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准备金,银行复古主义

部分准备金银行从19世纪开始就是世界银行业的普遍实践,但现在却又不少人建议恢复100%准备金的“狭义银行”。他们的主要理由是商业银行不应具有货币创造功能,以及部分准备金银行容易引起金融危机。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吴鼎

据著名经济学博客边际革命(marginalrevolution.com)报道,瑞士团体Vollgeld(该名称在德语中意为“主权货币”)为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的提议征集到了十万个签名。瑞士人民动议制度允许任何个人或团体发起旨在修改宪法的全民公投,只要该个人或团体在十八个月内就该动议取得十万个签名即可。这意味着,瑞士将就政府是否应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进行公投。

位于伯尔尼的瑞士中央银行

现今银行业的普遍实践为部分准备金银行(fractional reserve banking),意为银行在其接受的存款中只需要持有一部分作为“准备金”(reserves),剩余部分可以作为贷款借出。而100%准备金意为银行必须持有所有储户的存款,用于借贷的资金只能来源于银行股东的资本——经济学家将这类银行称为狭义银行(narrow banking)。部分准备金银行的准备金率也和利率一起成为了央行通过调整货币供应量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例如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几年内常常传出降低准备金要求(被简称为“降准”)的消息,这就是在利用准备金率影响货币供给的机制进行宏观调控:降准意味着商业银行可将更多存款用于货币创造,是一种通过增加狭义货币供给试图提振经济的宽松政策。

20世纪以后,恢复狭义银行的提议中最著名的是欧文•费雪等人提出的“芝加哥方案”。该方案虽未被采用,但狭义银行支持者们至今仍不断引用费雪的观点。

尽管部分准备金制度是当今世界银行业的普遍实践,试图改变现状者并不多,但瑞士本次针对部分准备金全民公投并非是试图取消部分准备金制度的唯一一次尝试。另一次比较著名的提议要追溯到1933年的芝加哥方案(Chicago Plan):作为对30年代初大萧条的回应,来自芝加哥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等人发表了一份备忘录,对银行业改革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其中包括废除部分准备金制度,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该备忘录在当时引起了政策制定者的相当兴趣,但在随后罗斯福政府旨在规制银行业的《紧急银行业法案》中并未采取100%准备金政策。此后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除莫里•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外,几乎没有人再认真地主张过100%准备金,部分准备金银行的牢固地位似乎不可撼动。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很多学者和政策评论者重新恢复了对“狭义银行”(即100%准备金银行)的兴趣——例如《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约翰•科克雷恩(John Cochrane)等都撰文呼吁恢复狭义银行。

美国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欧文·费雪

对银行业的历史进行简略回顾可以帮助我们充分了解部分准备金银行的优势和劣势,以及为何有人建议恢复狭义银行。现代银行业起源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开设的银行,但部分准备金银行作为一项金融创新却来自于17世纪的瑞典。瑞典中央银行(Swedish Riksbank)建立于1668年,是世界上第一所中央银行(但正如不久之后成立的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法国央行法兰西银行一样,都是私人银行),也是世界上第一所采取部分准备金制的银行——由于发现储户几乎不可能同时要求提取在银行中的存款,银行经营者意识到可以将大部分资金借出生息,在任意时间都只持有部分存款以应付顾客的提款需求。

部分准备金作为一种银行业的重要创新扩散到了欧洲其他国家,特别是成立于1694年,目的是为政府军事行动提供财政支持的英格兰银行。一个令部分准备金制创立者都始料未及的结果是,这种实践使银行通过借贷行使了货币创造功能。哈佛大学商学院一年级的一个简化版货币游戏能够清晰地说明这一过程:政府通过中央银行付给教授100美元,教授将这100美元存在一个学生开设的银行处,获得了一张存款凭据。假设这时银行的准备金率是10%(也就是说,银行将负债的10%作为准备金,剩下的资金可供借出),于是银行将10美元存在中央银行,将剩下的90美元借给了银行的客户。银行的客户花掉这90美元后,得到这90美元的人再次将其存入另一家商业银行,于是第二家商业银行有81美元可供借出,9美元存入中央银行。这81美元再次被存入第三家银行……当最初中央银行的货币被分别存入三家不同的银行后,三家商业银行中总的存款数额为100+90+81=271美元。经济学家将中央银行发行的100美元称为M0(又称为基础货币或高能货币,即央行的负债,等于流通中的现金加上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而商业银行中储蓄的271美元被称为M1(又称狭义货币,流通中的现金加上商业银行存款)。以上过程就是部分准备金银行的货币创造过程。如果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那么第一家银行根本不可能将100美元中的90美元借出,商业银行的货币创造功能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部分准备金银行作为一种金融创新来自于成立于17世纪的瑞典中央银行,在大幅增加货币供给的同时,部分准备金也带来了金融业的系统性风险,是央行在发生金融危机时不得不通过各种手段救助商业银行。

如今货币创造已经被视为银行的基本功能之一,例如英国货币供给中的97%都来源于部分准备金银行的货币创造。按照货币主义观点,经济周期主要由货币供应量决定,商业银行作为货币供给的创造者,自然对经济周期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然而,这也给部分准备金银行,甚至整个经济体带来了无法预料的风险。如果我们再考虑前述例子,教授突然要求从第一家银行取出他的100美元,第一家银行由于只持有10美元,因此为了偿付教授的存款,只能在市场上贱卖自己的资产,这很可能意味着银行的倒闭。由于在这个例子中储户只有教授一个人,而真实世界中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所有储户同时向银行要求偿付的情况,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商业银行能够维持正常经营。但一旦储户有理由担心银行破产因此一致要求提取自己的存款时,银行面临的状况就会很接近教授要求提取自己的100美元时的情景。这种情况叫做挤兑(bank run)。挤兑风潮常带来大量银行倒闭,金融中介机构的突然失灵则会带来经济活动的骤然减少——用经济学家的术语说,就是“总需求”的骤然减少,其结果就是我们常说的经济危机。

在19世纪,随着金融业的蓬勃发展,人们对挤兑带来的风险也得到了越来越清晰认识。这方面的转折点是英国1866年金融危机。利物浦铁路公司的破产带来了一系列大公司的倒闭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中最关键的是欧弗兰德-格尼公司,因此这次危机又被称为欧弗兰德-格尼危机(Overend and Gurney crisis of 1866)。倒闭风潮在银行系统内造成了广泛的恐慌情绪,而英国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为了维持自己的黄金储备而未能有效地救助商业银行,导致大量银行倒闭,最终酿成严重金融危机。这次危机的结果之一是英格兰银行开始意识到,央行应当承担起在危机中救助商业银行的责任。这被称为央行的“最后贷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功能。在1890年由巴西经济泡沫破裂、英国巴灵银行倒闭造成的的巴灵危机(Baring crisis)中英格兰银行第一次行使了最后贷款人的功能,将金融危机控制在了相对较小的范围内。

08年金融危机以后,对费雪“芝加哥方案”的兴趣被重新点燃。很多人再度开始主张恢复狭义银行。理由是私人银行的货币创造功能使央行难以控制货币量,以及部分准备金银行容易引发挤兑等。

1930年代大萧条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银行大规模倒闭引起。据弗里德曼和施瓦茨研究,造成美国大萧条的主因是美联储系统不当的货币政策,引起银行挤兑风潮后又未能有效救助商业银行,因此造成大量金融机构倒闭。

30年代大萧条后各国政府都大幅加大了对银行业的监管力度。如今不论在哪个国家,金融业都是政府监管最多的行业。中央银行的主要功能也从十九世纪维持国际金本位转变为维护国内的金融体系和经济增长的稳定——央行通过最后贷款人存款保险(deposit insurance)等措施防止挤兑风潮造成金融危机。

30年代经济危机

但尽管如此,金融危机还是时有发生,而且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危机的波及范围变得越来越深入而广泛。2008年金融危机后,很多人对费雪芝加哥方案和100%准备金“狭义银行”兴趣被重新点燃。例如,《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认为,商业银行的货币创造功能使中央银行很难控制经济中实际流通的货币量,100%准备金银行实质上是剥夺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功能,使中央银行称为货币的唯一供给者。他引用费雪的观点,认为这能有效地消弭经济周期,终结银行挤兑并极大减少政府债务。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约翰•科克雷恩(John Cochrane)则认为08年金融危机本质上也是挤兑风潮所引起的,他引用芝加哥方案作为问题的解决方法,认为应该把银行的双重功能——接受存款和向公司和个人发放贷款分割开: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而借出资金进行投资的业务则由私人公司利用股东资本完成。

瑞士本次公投是芝加哥方案“狭义银行”政策建议时隔80年以后再次面临政治选择的机遇。这个扭转19世纪以来普遍金融实践、彻底改变银行业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的建议能否得到大多数人的采纳,如果实行又是否真能消弭经济周期,恐怕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参考资料

Ben S. Bernanke, 1994. "The Macroeconomics of the Great Depression: A Comparative Approach," NBER Working Papers 4814,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c.

Eichengreen, B, 2008. "Globalizing Capital: A History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Second Edi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人民动议
瑞士允许任何个人或团体就某个动议发起全民公投的制度。
瑞士允许任何个人或团体就某个动议发起全民公投的制度。一个动议只能有一个主题,该动议不能违反基本人权,在十八个月内征集到十万个支持该动议的公民签名,就可以要求政府就该动议举行全民公投。
狭义银行
即100%准备金银行。
即100%准备金银行,银行在任何时间内均需持有100%储户存款。向银行发放贷款则必须动用股东提供的资本。
部分准备金银行
银行可以将储户在银行的储蓄用于向客户发放贷款的银行。
银行可以将储户在银行的储蓄用于向客户发放贷款的银行。银行只需持有储蓄的一部分作为准备金。
欧文•费雪
美国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
美国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在效用理论、一般均衡、货币理论和利息理论中都做出了里程碑式贡献。但他的经济学造诣没能防止他在1929年股灾中损失惨重。此外,他还是一位业余营养学家,曾大力推广素食主义。
芝加哥方案
1933年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为银行业改革提出的政策建议,包括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
1933年一群来自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为银行业改革提出的政策建议,其中包括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这些经济学家中主要包括欧文•费雪、弗兰克•奈特、阿伦•戴瑞德等人。
挤兑
大量储户因恐慌等因素同时到银行提现,而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不足以支付。
是银行因信用度下降、传闻破产等原因,大量的银行客户因为金融危机的恐慌或者相关影响同时到银行提取现金,而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不足以支付。这常常造成银行倒闭。
最后贷款人
挤兑风潮下,央行对商业银行紧急注入流动性以防商业银行破产的措施。
指在出现挤兑风潮的情况下,央行对商业银行紧急注入流动性以防商业银行破产的措施。
存款保险
政府对针对银行等金融业为加保人的保险制度。
政府对针对银行等金融业为加保人的保险制度。金融业发生挤兑或破产等危机时,政府对储户提供一定额度的存款保障。
  • 现代银行业的诞生
    1385年,吉奥瓦尼•德•美第奇开始执掌佛罗伦萨一家钱庄,这标志着现代银行业的诞生。
  • 瑞典中央银行建立
    1656年,瑞典中央银行建立。部分准备金银行作为一种金融创新,诞生于瑞典中央银行。
  • 英格兰银行建立
    1689年,英格兰银行建立。英国在金融业和国际贸易上的霸权地位使英格兰银行在整个18、19世纪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银行,也是1870年后国际金本位制度的绝对轴心。包括“最后贷款人”等央行重要功能都诞生于英格兰银行。
  • 英国1866年金融危机
    这次危机使英格兰银行意识到央行应当承担起在危机中救助商业银行的责任。
  • 巴灵危机
    1890年,英格兰银行第一次行使最后贷款人功能,对金融危机进行干涉。
  • 1929-33年大萧条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宣告两次世界大战间金本位制的终结。弗里德曼认为,导致银行大量倒闭的金融危机是29-33年大萧条的重要诱因之一。大萧条之后的各国政府普遍大幅加强了对银行业的监管。
  • 芝加哥方案
    1933年欧文•费雪等经济学家为银行业改革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其中包括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这个方案被称为“芝加哥方案”。
  • 2015年瑞士将举行公投
    瑞士团体Vollgeld为要求银行维持100%准备金的提议征集到了十万个签名。这意味着瑞士将就是否恢复“狭义银行”举行公投。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