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可能顺带也脱了欧盟的底裤

英国如果离开欧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打法。不仅英国自己元气大伤,欧盟也少了一个有钱有枪的大佬,不仅以后难在国际事务中插上话,很可能就此分崩离析,树倒猢狲散。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吴静宜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英国退欧公投”系列文章第二篇。

北京时间 24 日早晨,全世界都将知道英国是否脱离欧盟的最终决定。根据《经济学人》的民调统计,44% 的人支持留在欧盟,43% 的人支持脱离欧盟,11% 的人还在犹豫。如此激烈的争锋让人很是期待,这对合作了 43 年的伙伴会不会就此分道扬镳。

欧盟领导人对此的态度是“你要走,放你走”。欧洲议会的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说:“如果英国想离开,就让它走好了。”他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演讲中还说英国“经常挑战我们的耐心”。

不过怄气归怄气,英国如果真的毫不留情地离开了欧盟,欧盟遭受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政治上的失败,甚至可能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欧盟第一个失去的就是每年 100 多亿欧元的贡金,四大金库立马少了一座。

欧盟的财政一部分来源于各国每年缴纳的年费,其中大部分国家缴纳的年费只占欧盟财政的 0.06%(马耳他) 到 2.04%(丹麦),只有四个成员国的年费缴纳超过了财政总预算的 10%:法国、意大利、德国和英国。其中德国作为欧盟老大自然交钱也是最多的,但一直游离在边缘的英国,缴纳的年费也并不少。

根据欧盟委员会公开的资料,英国 2015 年实际贡献了 167 亿欧元(1247亿人民币)给欧盟的财政预算,占欧盟 2015 年总财政预算的 10.32%。虽然后来欧盟也补贴了 58 亿欧元给英国的贫困地区, 但算下来英国还是贡献了 109 亿欧元给欧盟的建设。

2014 年 10 月 24 日,英国首相卡梅伦离开欧盟首脑会议时经过各国旗帜。在会议上,他抗议欧盟要求英国多付出 21 亿欧元年费的决议。 /AP

除了岁贡丰厚,英国也是欧盟其它成员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它的地位甚至高于美国。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5 年欧盟其它成员国的出口额共计 18000 亿欧元,其中出口到英国的就有 2950 亿欧元,占 16%,在所有出口国中排名第一;连美国都只占 15%,稍逊于英国。这很大程度上当然要归功于欧盟建立的内部统一市场,让各国卖东西到英国就和在自家出售一样方便。

虽然英国一贯秉承着“自由市场”的信念,即便在退出欧盟后也并不一定会大加关税;但毕竟退欧后也已经是外人了,欧盟其它成员国的出口贸易额难免不受到影响。尤其像汽车、机械和化学药品类,占欧盟其它成员国和英国贸易额的 70%,这些工业恐怕要面临冲击。

英国一边担负起欧盟的经济助推力,一边在政治上也要拉着缰绳,以防欧洲其它小兄弟一腔热血跑脱了。

在各种欧盟会议上,英国永远都是最不合群的那个,在大家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时,它总是站出来投了反对票。

根据欧盟投票纪录网站 VoteWatch 的数据,从 2009 年到 2015 年间,英国在 12% 的会议决议中都站在了“少数人”中,也就是和大部分国家的决定相左,成为最不合作的国家,没有之一。排在它后面的是德国,但也只有 5% 的不合作率而已,连英国的一半都不到。英国的难搞程度把其他国家远远丢在后面。

英国在欧盟各国中一直被视为“局外者”和“刺头儿”。刺头儿(awkward partner)这个称呼来源于 1990 年的一本书《一个刺头儿队友:英国在欧洲》,书中强调英国不仅一直在阻止欧盟一体化,不让它变得更佳紧密;而且他们对于许多欧盟日常事务根本不上心。直到如今,这依然是英国在欧盟中的态度。

2016 年 6 月 19 日,年轻人在柏林的接吻大赛中把脸涂成英国和欧盟的标志,支持英国留欧。/AP

但这样的态度恰好平衡了欧盟会议中的局势,使其它国家不至于齐心协力一股脑地冲向社会主义。在欧盟会议中,大部分国家都倾向于市场管制和地方保护主义。以德国为首的国家支持“社团主义”,认为应该由大型的利益团体来操控市场和国家;以法国为首的则支持“国家主义”,也就是由集权的中央政府来调控经济;其它小国则纷纷站队,一边拼了命保护本国商业,一边跟风往经济调控方向走。在这其中,只有英国、荷兰、瑞典、丹麦和爱沙尼亚几个少数国家力排众议地支持自由市场。欧盟保守党派议员德克(Derk-Jan Eppink)说:“如果没有了英国,欧洲大陆的经济自由过不了多久就会消亡。”

虽然老是耍大牌,但英国也的确是欧盟在世界舞台上的一个顶梁柱。在联合国安理会、G7、G2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金融稳定委员会等其他有影响的国际组织里,欧盟发出声音需要英国帮助。英国一走,在欧盟中有着同样国际地位的只剩下孤掌难鸣的法国。

但法国却没有英国那么精妙的外交手段,欧盟的集体外交是英国开的先例。英国工党议员卡特琳娜(Catherine Ashton)在任欧盟国际政策主席期间开启了欧洲集体外交的先河,她命令欧盟海军攻击索马里海盗、和伊朗展开双边对话、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之间调停……

失去了英国的国际地位和优秀外交积淀,欧盟等于是失去了在国际事务上发言的一个有力支柱。欧洲智囊团“卡内基欧洲”主席扬(Jan Techau)曾说:“(如果英国离开),欧洲将不再是世界的柱石,我们会被美国和亚洲撕成碎片。”

英国的离开还可能会引发连锁效应,让那些有心无胆早就想退欧的国家也纷纷效仿,导致整个欧盟的分崩离析。

从欧盟诞生之日起,质疑的声音就一直存在,诞生了“疑欧主义”,其实也就是对欧洲各国结成联盟的不信任。英国民众一直是“疑欧主义”阵营里的领头羊,也难怪它们成为了第一个全民公投是否要退欧的国家。但近几年来,其它国家对于欧盟的不信任也在与日俱增。

希腊的经济危机把欧洲其它国家也拉下了水,许多民众都在抱怨自己为什么要拿钱去养那群破产的希腊人;难民危机也让不满升级:默克尔的支持率节节下降,在最近的民调中,57% 的德国人对政府工作不满意,比五月增加了 5%;默克尔的支持率跌到了50%,她自己党派中反对她的人也不在少数。

作为欧盟老大的德国,国内的反欧盟势力都在悄然崛起。 2013 年成立的“德国另类选择”政党,在 2016 年 3 月已经在德国议会中获得了 16 个席位中的 8 个; 在 2016 年的三场州选(萨克森 - 安哈尔特州、巴登 - 符腾堡州、莱茵兰 - 普法尔茨州)中,他们分别获得了 24.2%、15.1%、12.6% 的选票,位列第二和第三名。

在法国和荷兰,反欧盟的势力从十年前就一直在萌动。2005年5月29日公民投票中,54.67% 的法国选民拒绝欧盟宪法;2005年6月1日公民投票中,61.54% 的荷兰选民拒绝欧盟宪法。如今,法国的“国家前线”(National Front) 党正在 2017 年的法国总统大选中蠢蠢欲动,它们声称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资助,一边为俄罗斯的乌克兰事件辩护,一边大力支持英国退欧——英国退了,下一个可不就是它们了。法国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意识到,“除非欧盟把手上一半的资源还给各个成员国,否则总有一天整个欧盟都会崩溃”。

2016 年 5 月 1 日, 法国“国家前线”党总统候选人 Marine Le Pen 在巴黎的劳动节集会上发表演讲。/Reuters

跟风脱欧不仅仅是一种可能,许多欧盟小国已经认真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了。就在几周前,捷克议会已经开启了一项内部投票: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就退欧问题进行全民公投?最后以 92 比 200 的差距,全民公投梦泡了汤。尽管这次没有成功闹出脱欧风波,但这投了赞成票的 92 个人并不是一个可以小觑的势力,这还仅仅是个开始。而另一边,爱尔兰已经正式宣布,如果英国最终决定在 2017 年脱欧,那么他们也一定会跟着脱离欧盟。

焦头烂额的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意识到了这个危机,他警告民众:“如果欧洲哪天乱成一锅粥,我们就别假装跟自己毫无关系了。”

英国一旦甩担子走人,欧盟即便不会立即解散也会受到重创,而这正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俄罗斯喜闻乐见的。

1991 年苏联解体后,曾经的成员国纷纷树倒猢狲散,几个东欧小弟并入了欧盟阵营,尝到了自由市场的甜头,也找到了可以抵抗俄罗斯的靠山。欧盟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俄罗斯的对立面上。

在欧盟的反俄阵营里,永远冲在最前线的是波兰,它在 1940 年的卡廷大屠杀中和俄罗斯结下了世仇,当时苏联的秘密警察在斯大林的命令下,在如今俄罗斯境内的卡廷森林屠杀了 22000 多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和政府人员。这样的历史渊源让波兰在欧盟中成为对俄态度最坚决的一个国家,在几次对俄经济制裁中也表现得最为积极。

但其它国家立场就没那么坚定了。原本在两场世界大战中始终和俄罗势不两立的德国,最近也有软化趋势。因为有求于俄国提供的石油和天然气,德国和俄国的交往气氛越来越友好,还支持俄罗斯在欧洲建造一条新的天然气管道 Nord Stream 2,这样就不必经过原来乌克兰那条了;实际上是间接支持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制裁。法国也没顶住压力,即便在俄罗斯进军乌克兰的那段时间,依然在向俄国出售军用直升机。匈牙利首相维克多(Viktor Orbán)和斯洛伐克首相罗伯特(Robert Fico)都在对俄罗斯示好,而意大利、希腊、保加利亚则一直都是明目张胆的亲俄派。

当这些国家纷纷被俄罗斯用石油和实力收买后,英国却跳出来和波兰站在同一战线上,扛起了反俄的大旗。在俄罗斯夺走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后,英国一直在努力推动欧盟对俄国的经济制裁计划,也是整个计划中喊得最响的。2014 年 3 月 10 日,当俄国夺取克里米亚还尚未成功时,英国首相卡梅伦就已经拉着欧盟开始经济制裁俄国了,他说宁愿让伦敦遭点罪也不会放过俄国,“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些事情可能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尤其是对伦敦而言。但我们也要始终清醒地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合理、合法、合适,并且正确的。”

2014年6月5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诺曼底登陆 70 周年纪念会之前见面。卡梅伦说,他已经“清晰并且坚定”地向普京表达了对乌克兰危机的“不可接受”。/Reuters

但一旦英国退出欧盟,事情很可能急转直下。失去了反俄阵营中的一大巨头,波兰和一众小国难以凭一己之力让整个欧盟背向俄罗斯,尤其是在德国和法国这一把手、二把手都已经隐约被俄国收买的情况下,坚持了两年多的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也很可能灰飞烟灭。

即便没有对俄态度上的转变,英国的退出给欧盟带来经济、国际地位和军事实力上的重创,也足以让俄国趁虚而入。来自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中心的访问学者摩根(Morgan Palmer)公开宣称,俄罗斯政府之所以没有在英国退欧投票上作出任何评论,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符合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削弱欧盟。不过俄国官方否认了这个说法。“不要什么坏事都往我们头上推。”他们说。

但谁都知道,比起对付一个国际联盟,把它们打散后各个击破显然更省心省力。俄罗斯大概会更希望英国赶紧甩担子走人,留下一个分崩离析的欧盟。

2014年3月8日,布拉格抗议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的游行上,一个把普京画成了吸血鬼的标语牌在前面的欧盟旗帜下若影若现。/Reuters

参考资料

Gregor Irwin(2015). BREXIT:the impact on the UK and the EU. Global Counsel.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2013). The future of the European Union: UK Government policy. House of Commons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liver Patel & Christine Reh(2016).Brexit: The Consequences for the EU’s Political System. Now He’s Fighting Back. UCL Constitution Unit Briefing Paper.

Dominic Webb & Matthew Keep(2016). In brief: UK-EU economic relations.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David Miliband(2016). Why Brexit would be nothing less than an act of political arson. The Guardian.

Tatiana Jancarikova(2016).Brexit would weaken EU's front against Russia: UK's Europe minister. Reuters.

Dalibor Rohac(2016). The Conservative Case Against Brexit. Foreign Affairs.

Erica Moret(2016). Europe or the open sea? Brexit and European security.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DALIBOR ROHAC(2015). The Conservative’s Case for the European Union. Foreign Policy.

Simon Hix & Sara HagemannIs(2015). the UK a winner or loser in the EU Council? The Guardian.

James Kirkup(2016). EU Facts: how much does Britain pay to the EU budget? Telegraph.

Oliver Daddow & Tim Oliver(2015). A not so awkward partner: the UK has been a champion of many causes in the EU.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Oolitical Science.

Steven Rosenberg(2016). EU referendum: Would Brexit make Putin happy? BBC.

Willem Buiter, Ebrahim Rahbari, Christian Schulz(2016). The implications of Brexit for the rest of the EU. VOX.

合作了 43 年
英国于1973年1月1日加入欧盟。
最开始的欧盟只有 6 个国家:西德、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意大利。它们在 1951 年初次成立了欧洲煤钢共同体,又在 1957 年成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直到 1967 年才将三体合一,统称为“欧洲各共同体”。1972 年英国申请加入时,这个组织还叫“欧洲各共同体”。1993年,正式成立了欧洲联盟,把三大共同体都纳入联盟之下,统一管理。
游离在边缘
英国在整个欧盟里属于边缘群体,不爱参加集体活动,好不容易来一次一般都会和其他国家意见相左。
这种边缘化的倾向不仅多次被其它国家的人吐槽,英国人自己也承认了,还做了一堆研究证明自己其实努力过了。
内部统一市场
欧盟内部成员国之间的商品交易无需缴纳关税。
二战后欧洲的单一市场的理念伴随着“欧洲联盟”的思想一起成长。1957年法国、西德、意大利与荷比卢三国在罗马签订了《罗马条约》,明确提出要消除“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障碍。1986年欧共体各成员国政府首脑签署了《单一欧洲法案》,明确提出了要在1992年12月31日前建成内部市场,该“内部市场应包括一个没有内部边界的区域,在此区域内,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通应予以保证”。这就是著名的欧洲1992计划。1993年1月1日,欧盟单一市场正式在当时的欧盟12个成员国启动。
疑欧主义
其实就是对欧盟的不信任。
一个典型的欧洲怀疑主义见解是,欧盟缺乏民主,不是民众选出来的。英国记者保罗·梅森(Paul Mason)认为,左翼支持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欧盟不是一个民主国家(a democracy),也不可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梅森认为欧盟的立法权太弱,弱到无法有效控制欧盟公务体系。
反俄的大旗
英国和俄国也有世仇,他们政治援救的一个俄国特工曾经在英国境内被俄国人弄死了。
利特维年科2006年11月23日因钋—210中毒引发心脏骤停在英国去世。他1962年出身在俄罗斯,曾经是FSB前身克格勃的间谍人员。2000年11月,他携妻子和儿子抵达伦敦机场要求政治避难,并于2006年10月加入英国国籍。但仅仅41天后,利特维年科就死在了伦敦一家医院,当时他体内被检出含有高浓度放射性元素钋—210。英国内政部在2014年委托有关部门进行调查,调查负责人Robert Owen表示,他“确定”给利特维年科下毒的两名俄罗斯人是受到他人指使,且很可能是俄罗斯情报机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此外,谋杀利特维年科的行动可能得到了FSB时任局长Nikolai Patrushev和普京的同意。
  • 1967 年
    欧洲各共同体正式成立,当时组织里只有西德、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意大利六国。
  • 1972 年
    英国和丹麦、爱尔兰、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各国先后加入了欧洲共同体。
  • 1993 年
    欧洲联盟正式成立,欧洲各共同体纳入欧洲联盟,同时发展共同外交及安全政策,并加强司法及内政事务上的合作。
  • 1999 年
    推出共同货币“欧元”,但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仍然使用本国货币“英镑”。
  • 2009 年
    《里斯本条约》正式生效。根据《里斯本条约》,欧盟设置新的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条约加入了《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以保障人权,使欧洲议会和各成员国议会有更大的发言权以增加欧盟的民主正当性,并试着增进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理事会的效率。
  • 2016 年
    英国进行全民共同,决定是否要退出欧盟。
40多年,英国人为什么执着于退欧 抨击学生只会考试,放弃知识教育就行? 进了精神病院,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