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评论 > 正文

保护私宅,“防卫过当”应慎用

2012-12-26 17:34:34 来源: 中国青年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每个人的住宅就是自己的城堡,本应鼓励公民积极与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正当防卫”不应成为公民保卫自己“城堡”的障碍。

为阻止来访者进入家门,在南京的澳大利亚人卡尔手推未果后拿起了棍子,棍子被夺后,他又进入厨房拿出菜刀,方得以强行关上房门。不过,因其举动导致两名来访者轻伤,卡尔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驱逐出境。纵览近年来相关新闻,“防卫过当”成了公民保卫“国王不能进”的私宅时经常出现的名词。

虽然我国刑法以245条规定的非法侵入住宅罪对公民住宅权作了特别保护,但是在现实中,在司法实践及社会普遍观念之中该罪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法条的规定与人们的认知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距。随便打开任何一个门户网站的新闻界面,种种与侵犯公民住宅权相关的新闻虽不能说比比皆是,但是也绝对不算少数。以 “中西文化关于家的文化差异”解释“南京卡尔案”可能掩盖了该案所折射出的现实问题。

现实情况是,“防卫过当”和“非法侵入住宅罪”经常在同一个案件中同时出现,一般是入侵者被认为“非法侵入住宅”,而房屋的居住者则被认为“防卫过当”。这种给人感觉“各打五十大板”的判决并非个案,已经见怪不怪。例如,据2008年12月23日《皖南晨报》报道,胡某因承包工程与被告人王某产生矛盾,胡某携带钢筋棍伙同他人闯入王某住宅,王某持菜刀将胡某砍成重伤。宁国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被告人胡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2010年,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审结一起因邻里纠纷而引起的刑事案件:2009年10月21下午,张某伙同他人夜晚非法侵入被告人刘某住宅,撞开刘某家堂屋门后被刘某砍伤。法院判决认定刘某因防卫过当,犯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赔偿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经济损失7600.77元。

如果说“非法侵入住宅”与“防卫过当”的“共生”还可以认为是“各打五十大板”,在各地引发血案的强拆事件中,往往却只有一方挨了“防卫过当”的板子,却没有看到那些指使、纵容暴力拆迁者应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以及被依法追究责任。2008年辽宁本溪张剑刺死强拆者事件。2009年9月,张剑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尽管这一判决存在争议,但还是被当事人接受。2009年5月30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锦绣江南小区内,因不堪忍受拆迁人员不断上门骚扰与折磨,业主吴曼琳等三姐弟与拆迁公司员工发生“对攻”,最终酿成1死6伤的“拆迁血案”。宿迁中院一审宣判,吴曼琳在遭受不法侵害情况下实施的反击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被告人吴曼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赔偿死者家属经济损失人民币27万元。

“私宅不受侵犯”的观念和法律,作为保障人身权利和私有财产的一项最低限度的指标,并不是近代的新事物,而是现代人权观确立以前就已形成的一种原始观念,是中西社会共通共享的古老原则。

公元前450年制定的古罗马《十二铜表法》规定:“如果夜间行窃,就地被杀,则杀死他应该认为是合法的。”英格兰1285年颁布的《温切斯特条例》规定,对于夜间犯罪行为,尤其是如实偷窃,从严从重判决,如果杀死闯入民宅之人,则可以得到宽大处理。法国1810年的《拿破仑刑法典》也有类似“杀死闯入者无罪”的规定。

在美国,居住者面对闯入者该怎么办,各州法律对此规定虽然在细节上不同,但一般遵循“堡垒原则”(Castle Law)和“不退让原则”(Stand Your Ground)两个原则。在美国,有26个州有类似的“城堡原则”,有18个州采用“不退让原则”。根据上述原则,房屋居住者有权使用致命武器保护在住所中居住的人,阻止暴力袭击或可能导致暴力袭击的入侵行为。因使用致命武器导致入侵者死亡不需承担法律责任。

由于受到上述原则保护,类似老弱病残孕击毙私闯私宅者的新闻经常在美国见诸报端。如2012年6月,凤凰城一名14岁少年正在家中照顾弟妹。一个陌生女子敲响了他家门铃,但他并没有开门。不久后他听到门口传来巨响,于是赶紧把弟妹带到楼上并且从父母房间取出手枪。当他到达顶层时看到一男子正破门而入,于是开枪自卫。37岁中枪男子被送院时情况危急,术后情况有所缓解,被以涉嫌非法入侵和入室盗窃关进拘留所。

“私宅不受侵犯”不独属于西方。在中国古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观念虽然一直被奉为正统,但是“私宅不受侵犯”的观念很早就以法律的形式得以确立,并且深入人心。

《汉律》规定,无故进入他人住宅、车船,意图不轨者,可当场格杀。作为中国古代立法典范的《唐律》规定:“诸夜无故入人家,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之后的宋、元、明也有类似“主家登时杀死者,勿论”的规定。在清末立宪运动中,清廷公布的《钦定宪法大纲》:“臣民之财产及居住,无故不加侵扰。”清末《刑律草案》第221条:“无故入现有人居住或看守之第宅、建筑物、船舰,或受阻止而不退去者,处四等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从《刑律草案》法律条文分析, “非法侵入住宅罪”立法已经非常成熟,不逊色与现行法律。

《宪法》第三十九条“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的规定是我国公民“住宅安宁”的宪法渊源。对于公民住宅安宁的公力救济则主要依赖于《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清末《刑律草案》第二百二十一条:“无故入现有人居住或看守之第宅、建筑物、船舰,或受阻止而不退去者,处四等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现行《刑法》关于“非法侵入住宅”的规定与《刑律草案》相比,并无明显进步性。

根据现行《刑法》规定,“非法侵入住宅罪”的客观构成要件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行为的内容是“侵入”住宅,并没有将“不退去”(即,经权利人要求退去而拒不退去)规定为非法侵入住宅罪的行为表现。虽然刑法理论界认为“不退去”应包含在“侵入”范围之内,但这种解释属于理论解释,并无法律效力,而且有“类推”之嫌,难以令人信服。相比较而言,清末《刑律草案》认为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表现包括“无故入”和“受阻止而不退去”,显然比现行法律规定更为完善。我们不妨进行一个假设,如果“南京卡尔案”以清末《刑律草案》作为审理依据,两名来访者的行为完全符合“受阻止而不退去者”的规定。而现实中的情况是,二人前往卡尔家“不具非法侵害他人的故意,也没有实施非法侵害他人行为,卡尔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

如果这些行为人在侵入他人住宅的同时还有其他触犯刑法的行为,比如说盗窃、打、砸、抢等,那么在司法判决中,非法侵入住宅罪就被“吸收”了,仅以行为人触犯的其他刑法条文对其进行定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也就形同以前的“流氓罪”一样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兜底”罪名,非法侵入住宅罪的独立价值无法得以体现。只有当行为人的行为不能为其他刑法规范所规制的时候,非法侵入住宅罪才能得以“重见天日”。

从非法侵入住宅罪这个角度看,当公民遭遇他人非法侵入住宅行为的侵害时,能否行使“格杀勿论”的无限正当防卫权呢?对于这一点,我国刑法的规定是,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公民对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只能做一般的正当防卫。但是这样一来,如何控制防卫的强度就成了一个绝大的难题。

一般人在最有安全感的家中往往是处于毫无防备状态的,面对突如其来的侵犯行为,要求一般人立即对该侵犯行为的强度做出判断,同时并进行与该强度相适应的防卫行为,这是不切实际的。刑法如此规定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就是,住宅权人在受惊之下过于慌乱而致侵害人重伤或死亡,事后又证明非法侵入住宅者并没有意图对居住者进行严重的犯罪行为,这样住宅权人就构成防卫过当,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公民遭遇非法侵入者时,还得先问明其来意,如果其打算进行严重犯罪时,才能进行相应的暴力反击,这一点明显缺乏可行性。

每个人的住宅就是自己的城堡,本应鼓励公民积极与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正当防卫”不应成为公民保卫自己“城堡”的障碍。

邱枫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六六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青岛灭门案目击者:遇害者均遭捆绑缠胶带活活憋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