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死刑复核,宁放过不杀错

中国的死刑从判决到执行,匆忙快速,而同样存在死刑的美国,死刑的复核程序往往要历时十多年,死囚在宪法赋予的权利下一步步上诉,为自己的生命作最后一搏。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如果不出意外,2012年8月22日应该是死囚约翰·巴伦坦的忌日。1999年,他因杀害三名青少年被波特县的陪审团判决死刑。但在行刑前一个小时,巴伦坦得到通知,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批准了他的暂缓行刑申请 。前一年的6月15日,巴伦坦也因此逃过一劫,他的律师向最高法院递交申请,认为巴伦坦在审理和上诉初期的法律援助不充分,要求延缓行刑。被判死刑13年后,巴伦坦依然没有被处决。

巴伦坦这样判死刑但过了很久仍没有执行的死囚在美国为数不少。事实上,全球废除死刑的声音高涨 ,迄今,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废除了死刑,还在积极使用死刑的国家只有30多个。即使是在这些死刑国家,死刑的判决也越来越少,执行也越来越严,尤其是在美国,死刑从判决到执行要经历漫长的时间。

美国死刑判决到执行所耗费的时间,从1980年代中期的6年,上升至如今的16.5年,有的死刑犯甚至没等到行刑那一刻就老死在狱中。

据《经济学人》援引的数据,从死刑判决到执行所耗费的时间,从1980年代中期的6年,上升至如今的16.5年,有的死刑犯甚至没等到行刑那一刻就老死在狱中,比如2013年,佛罗里达州一名囚犯病死狱中,距他被判死刑已将近40年。自从1978年,加州实施现行的死刑制度以来,900多人被判死刑,但只有13名死囚伏法,与此同时却有94名死囚死于其他原因。

同样是存在死刑的国家,与美国相比,中国的死刑从判决到最后执行, 速度十分之快,与一贯的行政拖沓大相径庭。譬如今年12月11日,林森浩被执行死刑,据今年1月8日二审死刑维持原判相隔不到一年。2011年5月20日药家鑫案二审死刑维持原判,到当年6月7日执行死刑,期间仅隔了不到20天。2003年的刘涌案终审,甚至在法院还没作出判决前,死刑车已经在法院外准备就绪,判决后两个小时就干净利落地处死了刘涌 。

常见的美国死刑行刑室 /Al Jazeera

这与中国的死刑复核程序简单有关。1980年代至2007年间,最高法院将死刑复核权下放到地方法院,死刑判决后不必经由最高法院复核即可实施。2007年1月1日以后,中国最高法院收回了死刑复核权。被告人被判死刑后,必须向最高法院申请死刑复核,如果最高法院批准了死刑,必须在七日内实施死刑。尽管法律并没有规定死刑复核的时间,但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实践中死刑复核期限一般不会超过半年;除极个别事实存有争议的情况外,最多不会超过一年。死刑复核程序草率,常常是造成冤案的罪魁祸首,比如近年来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

美国为保障死囚权利而设置了复杂的死刑复核制度,秉持着“宁可放过一千,不肯错杀一个”的法律理念。

跟中国的速战速决相比,美国死囚经历的,可谓是漫长的“奥德赛”,原因在于美国为保障死囚权利而设置了复杂的死刑复核制度,秉持着“宁可放过一千,不肯错杀一个”的法律理念。死刑在美国归州管辖,截至目前共有 31个州允许死刑。在美国的死刑制度下,一个人被判了死刑,远不是生命的结束,从法槌落下到人头落下,一个死刑犯至少还有十年八年的时间上诉。根据美国非营利机构“死刑信息中心”的最新数据,2015年至今,美国只处死了28名死刑犯,创1992年以来的新低,而美国现有2984名死刑犯,也就是说,一年仅有1%不到的死刑犯会被处决。从1976年以来,美国有1422名死囚伏法,年均不到36人。

在死刑尚存的州里,每个被判死刑的人基本都会上诉到州最高法院,即直接上诉,有些州的直接上诉是强制的,有些州是可选的。 直接上诉仅限于审理过程中的议题,即诉讼记录中记录的事务,比如证词、证物、审判记录等。

直接上诉的律师往往跟审理时的律师不同。所以上诉律师又得通读整个案件的记录,然后总结案件,再交给上诉法庭。这一过程耗时费力,从起草到递交常要半年到一年,甚至三四年也不奇怪。而上诉法院也常年超负荷运转,需要复核大量案件,法官要亲自阅读卷宗和脚本,也得耗费一年半载,才能形成意见。而如果被告上诉失败,他们会继续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调卷令,即使是最高法院拒绝申请,过程也往往要半年左右,如果接受申请,时间会更长。

红色代表仍然有死刑的州 /DPIC

如果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调卷令失败,就要开启第二个流程,州定罪后程序。此时,被告要向包括原审法庭在内的州法庭提交复审请求。法院受理后,控辩双方分别提交材料,由法庭判定是否举行听证 。这一阶段,原告可以提出定罪及刑期记录以外的议题,比如,法律援助不够有效、陪审员行为不当、新发现了证据等等。如果还是被驳回, 仍可向最高法院申请调卷令。如果最高法院再次否决了申请,原告已穷尽所有州的救济,案件还可上诉至联邦法庭。

申请联邦人身保护令是上诉程序的最后一个阶段,又叫“联邦定罪后”复审 。这是联邦法庭的一种特殊诉讼。联邦人身保护令是除了申请调卷令之外,死囚在联邦法院的唯一机会。人身保护令是为了核查州法庭在案件的复审中是否有效保护了死囚的联邦宪法权利。不仅如此,囚犯还可利用联邦人生保护令提出新证据,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不要小看这个步骤,有研究者统计,21%的死刑通过联邦人身保护令实现逆转。这一阶段允许他们提起案件记录以外的议题。 法官在审核递交上来的资料后做出决定。如果有新证据,可以就新证据听证,法官如果认为人赃俱在,就会拒绝申请。

假设最高法院不接受案件,新一轮上诉又将开始,新的辩护律师会重新调查,然后会称之前的辩护律师提供的法律帮助不够有效,认为之前的律师调查做的不够彻底,如果调查够仔细,陪审团或许会判无期徒刑,而不是死刑。

美国死刑判决及复核流程分三个阶段,原审程序、州定罪后程序、人身保护令程序。

总结下来,整个死刑判决及复核流程共分三大阶段九个步骤。第一个阶段,是原审程序,首先是初审法庭判决死刑罪名成立,然后囚犯上诉州最高法院,最后向联邦法院申请调卷令。第二个阶段,是州定罪后程序。先是向初审法庭申请定罪后申诉,再向州最高法院提起定罪后上诉,最后后向联邦法院申请调卷令。第三个阶段,是人身保护令阶段。先是向联邦地区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之后是向联邦巡回法院提起上诉,最后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调卷令。当然,这几个步骤并非全部要走完,有时候三个步骤即可,比如在第一次向联邦法庭申请调卷令后,法官复核后驳回被告的诉讼请求,或者申请调卷令的时效到期。

美国的死刑判决到执行异常缓慢,而加州更是慢上加慢。加州的死刑判决生效后,必须由州最高法院复核。州指派一名律师代表死刑犯,这至少要三五年时间,因为政府预算不够,可供选择的律师很少。这段时间内,死囚只能静候佳音。 一旦律师就位,需要熟悉案件详情,先从案件记录开始,通常都在9000页左右,律师在读毕记录后,要撰写简报提交。这个过程至少也得三四年。

死刑复核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联邦最高法院 /Wikipedia

之后州最高法院再安排上诉日程,加州最高法院一年也就复核十几个死刑案而已,所以至少又再得三四年才能轮到上诉的死囚。如果最高法院最后判决罪名和刑罚都成立,那么被告就有机会就法律帮助不够和其他法庭证据以外的议题重新上诉 。

即使最后死刑犯没能通过上诉改变命运,如果运气够好,恰逢州长使用行政宽赦,大赦天下,死刑犯也可逃过一劫。就算尘埃看似落定,已经走在通往行刑室的路上了,也仍然可能从鬼门关绕一圈回来。辩护律师可以替死囚递交延缓行刑申请。申请是直接交给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每个大法官负责不同的巡回法庭。不过大法官通常不是单独处理死刑缓刑申请,而是与其他大法官协商处理。有时候甚至在行刑前的几个小时缓刑申请才批准下来,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约翰·巴伦坦,他的缓刑申请批准下来时,他距死亡也就一个小时了。

至此,如果死囚的缓刑申请还是没有音讯,死期才算真的到了,但这位待死的囚徒仅仅是不幸的1%而已,大部分死囚仍然可以一步一步上诉。

参考资料

张栋 (2006). 《美国死刑程序研究》. 中国政法大学.

Liptak, Adam (2012). "To Beat the Execution Clock, the Justices Prepare Early". New York Times.

Economist, The (2014). "Why so many death row inmates in America will die of old age". The Economist

Scott Martelle (2002), "The real reasons California's death penalty system is so slow". LA Times

Photo credit:Wikipedia

调卷令
美国,这是申请司法复核的指令,由上一级法院向下一集法院或权力机构发出,要求下一级机构递交一份程序记录,以供复核。
Writ of Certiorari,美英等普通法国家法院运用的一种公法救济手段。在美国,这是申请司法复核的指令,由上一级法院向下一集法院或权力机构发出,要求下一级机构递交一份程序记录,以供复核。
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
是于1996年4月9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发生的一起死刑冤案。
是于1996年4月9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发生的一起死刑冤案。报案人呼格吉勒图(1977-1996)因遭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的刑讯逼供和法院的审判不公而被认定为杀人犯,且在“严打”期间根据“从重从快”的政策在事发后62天即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造成无法补救的结果。
聂树斌案
是指1994年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的一起强奸杀人案。
是指1994年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的一起强奸杀人案。994年9月23日,聂树斌作为本案犯罪嫌疑人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刑事拘留。次年3、4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聂树斌死刑。
人身保护令
是在普通法系下由法官受理申请所签发的手令,命令将被拘押之人交送至法庭审查,以决定该人的拘押是否合法,为法律程序保障基本人权及个人自由的重要手段。
是在普通法系下由法官受理申请所签发的手令,命令将被拘押之人交送至法庭审查,以决定该人的拘押是否合法,为法律程序保障基本人权及个人自由的重要手段。任何人士若果被非司法机关拘押,皆可以由自己或他人向法院声请,挑战非司法机关拘押的合法性,并迅速获得法院审判。
联邦巡回法院
是美国联邦司法系统中的中级上诉法院。联邦上诉法院主要裁定来自于其联邦司法管辖区内对于地方法院判决的上诉。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s of appeals), 又名巡回上诉法院(circuit courts),是美国联邦司法系统中的中级上诉法院。联邦上诉法院主要裁定来自于其联邦司法管辖区内对于地方法院判决的上诉。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经常被看作为美国司法系统中最具有影响力的法院之一。因其具有创建判例及听取地区法院上诉的权责,所以上诉法院对于美国司法有着极大的影响。由于美国最高法院每年仅接受少于100个司法案件的上诉,因此大多数案件的终审判决均来自于美国上诉法院。
安东尼·斯卡利亚,
Antonin Gregory Scalia,1936年3月11日出生,美国法学家。现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Antonin Gregory Scalia,1936年3月11日出生,美国法学家。现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自1986年起担任此职,是目前服务时间最长和最资深的大法官。1986年被罗纳德·里根任命为大法官,接替升任首席大法官的威廉·伦奎斯特。斯卡利亞被普遍认为是最高法院最保守的大法官。
  • 第一阶段,原审程序
    首先初审法庭判决死刑罪名成立。
  • 第一阶段,原审程序
    然后囚犯上诉州最高法院。
  • 第一阶段,原审程序
    失败后向联邦法院申请调卷令。
  • 第二阶段,州定罪后程序
    先是向初审法庭申请定罪后申诉。
  • 第二阶段,州定罪后程序
    再向州最高法院提起定罪后上诉。
  • 第二阶段,州定罪后程序
    未果后向联邦法院申请调卷令。
  • 第三阶段,人身保护令
    先是向联邦地区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
  • 第三阶段,人身保护令
    之后是向联邦巡回法院提起上诉。
  • 第三阶段,人身保护令
    最后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调卷令。
修宪当总统,华裔女孩的美国梦 直接发钱,穷人最好的福利 为啥掏鸟判10年,贪官判12年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