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打来性骚扰,流氓司机谁来管?

遍地流氓司机,乘客遭遇性骚扰后即使努力维权却也无法可依。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吴静宜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就在两天前,2016年5月9日,天津市的一个女性乘坐滴滴顺风车时遇到了一个流氓司机。司机下身赤裸,大腿上只盖了一条男士运动短裤。女乘客借故下车后报了警,当晚9点涉事司机被抓到了警察局,几个小时后被判定“寻衅滋事”罪,行政拘留10天。

虽然在这个案例中,很明显的是一起性骚扰案件,但由于中国并没有相关法律条文正式提到“性骚扰”罪名,也只借用“寻衅滋事”罪的名头,最后不了了之了。

不管是滴滴、Uber还是普通计程车,在这种公共型私人交通工具里,司机对乘客的性骚扰一直层出不穷,世界各国均是如此。

天津女乘客遭遇的性骚扰并不是个案。就在不久前的4月30日,海口四名女生乘坐滴滴快车,司机当场开始自慰。四名女生录下了视频证据公布到网上,并向滴滴投诉。滴滴公司致歉后,对司机进行了永久封禁。

在美国,Uber也遭遇了相似的处境。2015年2月,芝加哥的一名出租车司机被指控性骚扰。受害女乘客说,直到司机把她带到了远离目的地的地方,她才意识到出事了。“他一而再地威胁我,反复逼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上床。” 城市行政法官判处司机“虐待行为”和“不礼貌行径”,罚款800美元,并停职10天。

2015年6月,一名Uber司机正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等待接机。此时,Uber公司正陷入司机背景审核问题的漩涡中。/AP

Uber官方公布数据,从2012年12月至2015年8月,平台上共有170起关于性骚扰的投诉,5起性侵犯的投诉。纽约市警察局公布,2015年在纽约地区,166起强奸案中有14起发生在计程车、专车或租用型交通工具里。

在性骚扰上,没有平台的问题,只有司机的问题;出租车也并不能幸免。2015年9月,一名女性在凌晨3点乘坐计程车回布鲁克林街区,司机掐紫了女乘客的大腿内侧,并在到达终点时掏出了自己的生殖器,说:“看看你让我多激动。”在受害人报警并起诉后,司机被停职检查,有可能面临驾照吊销与罚款。

作为一个移动封闭的活动空间,出租车和专车是天然的犯罪现场。

车门可以随时锁死,把车变成密室;如果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外界也很难介入车内的活动。再加上司机和乘客相互之间并不了解,双方的相遇是随机的,在概率上反复遇见的可能性也比较小。在这样的情况下,随机犯罪、冲动犯罪时有发生。

最初在计程车上,司机的身份在出租车公司是有备案的,乘客却没有。因此,前几年曝光最多的是乘客对司机的抢劫案件。后来为了保护司机,在计程车上普遍安装了防护栏,把司机和乘客隔离开来,抢劫案件才略有下降。

2006年5月,北京火车站外的计程车车流。/AP

随着部分计程车拆除了隔离防护栏,以及本来就没有隔离栏的专车也开始占领市场,另一种犯罪形式也渐渐浮上水面——性骚扰。密闭空间容易引发性骚扰的犯罪冲动;司机乘客双方的流动性与随机性不仅能降低道德层面上的不适感,也让受害人更倾向于忍气吞声、自认倒霉,使肇事者更容易逃脱罪责。

如今的计程车、专车犯罪,事前防护较少,以事后追责居多。

最主要的事前防护措施就是对司机的身份审核和备案,像这次犯事的滴滴顺风车就宣称每个车主的身份在公安局都有备案,这也的确方便了公安机关的事后追责。而在美国,出租车和专车的身份审核则更加严格。

美国出租车管理局发言人Allan Fromberg说,所有的持证司机在拿到出租车资格证以前,都会在指纹认证的基础上经历一系列的背景审查;而且每有一个持证司机被逮捕,所有人都会收到通知。Uber也对司机有认真的背景审查,会根据司机提供的资料查看他们过去7年间的犯罪记录,有过不恰当行为的司机会被Uber拒绝合作。

除了身份审核,出租车公司和Uber公司还会要求司机购买责任保险,用于支付后期的事故赔偿。美国出租车公司一般要求司机购买的责任保险不低于25万美元,涵盖范围包括乘客滑倒、司机造成的伤害等;Uber要求司机购买的保险则更高,在100万美元左右。

2011年2月,洛杉矶的出租车司机正抽着烟等活儿。此时在这个城市里,Uber和传统计程车的大战已经拉开了。/AP

在国内,2015年10月,在滴滴打车出现的三年后,它与平安保险合作,推出了“滴滴平台司乘意外综合险”,不过只包含意外医疗、伤残、死亡的部分,并不包含性骚扰等其它损害。2015年11月,就在滴滴推出意外险的第二个月,深圳一名女士乘坐滴滴快车被司机殴打,导致右手肘关节与左脚脚踝受伤,手机屏幕碎裂,在向滴滴公司提出赔偿诉求后遭到拒绝。滴滴说在此事中他们“不负有任何责任”。

在事后追责上,纽约在几个月前刚刚推出了新的法案,在原有的《性骚扰法案》上加强了惩罚机制。

根据纽约州法中的《性侵害犯罪改革法案》,性侵犯包括强奸、性虐待、强迫性接触、儿童性表演、不适宜性行为、女性生殖器损伤、药奸等。肇事者会被判决15天以上一年以下的监禁,重罪则可加罚剥夺社会权益,比如选举权、武器购置权、社会福利权和政府资助的住房。

而今年纽约推出了新法案,对性骚扰有了更加详细的定义,包括“任何涉及到性的谈话”、“对性别、外貌的评价”、“表达想要观看或触碰他人身体的欲望”、“表达想要和某人进入一段关系的欲望”、“直接或隔着衣物的性接触”……所有的出租车和专车司机都被要求进行培训,了解性骚扰的行为界定和处罚条例,以及看到别人被骚扰时应该如何应对。违反法案的司机将会面临高达2000美元的罚款、一个月的停职,甚至吊销驾照。

但在中国大陆,性骚扰只有在《妇女保障法》中略微提及,并没有专门立法;出租车和专车上发生的性骚扰事件往往不了了之。

1998年,陈癸尊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惩治性骚扰”的提案,成为中国提出为性骚扰立法的第一人。

而直到2005年,“性骚扰”一词才真正进入法律领域。第十次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修正案,其中第四十条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第五十八条规定: “违反本法规定,对妇女实施性骚扰,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受害人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条提到性骚扰的法案,但它既没有对性骚扰进行界定,也没有规定权利义务与惩罚机制。说白了,这条法案只具有宣示性的作用,并没有实际可操作性。当真正受到性骚扰时,要么不了了之,要么私下调解,或者如同这次的滴滴顺风车事件一样,另加罪名处以简单的行政处罚。即便提交诉讼案件上法庭,根据不同法官对条例的理解,最后受到的待遇也不同。

2014年7月17日,在山东省聊城市火车站公交车终点站,大学生志愿者们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宣传防狼攻略。/CFP

而在实际情况中,在出租车或专车上遭遇性骚扰的受害者极少走到上诉这一步,报警的都少之又少,往往采取网上曝光或向出租公司投诉的方式,最后大多以赔礼道歉收场,有些甚至根本不予承认。

2015年7月,一名初中女生在微博曝光自己乘坐出租车遭遇性骚扰,被司机摸大腿。受害者记住了车牌号、拍下了照片、留下了语音证据,但遭到司机本人的否认,所属出租车公司也拒不承认,并拒绝答复。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从1998年陈癸尊第一次提出“性骚扰立法”起,至今已经18年。性骚扰仍然只是《妇女保障法》中一个若隐若现的概念,在许多人眼里,这也只是一个“道德问题”而非“法律问题”。在这样的社会里,耍流氓是一件最没有成本的事。

参考资料

项丹(2013).关于性骚扰立法 的几点思考——以《妇女权益保障法》相关条款为切入点.法治论坛.

Dara Kerr(2014).How risky is your Uber ride? Maybe more than you think.CNET.

THOMAS MACMILLAN(2016).Rise in Sexual Assaults Reported by Taxi Passengers.The Wall Street Journal.

Laura Northrup (2016).Judge: Uber Drivers Aren’t Employees, But Passengers Can Still Sue In Sexual Assault Case.Consumerist.

Jim Edwards (2014).Uber Could Fix Its Sexual Harassment Problem By Reading This Facebook Post Travis Kalanick Wrote A Year Ago. Business Insider.

黄盈盈,潘绥铭(2013).21世纪中国的性骚扰的调查实证:话语介入与主体建构之悖.探索与争鸣.

寻衅滋事
破坏社会秩序的一项罪名
包括“殴打他人”、“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损毁公共财物”、“起哄闹事”四项行为。
虐待行为
abusive behavior
abusive behavior
不礼貌行径
discourteous conduct
discourteous conduct
不恰当行为
过去七年间所犯过的罪。
酒驾、诈骗、危险驾驶、肇事逃跑、暴力犯罪、恐怖行为、性侵犯、重罪、偷窃罪、致命事故、逃罪……
  • 1979年
    麦金农出版了她的第一本书《工作女性的性骚扰:性歧视的一个案例》,提出性骚扰是性歧视的一种。
  • 1998年
    陈癸尊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惩治性骚扰”的提案,成为中国提出为性骚扰立法的第一人。
  • 1999年
    陈癸尊等32名代表正式提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性骚扰法》的议案。
  • 2001年
    我国第一次进入法律程序的“性骚扰”案件发生在西安市。这件事情后来因“证据不足”被法院驳回,当事人不仅败诉而且因此最终丢失了自己的工作。
  • 2002年
    武汉市某商业学校老师,起诉她所在的教研室副主任经常利用工作之便,对何颖志进行种种性诱惑。2002年7月4日,何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并成功索赔1万元,成为中国第一个打赢性骚扰案子的当事人。
  • 2005年
    第十次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修正案,其中第四十条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
欺负同学的少年,幸好你没生在美国 陷入衰退的俄罗斯,正在重返苏联模式 莆田系的免疫疗法,受害者不止魏则西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