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怖袭击事件靠谱分析实时聚合

网易另一面 | 全网内容持续分发中...

来源: VOX

据VOX,法国总统依法宣布进入战时紧急状态,该法脱胎自1955年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期间颁布的法律

根据法国紧急状态法律,地方政府有权在战时紧急状态下施行宵禁,尽管大多数地方政府没有这么做。据《世界报》,公共集会限制到11月19日,以确保安全部队能够专心保障公共安全;边境管制直到11月30日195个国家代表抵达巴黎参加气候会谈;国家紧急状态法也允许当地警察在不提前警告的前提下,搜查民宅,关闭剧院和公共场所,禁止抗议活动,甚至管控新闻言论自由。1955年为了控制独立战争中的阿尔及利亚报纸,曾经使用过这一条。

紧急状态法根植于一段丑陋的历史。1954年10月阿尔及利亚人发起独立战争,而法国以内战的名义采取了镇压,其中包括1955年制定法律,允许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冲突持续到1962年,七年间法国一直持续在鲜血淋漓的战争紧急状态中。这部法律专为战争而生,目的是给政府尽可能多的不用向全国公示的管控权力,也可以将这些权力移交给治乱的军队。

来源: VOX

VOX总结的关于ISIS的七大误解

1、 ISIS是疯狂无序的

根据耶鲁政治学家Stathis Kaly的研究成果,ISIS的政策非常接近于一些革命武装组织的惯用手段,并非特殊疯狂的伊斯兰主义。ISIS的目标不仅仅是清理异教徒。与此同时,他们靠石油和有组织的犯罪收入来保证自身盈利,在叙利亚统治领域内,还赞助儿童节日和医疗诊所,他们在有组织计划性地传播渗透他们的思想。

2、 支持ISIS的人们是因为喜欢伊斯兰教的狂热主义和暴力形式

ISIS权力的基础来自于政治,而非宗教。皮尤调查显示,大多数穆斯林拒绝信仰ISIS的暴力理念,因为ISIS的统治理念与实际的伊斯兰传统相去甚远。

占大多数的逊尼派既不认同ISIS的统治理念,在ISIS统治的区域内也没有人站起来反抗是因为,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都有什叶派政府,逊尼派穆斯林在任何一个政府系统下都没有受到应有的待遇,甚至经常受压制。在不断的屠杀行为下,他们选择忍耐。

3、 ISIS是基地组织的一部分

准确地说,ISIS是基地组织的竞争对手。ISIS在伊拉克时曾隶属于基地组织,2013年开始试图分裂出去,2014年2月在争夺叙利亚指挥权的问题上,二者出现了分歧,基地组织责令ISIS缩减其针对平民的暴力。

4、 ISIS是叙利亚的叛乱组织

首先,它是一个跨国组织,而非根植于某一个国家,有很多外国武装分子,同样以全球圣战的目的参与其中,包括叙利亚和伊拉克。其次,在一些重要方面ISIS和阿萨德并没有秘密协助对方,他们亦敌亦友,也并非完全对立的对手。

5、 ISIS的强大仅是因为伊拉克政府的过错

伊拉克政府前任总理马利基的一些政策的确无意中促使了ISIS的成长。但其实ISIS不仅仅是伊拉克问题,在他们统治的叙利亚土地上同样存在。ISIS过去依赖海湾资源富足的国家抢夺财富,现在仍从阿萨德政府镇压国内武装斗争的行动中获益。

6、 ISIS害怕女兵

事实上,ISIS拥有全女性的女兵营,并且参与执行恐怖活动。ISIS的女兵穿着全罩袍、携带步枪。她们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强制其他女性遵从伊斯兰教法,ISIS对女性的利用,是女性异教徒在伊斯兰极端武力行动中强化自身角色的趋势之一。

7、 ISIS是无法战胜的

自2014年2月独立至2015年上半年,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领土减少了9.4%,在过去一年半的战斗中“失去了他们顶峰时期领土的25%”,ISIS研究专家Will McCants的研究表明。

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周边没有盟友,但却有一长串对手。以美国为首的联军空袭取得了一定成果,有效控制了ISIS的回旋空间。

ISIS的理念更依赖于常规战役,而非传统的叛乱战术。ISIS主张建立的“伊斯兰国”依赖于稳定的政治意识形态中心建设,如果不能做到,新募集的兵力很快就会干涸。

来源: Stratfor

全球情报公司Stratfor称,巴黎恐袭或导致法国政局动荡,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和共和党党魁萨科齐有机会上台

巴黎恐袭肯定有政治影响。袭击发生在法国唯一一艘航空母舰“戴高乐号”奔赴波斯湾打击伊斯兰国之前五天。法国自9月末开始对叙利亚实施恐袭。如果袭击确是ISIS所为,法国可能会加大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打击ISIS的力度,此时,叙利亚战场更加拥挤,局势也更加复杂。

从政治角度说,最近几个月,焦点一直是邻国德国,但法国的种族摩擦由来已久,此次袭击是这种摩擦的体现。大量难民从东方和南方进入德国,很少继续负笈去法国。因此,在阻止难民流方面,法国一直相对低调,尽管它也出席了多次关于此议题的峰会,也支持德国提出的全欧洲重新安置避难者的提议。尽管如此,巴黎恐袭预计会让他们更有理由阻止难民流入,号召德国、瑞典及中东欧诸国关闭边境。

恐袭之后,马琳•勒庞及其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党”支持率或将走高。一月份查理周刊袭击案之后,勒庞一直保持低调,但该党支持率依然上升了,因为他们长期反对移民。查理周刊袭击案后,奥朗德的支持率也因为其反应得当而短暂上升,但是这次不会重演,因为人们将质疑今年初通过的反恐措施是否真的有效。中右翼的共和党领导人萨科齐历来对安全问题也极为强硬,他上周还宣传了这个议题。预计他会和更加温和的阿兰•朱佩竞争2017年选举的党内候选人,巴黎恐袭过后,选民或倒向他这边。

《华尔街日报》称,如果巴黎恐袭被确为ISIS所为,意味着ISIS的战略开始从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建立政权转变为直接攻击西方

巴黎恐袭之前,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连连受挫,被库尔德武装攻城略地,遭到美国和俄罗斯连番轰炸。

“目前ISIS处在守势,所以向恐怖活动转变,尤其是欧洲,因为那里他们够得着。这是保证人们一直谈论他们的手段,让他们看起来还是一个能够干大事的活跃团体,”Camille Grand说,他是巴黎保卫和安全智库Fondation pour la Recherche Strategique的主任。

“如果巴黎恐袭确实是ISIS中央所为,那表明它已从早先的建立政权大方向改变了:他们下定决心,要惩罚任何挡住他们扩张领土的人,”布鲁金斯学会的极端伊斯兰专家William McCants说,他最近刚出了一本书《ISIS启示录》。

“基地组织选择象征性的目标,”巴黎政治大学的极端伊斯兰专家Stephane Lacroix说。“但ISIS将其视为存在之斗争,因而会实施无差别行动。这让恐袭更难阻止。”

来源: 《卫报》

《卫报》报道,法国警方曾在比利时边境拦下三名巴黎恐袭嫌犯,但都放行。目前已有多名嫌犯身份确认

Omar Ismaïl Mostefai,巴黎恐袭几个小时后,法国警方在法国与比利时边境拦下了Salah Abdeslam和另两位恐怖分子,但又让他们走了。他们开着一辆大众高尔夫,但因为名字不在通缉名单上,就被放行了。

巴塔克兰袭击者

Omar Ismaïl Mostefai,从一根断指中鉴别出来,一名嫌犯Salah Abdeslam在逃,还有一个尚未确定身份。

伏尔泰大街袭击者

Ibrahim Abdeslam,31岁,据称他及两位兄弟一起参与袭击,后引爆炸弹身亡。

法兰西大球场袭击者

三名袭击者

1、 Bilal Hadfi, 20岁,住在比利时,已自爆身亡。

2、 Ahmed Almohamed,25岁,持叙利亚护照,10月份在希腊注册的难民,但警方尚未确认其指纹与袭击者相符。

3、 第三名袭击者身份尚不知悉。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称:巴黎恐袭的悲剧还将上演,反恐措施无法根治恐怖主义,只有伊斯兰世界内部改革才能获得真正胜利

巴黎是一个警告,再好的反恐措施也不能保证任何国家免受每一次袭击,尤其是西方这样的开放社会,也不会有针对特定行动获得的胜利是决定性的。过去几十年塑造了伊斯兰极端运动的力量实在太大了,让“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很难获得长久胜利。

世界上最好的反恐措施也无法阻止巴黎、世贸中心甚至更糟糕的悲剧。它们最多只能治暴力和极端主义的标,而无法治本。事实上,由于其根源太广,每一次针对当下极端主义和暴力运动的“胜利”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新的运动和暴力纷至沓来。

改变这一现状的斗争将是漫长的,而且还有很多类似巴黎的悲剧将上演。只有伊斯兰世界经过多年内部改革,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胜利。通过反恐措施治标能争取时间,减少伤亡。要想获得真正胜利,除非伊斯兰世界治本。

皮尤调查发现,2015年初查理周刊袭击发生后,法国人不论政治倾向如何对穆斯林的好高度都上升了

法国共有500万穆斯林,今年年初,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后,法国人对穆斯林看法并没有恶化,反而比前一年要更积极。

今年六月份发表的皮尤调查显示,76%的法国人对本国穆斯林抱有好感,和2014年的72%相差无几。与此同时,非常抱有好感的比例上升明显,从去年的14%上升到今年的25%。政治倾向偏左的法国人对穆斯林更有好感,但在所有政治倾向中,抱有好感的比例都上升了。

法国知识界对巴黎恐袭的看法:愤怒、焦虑和警惕

“查理周刊袭击案是一个象征,”作家Bernard-Henri Lévy在推特上说,“但这,是战争。”

“酒吧、演唱会、足球比赛。这是瞄准了法国人的群体生活方式,”在另一条推特状态里,他说。

曾在一月份被恐袭过的《查理周刊》的记者Zineb El Rhazoui则更加警惕。“我以为我们已经触底了,但没有,”她对《世界报》说,她指的是一月份的那次恐袭。

她形容自己对此次巴黎恐袭的回应是这样的:“完全否认、逃避、几乎拒绝听到这样的消息。”

前外交官、安全政策日内瓦中心主席François Heisbourg敦促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小心地应对。

“恐怖主义的成功或失败不取决于受害者的多寡”,他在《金融时报》的一篇评论里写到,“其结果取决于被打击的社会是如何回应的。”

他还警告,不论法国采取什么措施,“都要考虑到未来还可能遭受袭击。”

《纽约时报》认为,巴黎恐怖袭击的风格与ISIS的如出一辙,但与基地组织的截然相反

尽管ISIS认领了本次巴黎恐怖袭击,许多媒体仍然没有下结论,而是在保守地分析ISIS是否是幕后黑手。《纽约时报》称,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的风格和ISIS的一贯做法如出一辙,却与基地组织的截然相反。因为2013年,基地组织领导人Ayman al-Zawahri表示,基地组织人员应该要避免实施那些可能会导致穆斯林平民和非战斗妇女、儿童死亡的袭击。

尽管基地组织的分部已经多次偏离这条“指导精神”,但他们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实施精确打击,就如同2015年1月巴黎《查理周刊》的袭击事件一样,《查理周刊》的漫画家被单独挑中并被基地组织的人认为是“合法袭击目标”,因为基地组织觉得漫画家们亵渎了先知默罕默德。

一个基地组织荷兰分部的人员也在Twitter上澄清,“基地组织关注的绝大多数都是政治&军事的目标,而不是平民目标。”

来源: VOX

一些人将巴黎恐怖袭击归咎于涌入欧洲的叙利亚难民,但这种指责是想当然,因为ISIS这样的组织正是难民们想远离的

尽管仍然无法得知谁是巴黎袭击的幕后黑手,但仍然无法阻止一些人的猜疑——他们将袭击归咎于最近几年涌入欧洲的叙利亚难民。

Dan Holloway在Twitter上反驳道,“致那些试图将袭击怪在叙利亚难民头上的人:你们难道没有意识到,袭击者正是叙利亚难民极力想远离的吗?”事实上,正是ISIS在叙利亚实行的一系列暴行,才迫使那里的人们逃离家乡,远离暴力。而且,圣战组织一直在招募欧洲人——包括臭名昭著的英国公民圣战者·约翰(Jihadi John)。

尽管ISIS宣布对袭击负责,但专家称ISIS的声明只是在重复媒体报道中的既有信息,不能断定袭击就是ISIS发动的

尽管法国总统奥朗德指责ISIS发动袭击,ISIS也已经宣布对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但有专家认为还不能太早下结论。因为ISIS发表的声明,显然只是单纯地在重复媒体报道中的信息,还不能断定袭击就是ISIS发动的。(截止到北京时间11月14日21:00)

分析认为,欧洲正变得越来越易受攻击,首要原因是叙利亚内战以及IS的崛起(吸引到更多的潜在圣战者)

《经济学人》认为,欧洲在面对恐怖袭击时正变得越来越脆弱。欧洲变得容易被袭击,首当其冲的原因是叙利亚的内战以及IS的崛起。当基地组织的老巢——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随着美军无人机的轰炸正逐渐萎缩时,IS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它这也使得IS成为一枚磁铁,比基地组织更能吸引潜在的圣战者。IS利用社交网络,宣传他们的成功和残忍,让他们得以招募并训练数千年轻的欧洲穆斯林(不止实在法国)。

这种招募并不困难,潜在的圣战者只要买一张去土耳其的机票,再从土耳其借道,就能进入IS控制的稳固地区——叙利亚拉卡省,训练完后也可以轻松返回欧洲。欧洲各国的情报部门以及警察已经尽全力监控这些返回者并在证据确凿的时候起诉他们,但仍然阻止不了恐怖分子的渗透。据估计,过去4年间,有超过半数的圣战者从叙利亚返回欧洲时变得更加冷酷残暴,并且投身于先进的恐怖分子支撑网络。法国和英国,可能存在400-500这样的人。

分析认为,巴黎袭击事件中,袭击者显然有缜密计划,并且运用了“挟持人质”和“延长杀戮时间”的手段,确保能引起媒体持续强烈的关注

《经济学人》认为,既然袭击者能够协调自如地几乎同一时间发动袭击,并且选择了多个相互之间距离较远的目标来制造混乱,袭击者肯定早已预谋已久。2008年印度孟买发生恐怖袭击,有164人死亡,当时袭击者就是分别攻击火车站、咖啡馆以及豪华酒店——这些都是有着密集人群聚集的容易攻击的目标。在那次事件中,袭击者挟持人质并且尽可能延长杀戮时间,以确保能引起媒体持久强烈的关注。而2013年9月发生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Westgate购物中心的恐怖袭击,袭击者也是依靠延长杀戮时间,来散播绝望的气息。

来源: ZUO设计

恐袭发生后,Facebook、Twitter和Uber都迅速推出相关服务,帮助巴黎人

Facebook

Facebook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科技公司,在恐怖袭击发生的几个小时之后, facebook推出了一个mark safe的功能, 用来寻找和确认在巴黎的朋友和亲人。

用户登录后,会第一时间在系统启动安全签到功能,只要用户进行地理定位,系统就会自动发私信确认你的安全状态。而用户一旦在Facebook上表明自己无恙,他在Facebook上的好友都会收到消息推送;而且Facebook还可以让他们询问其他朋友,或者代替他人报平安。

Twitter

袭击事件发生后,巴黎部分地区的交通陷入瘫痪,大量市民无法回家。Twitter官方和巴黎市民一起在推热了#PortOuverte话题——这句法语的意思是“开着的门”,能够提供水、事物、沙发、卧室的人通过打上这个标签为更多需要避难的人提供最近的帮助。

Uber

向来以反应快、执行力强著称的Uber团队也快速给出了回应。在袭击发生后,Uber用户只要打开应用,就会看到了一个“紧急情况”的消息,里面写着“巴黎及周边地区发生了袭击,巴黎警察要求你安全地待在室内。如非完全必要,请勿出行。几乎所有的司机都非常繁忙。”

迈克尔·沃尔泽:用苦难和不平等来解释恐怖主义说不通

为恐怖主义开脱与申辩是一种愚蠢的行为,用苦难和不平等来解释任何民族主义的恐怖主义运动都说不通。恐怖主义来源于对其他族群的妖魔化。恐怖分子的目标不是打败而是根除或消灭“异类”(the “others”)。在恐怖分子看来,“敌人”中的任何人都可以被杀死,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战斗人员还是非战斗人员,无论军民。

鉴于其内心导向、狂热承诺和唯我独尊固步自封的信仰,恐怖分子与恐怖组织的产生于发展都依赖一个友好的外部环境——而这个友好的外部环境是一种文化的、知识的和政治的创造物。我们必须努力改变这个环境,给恐怖分子造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

恐怖袭击并非是放纵伊斯兰逆向殖民的结果

认为法国乃至欧洲受制于伊斯兰恐怖主义是因放纵穆斯林逆向殖民的“自作孽”,这是压根就没动脑子的懒惰反射——没有穆斯林的劳动力填补,法国的战后复兴就无从谈起。

来源: 苹果日报

IS:只要持续空袭,法国将永无宁日

伊斯兰国今天透过一个对外的媒体中心Al-Hayat发布影片,片中一名武装份子用阿拉伯语出言恫吓法国,宣称让法国人民永远无法安心生活,“连菜市场都不敢去”。影片中还呼吁:“不能去叙利亚的人,就在法国发动攻击。” 这段影片没有注明拍摄时间地点,不确定是否代表“伊斯兰国”已经出面承认是巴黎恐怖攻击的主谋。

来源: Franceinfo

除了失业,法国人最怕恐怖主义

根据法国国家犯罪观察所ONDRP(l'Observatoire national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s réponses pénales)最近在周五发布的调查中表明,恐怖主义已经成为了造成法国民众恐慌的第二重要因素,仅次于失业。

袭击发生后,人们在Twitter上用“#rechercheParis”标签来寻找失去联系的亲友

袭击发生后,人们在Twitter上用“#rechercheParis”标签来寻找失去联系的亲友。

袭击发生后,各大法国媒体头条纷纷用“暴行”、“屠杀”、“战争”等词形容这次事件

11月14日周六,几大法国媒体的头条,从左到右依次为:

《解放报》(Libération):巴黎的屠杀;《队报》(L’Equipe):暴行;《今日法国报》(Ahjourd’hui en Fracne):恐怖分子在巴黎大屠杀;《阿登省报》(L’ardennais):巴黎的屠杀;《费加罗报》(Le Figaro):巴黎的战争;《北方之声》(LA VOIX DU NORD):在巴黎的暴行;《尼斯早报》(Nice- matin):暴行;《巴黎人报》(Le Parisien):这次,是战争。

约翰·霍根:科学可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吗?

关于极端主义:不少参与恐怖活动的人(我们常常忘记这只是很小一部分人而已)最初并无极端思想。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不少恐怖主义者是在他们加入恐怖组织以后,经过某种意识形态的灌输才有了极端思想的。我们不仅需要为那些正在走上恐怖主义道路的人提供出路,也要及早帮助那些深陷其中、但渴望脱离的人。我们应该更多地展示一些悔过的前恐怖分子的例子,他们的现身说法最能够可信地降低恐怖主义宣传上的诱惑。

关于伊斯兰教:我固然认为伊斯兰教——或者更广义地说,宗教意识形态的作用,作为在政治暴力中的动机被过分强调了,但宗教在维持对某个群体的忠诚和继续参与中仍然起着很大的作用。这就是我认为新信徒往往更容易被恐怖分子招募的原因:当招募者试图动员年轻穆斯林参加恐怖主义的时候,年轻人没有深入的宗教知识来反驳招募者的惯用辩词。

关于心理学解决恐怖主义:心理学有极大的潜力让我们了解恐怖主义,并提供减少恐怖主义行为的策略体系。的确,心理学的概念也越来越多地被其它学科在没有清楚上下文或限制的情况下所滥用,尤其是政治学。虽然如此,当危机发生时,首要的问题总是与心理学有关——一个人为何以及如何成为恐怖分子?如果我们能够阻止它的发生,要如何去做?

谷歌宣布可免费通过环聊向法国拨打国际长途

谷歌通过其官方推特账号宣布,在世界各地可以通过其即时通讯app环聊(Hangouts)免费向法国拨打长途电话。

袭击者声称是在为法国在叙利亚的行动复仇,2015年9月以来,法国已经对在叙利亚活动的IS发起了4轮攻击

巴塔克兰剧院袭击事件的目击者称,他听到在场的一位袭击者表示,“这一切都是你们总统奥朗德的错,他不应该干涉叙利亚。 ”

法国的战斗机刚在11月8日晚间轰炸了叙利亚东部IS控制的一个石油补给中心。自从法国总统奥朗德在9月份宣布要加入打击IS的 阵营以来,这已经是法国发起的对IS的第4轮攻击。

巴黎将关闭全市所有公共设施

北京时间11月14日 14:12 巴黎市政厅在其官方推特上宣布,全市所有公共设施将在周六(14日)关闭,关闭学校、博物馆、图书馆、体育场、游泳池和公共市场。

来源: 彭博新闻

巴黎警方称八名袭击者死亡

巴黎检察长办公室发言人阿涅丝•蒂博-勒居弗尔(Agnès Thibault-Lecuivre)对美联社表示,在周五晚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之后,8名恐怖分子已死亡。

据美联社报道,阿涅丝•蒂博-勒居弗尔称其中7名恐怖分子在自杀式爆炸袭击中丧生。另外一名恐怖分子在巴塔克兰音乐厅劫持人质时,被法国安全武装部队突袭后击毙。

发言人称,一些恐怖分子可能依然在逃。

来源: 苹果日报

巴黎共六地遭恐怖袭击

根据法新社报导,巴黎恐攻夜中共有6处地点,以下为这些地点遭恐怖攻击的事件详述:

巴塔克兰剧院(Bataclan):位于巴黎东区的巴塔克兰剧院,当时来自美国的摇滚乐团Eagles of Death Metal正在场内表演,现场约有1500名观众。当演唱会进行约1小时后,一群穿着黑衣的枪手手持AK-47步枪闯入,现场一名电台主持人表示,他听到第一声枪响时还以为是表演的一部分,随即发现枪手朝着观众开枪,夺走上百条人命。随后警方赶到现场,4名枪手中的3人引爆自杀炸弹,另1人则被警方击毙。

法兰西体育场(Stade de France):这座法国国家体育场当时正在举行法德足球友谊赛,场外突然传出3声巨大爆炸声响,至少5人死亡、多人受伤。爆炸发生后,正在场内看比赛的法国总统欧兰德立刻紧急撤离,比赛则是继续举行,场内虽广播通知观众有部分出入口发生状况,但未多作说明,而场内气氛也相当冷静,幸未发生混乱导致的踩踏事件。

日式餐厅:巴黎Rue de Charonne路上一间日式餐厅遭攻击,18人丧命。一名目击者表示,他听见长约2至3分钟的枪声:“我看见路上躺着好多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死了。”

柬埔寨餐厅:位于Rue Bichat上的柬埔寨餐厅也传出约30秒枪声,一名目击者表示:“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小柬埔寨餐厅里没人有动作,另一间酒吧里的人也都躺在地上。”法新社报导,现场14人不幸丧生。

披萨店:距离巴塔克兰剧院约数百公尺的Casa Nostra披萨店内有5人被枪手持自动步枪射杀身亡,当时正在店里的马修说:“我旁边有5个人死了,有些人在马路上,到处都是血。我算很幸运的。”

伏尔泰大道(Boulevard Voltaire):邻近巴塔克兰剧院的伏尔泰大道上,一名武装分子引爆自杀炸弹身亡,目前仍不清楚是否造成他人伤亡。

恐怖袭击发生后,ISIS的支持者在Twitter上发表“庆祝”推文

恐怖袭击后,尽管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宣布对此事件负责,但ISIS的支持者已经开始在Twitter上欢呼雀跃地发表“庆祝”推文。他们用“#باريس_تشتعل”(意为“巴黎在燃烧”)标签,庆祝巴黎遭受二战后最惨烈的袭击。一个支持者写道,“记住巴黎11月14日这一天,这一天就会像美国的9月11日一样植入到他们心中。”另外一个ISIS支持者所使用的社交账号则用法语写道,“我们会羞辱你,法国猪。”

来源: 《卫报》

2015年1月恐怖袭击后,法国议会通过了新监控法,《卫报》估计法国监控着1200名伊斯兰主义者

《卫报》2015年5月报道,1月巴黎袭击之后,法国议会以438比86票的压倒性意见通过了新的监控法律。情报机构可以在没有法官的允许下,窃听匿名或实名公民的电话和电子邮件等通讯内容。据《卫报》估计,法国正在监控约1200名伊斯兰主义者,约200名参与叙利亚和伊拉克战争返回国内的士兵;另预留了4.25亿欧元招募额外警察、间谍和调查人员,以保障国家安全。

来源: 网易数读

法国成伊斯兰极端威胁的重灾区:2007年-2013年欧盟成员国发生2087起恐怖袭击事件,852起发生在法国

根据欧洲刑警组织近年来发布的《欧盟恐怖主义现状与趋势报告》,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正在加剧,而法国更是重灾区。2007年-2013年,欧盟成员国共发生2087起恐怖袭击事件,其中大多数发生在法国(852起)和西班牙(930起),另外共逮捕与恐怖活动有关的嫌疑人4348名。

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互联网等渠道的渗透,开始参与策划恐怖袭击,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甚至去叙利亚等冲突地区接受训练,然后返回欧洲。根据CNN报道,法国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有390名法国籍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同极端组织一起作战,另有231名正在前往上述区域的途中,还有185名极端分子已经返回法国。

在Twitter上,巴黎普通人使用#PorteOuverte标签,向寻求庇护的人敞开大门,提供住所

巴黎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后,巴黎人在社交网络上迅速开始自助。他们在Twitter上使用#PorteOuverte标签(意思是“敞开大门”),向那些寻求庇护的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临时的住所。

2015年法国已至少发生四起恐怖袭击

2015年1月7日 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

曾刊发了先知穆罕默德讽刺画的《查理周刊》的巴黎办公室被两个持枪歹徒突袭。杀害11个人,包括漫画的作者。后证实,袭击者是兄弟Chérif 和 Said Kouachi。

1月26日 工厂斩首案

一名男子开着一辆卡车进入里昂一家属于美国的油气工厂 Air Products,引发爆炸,其老板的头部在门口被发现。该男子随后被刑拘。 在头颅附近有阿拉伯文条幅。

8月21日 火车袭击案

一个摩洛哥年轻人携枪支和刀具登上一辆去巴黎的高铁,意欲袭击乘客。在嫌犯动手之前,三个美国人协力将歹徒制服。袭击者叫Ayoub El-Khazzani,警方透露,他在登上火车前,看了圣战视频,跟极端伊斯兰有瓜葛。

1972年至2014年发生在法国的恐袭伤亡统计

法国政府情报部门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发出警告,称一场恐怖袭击可能迫在眉睫

《经济学人》援引法国政府消息源称,法国政府情报部门最近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发出警告,称一场恐怖袭击可能迫在眉睫。目前,法国已经进入最高紧急状态,所有边境口岸已被暂时关闭,法国政府对本月底即将举办的巴黎气候大会的安全表示担忧。

来源: VOX

法兰西体育场附近的爆炸发生后,法国与德国的足球友谊赛依旧继续进行了下半场

法国巴黎的法兰西体育场当晚正在举行法国-德国的足球友谊赛,比赛开始时间为当地时间11月13日21:00(北京时间11月14日04:00),而体育场附近的爆炸发生于半场比赛(45分钟)结束前,在体育场内的人们也可以听到爆炸声。由于紧接着巴黎市区也发生多起枪击事件,大约10分钟后,法兰西体育场启动紧急预案,关闭了体育场,禁止观众离开。而比赛则继续踢完,完场比分是法国-德国 2:0,第一个进球发生于第一次爆炸时间点左右,第二个进球发生于全场比赛接近尾声时。

巴黎恐怖袭击地点示意图

恐怖袭击发生场所谷歌示意图

音乐厅

餐馆

体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