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抵制的转基因大米,能救几百万儿童性命

被108位诺贝尔得主控诉的绿色和平一直走在反智、反科学的反转基因之路上,他们对黄金大米的看法,全是错的。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这个世界上,能让一百多个在世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共同谴责的对象并不多,绿色和平“光荣”地成为其中一个。美国东部时间6月29日,108位诺贝尔奖得主联名控诉绿色和平组织,在一封掷地有声地公开信中,科学家们“敦促绿色和平组织及其支持者重新审视全球农民和消费者使用经生物技术改良过的作物及食物的经验,承认权威科学机构和监管部门的发现,放弃反对‘转基因生物’尤其是黄金大米的运动。 ”

为何诺贝尔奖得主要特别提到黄金大米?因为它非常重要,科学家们在公开信中也给出了原因,“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5亿人受维生素A缺乏症困扰,其中40%是发展中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因为维生素A缺乏症削弱免疫系统,让婴儿和儿童身处巨大风险,每年有100至200万人死于维生素A缺乏症——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维生素A缺乏症也是致使儿童失明的首要病因,每年在全球影响着20至50万儿童,其中一半儿童在失明后12个月内去世。”而黄金大米在经过转基因改造后,富含维生素A,在亚洲以稻米为主食的国家推广后,可有效治疗维生素A缺失。

全球有数百万儿童维生素A缺失,黄金大米是应对手段之一 AP/Rafiq Maqbool

绿色和平反对黄金大米等转基因作物毫无科学依据。科学界的共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有害。

面对108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责难,绿色和平心虚了。在其国际官网上,只有绿色和平东南亚分部一位负责人的回应——或许是诺贝尔奖得主资格还不够老,不配绿色和平的官方正式回应。倒是中文官方发表了一封官方口吻的回应,不过中文官网的工作人员英语也不过关,他们将域名中的reply to nobelist,写成了replay to nobelist。

如此草率而唯唯诺诺的回应,不免让人怀疑绿色和平的底气,平时那种面对转基因作物理直气壮的态度去哪了呢?

绿色和平当然会心虚,因为从科学角度说,他们对黄金大米及其他转基因作物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会、国家科学院、美国科学促进会等权威科学组织都一致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是不安全的。他们的背书基于严密的科学证据,有文献总结了2002-2012年10年间1783篇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研究,得出结论:“目前的研究尚未检测出任何与转基因作物有关的显著危险。”

在108个诺贝尔奖得主的公开信也明确表示,“全世界的科学和监管机构反复不断地发现,通过生物科技改善过的食物即使不比其他方式生产的食物安全,也至少是一样安全。迄今为止,食用这些食物没有产生任何一例确认过对人或动物健康有害的案例。研究一直表明,它们对环境的破坏更小,而且有益于全球生物多样性。”

已有无数研究证明,黄金大米能够成为维生素A的有效获取来源,但绿色和平视而不见,始终秉持转基因有害的成见。

绿色和平倒也不是一直不讲科学,VOX的一篇分析指出,在绿色和平组织鼓吹气候变化时,对科学家言听计从,不断引用世界正在变暖而人类难辞其咎的科学研究。但是到了反转基因时,科学界的共识被他们抛之脑后,回应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责难,没有援引哪怕一篇证明黄金大米有害的研究,只是笼统地提到,“水稻研究所评估认为,至今为止还未能有效证明黄金大米能够切实解决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遗憾的是,这一句话也偷换了概念。黄金大米当然不能“切实解决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也不是解决这一病症的唯一方法,但这种方法之有效早已为实验所证明。

1999年,科学家Potrykus及其同事创造了世界上第一种含有β胡萝卜素的大米,因其有别于其他大米的金黄色外表而得名“黄金大米”。由于无法在科学上攻击黄金大米,他们从技术角度加以反对:黄金大米无法产生足够的β胡萝卜素。确实,黄金大米在诞生之初,无法提供足够的β胡萝卜素治疗维生素A。但是经过多年的改良,黄金大米治疗维生素A缺失的效果越来越好。2003年,比最早版本多8倍β胡萝卜素的黄金大米诞生,2005年,20倍。

黄金大米与普通大米相比,除了颜色,黄金大米富含维生素A Reuters/Erik de Castro

2009年,《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的研究发现,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转换成维生素A的比例是3.8比1,比“纯天然”的菠菜、胡萝卜等蔬菜10比1到27比1的比例要高得多。少量的黄金大米就能够提供每日所需维生素A的50%。

对于此,包括绿色和平在内的反转基因者认为,转基因不可预测,万一哪一天就有危险了呢,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推演,任何食物都不能吃了,万一哪天就查出有病毒了呢?

事实上,转基因从人类文明诞生之初,就一直在不断实践转基因技术,我们所熟知的很多作物都是经过转基因才进化成现在的样子。公众面对转基因生物因缺乏了解而陷入恐慌尚可理解,但是作为全球顶尖环保组织的绿色和平却两耳不闻科学事,不仅不正本清源,反而煽风点火,推行反科学反智的反转基因运动,诺贝尔奖获得者们称之为“反人类罪”毫不夸张。

在绿色和平看来,治疗维生素A缺失是零和游戏,黄金大米无法与食物补充剂、强化食品并存。但研究者从来只将黄金大米看作现行疗法的补充,而不是替代。

绿色和平看来,治疗维生素A缺失似乎是一种零和游戏,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甚至将黄金大米视为转基因的“特洛伊木马”,一旦这一关口被突破,其他转基因作物纷至沓来。 绿色和平称,“花在转基因黄金大米上的数千万美金如果花在已经在用的维生素A缺失方案上,如食物补充剂强化食品和家庭种植上,效果会更好。”

但研究者从来没有把黄金大米当作治疗维生素A缺失的唯一方案,而是强调要与其他各种措施一并使用。国际水稻机构曾回应,“国际水稻研究所及其合作者从未宣称黄金大米是完全解决维生素A缺失的万能良方。我们始终强调,黄金大米对当前抗击维生素A缺失的手段,是补充,而不是替代。多样化的膳食、强化食品食物补充剂必须继续下去。但在这些方法行不通的地方和时候,黄金大米可以帮助解决维生素A缺失。”

而且,退一步说,绿色和平所说的替代方案也不见得比黄金大米高明。绿色和平一直倡导要通过合理饮食来治疗维生素A缺失,这是绿色和平版“何不食肉糜”,维生素A缺失患者通常是发展中国家的儿童,他们可能连温饱都成问题,如何通过合理膳食治疗?如果膳食合理了,也就不会造成维生素A缺失了。

而投放维生素A胶囊或药丸等食物补充剂,效果不见得比黄金大米好,上世纪90年代开始,针对维生素A缺失人群投放维生素A胶囊,有人估算每年耗资10亿美元左右。不可否认,这一项目确实挽救过很多生命,但治标不治本,如果推广黄金大米,民众可自行种植,将大大减少对食物补充剂的依赖。世界卫生组织也认为这些项目都只是保证更好营养的初始步骤,而不是长久之计。

绿色和平在科学上无法驳倒黄金大米,只好在其他方面动心思,但也是错漏百出。

在科学上无法驳倒黄金大米,绿色和平自然要在其他方面动手脚,比如所谓消费者选择权和人权上动,2009年,他们喊出了“放开我们的大米!”、“让大米不被转基因”,认为转基因大米被跨国公司、政府所控制,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是反资本主义的爱国游行。但是,在绿色和平自己提倡的补充剂方案中,又明确提出依靠政府组织来发放维生素A胶囊或药丸,还呼吁政府强制为强化食品立法。此时,他们又绝口不提被政府控制了。

2009年10月7日,绿色和平成员在波兰首都华沙农业部前抗议转基因作物 AP/Czarek Sokolowski Reuters/Erik de Castro

曾在中国闹得沸沸扬扬的黄金大米事件,绿色和平认为,研究者把受试的孩子当做小白鼠,“大量医学文献表明,β胡萝卜素中产生的类维生素是有毒的,可能造成先天缺陷。”但是,β胡萝卜素不止黄金大米中有,胡萝卜、菠菜等蔬菜中也有,是不是也应该禁止吃这些蔬菜呢?

但是迫于压力,实验主办方塔夫茨大学复核了这些临床实验,并于2013年公布了结果,承认对于黄金大米的转基因属性解释不够,有所瞒报,但是研究的数据是有效的,研究过程中也没有发现健康或安全隐患。这一研究发现,50克的黄金大米即可满足儿童每日推荐摄入维生素A的60%。仅仅因为研究程序上的偏差而否定一个或可造福数百万儿童的科学研究,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绿色和平无视这一结果,正如他们过往数十年反对转基因的一贯套路,所有不合己意的观点,一律过滤。被他们一并过滤掉的,还有无数维生素A缺失患者。

在公开信的末尾,科学家们问到,“在我们将此视为‘反人类罪’之前,还有多少穷人要死去?”这个问题值得绿色和平好好考虑。

参考资料

Nestle, Marion ( 2010 ). Safe food: the politics of food safet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lessandro Nicolia, Alberto Manzo, Fabio Veronesi, and Daniele Rosellini( 2013 ).An overview of the last 10 years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 safety research. Informa Healthcare USA, Inc.

Adrian Dubock ( 2013 ). Golden Rice: a long-running story at the watershed of the GM debate. Golden Rice Project.

Brad Plumer ( 2016 ). These 109 Nobel laureates have finally had enough of Greenpeace’s anti-GMO campaign. VOX.

Guangwen Tang, Jian Qin, Gregory G Dolnikowski, Robert M Russell, and Michael A Grusak ( 2009 ). Golden Rice is an effective source of vitamin A.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William Saletan ( 2015 ). Unhealthy Fixation. Slate.

Bjørn Lomborg ( 2013 ). A Golden Rice Opportunity. Project Syndicate.

Ingo Potrykus ( 2001 ). Golden Rice and Beyond. Plant Physiology.

题图:March Against Monsanto, Vancouver, Canada; May 25, 2013 /Wikipedia

绿色和平
绿色和平(英语:Greenpeace)是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从事环保工作,总部位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绿色和平(英语:Greenpeace)是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从事环保工作,总部位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绿色和平于1971年在加拿大成立,现在全球55个国家或地区设有办公室。它开始时以使用非暴力方式阻止大气和地下核试以及公海捕鲸著称,后来转为关注其它的环境问题,包括水底拖网捕鱼、全球变暖和基因工程。现在的绿色和平也有反捕鲸和反捕杀海豹的活动。
食物补充剂
是一种成分是从食物中萃取对人体有益的营养素(如氨基酸、微量元素、维生素、矿物质等)的补充品,主要的功能是维持健康、预防疾病。
营养补充品,又称营养补充剂、膳食补充剂、营养剂、饮食补充剂等,是一种成分是从食物中萃取对人体有益的营养素(如氨基酸、微量元素、维生素、矿物质等)的补充品,主要的功能是维持健康、预防疾病。而营养补充品必须经过卫生机关的检查,证明其安全性和保建功能才能贩售。値得注意的是,它并不是药物,不过可视身体需要作适量补充。
强化食品
根据特殊需要,按照科学配方,通过一定方法把缺乏的营养素加到食品中去,以提高食品的营养价值,这样加工出来的食品,就称之为强化食品。
根据特殊需要,按照科学配方,通过一定方法把缺乏的营养素加到食品中去,以提高食品的营养价值,这样加工出来的食品,就称之为强化食品。
维生素A
维生素A又称维他命A、抗干眼病维生素,是人类的必须营养之一。维生素A的前身是存在于多种植物中的胡萝卜素。
维生素A又称维他命A、抗干眼病维生素,是人类的必须营养之一。维生素A的前身是存在于多种植物中的胡萝卜素。 维生素A并非单一的一种化合物,而是有许多不同的型态。动物能将胡萝卜素在体内转化为维生素A贮藏在肝脏中;通常是以醇类的方式存在,称作视黄醇,活性也是最高;但也有一些属于醛类,称作视黄醛;另外还有一些属于酸类,称作视黄酸。
最重要的
如果遇到超标准洪水,为保长江大堤、江汉平原和武汉三镇的安全,首先启用的就是荆江分洪区。
荆江分洪区的启用条件是控制沙市水位不超过45米,当沙市水位接近45米,且预报还会上涨时,视情况就需要启用荆江分洪区。
  • 1980年
    颁布了第一个转基因专利,是由通用电气和美国专利办公室之间的官司决定的。
  • 1982年
    FDA批准了第一个转基因产品人胰岛素出现在市场上。
  • 1994年
    转基因食品出现在杂货店。FDA批准的一种转基因西红柿上市。
  • 1997年
    欧盟裁定所有转基因产品必须标明。
  • 1999年
    转基因作物发展壮大。全球超过1000万英亩的转基因作物。
  • 2003年
    出现了抗转基因的害虫,地点是美国南部。
  • 2011年
    在加拿大某孕妇体内发现B毒素。
  • 2012年
    法国农民打赢了与孟山都的官司,为未来的案件提供先例。
为了保住武汉,这些小镇吞下了大半的洪水,却没人管 保护强奸案受害人隐私,保留她们最后一点尊严 谴责性侵受害者,是在帮罪犯脱罪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