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学校不满意,签个字就能把它关了

美国加州规定,一个学校如果一直差评,并且一半以上的家长都签了同意书,就可以把学校转型为半私立或者撤换所有管理人员和教师,甚至直接关掉。有人说这是“教育界真正的民主”,也有人质疑商业教育机构会趁虚而入。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吴静宜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不管中式教育还是西式教育,父母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获得最好的教育。当中国的父母在拼命攒钱买学区房时,美国的家长们则被赋予了另一项权利:手动废除表现糟糕的学校。

2010年,美国加州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家长授权法案》,开始实行“家长激励计划(Parent Trigger)”。从此加州的父母们可以通过联名情愿的方式改变他们不满意的学校。如果一所学校的学业表现系数在 800 以下,这所学校的家长们就可以联名上请愿书;只要超过一半的家长都在情愿书上签字,他们就可以选择如何处置这所学校:给学校的教职工大换血、把校长炒鱿鱼、取缔学校,或者最流行的做法——把学校变成特许学校。

所谓特许学校,就是只接受政府财政补助,但不听政府指挥的学校,类似于花着国家钱的私立学校。这样的学校有比较大的管理自由度,面对变化更能随机应变,家长们在学校政策上说话的空间也更大。

2016年5月18日,新泽西州州长 Chris Christie正在和一个声控机器人击掌,这个机器人是伯根艺术与科技特许高中的五年级生David Jendayi制作出来的。/AP

法案刚通过时,设定了75个接受转型的学校名额上限,先来先得。在加州正式实行后,其他各州也纷纷效仿,包括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康涅狄格、得克萨斯、印第安纳和俄亥俄州。但这些州虽然通过了法案,热情度却远不及加州。但如今五年半过去了,只有 4 所学校成功转型为特许学校,全部都是加州学校;另外 5 所虽然闹过了,但并没有成功。

第一所转型成功的学校是位于加州阿德兰托的“沙漠小径小学(Desert Trails Elementary School)”,2012 年,也就是法案通过的 2 年后,这所学校的家长们把这里变成了特许学校。转型前,沙漠小径小学的考试得分在全区垫底,永远徘徊在最末的 10%;学校长年待在联邦“表现不佳学校”的关注列表里。

学校主管格里芬(Ron Griffin)认为父母干预是拯救公共教育体系最好的办法,尤其是对于出身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们来说。沙漠小径小学是比较典型的由“出身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们”组成的学校,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有资格接受针对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免费午餐”补助,他们中 85% 是西班牙裔,12% 是非裔。而恰好最热衷于“家长激励计划”的也正是这么一群人,他们平时没有许多途径参与公共事务讨论,这个计划则让他们切实感受到了自己在社会中的影响力。

这种强烈的存在感有时也会让人得意忘形。“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棒的决定。现在,这所学校对我来说就像家一样。”学生家长莎拉(Marquitia Salah)说道。把学校当家的不止她一个人,现在的沙漠小径小学里随地可见家长,从办公室到教室,从上课到放学。家长们送孩子上学时可以一直送到教室里,他们本人也可以干脆留下来旁听。低年级的一些班上,由于旁听的家长实在太多了,许多人直接被挤到了教室门外。有些受欢迎的教员明明只想去一个班上随便说两句,最后却被无数家长护送着到每一个班上都发表了演讲。

父母们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学校最后依然要归还到教育工作者的手中。但至少他们有权挑一个让他们放心的托付对象。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后,新上任的校长塔瓦女士(Ms. Tarver)终于忍无可忍,给所有家长们写了一封苦口婆心的公开信,强调了“在请愿书上签字”和“参与学校日常事务”并不是一码事,虽然“大家在之前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帮助学校改变”,但“学校也应有自己的教学节奏”。

塔瓦女士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特许学校校长,她之前管理的另一所特许学校“拉文小学预科学院”(LaVerne Elementary Preparatory Academy)现在已经是当地最优秀的几所学校之一,考试得分一直名列前茅。被转聘过来后,沙漠小径小学的家长们非常看重她,哪怕是那些后悔签了请愿书的家长们也对她赞不绝口。一个学生父亲说:“现在想想,之前经历的那些痛苦、压力和虚妄的承诺,都没那么值得。但是塔瓦很棒,她真心为孩子们着想,对付他们也很有一套。如果知道将是她来管理这所学校,当初我还是会愿意经历那些不值得的痛苦和压力。”

现在,那些过度热情的家长们不再游走于学校的教室和走廊了,他们穿上了带有沙漠小径小学 Logo 的 T 恤衫来表达支持,衣服上是一只戴着棒球帽穿着礼服的猫头鹰。

在这场胜利的变革中,功不可没的还有一个叫“家长革命会”的公益组织,这个组织的创始人是政治活动家本·奥斯汀(Ben Austin),他同时也是洛杉矶家长联合会的创始人。家长革命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帮助父母们理解并行使“家长激励计划”的权益,它一诞生就收到了比尔&梅林达基金会的一百万赞助。尽管获得了不少成功,比如帮助沙漠小径小学成功转型,但家长革命会也遭受了许多诟病。有些成员说家长革命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故意散布目标学校的虚假消息,甚至威胁、骚扰中立派的家长,逼他们在请愿书上签字。对此,本·奥斯汀否认了后一项指控。他说这个组织虽然零散,但也有一条最基本的规定:“不要做任何让组织蒙羞的事,尤其是那些你不想在洛杉矶时报头版头条看见的事。”

2016年3月27日,“家长革命会”在梅伍德办活动。/ AP

在加州康普顿,“家长革命会”遭遇了第一次惨败。他们试图号召家长们签字,把当地的麦金利小学管理层大换血,在变成特许学校后由迅捷教育集团来管理;他们声称拿到了 61% 的父母签名,都表示支持迅捷教育集团来代管学校。但很快就有家长叛变,60 多个家长表示要撤销自己的签名,因为“受到了家长革命会的误导”,更多家长跳出来说自己受到了革命会的骚扰。于是请愿书的有效性受到了质疑,最终不了了之。迅捷教育集团最后选择在附近街区新开了一所特许小学,但学生生源都来自别的地方,并没有对麦金利小学造成任何威胁。

“家长激励计划”至今实施五年了,赞誉等身的同时也是流言不断。支持者们认为它是“唯一一次真正的教育民主”,赋予了父母们早就应得的权利;反对者们认为它引狼入室,让那些一直垂涎于国家财政补贴的教育机构有机可乘,通过误导、摆布家长们,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研究学者罗杰斯(John Rogers)认为,“家长激励计划”是国家财政危机的副产品,当那些获得财政支持较少的公立学校表现越来越差,并最终激怒了家长后,便能顺着台阶变成了一个半私立学校。

这个计划在五年间获得了小规模的胜利,未来的发展却越来越未可知。

但如今加州的学校评估方式已经改变,不再使用之前的学业表现系数,这些转型后的学校到底有没有变得更好也就不得而知。与此同时,没有了学业表现系数的评定,家长激励计划也失去了行使的依据。但也这并没能阻挡父母们改革学校的热情。

最近,加州洛杉矶 20 号大街小学的家长们依然在游行,要求学校转型为创新型“试点学校”。尽管 20 号大街小学已经没有了学业表现系数评定,但它在最近的加州标准考试中,只有 37% 的五年级生及格,远低于 47% 的州平均及格率;在最新的学校考察标准中,满分 100 分的评定它只得到了 46 分,也低于地区平均分 60 分。

当地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请愿书,家长们表示会采取法律手段,继续上诉。但给他们提供支持的“家长革命会”已经从 3 月开始停止了活动。

参考资料

The Times Editorial Board(2015).It's time to reconsider the parent trigger.Los Angeles Times.

Sarah Tully(2016).First Parent-Trigger School Leaves District Oversight.Education Week.

Karla Scoon Reid(2015).After Divisive Start, Use of 'Parent Trigger' Law Matures.Education Week.

David Bacon(2011).Trigger Laws • Does Signing a Petition Give Parents a Voice? Rethinking Schools.

Mike Szymanski(2016).Post navigation Lawsuit likely averted: 20th Street School moves toward Partnership plan instead of ‘parent trigger’.LA School Report.

Howard Blume(2015).Parents launch petition to take control at 20th Street Elementary.Los Angeles Times.

学业表现系数
Acdemic Performance Index Score
加拿大和美国通用的学校评价体系,从“学术水平”“师资力量”等多个指标综合衡量一个学校的质量,最低分 200 分,最高分 1000 分。
免费午餐
给家庭困难的学生提供免费或折扣午餐。
从 1946 年开始就进入联邦教育体系,一年大约花费 87 亿美元,为 3500 万的学生提供了食物。也有“暑期免费午餐”计划,让那些孩子在放暑假时依然能享受到免费午餐。
比尔&梅林达基金会
比尔盖茨和他妻子的慈善基金会
这个基金会关注儿童和年轻人的健康、教育、发展。在发展中国家重点扶贫、改善饥饿问题;在美国,则帮助有学业追求的人获得教育资源。
迅捷教育集团
一个专营特许小学的教育机构。
是一个私人的教育集团,专门经营特许学校,在获得国家补助的情况实施自由管理。他们旗下有 14 所特许学校,8 所在加州,6 所在其他各州。但学校的名声不太好,公众评分只有 2.5 星(满分 5 星)。
  • 2006 年
    绿点公立学校成立了洛杉矶家长联盟,它最先提出了“家长激励计划”。
  • 2009 年
    绿点公立学校又成立了公益组织“家长革命会”,致力于推行“家长激励计划”并帮助父母们了解、行使这项权利。
  • 2010 年
    美国加州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家长授权法案》,开始实行“家长激励计划(Parent Trigger)”。
  • 2012 年
    “沙漠小径小学(Desert Trails Elementary School)”被家长联名上诉,转型为特许小学。
  • 2013年
    三大学区的家长都提出了“家长激励计划”的签名请愿,分别是:康普顿学区、阿德兰托学区和洛杉矶学区。但这一年,加州取消了学业表现系数的评价体系。
  • 2016 年
    家长激励计划的请愿人数变少,虽然 20 号大街小学的父母们还在坚持,但“家长革命会”已经停止了活动。
陷入衰退的俄罗斯,正在重返苏联模式 坑穷书生,比卖奢侈品还暴利 贫困县搞旅游经济,跟脱贫没有一毛钱关系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