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航班上救人的正确方式

国外航空公司通常在飞机上安装远程协助系统,根据地面医疗支持的医生对患者进行病情判断和治疗,以及对航班是否需要返航或者紧急迫降提供建议。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王昌改

近日,一则“患病乘客无人抬爬下飞机”的新闻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实际上机上出现突发急症这样的情况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根据英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调查数据显示:在航班飞行中,每六百零四名乘客中就会出现一个需要紧急救治的状况。随着航空运输业越来越发达,这样的状况出现的频率将会越来越高。

来自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的 Michael Sand 博士收集了欧洲航空公司2002~2007年的10189份突发急症飞行报告,分析显示飞机上紧急医疗情况中出现以下病症的比重:晕厥(53.5%),胃肠道疾病(8.9%),心脏疾病(4.9%),飞行恐惧症(4.3%)和全身疼痛(4.1%),需要立即手术的是脑血栓(0.5%)和阑尾炎(为0.25%)。

飞行途中,空中乘务员只提供基本急救,而不提供具体治疗建议。

早在此前,为了应对机上旅客可能出现突发急症的各种情况及后果,美国国会在1998年通过了《航空医疗救助法案》(简称:AMAA)。该法案要求美国商业航空公司为每架飞机配备一个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和EMK(紧急医疗包)。虽然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没有规定急救包内所装设备,但是美国商业航空公司根据美国航天医学协会(ASMA)和美国航空运输医药委员会(ATMC)的建议在飞机上配备标准的紧急医疗配件,包括听诊器,口罩,注射器以及其它一些治疗哮喘、镇痛的药物。每次飞行前,乘务员都需要对急救包进行检查,是否密封或者用完。根据美国联邦航空局的规定,如果缺少急救包或AED,飞机就不能正常起飞。

尽管各个航空公司的紧急医疗培训时长、内容有所差异,但FAA要求航空公司每年都需要对飞行机组人员进行严格的紧急医疗培训,包括熟悉急救包内容,常见急救手段例如心肺复苏,甚至包括接生。此类培训项目可由航空公司聘请专业医科培训师主持,由卫生部门把关急救医疗培训的质量。

此外,FAA的医疗手册中,规定机组人员中必须对以下相关医疗知识熟知,包括:预防医学、职业健康、旅行医学、临床医学、流行病学研究、药物滥用和成瘾、毒理学等。

远程医疗协助为急救提供飞行建议和救援措施,第一时间提供专业、安全的指导。

在美国,航空公司还会与远程医疗服务公司进行合作。例如:MedAire、The First Call、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的StatMD,这些公司能在航班突发疾病状况下提供全天候指导协助。地面医疗支持的医生会对患者情况提供指导性帮助,更重要的是,地面医疗支持医生可以对航班是否需要返航或者紧急迫降提供建议。

来自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医学顾问Claude Thibeault博士建议称:“如果你在飞机上突发急症,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乘务员航空公司是否有地面医疗支持,如果有,请立即打电话给他们。”

倘若飞机上没有安装远程医疗协助系统。当机上出现突发急症患者,乘务员应该要第一时间利用广播寻求同乘医务人员的帮助。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鼓励机上乘客中的医务人员为患者提供医疗救助,在西方国家大都盛行 好撒玛利亚法,以此保护见义勇为、助人为乐人的合法权益,1998年的《美国航空医疗救助法案》将此条法律扩大到航空医疗紧急救助范围。法案规定:任何人都无需为在航空飞行途中给紧急医疗救护的乘客提供帮助造成的后果负责。除非此人出现特别重大的过失或者违规操作。

院前急救指挥和调度相互协调,给患病乘客提供最优空间和时间。美国讲究数据分析,香港讲究流程管理。

在美国,机场一般会有一个完善的院前治疗系统。研究者通过各种 计算机仿真模型对机场周边院前急救网络进行计算和分析优化,从而确定出科学的急救中心和急救站布置方案,确定出效率最高的救护车数量和人员配置方案,设计出最佳的救护车调度算法,以此保障最快速的急救救援措施。

美国院前治疗系统还包括一个利用直升飞机的医疗组成部分。直升飞机急救医疗组实行2 4 小时值班制,周六、日也是一样。队伍由2名飞行员,1名急诊医生及一名护士组成。共有4 个坐位及一个担架。

根据美国联邦航空局(FAA)2014年的数据显示,目前在美国有75家航空救护公司,共有1515架飞机。美国每年要进行40万架次直升机应急救援任务和大约10万至15万次固定翼医疗转运服务。而中国2007年底在册的民用直升机只有124架,平均每1200万人才拥有1架,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57;如按国土面积计,中国每10万平方公里1.3架,为西方八国(美、俄、加、澳、英、法、日、德)平均水平的1/50,也仅为巴西的1/7。 直到去年10月,中国首架专业航空医疗救援直升机才正式启用。

2015年10月21日,北京,京津冀救援演练开始,急救人员正在进行直升机救援演练。/CFP

同时,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每年有100亿美元的预算对美国国内的各类机场进行财政支持,这些接受FAA财政支持的机场,机场的使用手册和应急计划必须得到FAA的批准。 按照FAR-139FS规定,各机场每3年进行1次综合应急救援演练,演练的目的为检验机场应急计划的实施情况,着重对指挥系统、部门协调、通信系统、装备能力等环节进行评估。

在演练中,应急救援工作按照“标准救援模式”开展工作,在这种救援模式当中,机场急救中心接收到急救请求后,根据提供的情况对救护资源进行调度,并了解和记录航班号、机型、时间、性质、机上人数、伤病员数量和症状等,及时、准确地传达指令给急救人员,急救人员判断需要携带的设备、器械、药品等,待命或到达现场;消防救援人员开展救援和消防工作。机场医疗急救、消防、保安、空管等各个部门分工明确。

在中国香港,机场为了体现效率优先的原则,坚持流程科学合理,减少不必要环节,精简人员和办公部门,提倡一专多能、一兼多岗,以及机场工作人员共同使用一套系统。如AOCC(机场运作控制中心)内集中了航班信息显示系统、自动广播系统、电话应答系统、闭路电视系统、旅客捷运系统、客运大楼的消防报警系统、设备故障报告系统、保安监控中心等9个系统中心。 1999年台湾中华航空公司MD-11飞机在香港机场降落过程中遇大风和暴雨,飞机侧翻失事,从拉响警报到第一辆消防车抵达现场仅仅用了1分钟的时间,由于救援得力仅仅只有几人死亡。良好的管理体系为旅客安全提供了快捷高效的保障。

尽管如此,航空公司还是希望乘客在乘坐飞机前能告知自身身体状况,以便航空公司面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提前做好预防准备。

参考资料

Michael Sand,Falk-Georges Bechara...(2009). "Surgical and medical emergencies on board European aircraft: 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10189 cases" Critical Care.

Rosenberg CA.Pak F (2015). "Emergencies in the air: problems,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 J Emerg Med.

Amit Chandra, MD(2013). "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ies." Wester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郑向平,(2004), "透视香港机场的管理服务" ,《中国民航报》.

高洪江,(2003), "透视美国机场应急救援体系" ,《中国民航报》.

题图:2015年11月23日,北京首都机场计划进港850架次,出港795架次,补班136架次。雪后夜幕降临的首都机场T1。 万全/视觉中国

好撒玛利亚法
在西方国家,是给伤者、病人的自愿救助者免除责任的法律。
在一些西方国家,是给伤者、病人的自愿救助者免除责任的法律,目的在使见义勇为者做好事时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担心因过失造成伤亡而遭到追究,从而鼓励旁观者对伤、病人士施以帮助。该法律的名称来源于《圣经》中耶稣所做的好撒马利亚人的著名比喻。
计算机仿真模型
指针对实际数据进行仿真计算,反映随机因素在系统中引起的变化。`
指针对实际数据进行仿真计算,反映机场交通、人流等随机因素在系统中引起的变化,建立优化办法,改造系统性能。此模型还广泛运用在军事、教育、工业等领域。`
  • 1938年
    为避免航空运输业内部的过度竞争和不公平竞争,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民用航空法》。
  • 1958年
    美国政府对1938年的《民用航空法》进行修订,通过了《联邦航空法》,该法对美国航空业的许多根本性的问题作了明确的规定,因而成为美国航空立法上最重要的文件。
  • 1978年
    通过《航空公司放松管制法》,美国航空法律制度基本定型,除一些技术修改外,至今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发生。
  • 1998年
    美国《航空医疗救助法案》通过,该法案规定了商业航空公司所必须配备的医疗设备以及保障了机组人员在进行医疗救助时的权益。
  • 2015年
    美国《直升机航空救护法》生效,根据该法规,如果天气条件不允许,飞行员可决定是否起飞作业。
美国延迟退休,中国学不来 安理会决议:象征大于实质 为什么ISIS的名字如此多变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