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还有童养媳,法律保护靠不住

掩盖、搪塞只会助长贩卖妇女儿童的恶行。真正能保护受害者权益的,是以彻底的无效婚姻禁止“童养媳”,而这一点近百年前的民国民法就已经做到了。

阅读全文
MapleRecall 作者:于方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回声》栏目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穷人家无奈卖女儿,富人家便宜买媳妇,“童养媳”本是封建礼教下的人口交易,却始终没有从21世纪的新闻报道里消失过,而她们已经成为这个“现代法治社会”的注脚。

1950年的《婚姻法 》开始禁止童养媳,自上世纪80年代,童养媳现象以“儿童买卖、人口拐卖”等形式回潮。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后,性别歧视的旧习使得约有50至100万女婴被流产或遗弃。男女比例失衡,买卖新娘成为解决婚配失衡最直接的方式。美国国务院2011年发布《人口贩卖报告》,约有1.5亿中国妇女在中国境内被贩卖。

人口贩卖黑市下盗抢、诱骗、运送、贩卖“童养媳”的一条龙交易链,让这个封建时代的产物依然根深蒂固。

2011年,公益组织研究者张菁曾发布《中国福建莆田童养媳问题调查》,其中曝光了臭名昭著的“童养媳村”福建莆田市东海镇坪洋村。这个仅有900多户、4300多人的村庄,竟有近千名“童养媳”。2005年当地一间名为径里的小学,6年级60名学生中女生33人,其中“童养媳”就有14人,占女生总数的42.4%;五年级63人中女生31人,其中“童养媳”7人,占女生总数的22.6%。

2012年1月16日,福建省莆田大型寻亲活动。/视觉中国

她们中被叫做“阿乐”或“长乐子”的,多来自140公里外的福建长乐市——拐卖人口的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人口拐卖团伙从云、贵、川等省蔓延至北方内陆省市,拐骗妇女儿童,最后集中在长乐交易,出现家族“一条龙“式经营,即人贩子团伙从订购、拐骗、运送、定价到甚至最后送进买家门,“服务”全包到底。

执法机关对人口拐卖下的“收养变婚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致使当地童养媳贩卖现象依然存在的背后,是婚姻法 律中的旧思想在作祟。

《婚姻法》的明文禁止,在法律实践中却变成一纸空文。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在不知情前提下“被结婚”,一张结婚证能钉死“合法婚姻关系”。

巫山县“童养媳”事件中,2000年12岁的马泮艳被伯父卖为“童养媳”。在2008年马泮艳刚满法定婚龄时,“丈夫”陈学生竟可以偷偷领到结婚证。原因在于2003年开始执行的《婚姻登记条例 》规定,婚姻登记只需要基本的身份证件、非亲属证明,托点关系甚至不需要本人办理。在这样的制度条例下,民政部门不仅不会甄别“童养媳”的受害人身份、及时阻止婚姻,甚至包括乘人之危者、诈骗犯身份等,均不在《婚姻登记条例 》的审核之列。

Sci-2015年5月24日,重庆巫山县马泮艳的女儿在家中做家务。/视觉中国

与马泮艳的遭遇不同,更多童养媳在未达到法定婚龄时,被篡改年龄提前领证。国际儿童基金会曾在2001年发布《早婚儿童报告》,1978年中国在20岁法定婚龄前结婚的女孩占比28%,15岁以下的儿童婚姻高达15%。按《婚姻法 》和《婚姻登记条例 》,此类“童婚”就应作为无效婚姻对待,自始无效。

但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却想让这部分超龄领证的童养媳安安静静回去等待“转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八条,法定婚龄前虽然属于无效婚姻,但接近法定年龄时就可以自然“转正”为有效婚姻。也就是说,“童养媳”法定婚龄届满时,婚姻关系自动转为合法,受害人的一切诉求则会被执法部门归结为“家庭纠纷”。最终,童养媳脱离这段买卖关系只能走“离婚诉讼”的程序。

此外,可撤销婚姻行使请求权是有严格时限的。《婚姻法 》第11条规定,类似被拐卖妇女这种想要撤销婚姻关系的,必须在恢复自由身一年之内提出请求,过期不候。司法解释这一年时效,是想要“促使当事人及时行使请求权,以避免其婚姻关系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也就是说,为了照顾受害人的“稳定婚姻关系”,过了这一年的申请期,受害者则自动恢复与人贩子之间的“合法婚姻关系”。巫山童养媳事件中,受害人就是没有在规定时限内提出申请,同样被执法机关再次推回合法婚姻的陷阱。

2014年5月21日,被拐25年母女在深圳团聚,蔡女士喜极而泣。/视觉中国

不仅法律有意“息事宁人”,解救拐卖妇女儿童的行政机关也试图充当“老好人”的角色。2011年公安部、民政部等多部门《关于做好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工作的几点意见的通知》相关条款指出,“被拐卖时是少女,现已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本人又愿意与买主继续共同生活的,应当依法补办结婚登记和户口迁移手续”。

掩盖、搪塞只会助长贩卖妇女儿童的恶行。真正能保护受害者权益的,是以彻底的无效婚姻禁止“童养媳”,而这一点近百年前的民国民法就已经做到了。

1930年开始实行的《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 》基本承袭欧美私法精神,主张“婚约,不得请求强迫履行”的婚配自由理念。虽然没有明确“禁止童养媳”的条文,但民国法庭在判例中认定:童养婚非本人自愿就是不合法,婚约自然属于无效。在该法律施行之前的婚姻也在新法律的保护之下,遵从当事人意志充分保障婚姻自由。

据“中华民国23年民事第2庭上字第293号”文书记载,1934年,七岁就嫁作童养媳的张小冬因不堪家暴,将丈夫张书尧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婚约。张书尧不服,上诉河北高等法院。法院推事支持了原判决,认为“订立婚约时女方还不到七岁,根本没有表达意愿的能力,属无效婚约。现在女方已经十四岁,言语举动已有辨别事理的能力,不愿再在男方家中童养,自然要尊重其意愿,解除婚约合法合理。”

可见,此时的童养媳要求解除婚约的案子审理过程中,首先秉承的原则是童养婚为不合法婚姻。这是国民政府时期童养媳的司法实践最重要的一点,如此一来,童养媳在法律上真正得到了婚姻的自由和权利的保护。1934年以后的案子中,很多童养媳通过诉讼与养家解除了婚约。

在同类事件中,即使法律承认了恶性“合法婚姻关系”,受害人的利益与尊严依然是首要的,息事宁人只会助纣为虐。

相比中国童养媳的恶劣遭遇,美国有检方以第三方介入侦查,帮助撤销非自愿的非法婚姻关系,成为被胁迫妇女的重要救济。

2016年Aaron Seaton承认强奸行为后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East Idaho News

显然检察官Karl Lewies是整个事件中逆转剧情的关键角色,使用独立侦查权获取充足证据,做出公正且客观的判断后,以第三方身份提起和参与整个民事诉讼,这仅是美国检察官的本职工作,却是公民利益在司法环节的重要救济。

在最早建立民事检查诉讼制度的美国,检察机关权力相当广泛,更是兼有刑事、民事两大公诉手段,进行全方位诉讼保护。

而中国民事、行政两大诉讼法均规定原告必须是和案件有关的直接利害关系人,从而排除了其他公民、法人、社会团体、国家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资格。英国法谚云:“无救济即无权利”,这是公认的法理。因此拐卖妇女的童养媳事件发生在中国,受害者也只能在愚昧的世俗眼光中默默忍耐,在法律的夹缝中孤立无援,甚至可能被包装成第二个“最美乡村女教师”。

参考资料

张菁,(2011), 《中国福建莆田童养媳问题调查》.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1),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Gracie Ming Zhao, (2003), ‘Trafficking of women for marriage in China: Policy and practice’, Criminology and Criminal Justice.

UNICEF, (2010), EARLY MARRIAGE CHILD SPOUSES.

中华民国二十三年民事第二庭上字第二九三号,634—53—297.

李晋霄,(2012), 《民国年间婚姻关系解除探究——以20世纪30年代河北省高法案例为中心》.

CNN, (2016), Dad admits he took pregnant 14-year-old daughter to marry her 24-year-old rapist

题图:Girls accompany grooms as they sit separate from the brides during a mass wedding for 150 couples in Beit Lahiya town in the northern Gaza Strip July 20, 2015. The wedding was funded by al-Basheer Society for Relief and Development. REUTERS/Suhaib Salem.

婚姻法
第二条规定禁止童养媳。
婚姻法宽泛的原则规定并不具可操作性,相反它更像旧思想与新社会妥协的结果。
婚姻登记条例
婚姻登记意味着公权力已经伸进了私权范围,却没有切实保障到个人权益。
第七条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符合结婚条件的,应当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
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
中华民国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国民政府制定公布,并自中华民国二十年五月五日施行。
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是借鉴、仿效德国民法典亲属编制订的,对民事婚姻、亲属和监护制度都作了详尽的规定。
最美乡村女教师
被拐女孩郜艳敏被媒体追捧。
21年前被拐卖到河北曲阳下岸村的河南女孩郜艳敏,受尽磨难后成为该山村小学唯一的代课教师,媒体曝光其事迹后,掩盖罪恶的人口贩卖,以“最美乡村女教师 ”冠其名。后因暴露“家丑”,郜艳敏险被当地教育局辞退
  • 1930年
    南京民国政府编订的《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正式施行。
  • 1934年
    河北高等法院解除童养媳张小冬与其童养男方张书尧的婚约。
  • 1950年
    《婚姻法》明文禁止童养媳。
  • 80年代
    童养媳现象以“儿童买卖、人口拐卖”等形式回潮。
  • 2003年
    新的《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婚姻登记只需要基本的身份证件、非亲属证明。
  • 2011年
    美国国务院《人口贩卖报告》称约有1.5亿中国妇女在中国境内被贩卖。
对学校不满意,签个字就能把它关了 陷入衰退的俄罗斯,正在重返苏联模式 坑穷书生,比卖奢侈品还暴利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