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纳入SDR,挑战才刚开始

在国际金融系统中,特别提款权只是一个边缘角色。人民币入篮只是“看上去很美”,其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而加入后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11月最后一天的夜里,从华盛顿传来一则消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从 2016 年 10 月 1 日起,中国的人民币将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是继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后第五种货币。

自1969年诞生以来,特别提款权从来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在国际金融系统中,特别提款权仅仅是边缘角色。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定义,特别提款权“不是货币,也不是对基金组织的债权,而是对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潜在求偿权。”主要有两个作用,一是记账单位,二是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共同信用额度。但在设立之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志存高远,想让特别提款权成为辅佐美元和黄金的国际储备资产。

IMF宣布人民币入篮/东方IC

在国际金本位制崩溃之后,以黄金和美元为主的储备资产流动性不足,满足不了世界贸易的发展。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了特别取款权,作为黄金和美元之外的补充性国际储备资产。但是,在特别提款权设立后仅仅几年,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土崩瓦解,固定汇率制度被抛弃,世界主要货币开始采用浮动汇率制度。资本市场的发展突飞猛进,政府借款变得十分方便,很多国家都积累了大量国际储备。特别提款权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资产的愿望落空。据IMF的数据,特别提款权目前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左右。

特别提款权是时代错乱的产物,生不逢时, 在固定汇率体系下出生,到了浮动汇率时代,没有用武之地

所以《金融时报》甚至称,特别提款权是时代错乱的产物,生不逢时,原本希望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大展拳脚,但几年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就崩溃了,固定汇率制度下的产儿特别提款权没了用武之地。截至到2015年11月底,特别提款权只进行了三次普遍分配:第一次是1970至1972年,分配总额为93亿;第二次是1979至1981年,分配了121亿;第三次是2009年,分配了1612亿。此外2009年还进行了一次数额为215亿的分配。这四次分配总计2041亿美元。

特别提款权很少被使用。尽管IMF的紧急财政救助会以计价,但在现实中,依然以美元、欧元和当地货币结算为主。在国际贸易、金融资产、大宗商品中,特别取款权的定价职能没什么作用,基本上是有名无实。

最初,特别提款权与美元等值,相当于0.888671 克纯金。固定汇率体系打破后,特别提款权被确立为货币篮子,197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16种货币组成的货币篮子为特别提款权定价。1981年降到了5种——美元、马克、法郎、日元、英镑,2001年,欧元兼并马克和法郎,正式定为四种货币组成的货币篮子。每隔五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会调整一次,以适应国际经济发展。

虽然人民币权重在特别提款权中排第三,但其地位远远不能和其他四个货币相比,甚至不如澳元和加元

此次入篮,人民币将占10.92%的比重,仅次于美元的41.73%和欧元的30.93%,排名第三,领先于日元的8.33%和英镑的8.09%。但据《财经》报道,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总裁、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表示,就算人民币占到之前提议的特别取款权货币篮子15%的权重,人民币的全球外汇储备大概也只会增加1%。

而有些媒体称“人民币成为第三大货币”, 去掉了定语“特别提款权”,这种掐头去尾式的描述很容易造成误解。虽然人民币权重在特别提款权中排第三,但其地位远远不能和美元、欧元比,也难和权重位居人民币之后的英镑和日元等量齐观。甚至再往远说,也比不过一些不属于特别提款权篮子的货币。

根据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188个成员国的调查,只有38个成员国的官方外汇储备中有人民币,占总量的1.1%,不到澳大利亚元的一半,而澳元还不是特别取款权的货币篮子之一。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人民币仅列第7,不及澳元和加元。相比之下,127个国家持有美元,占了64%,欧元紧随其后,占21%。

“大多数投资者对人民币入篮都不感冒。你能听到的声响是集体打哈欠”

而对于人民币入篮所起的作用,国内的热烈反应颇有些“自嗨”的意味,国外的反应则普遍平淡,“大多数投资者对人民币入篮都不感冒。你能听到的声响是集体打哈欠。”资产管理公司TCW的总经理、前美国财政部对华官员大卫·洛文杰说。

世界三大信用评级公司之一的惠誉国际也表示,人民币入篮作用不大。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并不会对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产生显著影响;人民币的需求不会因此显著增加;这也不是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充分条件,人民币资产的储备配额不一定激增。

美银美林认为,在资本账户开放过程中,中国难以在降低利率的同时支撑人民币汇率,因而人民币会进一步贬值。巴克莱也建议客户买入美元,卖出离岸人民币。

而在美国企业研究所看来,人民币入篮或许会延长人民币走弱的时间。在IMF的要求下,中国增加了货币弹性,更加开放资本账户,这加剧了中国的资本外流。在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情况下,中国居民想换掉手中的人民币,增持美元。对中国经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人民币贬值让国外投资者大为不惑 /Youtube

可以看出,投资者对中国目前面临的挑战持谨慎态度,毕竟北京最近才贬值人民币,他们仍然心有余悸。发展人民币资产的市场,让各国央行放心将纳税人的钱以人民币来储存,还需时日。

康奈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部主任普拉萨德接受《财经》采访时说,除非经济改革的同时,进行更广泛的法律、政治和制度改革,在外国投资者中建立起必要的信任,否则人民币不会被视为避险货币。

当然,人民币入篮后的最大问题不在于特别提款权,而是中国面临的挑战,中国金融体制的透明度和自由度仍是外界关注的重点。

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出口位于IMF成员国前列,二是货币能够自由使用。中国是世界最大出口国,满足第一条不成问题,关键是第二条,2010年,中国曾试图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但倒在了第二条上。即使现在已经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是否能够自由使用仍然悬而未决。

在发达经济体中,央行让市场决定价格,但在管制气息浓厚的中国金融市场,政府闲不住那双“看得见的手”

人民币入篮后,中国管理人民币的压力将更大。在发达经济体中,央行让市场决定价格,但在管制气息浓厚的中国金融市场,政府闲不住那双“看得见的手”。尽管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出决定前,已经要求中国改革货币体制,但让中国政府将货币完全交由市场定夺,可能性几乎为零。

人民币入篮对中国人民银行的透明度也提出了挑战。毕竟,在刚过去不久的八月,在中国股市哀鸿遍野之际,中国人民银行就意外地实施人民币贬值,投资者大为困惑。

凯投宏观咨询公司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说,“人民币入篮可看作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中国金融市场满足其标准。但其他国家的央行对此自有判断。” 他还警告说,今夏的市场波动和北京的应对措施表明,“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的几率反而降低了。”

美国企业研究所则设想了更坏的情景:如果中国经济持续下滑,到了2016年9月,中国将被迫收紧资本控制,重度干预货币市场。到时候,人民币是否能自由使用将引发质疑。

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面临挑战 Natalie Behring/Bloomberg

参考资料

Boughton, James M. ( 2001 ). “Silent Revolution: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979-1989”.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illiamson, John ( 2009). “Understanding 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s) ”.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Humpage, Owen F. ( 2009 ). “Will special drawing rights supplant the dollar? ”. VOX.

题图:人民币入篮 /东方IC

布雷顿森林体系
是1944年7月至1973年间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加入的以美元为作为国际货币中心的货币体系。
Bretton Woods system,是1944年7月至1973年间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加入的以美元为作为国际货币中心的货币体系。
浮动汇率
是指由外汇市场或自由市场需求与供应来决定升贬的汇率制度。
Floating exchange rate,是指由外汇市场或自由市场需求与供应来决定升贬的汇率制度。一般而言政府不加干涉,才能使市场机能充份发挥,因此若是外汇市场越发达且金融组织愈健全的国家,对于外汇市场的干预也就越少。
储备货币
是指被多国政府或机构大量持有,作为外汇储备的货币。
reserve currency ,是指被多国政府或机构大量持有,作为外汇储备的货币。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如石油、黄金等商品的贸易时,也常使用储备货币来计价。
货币篮子
指的是某些采取固定汇率制的国家以数个与其贸易密切的国家的主要货币为基准。
currency basket, 又叫一篮子货币,指的是某些采取固定汇率制的国家以数个与其贸易密切的国家的主要货币为基准。这个方法相较于钉住单一货币汇率来说风险较低。
  • 1969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特别提款权。
  • 1970-1972年
    特别提款权第一次普遍分配,总额93亿。
  • 1974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16种货币组成的货币篮子为特别提款权定价。
  • 1979-1981年
    特别提款权第二次普遍分配,总额121亿。
  • 1981年
    货币篮子降到了5种:美元、马克、法郎、日元、英镑。
  • 2001年
    欧元兼并马克和法郎,正式定为四种货币组成的货币篮子。
  • 2009年8月28日
    特别提款权第二次普遍分配,总额1612亿。
  • 2009年8月10日
    特别提款权第一次特别一次性分配,总额215亿。
  • 2010年
    中国试图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失败
  • 2015年11月30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纳入特别取款权。
中国到底有多少散养仁波切 全球变暖,一场人造的危机? 感恩节、瘟疫与印第安人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