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奥巴马,美国将军集体叛变?

调查记者Hersh的‘阴谋论’谎言,塑造了美国叙利亚战争中‘幕后黑手’的形象。这位满嘴跑火车的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传至国内媒体眼中,依然带着‘著名调查记者’的光环。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于方

2016年伊始,美国国务院公开了2011年国务卿希拉里与其幕僚西德的邮件,其中关于中东局势的情报,引发新一轮的“中东真相”讨论。是否像一些国内媒体所解读的,英美联合土耳其秘密向叙利亚反对派输送军火,助长了伊斯兰极端组织ISIS?而反对白宫对叙利亚政策的美国将军们曾经集体叛国?

事实上真正引发国内媒体新一轮“真相”讨论的,是来自调查记者Seymour Hersh 发布在2014年4月《伦敦书评》上的文章《红线和鼠线(The Red Line and the Rat Line)》,基于所谓的“鼠线”展开了一系列阴谋论。

“鼠线”是Hersh叙利亚战争阴谋论的起点。古塔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调查结果推翻了Hersh“美国背后策划”的推断。

据Hersh的匿名线人爆料,2012年初,奥巴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间签订了一个秘密协议。根据这一协议的条款,由土耳其、沙特和卡塔尔共同资助,在美国中情局和英国军情六处支持下,把军备物资从利比亚卡扎菲的武器库经由土耳其南部,跨过叙利亚边境,运给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形成了这条“鼠线”。对反政府军的武装支持,助长了其中的极端伊斯兰教分子以及恐怖组织。

2008年10月10日,普利策奖获得者Seymour Hersh在他的书房接受采访。/AP

Hersh提出“鼠线”存在的重要证据,就是2013年8月21日发生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古塔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而Hersh通过他的“高级情报员”得知,叙利亚反政府组织是这一事件的罪魁祸首,受美国等国的军事援助才有了化学武器,使用的含有“沙林”毒气的火箭弹就是经“鼠线”从土耳其运输而来。据此,Hersh判断,美国在暗中主导这一行动,以帮助奥巴马的越过“红线”。“红线”是奥巴马在2011年之初的公开承诺,在叙利亚内战双方使用化学武器之前美国不采取军事干预。

而事实上,这个叫做“火山(Volcano)”的沙林毒气火箭弹的来源首先就充满了疑点。英国公民记者Eliot Higgins搜集了大量化学火箭弹的信息发现,“火山”分别在2013年1月、8月大马士革的Adra和6月的Daraya都爆炸过。尽管此时还没有被描述为化学火箭,但在这些事件中的火箭弹拥有完全相同的设计,从小螺母和螺栓,到爆炸物类型。而“火山”最早在2012年就已经出现在亲叙利亚政府的YouTube频道和Facebook社交网络主页上,特别是叙利亚全国国防军的官方网页。毋庸置疑,叙利亚政府军已经使用“火山”火箭弹至少一年。

此外,Hersh的文章中仅提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委托土耳其情报组织(MIT)的负责人Hakan Fidan协助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生产沙林毒气弹,而具体如何执行操作的部分只字不提。从Eliot Higgins对8月21日的“火山”火箭弹的分析看,至少有8支火箭弹爆炸,弹头容量有50-60升,至少需要400-720升的沙林混合物。并且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提取的样本发现,“火山”中使用的沙林由两种前体混合,这种混合不是在家中浴缸就可以完成的。混合过程中不仅会产生沙林,还有其他危险的副产品,包括强酸等,需要专业设备和安全程序。这正是Hersh的文章中逃避的关键信息:如何用数百升的沙林前体和设备,生产出这种8-12米长的完美复制品从土耳其生产再运输到大马士革。

2013年8月31日联合国调查小组离开叙利亚后土耳其工党支持者的示威活动。/AP

2013年8月26日至31日,瑞典科学家塞尔斯特罗姆(Ake Sellstrom)带领联合国调查小组发布的报告回答了一切疑问。调查报告列出火箭弹飞行轨迹表明发射点位于大马士革卡西翁山,直接俯瞰着阿萨德总统府的阵地,确定化学武器爆炸案的主谋是忠于巴沙尔·阿萨德的精锐部队。9月,伦敦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的Igor Sutyagin博士使用开放代码分析,证实了在大马士革爆炸的火箭弹属于俄罗斯海军在役火箭弹,可能已出口叙利亚。这几乎摧毁了Hersh关于“叙利亚反政府军发动了化学武器袭击”甚至美国幕后策划的观点。

Hersh解读已公开的情报文件,断章取义、杂糅信息。

Hersh口中未公开的“高度机密协议”,不仅至今仍未得到证实,还漏洞百出。在这份“秘密协议”的基础上,Hersh解读了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的一份“机密文件”为美国助长伊斯兰极端组织的确凿证据。所谓“确凿证据”,是基于2012年8月美国保守派政府监督机构Judicial Watch发布的一份DIA情报文件,将其中两段进行“重新组装”后的解读:

7B段:“一方面叙利亚反对军正在试图控制东部地区(Hasaka和DerZor),除了与土耳其接壤的部分,还有毗邻伊拉克西部的(摩苏尔和安巴尔)。反对军受到西方、海湾国家和土耳其等国的支持。”

8C段:“如果情况揭开,在东部地区(Hasaka和Der Zor)存在建立萨拉菲斯特公国的可能性。这正是反对派所希望的,可以孤立叙利亚政权。”

阴谋论者将这两段的意思杂糅,将这个在西方势力资助下可能出现的“萨拉菲斯特公国”解读为ISIS的前身,产生了“美国国防情报局早在2012就预料到了ISIS的崛起”的扭曲结论。

事实上,“萨拉菲斯特公国”并不是指当时的伊拉克基地组织、后来的ISIS。DIA这份文件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把当时叙利亚境内的几大反对军区分得非常清楚,它指出“萨拉菲派(Salafist),穆斯林兄弟会,以及伊拉克基地组织是叙利亚反对军的主要驱动力”。而建立“萨拉菲斯特公国”只是报告基于此前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提出的一个猜想,这个至今没有出现的“公国”由哪些组织来构成也并没有答案。

尽管报告中对叙利亚反对军的不同派别进行了区分,但在形势预估上依然存在现实缺陷。这份报告的发布日期在2012年8月,当时叙利亚反对军绝大多数是叙利亚自由军(FSA),一些伊斯兰民兵组织虽已建立,但远没有到“驱动力”的阶段,穆斯林兄弟会一直到2012年中卡塔尔介入都组织松散、不成气候,当时的伊拉克基地组织更是微不足道,这份调查报告的预测在当时完全没有现实依据。

2014年10月14日,奥巴马与20多位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的外国国防军官讨论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机。/AP

其次,更令人疑惑的是这份报告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美国”二字。正如中东局势研究员Juan Cole所指出的,如果是一个美国利益相关的情报机构,是不会以“西方势力”这样一个包罗万象的类别来指称美国。如果再仔细核查这份调查报告就会发现,报告的前几页和其他几处都加有“绝密”的标签,也就是说DIA保护了消息来源。换句话说,这份报告并非完全是DIA的意见表达。而报告也明确指出,这是一份“没有最终核实的情报(not finally evaluated intelligence)”。

此外,这份报告的大半篇幅以人类学民族志的写法在介绍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的风土人情,以及活跃在两国边境叙利亚反对派对于伊拉克的安全威胁。西悉尼大学历史政治系研究员Michael Karadjis据此推断,这份报告的线人更有可能来自或者接近伊拉克内部。

而这份没有最终核实的报告也并非一项政策指令,没有证据表明任何行动是基于此报告的分析。但Hersh凭借这份报告和匿名者爆料断言,“美国军方集体认为奥巴马的叙利亚政策正在让美国真正的敌人基地组织和ISIS壮大。2013年9月开始,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开始直接采取措施,背着奥巴马政府,将美军掌握的关于叙利亚圣战者的情报透露给德国、以色列和俄罗斯情报机构。美国军方明白这几国的情报机构和阿萨德政府有直接联系,会将情报透露给阿萨德。”由此,将军方的主动爆料解读为“叛国行为”。

Hersh的调查报道总是遗漏佐证的关键信息,仅靠匿名爆料人的信息往往漏洞百出。

Hersh佐证“叛国行为”仅仅是基于一位匿名“前顾问”的爆料和丰富的想象力。他在文章中指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登普西(Martin Dempsey)在提交DIA那份未经证实的报告后,与白宫对叙利亚的政策相左,触发了矛盾点,便开始与普京、阿萨德政府秘密联盟,背着奥巴马给他们提供情报。将军通敌卖国,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的阴谋论。

2014年5月6日,马丁·登普西将军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牺牲士兵的葬礼上向奥巴马敬礼。/AP

但这个故事的核心就错了。登普西在任职期间,众所周知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甚至登普西还因此与奥巴马为此争论过,因奥巴马认为应减少对叙利亚反政府军的武装支持,这一段争论明确记载在白宫的当时会议记录中。

其次,在Hersh眼中,另外一个向白宫持续表达“不满”的关键人物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国国防情报局领导人的三星将军迈克尔·福林(Michael Flynn),在卸任后半岛电视台记者Mehdi Hasan询问他,假如情报局早就料到了ISIS,为什么不停止这一切?福林坦白:“情报局的工作只是提供情报,无权提供指令。”

最后,最值得质疑的一点是,美国军方向俄罗斯、阿萨德政府提供情报,这些“秘密行动”都来自Hersh的一位“匿名前顾问”的线人爆料。

Hersh抓住了吸引眼球的“阴谋论”爆料方式,试图呈现扭曲荒诞的真相却值得质疑。自1997年在Hersh的新书《坎姆勒特宫的阴暗面》出版前,他就高调地宣布,他的线人爆料美国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与总统肯尼迪有染,并且会在他的书中披露大量细节,甚至有梦露笔迹的便条和肯尼迪签署的给她妈妈提供60万美元信托基金合同。后来美国广播公司调查证实,便条和合同都是伪造的。自此,Hersh本人也因漏洞百出、核信源不实为新闻业所诟病。因为他总是先选择信念,再去寻找佐证。当他公开一个观点时,就会附加上一个“匿名消息来源”。这些消息来源也被加上不同的标签:“前中情局分析员”、“某人的前任助手”、“从某人那里听说来的某事”。当赫什在谈论叙利亚问题时,他立刻得到了“叙利亚线人”,如果有德国参与,他立马又有了“德国线人”,据伊朗记者Amir Taheri统计,Hersh的报道中至少有30为外国政府匿名信源以及涵盖几乎美国政府的所有部门的线人。

2013年9月7日,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成千上万人为叙利亚和平祈祷。/AP

不仅如此,近年来Hersh依然靠匪夷所思的爆料依然盘踞各大媒体头条,“美国与伊朗秘密交易放弃伊朗的核控制”、“本·拉登的死亡是美国和巴基斯坦的交易”等等,都是Hersh靠“匿名爆料”放出的阴谋论故事。而即使是在互联网时代,而这位曾经的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传至国内媒体眼中,依然带着“著名调查记者”的光环。

所以到底是谁背叛了美国?也许是那位只有Hersh认识的“匿名人士”。

参考资料

Seymour Hersh (2014) Whose Sarin, The Red Line and the Rat Line, London Review of Books.

Pg.-291-Pgs.-287-293-JW-v-DOD-and-State-14-812-DOD-Release-2015-04-10-final-version11.pdf.

Max Fisher (2015) Seymour Hersh's bizarre new conspiracy theory about the US and Syria, explained, Vox.com.

Brown Moses (2014), Seymour Hersh's Volcano Problem, http://brown-moses.blogspot.jp/2014/04/seymour-hershs-volcano-problem.html.

Aaron Stein (2014), Turkey’s Syria Policy: Why Seymour Hersh got it Wrong.

Eliot Higgins and Dan Kaszeta, (2014) it’s clear that Turkey was not involved in the chemical attack on Syria, the Guardian.

Michael Karadjis (2015), 'US fuelled the rise of ISIS' conspiracy theories a back-handed attack on Syrian uprising, links.org.

Brian Glyn Williams (2015), What’s Wrong with Seymour Hersh's Conspiracy Theory, historynewsnetwork.org

Amir Taheri (2004), Many sources but no meat, The Telegraph

题图:"2014年10月14日,奥巴马与20多位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的外国国防军官讨论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机。/AP Evan Vucci

鼠线
1947年美国反谍队为它的间谍们建立了一条逃亡之路,情报部门的暗语里称它“鼠线”。
当欧洲上空的铁幕落下时,它一开始是用来将奥地利和东欧苏占区有危险的间谍弄出去的。在萨尔茨堡的美军反谍队,他们被“鼠线”的组织者吉姆·米拉诺安置在一座安全的“鼠屋”大楼里,最终以假证件越过边境到达意大利港口热那亚和那不勒斯,逃出了欧洲。
沙林
是一种神经毒剂,通过抑制乙酰胆碱酯酶来破坏神经系统的功能。沙林在人体中的降解速度很慢,具有累积毒性。
1938年,沙林由德国法本公司的研究者格哈德·施拉德(Gerhard Schrader)、O.安布罗斯(Otto Ambros)、G.吕第格(Gerhard Ritter)、范·德尔·林德(Van der Linde)首次发现。为研制新型杀虫剂的副产物,这种毒剂就是以上述4个人的姓中的5个字母命名为“Sarin”。德国人很快发现这种毒气的军事价值,并投入生产,但是二战期间并未使用。二战后,这种毒剂才开始在世界范围内生产。
阿萨德
巴沙尔·阿萨德,现任叙利亚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叙利亚复兴党总书记,元帅军衔,已故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之次子。
2000年、2007年和2014年三次当选叙利亚总统,家族盘踞国家政权,引起民众不满。2011年叙利亚的反政府示威活动产生后,叙利亚反对派要求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叙利亚反对派的武装随后与叙利亚政府军及亲政府的民兵组织之间爆发冲突。冲突一直持续至今,联合国报告称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军及叙利亚反对派均犯下了包括谋杀、法外处决、酷刑等侵权行为在内的战争罪行。
萨拉菲派
“萨拉菲”一词在阿拉伯语里是前辈、先人的意思,伊斯兰教的一个极端主义教派,他们信奉没有删减或更改的伊斯兰教原初教义。
政治上,萨拉菲派主张以正宗的伊斯兰教义、教规作为基本指南,以此规范国家的政治架构和社会秩序。在日常生活中,萨拉菲派坚决奉行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反对男女一起相处,拒绝同女性握手,反对女子参政和融入当代社会。该派别成立的极端主义武装组织,受到基地组织思想影响,坚持建立正统宗教国家、反以色列和反西方的立场,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
穆斯林兄弟会
一个以伊斯兰逊尼派传统为主而形成的宗教与政治团体。
1928年,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创立,由一名学校教师哈桑·班纳发起。最早只是一个宗教性社会团体,除推行伊斯兰教信仰外,还设立了教育和医疗机构。自1936年之后,因为反对英帝国在埃及的殖民统治,成为近代伊斯兰世界最早的政治反对团体。他们所推动的政治运动在伊斯兰世界形成一股风潮,扩散到许多伊斯兰国家,许多伊斯兰国家中的政治反对团体都源自于穆斯林兄弟会。
叙利亚自由军
是在2011年叙利亚反政府冲突中产生的反政府武装,由政府军变节而成。
创始人是里亚德·阿萨德上校,他宣布他们将与平民站在一起,以致力于同那些攻击平民的政府军作战,以最终推翻现政府为目标。
参谋长联席会议
是美国军队陆海空各军种指挥官组成的机构。主要职能是三军之间的协调和进行合作参谋。
美军的参谋长联席会议职责是确保人事的准备,政策,规划和培训为各自的军队服务和作战指挥官所用,参谋长联席会议也为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提供军事建议。另外,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还是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的首席军事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没有权力对美国的军队下达命令,而是美国总统绕开参谋长联席会议通过国防部对指挥官们下达命令。
  • 1962年
    叙利亚进入《紧急状态法》管理之下,禁止群众集会和组织运动。当局也有权盘问任何人,并监督私人通讯和审查媒体。
  • 1982年2月
    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的圣战武装在哈马省省会哈马发动叛乱,哈菲兹·阿萨德下令实施毁灭性报复。
  • 2004年
    东北城市卡米什利的库尔德人发动了反政府的暴乱。
  • 2005年
    年青人的失业率(25%)是成人失业率(4%)的6倍,严重的贪腐现象和失业问题,也是叙利亚民众不满政府的主要原因。
  • 2011年1月26日
    叙利亚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开始。
  • 2011年3月15日
    叙利亚反政府示威活动升级为武装冲突。
  • 2013年8月21日
    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古塔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造成1429人遇难。
  • 2013年10月14日
    叙利亚正式成为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成员国。
  • 2014年9月
    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开始空袭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组织。
  • 2015年9月30日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批准在叙利亚动用武装力量。
美国页岩革命,中国无法复制 产妇之死,谁来认定死因真相? 伊朗解除经济制裁,是政治交易?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