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灌溉污染了土地,也毁了粮食

处理过的污水灌溉本该是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良方,但在中国,未经过处理的污水灌溉却成了污染的源头,甚至得到官方背书,对环境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说到中国的环境,污染几乎是雷打不动的同位语。而说到环境污染,人们投以最多关注的,往往是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毕竟空气和水我们的闻得到看得见,但是还有很多看不见的污染在中国发酵,危害不比空气污染和水污染小,比如土壤污染。

土壤污染的“元凶”不止一个,其中一个是污水灌溉,它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荼毒这片土地,一度甚至得到政府的大力推广和提倡。

需要正本清源的是,污水灌溉虽然名字带污,但并不天然肮脏。在以色列、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污水灌溉是一种久经考验的灌溉方式。美国自19世纪起便开始广泛应用污水灌溉。到现在污水处理技术和应用广度都位居世界前列。以色列的污水处理率高达95%以上,超过50%的污水净化后用于农业、园林、草地灌溉,约占总灌溉水量的20%。

在中国,由污水灌溉导致的土壤污染形势严峻,2014年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在调查的 55 个污水灌溉区中,有 39 个存在土壤污染。

发达国家的污水灌溉是指处理后的污水,但彼时中国的污水灌溉,是字面意义上的污水,没有处理过的市政、工业污水。在城市尚不发达、工业化尚不健全的当时,这一政策在短期内并未造成太大影响,但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推进,不经处理的污水灌溉几乎等同于直接排污,造成的影响无法估量。

2005至2013年间,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开展了开展了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于2014年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在调查的 55 个污水灌溉区中,有 39 个存在土壤污染。在 1378 个土壤点位中,超标点位占 26.4%,主要污染物为镉、砷和多环芳烃。26.4%的超标率也比全国土壤总的超标率16.1%高出10个百分点。

更早先,农业部曾经对全国的污灌区做过调查,在约140万公顷的受调查污灌区中,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面积占污灌区面积的64.8%,其中轻度污染占46.7%,中度污染占9.7%,严重污染占8.4%。北京、天津、辽宁、陕西、山西、湖南、湖北、上海、江苏、广东、广西等省的污灌区都面临由污水灌溉造成的重金属污染,而且各个地区的重金属类型不一,例如天津的污灌区以镉、汞、砷污染为主,北京污灌区以锌、镉、汞、铅为主,辽宁污灌区以镉、汞、铅、镍为主。

中国的污水灌溉污染从上世纪50年代即埋下隐患,而且得到了官方背书,是政府一手主导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土壤也不是一天污染的。污水灌溉所造成的恶果至少可以追溯到50年代末。1957年, 当时的建工部联合农业部及卫生部把污水灌溉列入国家科研计划,污水灌溉正式得到官方背书。1958年“全国第一次污水灌溉农田会议”召开,北京、天津、青岛、太原、西安、石河子等北方城市,相继开始污水灌溉实验。

污水灌溉得到推广后,全国形成了五大污灌区,分别是天津武宝宁污灌区、北京污灌区、辽宁沈抚污灌区、山西惠明污灌区及新疆石河子污灌区。污水灌溉区域主要集中在海河、 辽河、 黄河、 淮河四大流域,约占全国污水灌溉面积的85% 。 污灌区主要集中在北方,南方某些地区也有季节性的污水灌溉。根据《中国污水灌溉与环境质量控制》一书的统计,1957年,全国污水灌溉面积17.3万亩,1963年为63万亩,1972年涨到了140万亩。

2014年1月5日,广东陆丰,博社村外,原本用于灌溉的渠道充斥着垃圾和污水 /CFP

起初,污灌技术确有其效。当时的城市污水粪便含量比较高,工业化不足,工业废水不多,污灌后的庄稼涨势喜人。作为五大污灌区之一的辽宁沈抚污灌区因为业绩突出,甚至被树立成典型在全国推广, 用于污灌的沈抚灌渠被当地人称为“大米河”、“幸福河”。

但幸福是短暂的。很快,污水灌溉的弊端就显露了出来,从现在看来,这一弊端要远远胜过其优点:污水灌溉污染了土地。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1972年,当时的农林部和国家建委在石家庄召开全国污水灌溉会议,提出了“积极慎重”发展污水灌溉的方针。但吊诡的是,在“积极慎重”的方针指引下,全国的污水灌溉面积却出现了大跃进式的发展。1976年,污水灌溉面积为270万亩,到了1980年,增加到500万亩,一年后翻了一倍,变成1000万亩,一年后再翻一倍,1982年农业部统计有2098万亩污水灌溉面积。光天津一市,污水灌溉面积就达223.83万亩,北京紧随其后,有133万亩。

据全国第二次污水灌区环境质量状况普查统计,1998年,中国污水灌溉的农田面积达到了5400多万亩,占到了全国总灌溉面积的7.33%。虽然所占比例并不大,但由于污水灌溉地区都是主要的粮食产区,其影响范围远远超出其比例。

政府亲手种下的恶果,却无法遏制恶果蔓延,至今污灌导致的污染仍折磨着这片土地及土地上的居民。

面对污水灌溉造成的污染,政府倒也不是没有行动。法律出台了不少。1961年颁布了《污水灌溉农田卫生管理试行办法》,1985年农业部发布了《农田灌溉水质标准》,1992年和2005年又分别修订了该标准。但是,和很多中国的法律法规一样,这些规条在现实中极少使用,说其不存在毫不为过。而现实中污水灌溉所造成的污染也确实说明政府治理不力。

污水灌溉发展迅猛,但积郁在土地里的毒素也发展迅猛。早在1974年,全国推广污水灌溉才十多个年头,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就已经发现,沈阳张士污灌区种植的大米受到镉污染,乃至无法食用,最后张士污灌区被废弃,改建成了开发区。

80年代中期,天津市的一项土壤调查发现,8种重金属含量全部高于背景值,其中镉超出10倍,汞超出125倍。据全国污水灌区农业环境质量普查协作组20世纪80年代的调查,86%的污灌区水质不符合灌溉要求,重金属污染面积占到了65%。

甘肃白银,当地居民深受污染之害 /CFP

甘肃白银更是深受污水灌溉污染之害的典型。从50年代末开始,白银就开始污水灌溉,1994年,白银市的污水灌溉,68%为工业废水,32%为生活废水,到了2000年,工业废水的比例上升到74%。在这一背景下,1998年,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调查了白银市的土壤,发现白银市的东大沟污灌区土壤中的镉含量平均值达到10.36 毫克/千克,相比当年日本“痛痛病”发源地富山县的平均2.27毫克/千克,超过了4.6倍。

据《财新·新世纪》杂志的报道,白银区城市居民通过饮食摄入的重金属已经接近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警戒的最大风险水平。80年代初,白银市污灌区八个生产队社员的尿液中镉含量中位数为每升3.28-3.757微克,高于人体尿镉正常值每升2微克以下。2005年,另一项研究显示,白银重金属污染区的居民有63.4%表现出了重金属污染相关症状,56.6%的受调查人口 有过慢性中毒症状。

2013年1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文件,文件称,将“禁止在农业生产中使用含重金属、难降解有机污染物的污水以及未经检验和安全处理的污水处理厂污泥、清淤底泥、尾矿等。”这是自污水灌溉五十多年来第一次被官方明确禁止。但是,这一纸禁令无法禁掉经年累月的污染及其造成的创伤。

参考资料

Xiaobo Zhao ( 2013 ). Developing an Appropriate Contaminated Land Regime in China. Springer.

Wen-hua Liu, Jing-zhu Zhao, Zhi-yun Ouyang, Leif Soderlund, Guo-hua Liu ( 2005). Impacts of sewage irrigation on heavy metal distribution and contamination in Beijing, China.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P.K. Singh, P.B. Deshbhratar, D.S. Ramteke ( 2010 ).Effects of sewage wastewater irrigation on soil properties, crop yield and environment. Agricultural Water Management.

方玉东 ( 2011 ). 我国农田污水灌溉现状、危害及防治对策研究 . 农业环境与发展.

刘润堂, 许建中 ( 2002 ) 我国污水灌溉现状、 问题及其对策. 中国水利.

李洪良, 邵孝侯, 黄鑫, 廖林仙 ( 2007 ). 农田污水灌溉的危害研究进展与解决对策. 节水灌溉.

焦建 ( 2011 ). 污灌凶猛. 财经.

刘虹桥 ( 2013 ). 白银病人. 财新周刊.

题图:2013年4月2日,记者探访云南昆明市东川区被当地人称为“牛奶河”的小江。一工厂的污水收集塘内,地表上“白雪皑皑” /CFP

《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
根据国务院决定,2005 年 4 月至 2013 年 12 月,我国开展了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
根据国务院决定,2005 年 4 月至 2013 年 12 月,我国开展了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调查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 (未含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陆地国 土,调查点位覆盖全部耕地,部分林地、草地、未利用地和建设 用地,实际调查面积约 630 万平方公里。调查采用统一的方法、 标准,基本掌握了全国土壤环境质量的总体状况。
污水灌溉
污水灌溉是指以经过处理并达到灌溉水质标准要求的污水为水源所进行的灌溉。
污水灌溉是指以经过处理并达到灌溉水质标准要求的污水为水源所进行的灌溉。城市污水,不仅是郊区稻田的重要水源,而且也是重要的肥源。据测定,污水中含有较多氮,磷、钾、锌、镁等多种养分,有丰富的有机质悬浮物,所以污水灌溉的稻田,节省肥料,降低成本,而且土壤肥力不断提高。污水主要来源于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生活污水水质好、肥分高,对水稻有利。工业污水含有一些不利于水稻生长的重金属盐类,如铅、铬、砷、汞、以及氯、硫、酚、氰化物等有害成分。因此,利用污水灌溉要注意使用方法,取利避害,才能发挥更大作用。
耐药DNA
耐药性通过质粒转移。
耐药性通过质粒——这种小的圆的DNA分子,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转移。
宽松政策
加州对动物抗生素管控最严苛。
加州已率先通过全美最严苛法律:绝对禁用动物饲料添加抗菌素,除非疾病所需。
需求端
可以减少抗生素需要,也可以改善医院环境。
还可以减少抗生素的需要,也就是直接在社区接种疫苗,接种疫苗可以降低感染的发生率;此外鉴于医院也是感染高发地,因此可以对改善医院环境进行投资,并鼓励医护人员洗手,使用白袍和帽子。
  • 1957年
    当时的建工部联合农业部及卫生部把污水灌溉列入国家科研计划,污水灌溉正式得到官方背书。
  • 1958年
    “全国第一次污水灌溉农田会议”召开,北京、天津、青岛、太原、西安、石河子等北方城市,相继开始污水灌溉实验。
  • 1972年
    当时的农林部和国家建委在石家庄召开全国污水灌溉会议,提出了“积极慎重”发展污水灌溉的方针。
  • 1982年
    农业部统计有2098万亩污水灌溉面积。
  • 1998年
    中国污水灌溉的农田面积达到了5400多万亩,占到了全国总灌溉面积的7.33%。
  • 2013年1月28日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文件,这是自污水灌溉五十多年来第一次被官方明确禁止。
救人无数抗生素,是如何被滥用的 奥运前搞不定寨卡病毒,全世界都垫背 中国式药品审批,害病人于无形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