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当总统的八年,美国变得有多糟糕?

2016-11-08 19:42:26 来源: 网易原创
0
分享到:
T + -
尽管许多美国人高呼让奥巴马再当四年总统,但前八年他的政绩也并不尽如人意,可以说是把美国带进沟里了。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旗下美国大选专栏独家约稿

文|钱静远;编辑|汤圆

200811月,刚刚当选为第45任美国总统的巴拉克·奥巴马来到芝加哥,向饱受金融危机之苦的美国人发表了一篇振奋人心的演说。“长期以来,很多人缺乏信心,对自己所能取得的成就疑心重重。如今,我们走在历史的长河里,挺起胸膛,勾勒出美好明天的光辉画卷。”他信心满满地向民众承诺,自己将带领美国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让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获得变革与希望。

然而,八年后的2016年,这位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所承诺的“变革”,在许多方面却成为了一场泡影。奥巴马的八年施政,不仅政绩平庸,而且让许多固有的社会弊病大大加重了。在这八年里,美国经历了二战后最缓慢的一次经济复苏,民众收入连续七年没有实质增长。与此同时,美国的财政赤字与债务水平继续居高不下,许多公共福利项目接近破产边缘。就连奥巴马政府当年津津乐道的医疗改革,也引发了严重的市场紊乱,令许多州的医疗保险市场濒临崩溃。在今年年初的数次民调中,仅有50%的受访人认为自己的处境比八年前更好,而仅有31%的选民认为美国如今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可以说,奥巴马八年的政绩表现,与他当年胜选时的“变革”承诺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遥遥无期的经济复苏

奥巴马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下临危受命的。2009年刚一上任,新政府便出台了高达7870亿美元的巨额刺激计划。这些拨款一部分用于稳定近乎崩溃的金融系统,另一部分则投入制造业、交通运输业、社会福利体系和基础设施建设中。联邦政府意图通过巨额的公共花销,以刺激花销、提升就业率,进而重振美国跌入低谷的经济。

然而事与愿违,近8000亿的经济刺激方案,换来的却是美国自二战后最缓慢的一次经济复苏。 奥巴马执政的八年间,美国年均GDP增长率仅为2.1%,比半个世纪以来的平均增长率整整低了百分之十一,表现远远落后于二战后任何一个经济周期。经济的连年低迷,也造成了民众收入水平的连年停滞。从2008到2014年的七年间,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有六年在逐年下降。虽然在2015年家庭收入水平开始缓步回升,却依然比危机开始时的2007年整整低了百分之四点八。 显而易见,奥巴马施政的八年里美国经济走势十分不尽人意。

奥巴马政府常常把提升就业作为任内一项津津乐道的政绩。从表面上看,美国八年间失业率确实从10%的最高点下降到了5%,并累计创造了930余万新就业岗位。然而仔细分析却不难发现,这些增加了的就业机会许多都是临时性、低保障的非全日制工作。从2008年到2016年,以兼职工作为生的美国人数量从1100万增加到2100万。这也一定程度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就业率在名义上增长的同时,民众的实际收入水平却多年没有提高。

戴着镣铐的金融政策

与许多民众一样,奥巴马政府片面地认为,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原因是大银行在信贷市场上的欺骗与投机行为。这种理论认为,华尔街先用极低的利率,引诱许多信用记录不良的贷款者申请住房抵押贷款,然后在明知这些贷款者可能无法还贷的情况下,串通评级机构,把这些劣质贷款包装成各种证券产品出售给投资人。随着房市泡沫破裂,越来越多的贷款者由于无法清偿贷款,导致其房屋被没收拍卖。市场上的房屋大量过剩,引发了房价大幅下跌,而基于住房抵押贷款的证券也随之严重贬值,导致投资这些证券的银行与基金公司大幅亏损,进而蔓延成了一场影响巨大的金融危机。

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奥巴马政府利用民主党控制国会的政治优势,通过了著名的《多德-弗兰克法案》。这项法案可谓一百年来美国政府对金融业最严苛的管制,把金融市场几乎每个角落都纳入了联邦政府的直接干预之下。法案所监管的对象无所不包——从银行信用卡的发放,到住房抵押贷款的具体条款、金融衍生品的交易、甚至银行高管的工资待遇,该法案都做了细致入微的严格限制。

然而,《多德-弗兰克法案》对金融行业严苛的管制,非但没有稳定金融秩序,反而严重扰乱了银行业的正常运营。为了应付联邦政府严苛的监管要求,银行业者不得不雇佣额外的人手来处理繁琐的文件申报。将大量人力与财力投入应对政府监管,让中小银行的财政状况严重恶化。自法案通过后,中小银行用于处理政府监管的开支平均升高了六个百分点。 一份美联储报告更指出,对低于500亿资产的小银行而言,若雇佣两名专职人员处理政府监管要求,不仅会导致银行平均利润率下降0.45个百分点,还会让财政亏损的银行总数上升39%。由此可见,奥巴马政府对银行业低效而繁杂的监管措施,对中小银行业者的负担是十分沉重的。

饮鸩止渴的产业政策

20151月,奥巴马在底特律的一次演说中,面带微笑地宣扬自己汽车产业政策的成功。在过去八年间,联邦政府先后投入近800亿美元贷款及援助,以扶持危机中一蹶不振的汽车工业。这些资金被用于偿还通用、克莱斯勒等汽车巨头的高额债务,收购汽车工业的股票,帮助汽车厂商完成破产重组、恢复生产。奥巴马在演讲中自豪地强调:“迄今为止,汽车制造商已经还清了纳税人提供的每一分钱贷款,联邦政府在汽车工业上的投资,取得了超值的回报。”

然而,这是一个完全的谎言。奥巴马政府对美国汽车产业的巨额救助,非但没有取得预期的回报,连当初的贷款和投资也根本无法收回。根据美国财政部2015年的统计数据,奥巴马的汽车救助计划总共投入了797亿美元,却仅仅收回了704亿美元,整个项目净亏损93亿美元,财政损失高达12%。而同年4月另一份国会报告则估计,联邦政府的汽车救助计划导致的资金亏损高达140亿美元。换句话说,美国纳税人花在救助汽车工业的钱,有近五分之一完全打了水漂。

积重难返的公共财政

许多美国人都对奥巴马任内的几次公共财政危机记忆犹新。由于政府大幅增加公共开支,加上经济衰退导致税收显著减少,美国的负债总额在2011年和2013年两次逼近14.3万亿和16.4万亿的法定债务上限,政府违约风险一触即发。2013年10月,由于两党无法就提高债务上限、削减政府预算达成共识,联邦政府被迫关门大吉,停摆了整整16天。2015年,美国政府债务总额已高达18万亿美元,而2019年的债务预期更将升至21万亿美元。美国严重的公共财政问题,如定时炸弹一般威胁着美国的财政稳定。

平心而论,美国当下的公共财政危机是诸多客观因素导致的结果,把问题完全归咎于奥巴马政府头上是并不公平的。然而,近年来政府公共开支中出现的严重资源浪费、效率低下问题,却与奥巴马政府的运营不善密切相关。随着奥巴马上任后大幅扩大花销,政府公共项目中的呆账、坏账数目也显著增加。许多政府开支去向不明、大量社会福利款项被冒领,造成了国家公帑的严重浪费。2015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082014年间共有超过100亿美元的社会保险金因管理疏漏而被他人冒领,而政府有能力追回的款项区区不到一半。这份报告更披露,有超过650万社会保险账户的受益人年龄居然超过了113岁。

面对如此猖獗的社保欺诈行为,八年来联邦政府却一直无所作为,未能进行有效的审核工作。而更严重的资源浪费,则体现在公共医疗项目上。奥巴马政府任内规模最大的公共项目——俗称为“奥巴马医保”(Obamacare)的医疗改革计划,造成了医疗保险市场的严重紊乱。为了减少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口,民主党国会于2010年通过了奥巴马政府起草的《平价医疗法案》。一方面,该法案强制高于一定收入标准的民众必须拥有保险,否则将课以高额的罚款;另一方面,法案设立了政府运营的个人保险市场(Exchange Marketplace),对保险公司出售的医保产品进行严格监管,并对购买保险的低收入者提供财政补助,以确保所有民众都能拥有低廉的医疗保障。

在《平价医疗法案》实施的五年间,虽然民众保险覆盖率一定程度上得以提高,美国医保市场的运营却遭到了严重的打击。一方面,由于该法案把许多健康欠佳的低收入人群纳入了保险市场,令保险公司的赔付风险大大增加。另一方面,由于政府对于保险公司的监管要求过于繁杂,导致中小保险公司难以应对高昂的运营成本而成批倒闭,进而造成了保险行业的高度垄断。截至2015年,各州80%以上的保险份额都被三家保险业巨头所控制,医疗保险已成为了全美垄断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奥巴马医疗改革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让许多民主党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一政策是彻底失败的。

2009年,当奥巴马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宣誓就职,并承诺为美国人民带来变革时,许多饱受经济衰退之苦的民众曾经对其寄予厚望。然而八年后,当这位总统即将卸任之际,不仅当初承诺的“变革”迟迟没有发生,美国的经济与社会状况反而更加问题重重。奥巴马任内大大加强政府的监管职能,企图用简单而武断的行政干预手段,解决复杂的结构性弊病,结果却往往是令问题更积重难返。奥巴马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发展,盲目地扩大政府开支和公共保障体系,却由于低效的运营和不良的政策、导致公共财政状况在八年内进一步恶化。

不知下一任总统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反省奥巴马时代的政策失误,为美国带来真正的变革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于方 本文来源:网易原创 作者:钱静远 责任编辑:吴静宜_NX64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经常失眠睡不好真会死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