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恐怖袭击,美国很头疼

声称效忠ISIS,却没有直接联系,美国奥兰多枪击案更像是一个本土圣战分子所为。人们试图还原枪手的动机,却发现他可能是恐同者、精神不稳定者、家庭施暴狂魔、同性恋酒吧常客……这种不确定性正是ISIS独狼恐怖袭击策略所青睐的。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黄童超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已经过去好几天,对人们来说枪手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依然是一个谜。有美国媒体报道马丁经常出没于同性恋酒吧,但这并不能说明他的性取向,也不能揭示他朝人群开枪的动机;伊斯兰国(ISIS)宣称这场美国历史上最惨烈的大规模枪击案是由“伊斯兰国斗士”所发动,但暂时也没有证据证明马丁和ISIS有任何直接联系,ISIS可能只是凑巧捡了一个便宜。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尚处在早期阶段,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表示,枪手马丁看起来是受到了外国恐怖组织的启发,并且某种程度上通过互联网变得“自我激进化”。也就是说,马丁可能更像是一个受到ISIS宣传鼓动,从而对49人痛下杀手的本土圣战分子(homegrown jihadist)——声称效忠ISIS,却没有直接联系,就像是2015年12月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的那对夫妻档枪手一样。圣贝纳迪诺的恐怖袭击造成了14人死亡,22人受伤。

2016年6月14日,枪手奥马尔·马丁的父亲。/REUTERS

枪手马丁对ISIS的忠诚度还有待进一步的检验,但ISIS采取这样一种本土恐怖袭击策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就在上个月,ISIS的发言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Abu Muhammad al-Adnani)号召ISIS的追随者们在斋月期间对西方国家发动攻击,他宣称在敌人的心脏地带发起最小的攻击,效果就会很好。

这些自产自销的圣战分子,表面看来和普通美国人没什么两样。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来防止类似的悲剧再次重演。不断扩大的禁飞名单,让蠢蠢欲动的外国恐怖分子难以踏入美国本土土地;前几年在巴基斯坦或者也门这样国家进行的无人机行动,也消除了一大批威胁。到头来,美国却面临着另一个严峻的事实:911之后发生在美国的每一起恐怖袭击,几乎都是由本土恐怖分子发动的。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报告估计,从911事件发生的2001年到2013年,至少有63名本土圣战分子在美国计划或实施了恐怖袭击。

这些本土恐怖分子有的是对国家不满的极右翼分子,有的则是本土圣战分子,而后者就是ISIS等恐怖组织所利用的对象。2015年12月加州圣贝纳迪诺发生的恐怖袭击,枪手夫妻俩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没有犯罪记录、不引人注意的中产阶级穆斯林,丈夫曾担任食品检验员,年入7万美元,他的哥哥在美国海军服役。这对原本享受岁月静好的夫妻,却在Facebook向ISIS表忠心后,对丈夫的同事进行了屠杀。

2015年12月2日,加州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现场。/REUTERS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彼得·伯根(Peter Bergen)说,2015年,FBI调查了全美50个州的ISIS支持者,超过80名美国人被以某种圣战罪名起诉,包括打算前往叙利亚加入ISIS以及意图在美国本土发动袭击,这是自911事件以来美国执法部门迎来的新高峰。彼得·伯根的研究团队还发现,911事件以来,大约有300名本土圣战分子被起诉或被定罪,这些人平均年龄29岁,绝大多数是男性,超过三分之一都已婚,大约十分之一曾经蹲过监狱,大约十分之一有某种程度精神问题。除了脑子里抱有圣战想法,上述数据显示他们和普通美国人没什么两样。

ISIS将恐怖袭击部分外包给本土圣战分子,自己坐享其成。

尽管ISIS逐渐发展为一个更成熟复杂的恐怖网络,尽管ISIS在法国巴黎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已经展示了大规模、远距离策划恐怖袭击的能力,这种“自产自销”的攻击模式对ISIS来说依旧是完美无缺。ISIS不需要在一个秘密营地招募、训练和武装新兵,也不需要与西方的电子监控玩捉迷藏,他们根本不用下达具体的命令。换句话说,ISIS将恐怖袭击外包给了西方国家潜在的个人,他们可以是年轻人、精神不稳定的人、或者是政治、宗教上失意不得志的人。

ISIS利用Twitter、Youtube还有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给西方穆斯林灌输对西方非穆斯林的仇恨,并且说服他们自行对随机的西方国家公民发起攻击。Facebook和Twiiter都试图打击这种消息,但任务量庞大到令人望而生畏。支持者只要观看ISIS发布的视频或者宣传材料,就能感受到那种“仇恨”。其实在ISIS之前基地组织也曾采取过类似策略,只是ISIS将其发扬光大

奥兰多枪击案后不久,枪手奥马尔·马丁的肖像就已经被ISIS拿来做宣传。/AP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2014年9月22日,上文提到的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向ISIS的支持者发布追杀令,号召杀死西方的不信道者。这份追杀令显然引起了支持者的共鸣,英国极端分子纳迪尔·赛义德(Nadir Syed),与同伙分享了斩首士兵的想法;医学系学生塔里克·哈桑(Tarik Hassane)与物理系学生马吉德(Suhaib Majeed)通过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讨论策划在英国伦敦街头枪杀任意警官。幸好两起阴谋都被英国政府阻止,第二起阴谋的两名涉案学生被判无期徒刑。

美国执法部门既要调查潜在的本土圣战分子,还要避免自己的行为不侵犯宪法第一修正案。

通常的观点认为,本土圣战分子往往也是“独狼”(Lone Wolf),他们不发邮件、不打电话,因此他们也就难以被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所拦截。他们也没有同伙,不会参加什么秘密会议,意味着FBI就不能介入实施逮捕。《独狼恐怖主义:理解日益严重的威胁》一书作者杰弗里·西蒙(Jeffrey Simon)说,比起普通恐怖分子,独狼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都很有创意,他们根据自己想到的任何方案来行动。

不过路透社翻阅了美国自2014年以来大约90件涉及ISIS的案件发现,美国面临的是一个个狼窝,而不是一只只独狼。那些遭到指控的人中有四分之三都是2-10人小组的成员,他们会与同谋者开会讨论自己的计划。即使本人不亲自出席会议,被告几乎总会与其他共情者接触,不管是通过短信、邮件或者是社交网站。只有不到10宗案件才是完完全全的单独行动。如果枪手马丁在奥兰多同性恋夜店只是单打独斗,那么他将成为一个例外。

遗憾的是,哪怕找到这种共性,也不会使得侦测、预防本土圣战分子变容易一些,因为目前根本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策略供执法部门去遵循。

洛杉矶警察局反恐局副局长迈克尔·唐宁(Michael Downing)抱怨美国这种人(潜在的本土圣战分子)可能有一大堆,但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7天24小时不间断盯着他们。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国土安全顾问弗朗西斯·汤森(Frances Townsend)也说联邦当局“没有足够的资源覆盖到每一个威胁”。另外一些反恐专家则直接认为,FBI想要阻止这种袭击的努力是徒劳的,这项工作是彻头彻尾浪费当局的时间(Big Fucking Waste of an Agent’s Time)。当然最难的部分在于,执法部门既要预防和调查潜在的本土圣战分子,又得避免自己的执法行为侵犯到宪法第一修正案。

幸运的是,相比起欧洲,美国穆斯林似乎对“自我激进化”更缺乏兴趣。

在这种情况下,总统奥巴马等民主党人又谈起了控枪,奥巴马认为要想阻止本土极端主义者,阻止去年12月圣贝纳迪诺和这次奥兰多发生的惨剧,就应该让那些上了恐怖分子观察名单的人更难买到枪(禁飞名单包含在观察名单之列,是一个更小的子集)。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甚至更进一步,希望恢复对攻击性武器的禁令。但他们都忽略了枪手马丁是一名保安,拥有隐藏持枪执照,他在购买那把致命的AR-15半自动步枪时,不仅不再是FBI观察的对象,还顺利通过了必要的背景检查。况且枪手马丁还准备了炸弹。民主党人实在是有点跑题太远。

奥兰多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枪手奥马尔·马丁使用的AR-15示例。/AP

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宣称应该加大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空袭力度,以防止奥兰多枪击事件再次发生,结果遭到反恐专家的炮轰。美国退役陆军中将米克·贝德纳雷克(Mick Bednarek)认为,加大对极端激进组织的空袭力度不会对美国本土的个人有影响,因为“这完全是苹果和桔子(的区别)”。

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顶级反恐顾问胡安·萨拉特(Juan Zarate)也质疑特朗普的逻辑,“毫无疑问你得打击ISIS的意识形态和吸引力……但是很难(在海外空袭和本土圣战分子之间)做出因果联系”;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弗雷德·卡根主张以更强硬的手段对付ISIS,他却同样认为千里之外的军事行动,未必能有效阻止受到ISIS启发的本土恐怖袭击。

2014年10月8日,美国领导的对叙利亚的空袭,迫使ISIS退守。/REUTERS

可能值得欣慰的是,比起欧洲的穆斯林,美国穆斯林对“自我激进化”似乎更缺乏兴趣。美国穆斯林甚至会向警方举报那些疑似的圣战者,弗吉尼亚的默罕默德·马吉德(Mohamed Magid)援引数据称,911事件以来,至少有42%的圣战阴谋是由多疑的穆斯林举报的。马吉德的会众,一位16岁少年的父母,举报了自己孩子的ISIS倾向。最终这名少年因帮助ISIS筹集资金,被判11年。虽然美国一时难以根除本土圣战分子,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受ISIS启发的恐怖袭击依然会保持相对罕见。

参考资料

The Economist. (2015). American jihadists: The home-grown threat.

Joseph Ax. (2016). Wolf dens, not lone wolves, the norm in U.S. Islamic State plots. Reuters.

Elias Groll & Dan De Luce. (2016). Are There Any More ‘Lone Wolves’ in the Age of the Islamic State? Foreign Policy.

Raffaello Pantucci. (2016). The Age of the Lone Wolf is Far From Over. Foreign Policy.

Devlin Barrett & Dan Frosch. (2016). Orlando Shooting Plays Into FBI’s Homegrown-Terror Worries. WSJ.

Peter Bergen. (2016). Can We Stop Homegrown Terrorists? WSJ.

Jeffrey Simon. (2013). Lone Wolf Terrorism: Understanding the Growing Threat. Prometheus Books.

Bryan Bender & Austin Wright. (2016). Terrorism experts rebuke Trump proposal for more airstrikes. Politico.

Brian Michael Jenkins. (2010). Would-Be Warriors: Incidents of Jihadist Terrorist Radical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ince September 11, 2001. Rand.

Jerome P. Bjelopera. (2013). American Jihadist Terrorism: Combating a Complex Threat.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题图:当地时间2016年6月14日,日本东京,民众持续悼念美国奥兰多枪击案遇难者。视觉中国&GettyImages

性取向
无法确定枪手的性取向。
枪手使用同性交友app、经常出入于同性恋聚集场所,也可能是为了恐怖袭击进行准备,这一切都得等到FBI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知道。
独狼
有些专家十分反感独狼这个名词。
据Fox News,有些专家十分反感独狼这个名词,认为这个词混淆了视听,造成了威胁不大的假象,它让美国人变得更蠢。
社交媒体
ISIS是社交媒体大师。
ISIS是社交媒体大师,可以参见往期《大V水军僵尸粉:IS的网络战》。
发扬光大
ISIS可能也只是顺水推舟。
需要指出的是,ISIS可能也只是顺水推舟,他们原本可能没打算采取这样一种策略。
缺乏兴趣
没有那么多美国人选择加入ISIS。
至今有5000名欧洲人加入了ISIS,但只有250名左右的美国人尝试这么做,其中只有20多个人成功。
  • 本土恐怖袭击一览:2014年9月23日
    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18岁的ISIS支持者捅伤两名反恐警员后被击毙。
  • 2014年10月20日
    加拿大蒙特利尔,一名25岁的刚接受激进伊斯兰主义的男子杀害一名士兵。
  • 2015年2月15日
    丹麦哥本哈根,一名受到ISIS启发的丹麦人杀害2名路人,致使5名警察受伤。
  • 2015年5月3日
    美国德克萨斯,两名支持ISIS的男子在达拉斯郊区开枪。
  • 2015年9月17日
    德国柏林,一名受到ISIS启发的男子刺伤警察,随后被击毙。
  • 2015年11月18日
    法国马赛,三名声称支持ISIS的人捅伤了一名犹太学校老师。
  • 2015年12月2日
    美国加利福尼亚,一对夫妻受到ISIS启发,开枪射杀14人。
  • 2016年1月7日
    美国宾夕法尼亚,一名男子以伊斯兰和ISIS的名义,开枪打伤一名巡逻警察。
高铁提速成本增加3成,是个巨大谎言 中国的资本是怎么悄悄外流的 白给钱不要,瑞士人公投到底在想啥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