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科学家的由来

2016-04-15 16:08:3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动不动叫板霍金和爱因斯坦,中国民科到底从何而来?1980年代开始,一批没有受过科学训练,却被文革思想毒害至深的中国人,在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的感召下,开始争相挑战科学共同体的共识。

近日,物理学家霍金来到中国开设微博,赚足了人们眼球。霍金对中国表达了喜爱之情,但他也许不知道,在中国有一批把他捧为上帝,却时不时想要推翻他的人,这群中国人叫做“民间科学家”。

科普作家卢昌海将“民间科学家”一词定义为没有接受过系统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系统科学训练,远离某一学科的基础文献,但却试图“研究”学术界最艰深、最宏大的课题,试图“推翻”最具实证基础的理论的人。这个定义基本符合我们对“民科”的一般认识

中国“民科”的一大特色是向早已确立为科学共同体共识的理论发出挑战,例如有工程师试图证伪万有引力定律、光速不变和能量守恒定律,试图发明永动机者更不乏其人;或是试图攻克令科学共同体束手无策的理论难题,例如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或“四色定理”。

对中国“民间科学家”们启发最大的无疑是徐迟描述陈景润工作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这篇引起轰动的报告文学作品掀起了一场“人人争当陈景润”的热潮。时至今日,中国民科界很多人都将“攻克哥德巴赫猜想”作为自己的毕生使命,足以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巨大影响。

陈景润在文革中孤身投入研究的事迹令很多没有受过正规学术训练的人误以为自己也能复制陈景润的成功轨迹。于是,《哥》文掀起的对科学研究的狂热和文革遗留下来的对科学共同体和正规科研训练的蔑视在中国民科身上结合起来,形成了他们的独特性格——忘我地投入科研,同时却对科学共同体的共识和基础文献不屑一顾。正是这种“奋其私智智而不师古”的心态造就了中国民科争相挑战“哥德巴赫猜想”、“热力学第二定律”、“永动机”等问题的奇景,涉猎的研究内容越轰动、社会影响越大,也就越符合他们“献身科学”的愿望。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民科自我宣传的手段主要是到各个大学去散发传单,或给专家、教授写信,或到北京等城市试图拜访专家、教授、媒体或是有关政府官员。这些努力往往得不到任何回报,效率低下。大众传媒以及互联网的出现对其自我宣传有如虎添翼之效,“民科”在大众传媒和互联网上一般以“被科学界迫害的科学斗士”面目出现,且真能让一些网民、记者对他们的成果信以为真。并且确实增进了其传播效果。

这些报道、网帖把科学发现的丰富过程简化为最后一步的灵感与机遇,简化为拍脑门出点子,本质上是对科学活动的误读。但由于这种叙事模式自身极具戏剧性,再加上主流意识形态对这种“为国争光”、“铁杵磨成针”故事的长期默许甚至是肯定,使得这些民科故事反过来造就了一轮又一轮的轰轰烈烈的民科潮。科研机构不愿意否定他们,更倾向于委婉地推托,谁也不想惹上“打压人民群众搞科学,打压理想主义”的骂名。

不可否认的是,“民科”如果正视科学共同体的科研成果,潜心向专家学习,其成果确实有可能得到主流科学界的承认。例如仅有初中学历、潜心于恐龙研究的山东天宇博物馆馆长郑晓廷。他在2013年连续在《科学》、《自然》杂志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郑氏晓廷龙”挑战了始祖鸟作为鸟类祖先的地位。他在采访中强调自己一直坚持向主流科学界学习:“我只是一个初中肄业的人。从事现在这样的研究,第一我爱好。做古生物研究其实是很枯燥的,没有爱好很难长期坚持。第二我学习。这些年,我关注的方向,无论是鸟类、爬行类、哺乳类,有关研究者的文献能找到的我都找来看。英语我不懂,我需要看的文章,我就找人翻译过来看。这样除了了解相关研究的最新进展,我更多的是学习最专业的人是怎么研究的。

文/蒙格

黄童超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蒙格 责任编辑:黄童超_NX50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首度揭圈内秘闻 任志强又说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