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这个组织通过赵薇控制中国

真实的共济会只不过是西方众多兄弟会中比较有名的一个罢了,并没有那么大能耐,做不到统治全球,也无法通过赵薇控制中国。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如果你驱车在美国的小镇中穿行,不出一会儿,就能遇到这样一座屋舍,不大,装潢朴素,唯一与寻常房屋不大一样的是,墙上或者门外立着颇为神秘的标牌:中间一个英文大写字母G,四周环绕着一把标尺和一枚圆规。

这就是据说“掌控着全世界,密谋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神秘社团共济会在当地的会所。

“共济会控制世界”在中文世界盛行,宋鸿兵的同道何新将共济会称为“全球资本主义的核心中枢”,网友将赵薇视为共济会在中国的代理人。

共济会控制世界,在谣言重灾区中国流传甚广。近来,赵薇因为启用所谓“台独”演员戴立忍,被人扒出是共济会的在华代理人,同时躺枪的还有马云。只是因为他们在一张同框照片中摆出了“共济会手势”。但是,赵薇和马云的手势只是摇滚演唱会中经常出现的“金属礼”罢了——其实赵薇和马云可能只是想摆出与金属礼只有一指之差的“爱与和平”手势。

与普通网民的无端臆测相比,有些中文学者对共济会的“严肃研究”显然杀伤力更大。比如中国著名的阴谋论者 何新在其阴谋论著作《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解密》中称,共济会是“全球资本主义的核心中枢”,由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把持的共济会控制着欧盟各国政府、英国王室议会和政府、美国政府。还称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俄罗斯革命都是共济会一手策划并实施的,甚至连转基因、疫苗、人工病毒都是共济会的阴谋。他煞有介事地列出了共济会与西方其他秘密组织的关系,在他的描述中,共济会包括 光照会锡安会骷髅会圣殿骑士团玫瑰十字会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等其他秘密社团。

何新将共济会视为控制全球资本主义的中枢,是典型的阴谋论,和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如出一辙 /何新著作截图

其实, 何新的观点一点也不新鲜,都是外国阴谋论者玩剩下的,只不过是东拼西凑,拾人牙慧,所以他和宋鸿兵一样,只敢署名为“编著”,可能也是惺惺相惜,何新在这本书中多次引用宋鸿兵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描述。

但如果稍微留意就能发现,何新援引的外国资料,多数是籍籍无名且极度不靠谱的阴谋论著作,倒是也有大家手笔,比如丹·布朗,但他是小说作家。对,没错, 何新把小说里的话拿来当做共济会阴谋论的佐证。

尽管通篇没有真凭实据,漏洞百出,但不得不说,共济会控制世界的谣言深得人心,至少在中文世界是如此,在搜索引擎中用中文搜索共济会,弹出的结果多半是所谓“揭秘”、“起底”共济会的阴谋论文章。

真实的共济会只不过是西方众多兄弟会中比较有名的一个罢了,并没有那么大能耐。早期的共济会只是行业协会,后来也不过是“有秘密的社团”,而不是“秘密社团”

真实情况是,共济会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 兄弟会而已,并非外界渲染的“秘密社团”。20世纪初,四分之一的美国成年男子都是 兄弟会的成员,共济会是其中比较吸引人的一个。20世纪50年代共济会最辉煌的时期,全美国有4百万共济会成员,如今大概只有200万了,全球约有500万。

共济会源于微末,起初他们是建造教堂的石匠,所以很多教堂上有共济会的痕迹,这成了后世阴谋论者大做文章的地方,共济会的英文freemason中mason一词意思就是石匠。 18世纪开始,共济会成为一种风潮,不过18世纪以前,也一直都有共济会存在,只不过不太惹人注目。早期的共济会学者颇擅附会,将其历史追溯至埃及、公元前的耶路撒冷,乃至与12世纪的圣殿骑士团挂钩。

共济会会所上的共济会标识,中间一个大写字母G,四周环绕圆规和尺子 /Wikipedia

大体来说,共济会分为两种,一种是18世纪之前的,当时的共济会成员都是实打实的劳动者,斧凿并用,因而被称作“劳动的共济会”(Operative Masonry)。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共济会渐登大雅之堂,从实务走向思辨,更注重哲学和慈善性质的 兄弟会组织,被称作“思辨的共济会”(Speculative Masonary)。当然,共济会一向吃水不忘挖井人,他们依然以石匠的工具圆规、标尺作为会徽。 据信,现存最古老的共济会文本收藏在大英博物馆,内容是会员应该遵守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共济会的规矩、手艺的标准,与现在的职业协会并无区别。

经过发展和改良后的共济会,成员分为三个等级,入门学徒 ( entered apprentice )、技术同僚 ( fellow craft )、大师匠人 ( master mason ),跟较早时期的共济会差不多。成员就像官僚系统的官员一样,需要逐级爬升。

共济会并没有全球性的权力机构,各地方的会所互不统辖,压根没有统一起来控制世界的能力,甚至不同地区的共济会礼仪、习俗也不全然相同。

会所 ( masonic lodge ) 是共济会的最基本组成单元,通常是一波共济会成员聚会的地方,小的可能就是一个房间,大一点有独立的房屋。 再往大说,美国各州、加拿大诸省以及其他国家,还有大会所 ( grand lodge ),负责该辖区的共济会事务。但是,各国或各州的大会所,并不互相统辖,也不存在一个全球性的共济会中央权力机构。

就好比是联合国管不了成员国内政,各地的共济会组织也相互不隶属,甚至不同的会所有不同的习俗和意识。比如,美国的共济会会员有成员卡,但是其他国家就不一定有了。阴谋论者说的共济会使用同一种暗号、同一种手势识别彼此也不准确,不同地方的成员因为有不同的仪式和习俗,并不一定都能相互识别对方。

古早时期的共济会使用暗语或手势辨别彼此只是受限于时代,毕竟那会儿没有名片、会员卡之类的,用黑话识别再方便不过。这在中国的帮会组织里也颇为常见,《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和土匪用“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鉴定对方身份;《鹿鼎记》里,韦小宝刚加入天地会,陈近南就教了他两句暗号,“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这都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组织的方式而已。随着时间流转,作为传统被后世的会员继承了下来,但是由于组织扩散,又产生各种变异。

共济会成员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神秘,虽然有私密的仪式,但不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对成员也没有太多宗教要求,只要相信神的存在即可。

共济会的大部分仪式都是在会所内秘密进行,这成了很多阴谋论者攻击的地方。其实,大部分西方的 兄弟会组织,都会私下里进行隐秘的仪式,比如有本传记称卡梅伦在牛津大学读书时,为了加盟该校著名的 兄弟会 布灵顿俱乐部,不惜和一个猪头发生了关系,因为这是入会必须要进行的仪式。而事实上,共济会也经常公开举行仪式。共济会起先是造教堂的石匠组成,对建筑情有独钟,建筑物的奠基对共济会来说,一直是重要的公开仪式。只不过因为太过稀松平常,并不惹人注意。如果共济会会员去世,其他会员也会公开出席葬礼,为其哀悼。

共济会公开举行建筑物奠基仪式,所用奠基石上有共济会的标志 /Wikipedia

如前文所述,共济会的会所都有会徽,很好辨认,共济会成员也从来不避讳自己的身份,很多会员穿着印有其会徽的衣服帽子,汽车上也贴共济会的贴纸。有些共济会组织还公开打广告。很难想象一个以秘密著称的社团,会如此招摇。

在阴谋论者看来,西方历史中很多伟人都是共济会成员,必然有什么阴谋。确实,伏尔泰、莫扎特、华盛顿、丘吉尔都是共济会会员。在何新的书中,也称签署美国《独立宣言》的56位开国元勋,有53位是共济会成员。还说美国总统都是共济会成员。但是,即使是外国的阴谋论著作,也从来没有声称56名开国元勋有53个共济会会员,真实情况是,只有9位是确凿的共济会成员。而所谓历任美国总统都是共济会成员也属于无稽之谈。43位美国总统中只有14位是共济会会员。 兄弟会只是很常见的社团而已,即使他们不是共济会成员,也会是其他类似社团的会员,单纯将共济会拎出来加以渲染,在逻辑上都不自洽。

简而言之,共济会是由男性构成的互助 兄弟会组织。正如共济会成员自己澄清的,“我们不是一个秘密社团,只是一个有秘密的社团。”在这个世界上,谁又没有秘密呢?

参考资料

S. Brent Morris, Art DeHoyos ( 2004 ). Freemasonry in Context: History, Ritual, Controversy.  Lexington Books.

Christopher Hodapp, Alice Von Kannon ( 2008 ). Conspiracy Theories and Secret Societies For Dummies. For Dummies.

Christopher Hodapp ( 2013 ). Freemasons For Dummies. For Dummies.

何新 ( 2011 ). 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密. 中国书籍出版社.

Lodge in Palazzo Roffia, Florence set out for French (Moderns) ritual. /Wikipedia

兄弟会
兄弟会及其同类组织姐妹会一般指的是世界性组织。包括光明会和玫块十字会。通常以希腊字母命名,并一起通称希腊社团。
兄弟会 ( Fraternities ) 及其同类组织姐妹会 ( Sororities ) 一般指的是世界性组织。包括光明会和玫块十字会。通常以希腊字母命名,并一起通称希腊社团(Greek Organization)。
玫瑰十字会
玫瑰十字会,是中世纪末期的一个欧洲秘传教团,以玫瑰和十字作为它的象征。该会一直保持神秘,不为外人知晓。直至17世纪初,有人以匿名在日耳曼地区发表三份关于该会的宣言,外人才知道它的存在。玫瑰十字会的问候语是“愿玫瑰在你的十字上绽放”。
玫瑰十字会(德语:Rosenkreuzer),是中世纪末期的一个欧洲秘传教团,以玫瑰和十字作为它的象征。该会一直保持神秘,不为外人知晓。直至17世纪初,有人以匿名在日耳曼地区发表三份关于该会的宣言,外人才知道它的存在。玫瑰十字会的问候语是“愿玫瑰在你的十字上绽放”。
光照会
光明会,又被翻译为光照派,是啟蒙运动时期的一个巴伐利亚秘密组织,成立于1776年5月1日。 通常被描绘成其成员试图阴谋幕后控制全世界,控制天气等。”
光明会(英语:Illuminati),又被翻译为光照派,是啟蒙运动时期的一个巴伐利亚秘密组织,成立于1776年5月1日。 “光明会”通常被描绘成其成员试图阴谋幕后控制全世界,控制天气等。”
骷髅会
美国耶鲁大学中的兄弟会社团,开始于1832年。
骷髅会(英语:Skull and Bones),美国耶鲁大学中的兄弟会社团,开始于1832年。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又称彼尔德伯格集团、彼尔德伯格会议,是世界级的年度非官方会议,与会者约为130位,参加者多为商业、媒体及政治精英。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Bilderberg Club),又称彼尔德伯格集团(Bilderberg Group)、彼尔德伯格会议(Bilderberg conference),是世界级的年度非官方会议,与会者约为130位,参加者多为商业、媒体及政治精英。
金属礼
金属摇滚中常用的一种手势,但现在通行在各大演唱会上,多数人不知其含义,都只是凑个热闹而已。
金属摇滚中常用的一种手势,但现在通行在各大演唱会上,多数人不知其含义,都只是凑个热闹而已。
何新
还有一本关于共济会的阴谋论著作《手眼通天:世界历史中的神秘共济会》,也都是把质量低下的共济会阴谋论文章拼凑到一起。
还有一本关于共济会的阴谋论著作《手眼通天:世界历史中的神秘共济会》,也都是把质量低下的共济会阴谋论文章拼凑到一起。
布灵顿俱乐部
布灵顿俱乐部创建于1780年,1875年成为牛津大学的正式学生社团,成员在15~70人,最少的一年只有7人。它前身是个狩猎、板球主题的俱乐部,逐渐演变成为餐饮俱乐部,会员们也做“运动”——喝醉、搞破坏。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是其会员。
布灵顿俱乐部创建于1780年,1875年成为牛津大学的正式学生社团,成员在15~70人,最少的一年只有7人。它前身是个狩猎、板球主题的俱乐部,逐渐演变成为餐饮俱乐部,会员们也做“运动”——喝醉、搞破坏。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是其会员。
锡安会
郇山隐修会,又译作锡安会。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郇山隐修会一直是许多虚构或者纪实文学作品热衷描写的一个秘密基督教团体。在这些作品中,郇山隐修会被描述成西欧历史上最有影响的秘密组织,或者是现代版的蔷薇十字团。但是,根据目前的研究来看,在很大的程度上,郇山隐修会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1956年之前,从没有任何文字或者经得起考证的历史材料能够证明郇山隐修会的存在。
郇山隐修会(法语:Prieuré de Sion,英语:Priory of Sion 或 Priory of Zion),又译作锡安会。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郇山隐修会一直是许多虚构或者纪实文学作品热衷描写的一个秘密基督教团体。在这些作品中,郇山隐修会被描述成西欧历史上最有影响的秘密组织,或者是现代版的蔷薇十字团。但是,根据目前的研究来看,在很大的程度上,郇山隐修会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1956年之前,从没有任何文字或者经得起考证的历史材料能够证明郇山隐修会的存在。
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或神庙骑士团,正式全名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是存在于中世纪的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乃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其成员称为“圣殿骑士”,而高级成员则获许穿着骑士团标志性的绘有红色十字之白色长袍。
圣殿骑士团(法语:Ordre du Temple),或神庙骑士团,正式全名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是存在于中世纪的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乃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其成员称为“圣殿骑士”,而高级成员则获许穿着骑士团标志性的绘有红色十字之白色长袍。
  • 1717年6月24日
    现代共济会诞生。圣约翰日,四个会所(英语:Lodge)的共济会会员联合成立了第一个总会所,会员投票选出安松·塞亚为第一代总导师。
  • 1721年起
    英国共济会总会开始筹备编纂自己的宪章以便管理众多成员。
  • 1723年
    总会所委派新教长老派牧师詹姆斯·安德森出版了《共济会宪章》,这部宪章分为历史、责任义务、通则三个部分。
  • 1733年
    美国的第一个共济会总会所建立;这个总会所后来被更名为圣约翰会所。本杰明·富兰克林于1731年成为这个总会所辖区内的会员。
  • 1753年
    英国共济会于1753年分裂为两派,较老的近代派和较心的古典派。
  • 18世纪末
    共济会受到打压,并持续整个19世纪。1789年法国大革命,一些阴谋论宣称是共济会等秘密社团主导革命,各国政府都颁布社团禁令,一直到拿破仑掌权时期才被解除。
  • 19世纪初
    法兰西第一帝国灭亡后,罗马教廷于1817年同普鲁士、1821年同巴伐利亚先后签订协议,对很多秘密社团再次加以镇压。
大城市从来没给留守儿童留过位置 你没法逃离北上广,但北上广想让你离开 保健品传销骗局,谁在纵容他们野蛮生长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