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检查出艾滋,医生为什么不该保密?

尽管省级行政条例支持伴侣知情权,但与国家行政条例冲突,实际并无合法性,医生告知伴侣依然是非法行为。对艾滋患者的绝对隐私保护,增加了婚内配偶传播风险,医生合法规避责任,是在合法地伤害他人生命健康权。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于方

“凡我所见所闻,无论是有无业务关系,我认为应守秘密者,我愿意保守秘密。”早在古希腊职业道德圣典《希波克拉底誓言》中,就有医生帮助保护病患的疾病隐私的规定。这种古老的医学道德,在隐私权逐渐确立的过程中,延伸成为患者的隐私权,得以继承下来。

但患者的隐私权同样有边界。例如医生在婚前体检时发现了一方感染艾滋,提前知晓的情况下,是否应该为其保密,对其配偶隐瞒病情?

在中国相关法律中,对艾滋患者的绝对隐私保护条款,甚至允许患者对配偶隐瞒病情,不仅增加了婚内配偶传播风险,同时医生可以依法规避“提前告知”的责任,甚至合法地伤害他人生命健康权。

泄露信息是犯法,不主动告知伴侣、即使感染也不犯法,是艾滋患者隐私绝对保护条例的严重漏洞。

所谓艾滋患者的绝对隐私保护条款,是指《艾滋病防治条例》第39条第2款,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具体身份信息。同时,第56条第1款对违反隐私绝对保护条款的情形规定了具体的惩罚措施。这一条例的主要目的在于,避免因信息泄露给患者带来的歧视伤害。此外,中国目前尚未出台防治艾滋的专门法律,只有国务院这一行政条例统管。

1987年出生在亚特兰大的艾滋婴儿Baby T。/CNN

至于告知伴侣的义务,仅有“将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及时告知与其有性关系者”一条;并且没有规定如果不及时告知,甚至感染给伴侣需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因此,想要感染者主动坦白实情,避免对方婚内艾滋感染,只能寄希望于感染者的道德水平。事实上,在没有相关惩处和备用措施的情况下,“主动告知”的实现几率非常低。

国际艾滋病护理服务协会(IAPAC)2013年针对“主动告知”的几率曾做过一项研究,分别从阿拉巴马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医疗中心抽取了20例艾滋携带者做对比调查。两州关于艾滋病传播罪的法条严厉程度不同,阿拉巴马州施行艾滋病犯罪特别法(HIV-Specific Criminal Law),规定患者在没有告知感染艾滋病毒的情况下,与他人发生性行为则构成“艾滋病伤害罪”,属于B级重罪。而南卡罗来州法律中规定了七种HIV特定控制措施,其中包括告知伴侣,一旦违反可能面临2年监禁。而调查结果显示,阿拉巴马州的研究对象中选择主动告知伴侣的人数为0,南卡罗来州仅有1人。

2013年11月23日,艾滋患者翟小平独自一人在个旧市传染病医院治疗。/东方IC

因现实生活中对艾滋患者的歧视和道德压力依然存在,依靠艾滋患者主动告知伴侣实情的几率仍几乎为零,“主动告知”的义务条款形同虚设,为了保护配偶及伴侣的生命健康权,美国多数州推行艾滋病犯罪特别法(HIV-Specific Criminal Law),夫妻及伴侣之间如果故意隐瞒艾滋病情且发生性行为,同样适用“涉嫌故意传播艾滋病毒”,是负有刑事责任的重罪。

基于保护公共健康原则,“酷法”旨在保护艾滋患者伴侣的生命健康权,在实际量刑上也在不断改革。

2008年7月的一个下午,警察带走了在一家音像店里打工的Rhoades,并护送他到当地一家医院,护士抽取了他的血液样本。而在他十几英里之外的家中,当地警长正在搜查他用来缓解HIV的处方药物。后经调查,Rhoades在明知自己已感染艾滋的情况下,依然与22岁的伴侣Adam Plendl发生性行为。尽管Plendl并未感染,但法官Bradley Harris的观点是,尽管Rhoades并不像杀人抢劫的普通罪犯,但他的行为存在同样致命的危险性。根据所在爱荷华州法709章,当地法庭依然判处Rhoades涉嫌故意传播艾滋病毒。最终,Rhoades获刑25年。

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司法部统计,截止2010年,联邦32个州及华盛顿特区推行艾滋病犯罪特别法(HIV-Specific Criminal Law),各州共有67条法律条文涉及艾滋患者的再传播犯罪行为,以及应负的刑事责任。24个州及华盛顿特区法律明文规定,HIV阳性患者必须对其性伴侣公开病情。如果在没有提前告知性伴侣(包括夫妇)情况下,致使对方患病,则涉嫌性疾病传播,是负有刑事责任的重罪,罪重级别在3-6级不等。

量刑如此之重的艾滋病犯罪特别法(HIV-Specific Criminal Law)看似严苛,但它基于保护多数人的公共健康原则,实际上也一直在根据医疗技术的发展在改革,例如根据不同性行为的感染率量刑。而坚持施行它的法律意义,则在于惩罚故意隐瞒而伤害他人的艾滋患者,给予受害人最后的正义救济。

哲学家大卫•休谟曾精辟地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政治作家们已经确立了这样一条准则,即在设计任何政府制度和确定几种宪法的制约和控制时,应把每个人都视为无赖——在他的全部行动中,除了谋求一己的私利外,没有其他目的。”尽管休谟的观点极端,但中国的现有法律框架下,医生与患者均选择逃避责任,而法律选择无视感染者伴侣的保护漏洞。

2013年11月7日Rhoades在候车室等待预约的精神病学家。/ProPublica

为什么医生在在明知可能传染给配偶或伴侣的情况下,不应该帮助患者继续保密?面对艾滋感染的风险,医生对病情的保密边界,同样是他人生命安全的界限,而生命健康权优于隐私权。

在隐私权至上的美国,针对医生及医疗机构的保密条例比中国严苛得多,且在庞杂的保密条款之上,依然划分了患者隐私权的界限。1996年通过的《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IPA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严格限制医生、医疗机构、第三方医保机构,全力保护病人病历的所有权、使用权和隐私权。医生需要向他人公开病历时,必须通过患者本人(没有行为能力的由监护人代理)的书面授权才算合法。对医疗或第三方机构侵犯隐私权的行为,处罚也相当严厉。对明知故犯的泄露信息者,处以50000美元罚款加一年监禁;为谋取商业利润、个人利益而出卖、转交、使用或恶意伤害者,处以250000美元罚款加10年监禁。

尽管为病人“保密”的条款是医生重要的职业操守,但保密的前提也并非伤害他人的健康。

如此严苛的HIPAA法案,同样划分了医生“保密特权”的边界。在164.512条中,规定了多条可以不经过本人允许公开病历的特殊情形。其中包括避免严重健康危害的使用和揭露(Uses and disclosures to avert a serious threat to health or safety),例如医生在劝说艾滋患者主动告诉配偶病情无果后,为了保护配偶或伴侣的健康,有权提前告知以防范风险。

因联邦多州都有涉及艾滋防治的条款,在非保密情况上则更加细化,即规定医生有权自主决定向患者的亲密伴侣、以及可能被传染的人披露实情。之所以可以突破“保密条款”,同样是依据他们有责任有权优先保护他人的生命健康权。

1969年秋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留学生Prosenjit Poddar为情所困,杀死了自己的女友Tatiana Tarasoff。而在他行动之前,他曾向自己的心理医生Lawrence Moore博士透露过自己的杀人计划。Moore博士也判定,Poddar患有严重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但出于保护病人的隐私,他并没有把Poddar的病情以及“杀人计划”告诉女友Tarasoff和她的家人。女友Tarasoff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无辜被杀,其父母把心理医生Moore博士告上了下级法院,结果法院拒审此案,认为Moore博士只是履行了保密义务。Tarasoff父母又提出上诉,加州最高法院裁定,医生不仅对病人的隐私保护负有责任,同样在病人威胁到他人生命健康时,有义务提前告知潜在的受害者,甚至可以通知警方或采取任何合理措施。

Lawrence Moore博士所在的医院crowell纪念医院。/Wikipedia

庭审法官 Mathew O. Tobriner在当时写下的多数判决意见,成为后来影响众多案件的标本:“公共政策支持医生保护病人的疾病隐私,但在病情可能威胁到他人的生命安全时,保密义务屈从于维护公共安全的义务,医生的保密特权必须终止。”

在艾滋病高发省份云南、广州等地,出台了一些类似“终止保密”的省级行政条例,规定医疗机构在患者不主动告知的前提下,有权告知其伴侣实情。但实际上按《立法法》,省级行政条例属于下位法,必须屈从于国家级别法律及行政法规的上位法,省级行政条例赋予医疗机构的告知权,并没有绝对合法性。除了《艾滋防治条例》外,在《执业医师法》、《侵权责任法》、《传染病防治实施办法》等条例中均只提及,“医生应当保护病患隐私,造成患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其中尤其以艾滋此类敏感疾病,更强调绝对隐私保护。而没有涉及“保密权终止”的特殊情况。

因此,在中国法律框架内,医生向任何第三方透露病人感染信息就是非法行为,甚至包括艾滋病人的配偶,在实际诉讼中以《艾滋防治条例》中的隐私条款即可判定。而现实情况是,医疗机构往往为逃避“隐私泄露”的责任,选择隐瞒病情,甚至欺骗。万一染病,医生可以完全“合法地”规避伤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责任。

参考资料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14,)《2014年中国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2008), State Criminal Statutes on HIV Transmission, Lesbian & Gay Rights Project AIDS Project.

Boily MC et al., (2009), “Heterosexual risk of HIV-1 infection per sexual act: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hysicians in AIDS Care, (2013),''Notify Your Partners--It's the Law'' : HIV Providers and Mandatory Disclosure, http://www.sagepublications.com.

Legal Action Center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HIV/AIDS TESTING, CONFIDENTIALITY & DISCRIMINATION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NEW YORK LAW, www.lac.org.

Cohen MS et al., “Prevention of HIV-1 infection with early antiretroviral therapy". The reported 96% reduction was related to cases of HIV transmission that were genotypic ally-linked to an HIV-positive person participating in the trial.

Tarasoff v.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551 P.2d 334 (1976), http://www.publichealthlaw.net/Reader/docs/Tarasoff.pdf.

Sergio Hernandez, (2013), Sex, Lies and HIV: When What You Don’t Tell Your Partner Is a Crime, BuzzFeed

题图:2014年世界艾滋病日,艾默里大学学生Christina Batipps正在浏览历年活动的纪念展板./AP David Goldman.

希波克拉底誓言
俗称医师誓词,是西方医生传统上行医前的誓言,希波克拉底乃古希腊医者,被誉为西方“医学之父”,在希波克拉底所立的这份誓词中,列出了一些特定的伦理上的规范。
今日医学界虽不再采用原始的希波克拉底誓词原文,它也没有任何法律效益,但是希波克拉底誓词对现代誓约依然拥有影响。其中的许多因素对于今天的医学伦理依然是有效的(比如不损害病人、缄默、保密等)。许多原文中的内容也不再适合于今天的情况。希波克拉底誓词明文规定禁止堕胎和安乐死。
国际艾滋病护理服务协会
世界各地的艾滋病治疗医生及专职医护人员组成的跨国公益组织。
前身艾滋病医生护理协会(PACC)成立于美国80年代中期,当时受制于医疗条件,患者多在短时间内死于并发症。国际艾滋病护理服务协会(IAPAC)成立于2012年12月,提供关怀和治疗艾滋患者的专业服务。
B级重罪
这是美国刑法中最基本的犯罪分类“重罪•轻罪”,通常以监禁五年为界。法定刑为五年或五年以上监禁的罪为重罪。
源于十四世纪英国普通法(依照刑罚轻重把犯罪分为叛逆罪、重罪和轻罪三类)。在“重罪•轻罪”分类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罪刑等级制,目的是为了使“罪刑相当”这一刑法基本原则进一步精确化和制度化。另外,从立法技巧上看, 可以使刑法分则条款行文简化,省去刑罚部分的具体叙述,只需注明该罪属于哪一个等级。
艾滋病犯罪特别法
在最初艾滋病流行的几年间,美国各州建立有关艾滋病传播罪的特定刑法法律。
1990年,瑞安•怀特艾滋病综合资源应急法案(CARE),它为各州提供了资金,用于艾滋病的治疗和护理。但前提是每个州都要有,以证明其犯罪的法律已经足够起诉任何故意感染给他人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自2010年白宫开始发布一系列旨在调整量刑的报告。
立法法
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制定做出的统一规定。
《立法法》第79条规定:“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即上位法优于下位法。
  • 公元前400年
    古希腊职业道德圣典《希波克拉底誓言》中,就出现了医生帮助保护病患的疾病隐私的规定。
  • 1232年
    法国亚尔萨斯曾有一条“私生活应严加保护”的法律。
  • 1890年
    塞缪尔•沃伦(Samuel Warren)与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提于《哈佛法学评论》提出的“隐私权”论文,开启了对于隐私权的讨论。
  • 1972年
    美国医师协会发表《患者权利宣言》明确了对患者隐私权的保护。
  • 1981年
    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召开的第34届世界医学大会通过了《患者权利宣言》或称《里斯 本宣言》。
  • 2005年10月
    世界医学大会第117次委员会修订后的《里斯本宣言》中,明确患者知情权及其隐私信息的保密权。
  • 2003年10月1日
    施行新《婚姻登记条例》规定结婚登记无需提供婚检证明。
  • 2003年11月20日
    柳州市妇幼保健院在婚检中确诊4名HIV阳性者,均已进行结婚登记。
星战政治经济学:帝国注定毁灭 没有星球大战,就没有Photoshop 医保不够,退休缴费来凑?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