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发钱,穷人最好的福利

当代欧美国家一直在探索比现有福利制度更有效的社会保障系统,基本收入模式是势头正劲的一种,无条件基本收入、负所得税、公民红利等已在欧美生根发芽。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刘锐

如果政府每个月给你发放一笔钱,现金,数额不少,没有任何条件,不论你是老弱病残,有工作还是没工作,穷人还是富人,钱怎么花也没有任何限制,吃喝玩乐随意。你一定觉得是在做梦,至少在中国,肯定是做梦。

现在,有一个国家准备这么做了。出产诺基亚和圣诞老人的北欧国家芬兰,计划从2017年起,开始为期两年的实验,给每个芬兰公民每月发放现金(有报道称是800欧元),取代现有的福利制度。

无条件基本收入是指,每个公民都可以从政府等政治共同体那里无条件定期拿到一笔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这并非北欧神话,而是实打实存在的,是基本收入模式的一种,叫做“无条件基本收入”,简单来说,就是每个公民都可以从政府等政治共同体无条件定期拿到一笔钱,不分阶层、种族、地区。只要是合法公民,活的。除了无条件基本收入,基本收入模式还有其他变种,比如负所得税公民红利等。

直接给钱,听起来“简单粗暴”,但实验表明,其效果似乎要比花样繁多的福利制度更有效。根据芝加哥大学教授艾伦·迪雷克托的研究,大部分政府实施的福利项目都惠及不到低收入人群,而是用富人和穷人的钱资助了数量庞大的中产阶级,这就是“迪雷克托法则”。

而针对基本收入的研究发现,其除贫效果拔群。1974至1979年,加拿大城市马尼托巴一座小镇多芬开启了一场“寻常人家的不寻常项目”。项目的源头,是1971年加拿大的克罗尔委员会报告首次建议在加拿大全国实行基本收入。此后又有多项报告附议。基于此,1973年,加拿大政府和曼尼托巴大学合作,在曼尼托巴实施了被称为MINCOME的实验。当时是想以此作为试点,然后推往全国。但70年代的石油危机和持续不断的滞涨导致国内政局迭换,最后无疾而终。

德国柏林举行的基本收入游行 stanjourdan/Flickr

实验选取了曼尼托巴省多芬市30%的人口作为实验对象,每月给予定额现金,并设定了控制组,作为参照。结果显示,直接给钱几乎消除了贫困。2011年,曼尼托巴的经济学家Evelyn L Forget整理旧故,发表了一篇论文,冠名《没有贫困的城市》。

作为现行福利制度的替代品,欧美社会的左右两派从不同角度对基本收入模式表达了支持。左派通常认为,这为老百姓提供了安全网,是对抗不平等的利器。 而一向反对政府管制、福利制度的自由主义经济学派,也有学者赞同认为基本收入保障,在他们看来,这是效率低下的福利制度最不坏的替代品,给老百姓发现金保障了他们的自由,而不像现行的福利制度那样,通过食物券、医保等形式,严重限制了公民的选择自由,也扭曲了市场。甚至是一向视政府如仇寇的 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哈耶克也认为,政府应该保证“每个人都有特定的最低收入,这是保证每个人在无法自给自足时的地板。”

无条件基本收入尚未普及开来,但基本收入的变种负所得税,通过不同形式顽强生存了下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巨擘米尔顿·弗里德曼是这种基本收入形式的首创者。1962年他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中提出了负所得税弗里德曼认为,帮助穷人的措施,负所得税为佳。1980年在《自由选择》中,他重申对负所得税的支持。“我们应该用负所得税取代杂七杂八的福利项目。它为任何有需要的人提供最低额度的现金,不论他们需求的原因为何,并尽量少地伤害他们的性格、独立和自我提高的激励。负所得税提供了全面的改革,比现存的福利制度要更加有效、更加人性。”此后多个场合,他都表达了对负所得税的支持 。

负所得税的基本原理是设定最低收入,低于最低收入的不用纳税,政府按照一定比例予以补贴。

尽管负所得税无条件基本收入在实施细则上各有其表,但其实质基本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缩小贫富差距,提高穷人的收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先是给每个公民发放现金,然后对高收入人群课以重税,等于将发放给他们的现金回收,达到了“劫富济贫”的效果,而负所得税的工作机制稍显复杂,简单说就是设定最低收入,低于最低收入的不用纳税,政府按照一定比例予以补贴。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弗里德曼建议补贴比率是50%(他认为过高会抵消工作积极性),假设税率也是50%,三口之家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则给予补贴,那么年收入为3万美元的三口之家则每年拿到5000美元的补助,即4万减3万乘以50%;如果收入6万美元,则需纳税1万美元,即6万减4万乘以50%。

弗里德曼1962年提出了负所得税后,1968年至1979年,美国实施了四次较大的负所得税实验,分别是1968至1972年新泽西部分地区、1969至1973年艾奥瓦州和北卡莱罗纳州农村地区、1971至1974年印第安纳州的加里和1971至1982年的西雅图和丹佛。尼克森当政期间,甚至一项负所得税提案差点通过。 但截至目前,美国仍没有全国范围的负所得税

瑞士的基本收入支持者在伯尔尼联邦宫前倾倒硬币 /Wikipedia

即使美国没有全国性质的负所得税,但其表亲已经渗透进美国的税制,比如低收入家庭福利优惠 ( EITC )。这是联邦范围的税收优惠政策,专门针对低收入工薪阶层。此外,2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建立了各自的低收入家庭福利优惠,补充联邦的税负折扣。

根据低收入家庭福利优惠政策,2015年,有孩子的工薪家庭收入在3.9万美元和5.33万美元(具体金额根据婚姻状况和儿女多寡决定)以下的,有资格领取低收入家庭福利优惠。没有孩子的低收入工薪人士年收入在1.48万美元以下的,没有孩子的工薪夫妻年收入在2.03万以下的,也有资格享受优惠。最新资料显示,2013年,共有2700万工薪家庭和个人领取了低收入家庭福利。

还有一种基本收入模式,也成功运行了数十年:公民红利。它最早由美国先贤、《常识》的作者托马斯·潘恩于1797年提出,他认为每个人都有权从公有财产中获利,比如土地、自然资源。潘恩建议,在每个公民21岁之际,一次性奖励如今价值2000美元的钱(当时相当于普通工人的半年收入)。

实施公民分红政策的阿拉斯加州,贫富差距是美国最低的州之一,其贫困程度也在较低之列 。

这一想法,在近200年后的美国阿拉斯加州实现了。1976年,阿拉斯加州根据州宪法建立了阿拉斯加永久基金,规定石油赚的钱25%应投入为未来阿拉斯加人设立的基金中。自1982年开始,阿拉斯加永久基金每年都给该州居民发放现金,最低的一年是1984年,只发放了331美元,最高的一年是2015年,发了2072美元,迄今每位居民已累计获得近三万美元的分红。现在,阿拉斯加的贫富差距是美国最低的州之一,而其贫困程度也在较低之列。

除了帮助穷人,基本收入还有天然很多优势。简政是其中之一。当代的福利国家大多有繁复的福利项目,即使是尚不及北欧福利国家的美国,也有120多个联邦福利项目。每个福利项目都有复杂的官僚程序,行政规章及不菲的日常运行经费,而且效率低下。而基本收入保障模式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发钱,大大减少了行政费用,效率飞升。

2015年爱尔兰举行了基本收入夏天论坛 stanjourdan/Flickr

现存的福利模式对受益人来说,也是低效的。因为福利项目繁多,需要受益人主动申请,但程序复杂、费时费力,而且有时候符合条件的受益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申请某些福利项目,与之失之交臂。

基本收入也能减少权力寻租现象。正如“迪雷克托法则”揭示的,福利制度的受益者是庞大的中产阶级,低收入的工薪阶层分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杯羹。强大的中产阶级使用利益集团和游说组织为自己争权夺利,各项福利政策必然向中产阶级倾斜。而工会也是个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势力强大的,有能力让福利往己方倾斜,而实力孱弱的,争斗不过,难免吃亏。

基本收入模式也存在争议,庞大的开支、降低工作积极性历来为人诟病。

当然,基本收入模式也存在争议,诟病最多的,是资金问题。不论是对高收入阶层增税,或是举债,或是将废除了的福利制度中的资金挪过来,都不一定能弥补基本收入的庞大开支。2013年,13万瑞士人请愿,要求实施无条件基本收入,每个月给公民发放2500瑞士法郎,但根据《经济学人》的估算,这将耗费1970亿瑞士法郎,合2100亿美元,占瑞士GPD的30%。Business Insider也算了一笔账,如果在美国全国范围实施基本收入模式,耗资更为庞大。2012年,21岁至65岁的美国人有1.79亿,贫困线是1.2万美元,如果给每个工龄期间的美国人发放相当于贫困线的基本收入,总额高达2.14万亿。

此外,基本收入导致的工作积极性降低,也是值得正视的问题。斯坦福研究学会分析了在西雅图和丹佛的负所得税实验发现,负所得税阻碍了工作的积极性,该实验期间,丈夫减少了9%的工作,而妻子减少了18%。

总体来说,基本收入是颇值得一试的社会保障模式,挑战了日渐繁复、效率低下的福利制度,但其具体功效,还需检验。

参考资料

Philippe Van Parijs (1991). "Why Surfers Should be Fed: The Liberal Case for an 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 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

Evelyn L Forget (2011). "THE TOWN WITH NO POVERTY: Using Health Administration Data to Revisit Outcomes of a Canadian Guaranteed Annual Income Field Experiment".

Tondani Davide (2008). "Universal Basic Income and Negative Income Tax: Two Different Ways of Thinking Redistribution". MPRA.

Charles Murray. "Guaranteed Income as a Replacement for the Welfare State ". The Foundation for Law, Justice and Society.

Photo credit:Wikipedia.

无条件基本收入
从政府的收入中拿取部份配额作为全民的基本收入,该收入不需要任何条件与资格,只要是属于本国公民,都可以拿到一笔基本收入。
unconditioned basic income,指从政府的收入中拿取部份配额作为全民的基本收入,该收入不需要任何条件与资格,只要是属于本国公民,都可以拿到一笔基本收入。
负所得税
由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提出政府界定最低收入线,然后按一定负所得税税率,对在最低线下的穷人根据他们不同的实际收入,给予一定的补助。
negative income tax,由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提出政府界定最低收入线,然后按一定负所得税税率,对在最低线下的穷人根据他们不同的实际收入,给予一定的补助。
公民红利
指对于自然世界的共有财产所产生的收入,公民有权利定期从中获取利益。
citizen’s dividend,是指对于自然世界的共有财产所产生的收入,公民有权利定期从中获取利益,由托马斯·潘恩提出,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阿拉斯加永久基金 ( Alaska Permanent Fund )。
奥地利学派
一种经济学派,坚持自由竞争的市场原则,强调最好的社会秩序是自发秩序,反对干预主义。
Austrian School,是一种经济学派,源自19世纪末的奥地利,延续至20世纪的美国等地,代表人物包括了卡尔·门格尔、欧根·博姆-巴维克、弗里德里克·哈耶克、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穆瑞·罗斯巴德和汉斯-赫尔曼·霍普等人。继承了苏格兰启蒙思想家的自由主义思想传统,坚持自由竞争的市场原则,强调最好的社会秩序是自发秩序,反对干预主义。
弥尔顿·弗里德曼
美国经济学家,货币主义(亦称货币学派)创始人,芝加哥学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以研究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经济史、统计学、及主张自由放任资本主义而闻名。1976年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Milton Friedman,1912年7月31日—2006年11月16日)美国经济学家,货币主义(亦称货币学派)创始人,芝加哥学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以研究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经济史、统计学、及主张自由放任资本主义而闻名。1976年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扬他在消费分析、货币供应理论及历史和稳定政策复杂性等范畴的贡献。1989年,他获得了总统自由勋章和国家科学奖章。
《资本主义与自由》
该书主要阐明了两个思想:第一,资本主义社会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达到经济自由,经济自由是政治自由得以实现的基础。第二,国家集权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是弊多利少。政府的职能范围应受到限制,应尽可能地 通过市场和价格制度来加以执行。
1962年出版,弥尔顿·弗里德曼的代表作。该书主要阐明了两个思想:第一,资本主义社会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达到经济自由,经济自由是政治自由得以实现的基础。第二,国家集权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是弊多利少。政府的职能范围应受到限制,应尽可能地 通过市场和价格制度来加以执行。
《自由选择》
探讨经济、自由以及二者之间关系,正是由于华盛顿当局制定了过多的法律法规、实施了过多的政府管制、建立了过多的行政机构、花费了过多的财政预算,才使我们的自由和财富受到了侵蚀和削弱。
Free to Choose,弥尔顿·弗里德曼代表作。探讨经济、自由以及二者之间关系,正是由于华盛顿当局制定了过多的法律法规、实施了过多的政府管制、建立了过多的行政机构、花费了过多的财政预算,才使我们的自由和财富受到了侵蚀和削弱。一旦政府以中间人的身份插手干预,良好的愿望往往会导致悲惨的结果,对此,两位作者也进行了细致的考察研究。此外,针对这些经济问题, 还提出了积极的建议和意见,告诉我们应当如何扩展自由、增进财富。
罚金刑
罚金刑强制犯罪者缴纳一定数额罚款。。
罚金刑强制犯罪者缴纳一定数额罚款。在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中,西方发达国家普遍认为许多针对野生动物资源的犯罪都是处于经济利益的驱动而实施,在处罚上也应当针对经济利益的特点而配套实施罚金刑。
  • 16世纪
    摩尔等人的基本收入思想。
  • 18世纪
    孔多塞和社会保险,潘恩的公民红利。
  • 19世纪
    乌托邦社会主义者查里尔和密尔的基本收入思想。
  • 1918-1945年英格兰
    罗素将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结合。 工党党员米尔纳的国家奖金。 道格拉斯少校的社会信用运动。 经济学家科尔和米德的社会红利。
  • 1960年代的美国
    尼克松总统的援助计划。
  • 80年代的西欧和北欧
    丹麦和荷兰的辩论。 英国和德国的发展。 法国的基本收入争辩。 基本收入欧洲网络建立。
为啥掏鸟判10年,贪官判12年 在美国打孩子,下场有多惨 为什么人人都爱海外代购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