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V水军僵尸粉:IS的网络战

ISIS既是军事现象,也是网络现象。他们娴熟地运用社交网络传播意识形态、招募新成员、交流沟通,令其他恐怖组织自愧不如,但在他们的大本营,却严格控制着网络。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是,2004年ISIS还只是幻想,但你看看现在。1776年美国也只是幻想,但你看看现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名男子在推特上给人发私信说。他对ISIS甚是着迷,在网上一遍又一遍地看ISIS发布的视频,追踪他们的动态。他被ISIS洗脑了,幻想有一天能远走叙利亚,或在弗吉尼亚建立武装组织。但他终究没去成叙利亚,也没建立任何武装组织,FBI追踪到他后甚至没有起诉他。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据今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委员会发布的报告,ISIS已经利用网络吸引了25,000名外国人奔赴叙利亚和伊拉克,其中4,500人来自北美和欧洲。

网络是恐怖主义不可或缺的工具,美国的检察官称,现今几乎所有的恐怖袭击案件都涉及网络。社交网络更是核心,2011年的一项报告显示,90%的网络恐怖活动都是通过社交网络完成的。

ISIS既是军事现象,也是网络现象。

而将社交网络玩到极致的,正是ISIS。他们不仅在现实中攻城略地,在网络上也极速扩张,正如《MIT科技评论》资深作者大卫•塔尔伯特所言,“ISIS既是军事现象,也是网络现象。”在运用网络方面,ISIS比他们的老师基地组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艾伦•泽林说:ISIS“不仅让其他造反组织自愧不如,甚至网上卖东西的正规公司也相形见绌。”

成功的网络战植根于他们与其他恐怖组织截然不同的性质:他们不是传统的游击式、作坊式恐怖组织,他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建立政权,且已经实现了。ISIS有完整的税收、教育等官僚系统,在此基础上建立有效的宣传易如反掌。

ISIS更像国家,而不是传统的恐怖组织 /Foreign Affairs

推特是ISIS的网络主战场。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2014年10月4日至2014年11月27日,推特上至少有46,000支持ISIS的用户,上限是90,000个,其中30,000个是人为控制的。ISIS甚至会购买僵尸粉。他们深谙宣传方法中的巡游花车法,花10美元即可为推特账号增添上万关注者,造成一种“那么多人关注你,你说的一定很有道理”的假象。

ISIS的网络宣传模式与他们的政权架构如出一辙:领导层设立意识形态议程,交给管理层实施,管理层分配给手下,负责招募的、负责打仗的、负责拍视频的,应有尽有,各司其职。这种金字塔型权力构造如数复制到了网络行动上。

ISIS网络行动的领导层负责下达命令,提供传播资料。其内容很讲究,有宣传和招募信息,也有ISIS行动的大量细节(爆炸的数量、实施的自杀和暗杀任务、控制的关卡和城镇、囚徒和人质的处决等)。内容制作优良,精致的视频、娴熟的PS技术、专业的网络杂志(如官方的英文杂志《达比克》),不输任何公关公司。

与传统恐怖组织不同的是,还有相当数量的内容是去极端化的,着力表现ISIS的美好生活。他们也颇能抓住社交网络的敏感点,推特上曾有一个叫 Islamic State of Cat ( @ISILCats ) 的帐号,经常发布可爱的猫咪照片,深得用户欢心,进而传播ISIS的极端思想,该账号现已被关闭。为了更贴近用户,ISIS甚至拿游戏做文章,其支持者修改了《武装突袭3》游戏,让玩家可以选择ISIS战士,杀掉驻扎在叙利亚的美军和库尔德人,借此宣传其主张。

@ISILCats 发布的猫咪照片 /Twitter

网络行动的领导层核心成员很少,但组织严密高效。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表明,ISIS在推特上传播的内容大部分都可以追溯到一小撮核心账号,它们十分隐秘,关注者极少,很难被发现。通过少数核心账号,信息呈蒲公英状四散开来。

ISIS利用自己的虾兵蟹将,在推特发动攻势,但不是漫无目的,而是找准热点,搭便车。

少数核心账号将信息分发出去后,就要靠人海战术了。ISIS利用自己的虾兵蟹将,在推特发动攻势,但不是漫无目的,而是找准热点,搭便车。典型如2014年巴西世界杯,ISIS的网络水军挟持推特上的#WC2014 、#Brazil2014等标签,地毯式发送宣传和招募信息。他们可不止是简单地发一条推特,加上标签就完事了,往往还配上精心PS过的图片,附上简洁抓人的标语,比如一张流传甚广的PS图片,上面写着:“人固有一死,何不成为烈士?”

图中文字意为:人固有一死,何不成为烈士 /Twitter

利用新闻热点造势,ISIS已然驾轻就熟,有时还能“师夷长技以制夷”。2014年5月,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照片,她手举写着标签#bringbackourgirls(#带回我们的女孩)的牌子,这是在响应拯救276名尼日利亚女孩的行动,她们被尼日利亚恐怖组织博科哈拉姆绑架。没想到ISIS见势将米歇尔•奥巴马照片上的 #bringbackourgirls 给PS成了 #bringbackourhumvee (带回我们的悍马),借前一段时间ISIS在伊拉克收缴的美国悍马车揶揄美国,在推特上掀起一阵转发热潮。

除了自己人上阵外,ISIS还有大量同情者,他们自带干粮,情怀感天动地,智商令人惋惜。

除了自己人上阵外,ISIS还有大量同情者,他们自带干粮,情怀感天动地,智商令人惋惜。支持ISIS的推特状态大部分发自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其他海湾国家。ISIS监测那些自主发布亲ISIS信息的用户,主动光顾,邀请他们加入ISIS,一起创业。但是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曾有媒体报道,车臣三位姑娘在社交账号上谎称想当“圣战者新娘”,引来ISIS关注,然后说没有路费让他们汇钱过来,利用这种方式,三个姑娘总计骗了ISIS约2000美元。

机器人也是网络大战中的一部分。布鲁金斯学会 估计,推特上至少有16,000个支持ISIS的账号是机器人。机器人主要负责大面积刷屏,制造声势,这一招跟淝水之战中寿阳城头的草木皆兵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既有宏观的群斗,也有微观的单干。ISIS专门派人对网络上的ISIS同情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们似乎学过一本由伊拉克的基地组织撰写的教材《招募方法课程》。这本教材写得有点像泡妞秘籍:要尽可能地花时间陪潜在的招募对象,要“认真地听他说话,”“分享他的欢乐与悲伤,”拉近彼此的距离。

年轻的美国主日学老师亚历克丝就是这种攻势的受害者。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个穆斯林推特用户轮番给她洗脑,让身为基督徒的她皈依了伊斯兰教。幸好,经家人和FBI介入,她才没有掉入ISIS的魔窟。而很多女孩就没那么走运了,今年年初,三名十多岁的英国姑娘偷偷加入ISIS,成了“圣战者新娘”。在4000多名奔赴ISIS的西方人中,将近600名是女性,这些女性是受到了ISIS宣传的圣战女权亚文化的吸引。

ISIS不仅用网络宣扬其意识形态,也用它交流、策划、实施恐怖活动,但与宣传不同的是,此时安全乃第一要务。著名的非著名的加密聊天软件如 WhatsApp、Kik、Wickr、Zello、Telegram,他们都用过,为了防止窃听,时常用暗号沟通 。他们偶尔也会另辟蹊径。据《福布斯》报道,今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前,恐怖分子可能就是利用 PlayStation Network(PSN ) 的网络游戏服务交换信息,实施袭击的。而2013年斯诺登泄露的文档显示,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曾深入《魔兽世界》之类的游戏中,探听恐怖分子的网络聚会。

ISIS对于上网的管制也越来越严。今年七月,ISIS声明将关闭首都拉卡的个人网络连接,而他们治下的有些地区,甚至已经很久都没有网络了。当地的活动人士说,在ISIS控制地区,上网得去网吧,要出示证件,登记名字和出入时间 。平民上网不敢乱说,以免招致杀身之祸。ISIS不仅限制平民上网,自家的士兵也在禁止之列。ISIS曾下达命令,“所有网络供应商必须执行:移除网吧和个人网络外的Wi-Fi链接,包括给ISIS士兵使用的。”

参考资料

OSCE (2013). "Online Expert Forum Series on Terrorist Use of the Internet: Threats, Responses and Potential Future Endeavours".

Berger, J.M. & Morgan, Jonathan (2015). "The ISIS Twitter Census". Brookings Institute.

Walt, Stephen M. (2015). "ISIS as a Revolutionary State". Foreign Affairs.

Cohen, Jared (2015). "Digital Counterinsurgency". Foreign Affairs.

Callimachi, Rukmini (2015). "ISIS and the Lonely Young American". Foreign New York Times.

Bennhold, Katrin (2015). " Jihad and Girl Power: How ISIS Lured 3 London Girls". New York Times.

Talbot, David (2015). "Fighting ISIS Online". MIT Technology Review.

Faisal Irshaid (2015). "How Isis is spreading its message online". BBC.

Pamela Engel (2015). "How ISIS monitors and restricts internet access in the 'caliphate'". Business Insider.

AFP (2014). "How Isis used Twitter and the World Cup to spread its terror". Telegraph.

Thomas Gibbons-Neff (2014). "Iraq and ISIS: Waging war with hashtags". Washington Post.

Paul Tassi (2014). "How Paris ISIS Terrorists May Have Used PlayStation 4 To Discuss And Plan Attacks". Forbes.

题图:European detail map of Flickr and Twitter locations. Flickr/Eric Fischer

布鲁金斯学会
美国著名智库。
Brookings Institution,美国著名智库,主要研究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与发展、都市政策、政府、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等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会
研究中东问题,有政策论坛、年会,最有影响的是“总统研究小组”。
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研究中东问题,有政策论坛、年会,而最有影响的是“总统研究小组”,1988年蒙代尔主持该小组工作,其最终报告不但为中东和平,而且为后来布什政府的中东政策起了关键作用,该届小组中有6人后来出任政府高级官员。 
巡游花车法
指宣传者试图让人们相信自己的主张代表了主流民意,而且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主张,号召他人跳上花车,进入主流。此宣传法构建于人们的从众心理。
指宣传者试图让人们相信自己的主张代表了主流民意,而且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主张,号召他人跳上花车,进入主流。此宣传法构建于人们的从众心理。
圣战者新娘
名义上是圣战者的妻子,实质是性奴。
名义上是圣战者的妻子,实质是性奴。
主日学
基督教教会于星期日早上在教堂或其他场所进行的宗教教育,一般在主日崇拜之前或之后举行。
Sunday School,基督教教会于星期日早上在教堂或其他场所进行的宗教教育,一般在主日崇拜之前或之后举行。主日学的形式多样化,因教堂而异,内容多以查经、教授基本教理为主,并由教会所指定的主日学老师或牧师任教。
  • 2006年10月13日
    伊拉克伊斯兰(ISI)国成立。
  • 2013年4月
    ISI更名为ISIS。
  • 2014年7月
    ISIS发布官方杂志《达比克》。
  • 2015年2月
    三名英国少女加入ISIS,成为“圣战者新娘”。
  • 2015年7月
    ISIS声明将关闭首都拉卡的个人网络连接。
  • 2015年9月
    据美国统计,已有25000名外国人投奔ISIS。据美国统计,已有25000名外国人投奔ISIS。
被批量制造的“肉弹”袭击者 谁能将多动症儿童赶出校园 阴谋论催生的反犹太运动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