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瘟疫与印第安人

部落厮杀不等同于屠杀。印第安人数量骤减,人们远远高估了印第安人的人口数量和抗病能力。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于方

1621年感恩节,印第安人没有吃清教徒桌上的火鸡。

感恩节是英格兰移民者从遥远的欧亚大陆带来的舶来品,虔诚的清教徒会持续做一个月的礼拜。印第安人显然不会参与此类纯粹的宗教活动。

据英格兰北美殖民地第二任总督、五月花号赴美乘客之一William Bradford,在《普利茅斯开拓史》中的记述,1620年12月五月花号的乘客抵达新普利茅斯,在勘察地形后决定定居。

1620年11月,五月花号抵达鳕鱼岛/ Mike Haywood

当地印第安人发现新来的移民者后,一直偷偷出没,甚至偷走了他们的劳作工具。直到斯昆托(Squanto)的出现,一个曾经被卖到西班牙做奴隶后来又流浪到英国的印第安人,会说流利的英语,并在几天后带来了印第安部落Wampanoag酋长Massasoit,归还了偷走的工具。

时任殖民地第一任总督的John Carver款待了酋长一行,并斯昆托的翻译下与酋长签署了一份和平协定,协约规定:“清教徒与印第安人之间不得互相伤害,互相掠夺,印第安居民到访时,应把弓箭背在背后。”

斯昆托选择留在新普利茅斯,并教新来的移民者种植印第安玉米,并且告诉他们土地撂荒太久,必须要用鱼肉来施肥,4月中旬,斯昆托又带着他们捕鱼。

体力逐渐恢复的移民者在斯昆托的帮助下,耕种有了收获,甚至捕捉到不少火鸡,包括印第安玉米,在新普利茅斯庆祝了第一个感恩节。而此时,与清教徒签订协约的印第安酋长Massasoit的族群在40英里之外。

如果非要说感恩节所感恩的印第安人,可能只有这位斯昆托了。而在当时感恩节更多的是清教徒庆祝他们的迁徙后的新生活。

在殖民者到达之前约有300多个原始部落,印第安人精明野蛮。与殖民者的交往,是政治博弈也是地权交易。

印第安人原始部落,尤其是东部和中西部林地部落,尚处于原始氏族公社末期,部落间冲突的野蛮与残酷远非旧大陆可以想象。一旦发生就是胜利的部落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绝,其次是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而战功卓著者就成为部落的首领。

印第安人尽管野蛮,同样精明。在欧洲移民者到来之后,印第安人发现如果实行文化孤立或政治隔绝政策,很容易让自己的族群文化在北美大陆上孤立无援,于是印第安部落间开始缔结一种超越血缘和婚姻的“虚拟亲属”(kinship,人类学家又称之为fictive kinship)关系,聪明地把敌人变成了同盟,以此来抵御殖民者的入侵。

在弗吉尼亚东部,Powhatan部落和几近30个同盟部落盘踞于此。驻扎在詹姆斯敦的英国殖民者忌惮于原始部落的野蛮和联盟,不得不与之交易和协商,维持相对稳定的关系。

1607年12月,詹姆斯敦的殖民者领袖John Smith被Powhatan部落俘虏,部落酋长的女儿Pocahontas在Smith即将被处以死刑的那一刻救下了他,而且是三次。Smith由此猜测,这是他们部落的一种礼仪,以此来向部落其他人凸显Smith特殊的领袖身份。

“凡是要与印第安人协议或交易,都必须了解他们的行事方式,满足他们的要求。”William Johnson评价道。但在这样的政治万花筒中也充满了欺骗和暴行。

1621年“五月花号”清教徒与印第安部落Wampanoag的和平协定效力持续了24年,堪称移民者与原住民良好交往的典范。1634年爆发天花时,清教徒看到印第安人的惨状,同情他们,每天给他们带去食物,帮他们生火、烧水,帮他们掩埋尸体,连续这样照顾了好几星期的病人,虽然无力挽救多少人,却获得了这一带听说此事的印第安人的敬意。

而在1675年,最初与移民者媾和的原住民酋长Massasoit次子Metacom试图联合新英格兰南部各部落,反抗欧洲人进一步侵占他们的土地。但菲利普在冲突中被总督护卫游击队队长Benjamin Church的印第安籍教友John Alderman一枪击毙,他的妻子和九个儿子被卖到百慕大为奴隶。

“菲利普王战”中双方剑拔弩张 /corbisimages.com

殖民者和原住民之间均发生过大规模的相互杀戮,1622年,弗吉尼亚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美洲原住民反抗冲突,约有347名白人被杀,其中包括刚抵达詹姆斯敦不久的数名传教士。在蛮荒的北美大陆,结盟或冲突的主体往往是殖民者、铁路公司、武装民兵与原始部落,基本上都是由一系列长期的孤立的零散的事件构成,族群间争夺生产资料的战争冲突,并非原始部落手无寸铁待以“屠杀”。

又如纳粹之于犹太人种族灭绝式的屠杀,暗含正义与非正义的双方。此外,“波士顿大屠杀”中也使用了“屠杀”一词,尽管只杀害了五个人,但在道义上英军无理由杀戮无辜平民,用“屠杀”的道义立场,解释了超出数量能指的含义。

死亡人数并不区分疾病死亡和战争伤亡,而75%的死亡原因来自疾病,学术界主张认为瘟疫比战争冲突是摧毁部落的首要原因。

当第一批欧洲人来到美洲时,迎接他们的远不是空旷的荒野。据美国地理学家William Denevan研究统计,1492年西半球人口约5400万人左右,与当时西欧的人口规模相当,其中北美原住民440万人左右。据美国人类学家Alfred L. Kroeber研究统计,1500年北美原住民数量在420万左右,包括加拿大等北美地区在内。

美国人类学家James Monney自1600年欧洲殖民伊始至1845年间,陆续统计了15个州北美(墨西哥以北区域)原住民数量,总计为115万。学界普遍把这一数据看作是的估算1492年印第安人口的数据。据美国人类学家Russell Thornton也指出了这种数据借用并不准确。甚至Monney 本人也指出,这是印第安人与殖民者之间有交往记录时期搜集来的数据,时间跨度较大,所以只能当作参考的弹性数据。

至19世纪末近四百年间,印第安人人数跌至谷底,只有25万人左右,高死亡率的原因主要有:外来疾病(甚至包括酒精中毒)、战争伤亡、地理迁徙和新的生活方式。

16世纪至17世纪,原先导致北美印第安原住民数量下降是战争。16世纪中旬,超过10万西班牙人侵略者血洗北美,随后英国、法国、意大利、荷兰以及葡萄牙也加入了殖民战争。在战争中途,印第安部落间突然爆发了天花,死亡率高达75%,族群式的居住方式也增加了传染病的感染率。彼时在新英格兰的殖民者中,天花的死亡率只有15%。仅1520年在北美印第安人部落中就爆发了24次天花,弗罗里达州的Timucuan部落四年间从77万人缩减至36万人,到1559年仅剩下15万人。

17世纪至18世纪,政治因素促使更多人向美洲移民。17世纪30年代,英国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的专断统治成为催化剂。17世纪40年代,查理的反对派在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领导下举行起义并取得胜利,致使许多骑兵——“国王的人马”——到弗吉尼亚另某生路。在欧洲的德语地区,许多小地方君主的压迫特别是宗教压迫,以及连绵不断的战争,助长了17世纪后期和18世纪的美洲移民潮,带来的欧亚疾病成为美洲原住人口的灾难之源。印第安人对由白人传来的麻疹、天花、猩红热和霍乱等疾病毫无抵抗能力,一旦流行,往往整村甚至整个部落的人都难以幸免。

1738年的一次疾疫流行,使切罗基族人口减少了一半;1840年达科他•阿西尼博恩族有75%的人死于天花流行;1835至1860年间密苏里河以西地区天花四度流行,使曼丹族由1600人减至100人,黑脚族由4800人减至2400人。

Wampanoag部落居民因为天花痛苦不堪 /AP Images

不仅是外来疾病,印第安人的身体在很多原生疾病面前都是原始、脆弱的。1621年新移民驻扎的新普利茅斯,四年前居住的正是Massasoit酋长的Wampanoag部落,据布拉福德记载,因四年前爆发鼠疫,几千人死去,以至于活着的人无法把死人都下葬,整个部落几近灭亡。因印第安人本身短时期内无法形成自体免疫,瘟疫爆发后,往往陷入无限恶性循环。此外,印第安人落后的医疗手段,例如治疗天花的汗蒸和浸冷水,只会增加死亡率,往往会错过了流行病的治疗时间,意味着会有一系列疾病复发。自16世纪初至20世纪初,记录在案的恶性传染病就有93种。

白人传入的饮酒和卖淫习俗大大损害了印第安武士的体质和意志,从另一方面削弱了土著部落的战斗力。从没有尝试过酒精的印第安人,更容易酒精中毒,患上里糖尿病、肝硬化,甚至意外自杀。

所以,在联邦大力推行保留地制度的过程中,能够用武力进行抵抗的部落已寥若晨星。

波士顿国王街头的大屠杀/Bill Carnes

参考资料

Bradford, William (2006), Of Plymouth Plantation, Dover Publications.

Calloway, Colin G. (2013), Pen and Ink Witchcraft: Treaties and Treaty Making in American Indian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ussell, Thornton (1987), American Indian Holocaust and Survival: A Population History since 1492,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Outline of U.S. History (2011) Early America: Arrival of Native Americans and Europeans, Bureau of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1.

题图:The First Thanksgiving (1912 - 1915)/Jean Louis Gerome Ferris

William Bradford
(1755.9.14-1795.8.23),美国律师、法官、政治家,曾任美国司法部长(1794-1795)
(1755.9.14-1795.8.23),美国律师、法官、政治家,曾任美国司法部长(1794-1795)。五月花号公约签署人之一,于1620年参与创立了普利茅斯殖民地,并在长达30余年的时间里担任普利茅斯总督。1630年前后,布拉德福德开始编纂两卷本的普利茅斯垦殖记(1620-1647),这是新英格兰殖民活动的早期最重要的编年史之一。这部史书以其倾向于将宗教事务与世俗关怀分开编写而著称。
William Johnson
1715-1774,英属美洲殖民地官员,纽约莫霍克流域的开拓者。
1715-1774,英属美洲殖民地官员,纽约莫霍克流域的开拓者,主要业绩是在英法两国争夺北美控制权的时候使易洛魁人保持中立甚至对英友好与印第安人往来密切,鼓励教育和传教活动,向土著居民灌输欧洲生活方式。
Metacom
原住民酋长为了纪念与清教徒的友好交往,给次子Metacom取了英文名菲利普王(King Philip)。
原住民酋长为了纪念与清教徒的友好交往,给次子Metacom取了英文名菲利普王(King Philip)。后与英格兰殖民者战争称为“菲利普王战争”,是印第安人一次失败的反抗。战争结束的时候,有数千白人殖民者丧失,但印第安人的死亡数则两倍于此。约90个清教城镇中的52个遭受袭击,13个被完全摧毁,1200多户家庭成为废墟,上万头家畜死亡。战争造成的损失超过了全部新英格兰个人财产的总和。新英格兰后来成为美利坚合众国最繁荣的地方之一。
Benjamin Church
(1631-1718.1.17),受新普利茅斯总督委托组建了菲利普王战(King Philip’s War)的第一支游击队。
(1631-1718.1.17),被认为是美国陆军游击队先行者,善模仿印第安人的战斗方式。受新普利茅斯总督委托组建了菲利普王战(King Philip’s War)的第一支游击队。
“波士顿大屠杀”
1770年3月5日英军在波士顿的国王街射杀了5名无辜百姓,11人受伤。
由于当时英国在波士顿有大量的军事储备,士兵和平民之间局势紧张,1770年3月5日在波士顿的国王街(King Street),骚乱人群袭击军队,导致军队使用了毛瑟枪。有3名平民在现场被枪杀死亡,11人受伤,两人在事后死亡。这一事件的后果是激发了英国北美殖民地的叛乱,并最终引发了美国革命。
  • 1620年12月16日
    英国“五月花号”载着包括35名清教徒在内的102名乘客历时66天,抵达鳕鱼岛,一个月后勘测队决定在新普利茅斯定居。
  • 1621年3月
    新普利茅斯总督John Carver与印第安部落Wampanoag酋长Massasoit签订和平协约,保证互不侵犯。
  • 1621年11月
    清教徒庆祝了他们在新大陆的第一个感恩节。
  • 1634年
    爆发天花,清教徒看到印第安人的惨状,同情他们,每天给他们带去食物,帮他们生火、烧水,帮他们掩埋尸体,连续这样照顾了好几星期的病人。
  • 1661年
    老酋长Massasoit去世,他的两个儿子相继接班。Metacom目睹了哥哥在位期间族人日益恶化的处境,在他接任酋长后又面临一个又一个威胁和耻辱。
  • 1671年。
    普利茅斯的殖民者要求他交出武器并服从英国法律,这使得双方关系几乎破裂。
  • 1675年
    Metacom联合新英格兰南部各部落,反抗欧洲人进一步侵占他们的土地。Metacom在冲突中被Benjamin Church的印第安籍教友John Alderman一枪击毙,他的妻子和九个儿子被卖到百慕大为奴隶。
土耳其:不入欧盟心不死 生死航班上救人的正确方式 美国延迟退休,中国学不来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