预市场的结果就是:超市货架空空如也,超市门口排起了长队。短缺的商品清单,已经扩大到了食用油、玉米粉、糖、卫生护垫、电池甚至是棺材。如果你去这个国家的首都旅游,那里的酒店会要求你自带厕纸和肥皂,因为这两个商品都买不到了——这几乎再现了1990年苏联解体前的滑稽一幕。

2015年8月4日,委内瑞拉一超市内景象。/REUTERS

面对商品短缺,尤其是食品严重短缺的现状,马杜罗政府从不缺乏解决问题的想象力。2013年,一位政府研究院主席称,食物短缺是因为委内瑞拉人吃的太多了,“95%的人一天吃三顿甚至更多”(但事实是,委内瑞拉人均食物消费不断在下降)。2015年,马杜罗还呼吁人们应该打造“城市花园”,这样就有办法自给自足了,马杜罗说他现在养了60只鸡来下蛋。结果一个委内瑞拉人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他以总统为榜样,买了30只鸡准备下蛋,但是他买不到鸡饲料,所以最后他和家人把30只鸡全吃了。

为了防止人们一次购物拿取过多食物,2015年3月,委内瑞拉超过20000家超市都安装了指纹识别系统。现在委内瑞拉人一周只被允许去2次超市,每次排上好几小时的队,刷指纹购买指定数量的商品。如果错过这一次,下次购物就要等上好几天。悲催的是,当你辛辛苦苦买到商品时,你还要祈祷自己不会被抢劫——据当地一家NGO统计,2015年上半年,见报的食品抢劫事件就发生了56起、抢劫未遂76起。2016年5月以来,委内瑞拉各大城市又掀起了新一轮食品哄抢潮,无数人受伤,剩下的人只能通过猎杀动物来果腹。值得一提的是,委内瑞拉还是全世界谋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一共执政17年,应验了撒切尔的名言,“他们总是把别人的钱用光”。

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有一句名言特别适合查韦斯、马杜罗还有他们的政党,那就是“他们总是把别人的钱用光。”石油对查韦斯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1999年查韦斯掌权时时油价才15美元/桶,等他2013年去世时,油价飙升到了100美元/桶。

但事实证明,石油对委内瑞拉也是一场灾难。委内瑞拉越来越依赖石油,1999年80%的出口收入来自石油,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达到了95%。查韦斯政府大笔大笔地挥霍石油带来的财政收入,从2006年开始财政赤字连年上涨,政府花起钱来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们已经看到,查韦斯和马杜罗不断推迟最重要的改革——例如转变经济结构,取消荒谬的货币管制,或者提高国内汽油价格。当2014年6月石油价格开始暴跌时,当政府真正无钱可花时,等待委内瑞拉的就是这场经济衰退,以及人道主义灾难。

查韦斯许诺的全民免费医疗体系正在崩塌,2015年4月《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一位骨折患者动手术需要固定针,但是医院断货,需要患者自己买。即使患者买到了固定针,医院也没有合适的药品、麻醉剂来动手术——药品大多数靠进口,但国家根本没钱进口。在别的一些公立医院,甚至都找不到医生,医生正大规模地逃离委内瑞拉。

2015年6月19日,委内瑞拉某医院内一名临产妇女没有床单遮体。/REUTERS

查韦斯一手打造的免费医疗还腐败丛生,截止到2015年委内瑞拉已经换了13个卫生部长。持续的药品偷窃行为几乎发生在每个部长任内,卫生部的官员可以拿到药品,随后将药品转卖给私人诊所和医生。国营经济总会滋生腐败,谁说不是呢,2014年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把委内瑞拉和海地列为西半球最腐败的两个国家。

在千疮百孔的现实面前,马杜罗政府还不忘指责美国一手领导和策划了针对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石油战争,马杜罗还称美国参与策划针对该国政府的政变。这不禁让人想到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查韦斯认为,他的癌症,都是美国帝国主义的错。

参考资料

Diego Oré. (2015). Looting and violence on the rise in Venezuela supermarkets. Reuters.

Andrew Rosati. (2016). Venezuela Doesn't Have Enough Money to Pay for Its Money. Bloomberg.

Nicholas Casey. (2016). A Bank Robbery? Nope, Just Buying Coffee and Groceries in Caracas. NYTimes.

The Economist. (2009). Venezuela's energy shortage: Losing power. The Economist.

Enrique Standish. (2013). Venezuela Finally Turns Communist. Panampost.

Brad Plumer. (2016). The roots of Venezuela's appalling electricity crisis. Vox.

Peter Wilson. (2015). The Collapse of Chávezcare. Foreign Policy.

Geri Smith. (2010). Cereal Socialism In Venezuela. National Center for Policy Analysis.

Juan Carlos Hidalgo. (2016). Socialism Has Created a Humanitarian Disaster in Venezuela. Cato Institute.

Carmen Elena Dorobăț. (2015). Millions, Billions, Trillions: The Disaster of Socialism, Once Again. Mises Institute.

Danielle Renwick & Brianna Lee. (2015). Venezuela's Economic Fracture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Mark P. Sullivan. (2015). Venezuela: Background and U.S. Relation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Francisco Monaldi. (2015). The Impact Of The Decline In Oil Prices On The Economics, Politics And Oil Industry Of Venezuela. Center on Global Energy Policy.

Intelligence Report. (2014). How Venezuela'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istress Impact the Oil Sector. Securing America’s Future Energy.

题图:A vendor counts Bolivar notes at her stall in Caracas on February 10, 2015. AFP PHOTO/JUAN BARRETO

时区
2007年查韦斯也调过一次时区。
实际上,2007年查韦斯就已经调过一次时区,调到了西3.5区,查韦斯说时区这个东西是帝国主义的发明。这次马杜罗调整时区,就是把时间调回2007年调整前的西4区。
玻利瓦尔
玻利瓦尔已经一文不值。
2014年12月,委内瑞拉人花2632玻利瓦尔购买一磅肉,一年后这笔钱是14138玻利瓦尔;2014年12月,他们花3066玻利瓦尔来买一定量的水果和蔬菜,一年后他们得花12118玻利瓦尔才能买到;牛奶和奶酪,价格则从2084玻利瓦尔上升到7735玻利瓦尔。
委任立法权
大多数争议法律,查韦斯都是通过“委任立法权”来实现的。
查韦斯在获得“委任立法权”后,就可以不经过议会直接宣布重大法令和政令。查韦斯的大多数推动“21世纪社会主义”的法律,都是通过“委任立法权”来实现的。
谋杀率
外面太危险,委内瑞拉人入夜自觉熄灯。
2014年,彭博社还采访1500户家庭。即使政府没有进行灯火管制,他们中的62%会在入夜后自觉把灯给熄掉,理由是担心安全。他们中的43%还说,因为安全问题而减少了工作和学习的时间。
他们总是把别人的钱用光
撒切尔的原话用来形容社会主义者。
撒切尔的原话是:The problem with socialism is that you eventually run out of other people's money...Eventually, Socialists run out of other peoples' money [to spend].
癌症
查韦斯认为美国对他种植了癌症。
查韦斯觉得他的癌症是美国人的阴谋,是美国人利用某种先进的技术手段把癌症种植到了他的身上。
  • 1998年
    由于石油价格下跌,委内瑞拉经济陷入危机。
  • 1999年
    查韦斯上台,建一院议会制,延长总统任期。
  • 2001年
    查韦斯开始对私人部门动手,推出各种限制法案。
  • 2002年
    查韦斯的左翼政策引发大规模抗议,查韦斯还因此被迫下台两天。
  • 2004年
    查韦斯政府将该国最高法院收编。
  • 2006年
    油价上涨让委内瑞拉经济发展迅速,也让查韦斯能够推行社会项目。这些都让查韦斯轻松连任。
  • 2008年
    查韦斯对食品、水泥、钢铁、电力、通讯部门的国有化基本已经完成。
  • 2009年
    查韦斯再次成功利用公投移除对总统连任期限的限制,这意味着他2012年可以再次参选。
  • 2012年
    查韦斯又一次成功当选总统,致力于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
  • 2013年
    查韦斯患癌症去世,马杜罗当选为总统。
  • 2014年至今
    委内瑞拉经济恶化,委内瑞拉人不是在抗议,就是在排队领食物。
血荒不断,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意献血? 让少数人先富,国企高管薪资就上天了 这个要开奥运的国家,经济一塌糊涂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