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垃圾焚烧厂不仅不环保,更是污染集中地

垃圾焚烧本身是一个相对环保的垃圾处理方式,但前提需要垃圾分类。中国焚烧厂不仅在焚烧垃圾前没有垃圾分类,对于焚烧后残余物的处置也为所欲为,最终不仅伤害了环境和民众健康,也让垃圾焚烧产业背了黑锅。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吴静宜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这几天,湖北仙桃市的垃圾焚烧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已经开工建设两年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即将试运行前遭到了市民的大规模抵制运动,短短几天内时间,仙桃市政府的态度也发生巨大转变,从教育民众到最终软化下来。6月26日上午,仙桃市人民政府官网连发两条消息,将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先是“暂缓建设”,最后直接“决定停止该项目”。

中国在近十年间,开始四处建造垃圾焚烧厂,而项目所到之处也尽皆受到当地民众的强烈抵制。垃圾焚烧厂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存在,到哪都惹人嫌。所有人都在担心,建在家门口的垃圾焚烧厂会把自己家也变成垃圾场,或者火葬场。

垃圾焚烧在欧洲很受欢迎,但前提是垃圾分类,在中国,焚烧未经分类的垃圾,会导致有毒气体二噁英的释放。

垃圾焚烧是把固体垃圾通过高温加热转化成灰烬、烟尘和热量。通过焚烧,原来的固体垃圾可以减少 80%-85% 的质量,减小 95%-96% 的体积,极大地节省了填埋空间。这种垃圾处理方式在土地面积小的国家很受欢迎,所以日本和北欧的垃圾焚烧技术一直走在全球前列。一个世纪以前,丹麦和瑞典就已经建造了垃圾焚烧厂,并用焚烧出来的热量给城市供暖。2005 年,垃圾焚烧为丹麦节省了 4.8% 的电能消耗和 13.7% 的国内热能消耗。瑞典每年还要从国外金扣 70 万顿的垃圾专门用来焚烧发热发电。

但是垃圾分类是垃圾焚烧的第一步,如果没有在焚烧前进行垃圾分类,以去除有害的、体积庞大的或可再生的原料;焚化炉会由于没有足够的尾气净化和有效的焚烧流程控制,导致有毒气体二噁英的释放。

日本的食物垃圾分类工厂,在这里残渣会被回收制作成家畜饲料。/Reuters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的学生索非亚(Sofia Ekstrand)和(Annicka Wänn)就武汉的垃圾焚烧厂写了一篇硕士论文,其中提到:每天武汉都会产出大约 6000 吨的固体垃圾,由于这些垃圾中很大一部分是厨余垃圾,导致垃圾整体含水量高,热值只有6600 kJ/kg,虽然勉强达到焚烧炉燃料低位热值,但远远低于瑞典水准的每千克 10100 kJ/kg。

中国大部分焚烧厂甚至连焚烧炉低位热值的水平都达不到,根本无法实现自行燃烧,必须添加高热值的煤炭等辅助燃料。这些含水量高、热值低的生活垃圾中含大量的氯化钠(NaCl)、氯化钾(KCl)等化学物质,而当这些垃圾中的有机物质在含有氯的环境下燃烧后,会产生致癌气体二噁英。二噁英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有毒物质,它很难被监测,也很难被分离出来,但却是世界一级致癌物。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列为“ 12 大危害物” 的其中之一,它会导致生殖和发育问题、损害免疫系统、干扰激素、诱发癌症。

宣称引进外国技术的中国垃圾焚烧厂不仅无法达到设计运行标准,甚至连降低了要求的中国标准都达不到。

在欧洲,一个合格的大型垃圾焚烧厂的建造成本大概在 1 亿 5000 万到 2 亿 3000 万美元之间( 9 - 14 亿人民币)。然而中国的垃圾焚烧厂虽然声称使用了“欧洲标准”,引进了“和国外相同的技术和设备”,但哪怕是官方公布的建造成本也不到标准所需的一半。

中国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也更加青睐低价竞标,2015年10月14日,天津泰达环保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津泰达)以26.5元/吨的垃圾处理服务费中标江苏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而在此前的2015年8月,已有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绿色动力)低价中标安徽蚌埠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价格是26.8元/吨,远低于业内公认比较合理的垃圾处理服务费报价。如果仅考虑烟气净化、灰飞处理、渗滤液处理三项环保成本,就早已超出26.5元/吨的垃圾处理服务费。

通常要避免二噁英的产生,就要把焚烧炉的焚烧温度控制在 850℃ 以上。因为二噁英的产生温度在 360℃-820℃ 之间,因此只要保持焚烧炉内温度大于 850℃ 并控制烟气在炉内停留 2 秒以上,就可以使二噁英得到完全的分解。因此 850℃ 也是垃圾焚烧厂的一个温度控制底线,能守住这一条标准的垃圾焚烧厂才是合格的,才能基本保证不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

越南的一个儿童康复中心,这里的孩子都有先天的生理、心理缺陷,他们的父母都曾暴露在越南战争中美军喷洒的橙剂里,吸收了大量二噁英。/AP

但中国的垃圾焚烧厂基本上都将这一规则视若无物,不仅无法达到设计运行标准,甚至连降低了要求的中国标准都达不到。例如,广州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声称它们的锅炉温度高达 979℃,能将二噁英完全消除。但《中国新闻周刊》的调查记者在这个焚烧厂的炉渣里看到了“残留的绳子、布条、红色塑料袋,甚至还有没烧尽的球鞋”,证明锅炉温度连行业标准的 850℃ 都没有达到,更别谈他们自吹自擂的高温了。对此,广州市城管委副主任张建国的反应是:“ 979 度的高温怎么会烧不掉这些东西呢,你一定是看错了!”

而在2007 年,也就是李坑垃圾焚烧厂正式运营的第二年,焚烧厂所在的永兴村村民范振标开始经常气喘、咳嗽,在广州一五七医院的检查后发现,他已经是肺癌晚期。同年底,范振标去世,时年 48 岁。两年后,范振标 46 岁的妻子黄玉甜在南方医院也检查出了乳腺癌。永兴村在垃圾焚烧厂建成的前 12 年间,村中未曾出现过一例呼吸道癌症;但在 2006 年焚烧厂正式开始运营之后的 3 年里,出现了 13 例癌症病人,其中 12 例都是呼吸道癌症。

垃圾焚烧后完全未经处理过的灰烬直接卖给砖厂,做成毒砖。

灰烬包括垃圾燃烧殆尽后剩余的底灰(bottom ash)与飞灰(fly ash),每 100 吨垃圾会产生 20 吨的底灰和 3 吨的飞灰。灰烬本身也是有毒物质,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编号HW18”指焚烧处置残渣,灰烬位于其中第一项。它除了含有二噁英,还有其它许多重金属和有毒物质,会对环境和周边居民造成极大的伤害。

根据《生活垃圾填埋污染控制标准》,除了少部分符合二噁英和重金属含量标准的灰烬,大部分都需要进入危险废物填埋场,或者有灰烬处理资质的废物处理公司。但中国的许多垃圾焚烧厂为了节省成本,往往把灰烬随意处置。有些把它们和炉渣混合,倒入普通的生活垃圾填埋场,导致灰烬渗漏污染土壤和水源;有些把完全未经处理过的灰烬直接卖给建材公司,让它们做成砖块等建筑材料。

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 很多企业也没有将这些灰烬按照国家规定进行固化和稳定化处理,导致它们以烟尘的形态飘散在空中,对周边环境和居民造成了难以估计的损失。2013 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了武汉锅顶山垃圾焚烧厂。记者绕焚烧厂周边步行了一个多小时,在不同方向都能闻到刺鼻气温,一圈下来,身上和相机都落满灰尘,嗓子不适并伴有轻微头痛。当地居民为了防止异味和粉尘,安装了双层玻璃、双层窗帘,用塑料膜封和玻璃胶封死窗户,却依然在凌晨被刺鼻气味呛醒。仅 2013 年一年,距离锅顶山垃圾焚烧厂最近的芳草苑小区里就有 8 位居民因患肺癌、肝癌、淋巴癌等相继去世;两年内该小区中共有 25 人患上癌症。

在中国,没有成熟且完善的渗滤液处理技术,一半垃圾场在弃置前不做任何处理。

渗滤液是垃圾中渗透出来的液体,它在垃圾的整个焚烧过程中都在不断产生,并继续存在于焚烧结束后的残留物中。垃圾在焚烧以前一般会先堆上 3-7 天,这时候垃圾在垃圾坑中发酵,沥出水分来提高垃圾燃烧的热值, 20%-30% 重量的垃圾会转化成渗滤液。渗滤液在许多不同性质的垃圾中流动、融合,带有极大的毒性,除了各种有机物,还有氨、重金属,并且成分还会随着时间、温度不断变化。垃圾产生的刺鼻气味大部分也是从这里来的。

如今在中国,尚且没有成熟且完善的渗滤液处理技术,垃圾焚烧厂大多采用“预处理+生化处理+膜深度处理”的组合拳。预处理主要是通过栅栏和混凝剂来去除渗滤液中的大型固体残渣和大分子悬浮颗粒,之后再通过厌氧反应和耗氧微生物对水中的有机物进行分解和降解,最后在沉淀后把较为清澈的上层液体排入当地的污水处理厂。然而由于垃圾焚烧厂的渗滤液污染程度比较高,处理起来需要不少的资金投入,许多焚烧厂既不预先处理渗滤液,也不将其输送至污水处理厂,而是直接排出到附近的自然水域中,或者挖个大坑等渗滤液自己稀释到土壤里。

一个中国人正在北京的某条运河上清理河面垃圾。/AP

根据 Xu WL 等人的研究,中国垃圾场有 47% 的渗滤液在弃置前未加任何处置,10% 的渗滤液会被排入市政污水系统;在掩埋渗滤液时,20% 的情况下会采用生物化学方法防止污染,3% 使用塑料薄膜隔离,另外 20% 使用“其他方式”。

这些做法都会严重污染土壤、地表水和地下水,直接影响到每个人的饮水饮食安全。在广州的李坑垃圾焚烧厂,外墙处有一个污水直排渠道,那里恶臭难挡,水是乳白色,管口已经附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泥般的垢。这些废水流入附近的农田,并接着流入下游的上千亩菜地。

而直到现在,官方并没有规定垃圾焚烧厂的渗滤液处理统一标准,不同的焚烧厂根据自己的情况遵循不同的规定。萧山生活垃圾焚烧厂遵循的是《城市污水再生利用 工业用水水质》标准,镇江垃圾焚烧场按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的三级标准,太仓协鑫垃圾焚烧发电厂则根据《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来处理,这导致它们三者之间的渗滤液处理成本差距巨大,少则每吨 8.72 元,多则每吨 32.42 元,落差接近 4 倍。

相对于传统的垃圾掩埋手段,垃圾焚烧厂本身是一个环保的措施,既可以 节约土地资源,也能对污染物进行焚烧处理。但中国的垃圾焚烧厂却因为企业的为所欲为,和官方的放任自流,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污染制造机。

参考资料

Yanwei Li(2015). Government responses to environmental conflicts in urban China: the case of the Panyu waste incineration power plant in Guangzhou.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Zhe Fu(2015). MSW oxy-enriched incineration technology applied in China: Combustion temperature, flue gas loss and economic considerations. Waste Management.

Zhao Xin-gang(2016).Technology,cost,aperformanceofwaste-to-energyincineration industry inChina. RenewableandSustainableEnergyReviews.

Yong Ren(2016). Use incentive approach to promote BAT/BEP for centralized incineration facilities of medical waste in China. ScienceDirect.

Jizhi Zhou(2016). Mercury in municipal solids waste incineration (MSWI) fly ash in China: Chemical speciation and risk assessment. Fuel.

Ziyang Lou(2015).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a large-scale incinerator with 2 mixed MSW of high water content from a LCA perspective. ScienceDirect.

Elizabeth Balkan(2012). The dirty truth about China's incinerators. The Guardian.

nate seltenrich (2013). Incineration Versus Recycling: In Europe, A Debate Over Trash.Yale.

Akiko Yamamoto(2015). Japan Stanches Stench of Mass Trash Incinerators.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Economist(2015).Keep the fires burning. The Economist.

浦燕新(2015).垃圾焚烧发电厂渗滤液处理工艺现状浅析. 山东化工.

吴世杰(2016). 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底灰渗滤液的特性. 环境工程学报.

日本和北欧
这些垃圾焚烧场许多都建在城市的中心地段。
东京的丰岛焚烧场就建在繁华的池袋商业区不远之处。一个合格的垃圾焚烧场,外观通常比普通工厂更易于亲近,不仅不会泄漏一丝难闻的气味,还会请来设计师专门设计有艺术感的大楼,并用公园密林把大楼包围起来。丰岛焚烧场现在已经成为了东京市民的一个休闲娱乐场所,他们可以在大楼附近的公园里散步,可以到焚烧场内部(由垃圾燃烧供能的)恒温游泳馆戏水,老年人还能享受到焚烧场提供的免费健康门诊。
生活垃圾
主要是厨余垃圾。
高盐分的厨余垃圾含水量高、热值低,在经过焚烧以后,会产生致癌气体二噁英。
很多企业
230 多个垃圾焚烧厂,只有三分之一进行自检。
根据政协委员张抗抗的调查,全国 230 多座已经运行的垃圾焚烧场中,列入环保部《2015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中的垃圾焚烧企业的只有 17 家;只有三分之一的焚烧场自行进行监测,其中一半还数据缺失不合规范;在已有数据的企业中,烟尘超标率达 98.6%。
其他方式
丢回锅炉重烧。
还有一种处理渗滤液的方式是把它们送回高温锅炉内重新加温,让它们直接气化后再进行处理。许多发达国家现在还在采用这种方式,但学界并不推崇这种行为,认为会损伤焚烧机。
节约土地资源
中国的地已经不足以用来掩埋垃圾了。
和很多国土面积大的国家一样,中国 80% 的垃圾都采取直接掩埋的方法。但近几年土地资源紧张,没有足够的地方用来垃圾掩埋,因此垃圾焚烧厂开始兴起。如今仙桃市的垃圾掩埋场只够用三年。
  • 2006 年
    北京六里屯反对垃圾焚烧厂。
  • 2009 年
    广州番禺,南京天井洼,北京阿苏卫反对垃圾焚烧厂。
  • 2010 年
    贵阳乌当,秦皇岛反对垃圾焚烧厂的建立。
  • 2011 年
    无锡黄土塘反对垃圾焚烧厂。
  • 2012 年
    广州花都、广东东莞反对垃圾焚烧。
  • 2014 年
    武汉锅顶山、浙江杭州反对垃圾焚烧。
  • 2016 年
    湖北仙桃反对垃圾焚烧。
英国公投绝不是一场闹剧 欧盟虽不完美,但并非外人眼中那么不堪 英国脱欧,可能顺带也脱了欧盟的底裤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